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42章 代价(大章求保底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42章 代价(大章求保底月票)


    何之初碾灭了手里的烟,随手扔到墙角下的垃圾桶里,站直了身子,看也不看霍绍恒,淡淡地说:“份内之事,不用言谢。”

    “何少这样想最好。”霍绍恒笑了笑,对何之初的态度出奇的温和,说话也没有夹枪带棒了。

    何之初眸光轻闪,压抑住心中翻滚的情绪,嗤笑一声,反手指指自己:“彼得先生这么快就追到念之了?——你问过我没有?”

    “……这是我跟念之之间的事,为什么要问何少?”霍绍恒故意装作不解的样子,“跟你客气客气,你还当真了。算了,我过几天要回苏联,念之这边,何少多多费心。”

    “……你也很放心啊,就不怕等你从苏联回来,念之又变心了?”何之初拉开车门,准备要上车了。

    霍绍恒头也不回地扬了扬手,“我有信心,她不会变心。”

    何之初忡然变色,手指紧紧握着车门把手,忍了又忍,还是冲口而出:“……你以为如果不是你,我会让她跟你在一起?!”说完唰地一下坐进自己车里,脚下猛地狠踩油门。

    汽车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往前猛冲出去,带起一路烟尘。

    霍绍恒倏然转身,眯着眼睛看着何之初消失的方向,眼皮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

    看来,他也小看何之初了。

    ……

    回到自己家里,何之初低着头走进客厅。

    正在客厅里一个人翻看杂志的谢清影惊喜抬眸,笑着说:“何少你回来了!”

    何之初停下脚步,怔忡地看了一眼谢清影,“你怎么还在这里?”

    谢清影:“……”

    有些尴尬地站起来,轻声说:“……你回来了就好,那我先走了,何少你早点休息,夜宵在厨房,让勤务员给你热一下就能吃了。”

    她低着头,匆匆往门口走去,轻飘飘的雪纺衣袖跟何之初擦肩而过,从他手背上轻拂。

    何之初的手像被烫了一下,痉挛着条件反射般伸出,抓住了谢清影的胳膊。

    谢清影愣了一下,抬头看着何之初,犹豫地说:“何少,你怎么了?”

    她这时看出来,何之初的情绪不太对。

    看上去好像是正常的,但其实极度压抑,以至于神情恍惚,意识混乱。

    何之初垂眸看着谢清影,从这个角度,他能看见她高直挺立的鼻梁,在灯下打出形状完美的阴影。

    “……何少?”谢清影又轻轻询问了一声。

    他的目光几乎没有焦距,似乎是在看着她,又像是透过她,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何之初的脑海里天人交战着,叫嚣着,要把某个不该有的身影驱逐出去。

    算了吧,她不会属于他,她也不可能属于他。

    他应该认清现实,抛弃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关闭心里那扇门。

    何之初闭了闭眼,手上用力,将谢清影拉入自己怀里。

    谢清影又惊又喜,完全没有料到何之初会这么做。

    她激动得身体都在颤抖,依偎在何之初宽阔温暖的胸膛里,感觉一切都不像是真的。

    这是第一次,何之初主动跟她亲热。

    她踮起脚,虔诚地献上自己的双唇。

    一个刻骨铭心的吻,带着汹涌而来的情潮。

    谢清影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的腿都软了,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完全挂在何之初臂弯。

    何之初沉着脸将她抱了起来,大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

    顾念之在公寓小区的林荫小道上走得很慢。

    帝都初夏的晚上还不太炎热,空气中飘着一股青草的芳香,偶尔还有几声蛙鸣,从小区的池塘那边传过来,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她一路行走,踏着轻松的步子,对着小区里散步的人微笑。

    那些人错愕之后,也对她露出笑脸,无声地打着招呼。

    走走停停,终于回到自己的公寓门前。

    伸出手掌,摁在门前的密码锁上。

    门还没开,一只大手从身后绕过来,盖住了她的手。

    温热的气息从背后袭来,她很熟悉。

    顾念之没有回头,往后靠了一下,身后一个温暖的怀抱迎了上来,接住了她。

    霍绍恒从背后拥住她,亲了亲她的头,“……欢迎回家。”

    顾念之轻声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我们还没回家。”

    霍绍恒知道她说的是哪里,将她抱得更紧了,“我们会回去的。等回去了,我们就举行婚礼,俄国总统普辛还说要做我们的证婚人呢。”

    顾念之勾起唇角,“还有小柯基,不知道它还记不记得爸比妈咪。”

    霍绍恒:“……”

    其实并不想做那只小短腿狗的爸比。

    可是顾念之絮絮叨叨诉说着对小柯基的思念,霍绍恒就没有打断她的幻想。

    两人在门口卿卿我我,一时忘了进去。

    路近在屋里的监控里明明看见顾念之回来了,却久久不见她进门,再看镜头,已经没有影像了,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出了什么事?难道是监控坏了?”路近嘀咕着,一把拉开房门,正好看见霍绍恒抬起头。

    他的臂弯里靠着懒洋洋的顾念之,她的菱角唇红艳欲滴。

    路近的脸色顿时黑了一半,不过看在霍绍恒曾经舍身救他的份上,这口气他忍下去了。

    “进来啊!在门口亲给谁看啊?”路近没好气地瞪了霍绍恒一眼,转身进屋去了。

    他的一颗老心啊……

    速效救心丸呢?

    他生病了,他要吃药!

    路远见路近黑着脸进来,后面跟着一脸坦然的霍绍恒,和不好意思的顾念之,马上就明白了。

    不过这一次他没帮霍绍恒说话,而是淡淡地说:“绍恒你也太不小心了,我看你最近基本功废了很多,从明天开始我要给你特训。”

    “路总。”霍绍恒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明天要回苏联一趟,特训的事,以后再说,可以吗?”

    “你要去莫斯科?”路远的脸色严肃起来,“对了,我们还没问你,你是从苏联那边过来的吧?怎么跟苏联克格勃搭上关系了?”

    “当然是有交易。”霍绍恒轻描淡写地说。

    路远却不放过他:“你跟苏联方面,到底达成的是什么交易?”

    霍绍恒镇定自若地坐了下来,微笑着说:“我给苏联的一把手普辛先生带来了一个纪录片。——《苏联亡党亡国二十周年祭》。”

    顾念之恍然大悟,连忙说:“我明白了!难怪那个叶利辛和戈尔巴谢夫还没来得及兴风作浪就死在纽约了!”

    霍绍恒的身份暴露,也是在那一次纽约时代广场新年倒数发晚会上。

    路远也反应过来了,连连叹息道:“难怪难怪……所以叶利辛和戈尔巴谢夫的死,不是流弹‘误伤’了……?”

    “当然不是误伤,而是精准射击。”霍绍恒微笑说道,“苏联克格勃远东王牌彼得亲自出手,谁都没有生还的可能。”

    “……你说的是那个真远东王牌彼得吧?”顾念之想起了那个耷拉着眼皮,总也睡不醒的男人,啧啧道:“他可真够贼的……”

    霍绍恒这个“远东王牌”是假的,难怪苏联方面故意暴露他的身份……

    真远东王牌还是处于幕后的黑暗之中。

    这才是真王牌啊……

    霍绍恒说:“当时我还在取信普辛的过程中。他不是很信这边的叶利辛和戈尔巴谢夫也会做同样的事。”

    “我就设了一个局,让他看看叶利辛和戈尔巴谢夫去纽约到底是做什么的。”

    “当叶利辛和戈尔巴谢夫跟美国总统密谈,要发动‘莫斯科之春’的视频发回去之后,普辛才下决心铲除这两个人。”

    “他们不死,同样的历史说不定也会出现在这边的苏联。”、

    “这对于普辛来说,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顾念之听得心惊肉跳,拉着霍绍恒的手,不放心地说:“那你还回苏联做什么?你现在跟他们交易两讫了吧?”

    路远也担心地说:“绍恒,你现在已经没有筹码了,万一苏联方面扣压你怎么办?他们知道你是从对面世界来的吧?”

    霍绍恒镇定地点点头,“只有普辛先生知道。别人都不知道。”

    这种事太匪夷所思了,而且普辛作为一把手,他要考虑的是本国的利益,至于对面世界,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兴趣了。

    那边没有苏联,他们曾经为之奋斗的理想已经被人侵吞,他一点都不想跟对面世界联系。

    霍绍恒也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把自己过来落脚的地方,选在了苏联境内。

    路远眸光一闪,突然明白了霍绍恒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回苏联。

    “你去吧,我会在这里保护念之。”路远淡淡瞥了路近一眼,继续说:“路大科学家,你要再作妖,麻烦等绍恒回来之后再作。不然我一个人恐怕护不了你女儿周全。”

    顾念之忙说:“路总,我会保护我自己,不用路总费心了。”

    路远的视线扫了过来,淡淡地说:“你也一样,你作起妖来,比你父亲还要厉害。你们父女俩联手,我看这作妖界你们俩就能并列第一,排名不分先后。”

    顾念之:“……”

    她有些心虚地瞥了路近一眼。

    路近毫不犹豫将她护在身后,对路远恼怒道:“我家念之最是通情达理,什么时候作妖过了?!”

    顾念之好笑地拉拉路近的衣摆,“爸,我困了,要去睡觉。”

    路近立刻回头说:“你去休息吧,对了,你在何家吃饭了吗?何之初那混蛋没有对付你吧?”

    顾念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吃过了,何少没有对付我。”

    想了想,她又说:“爸,过两天,我想验一下dna,您能帮我吗?”

    “行,没问题。”路近一口答应下来,都忘了问顾念之,她要验谁的dna。

    ……

    顾念之歇了两天才倒过来时差。

    其实她的身体很好,一般情况下,一天时间倒时差就够了。

    但是她的心情低落,又加上霍绍恒不在身边,她多花了一天时间才倒过来。

    时差倒过来之后,顾念之马上给何之初打了电话。

    何之初正在军部开会。

    开会出来之后,他的勤务兵才把手机交回给他,说:“何少,顾小姐打了几次电话了。”

    他们看见了来电显示,但是并没有人接。

    何之初忙划开电话打了过去。

    “念之,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在军部开会。”

    他们现在开会,是不能带手机进会议室的。

    顾念之坐在卧室的飘窗上,看着远处的蓝天白云,惬意地说:“何少,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说,只要我做得到。”何之初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想知道,你妈妈还有没有血液样品,或者牙齿头发留存下来。”

    何之初停下了脚步,“……你想验dna?”

    “嗯。”顾念之已经平静下来,不像以前一样,一想到这个问题,面对何之初的时候就会觉得尴尬。

    何之初的声音也很平静,“你拿到了又有什么用呢?到哪里去验dna?就算军部医院,我都不能保证一定安全。”

    顾念之撇了撇嘴,本来想反驳,可是想起就算是在那边世界,霍绍恒也没有让军部医院保存她的医学资料,只是让陈列一个人做她的专属医生。

    何之初这边,他还没有陈列这样,可以托付秘密的心腹军医。

    而路近这个人又不能曝光。

    顾念之眼珠转了一下,说:“那这样吧,你先帮我弄一点你母亲的血液样品,或者头发,等有机会我自己来验dna,可以吗?”

    “你自己验?”何之初迟疑了,“你会吗?”

    “这有什么难的……”顾念之拍着胸脯打包票,“不会可以学啊……别忘了,现在验证dna,都是用仪器进行的,我只要会操作仪器就可以了。我还给你做过伽马刀手术呢……”

    何之初:“……”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842《代价》。

    八月第一天,求大家的保底月票哦~~~

    来来来,八一建军节,亲们把月票送给霍少庆祝节日快乐~~~

    ps:这章删改了接近一千字。不影响情节,但可能亲们并不想看这段细节,所以暂时就不放出来了。群里会上完整版。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