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43章 你还想要什么(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43章 你还想要什么(大章求月票)


    说起上一次顾念之给他做的“伽马刀”手术,何之初很容易就想到了那个曾经去h城医院的神秘人……

    就是这个人给重伤垂危的顾念之做了手术,救了她一条命……

    他眸光轻闪,轻声笑了起来,“就你能干。”

    嗓音清冽冷漠,语气却是熟稔中带着几分宠溺。

    顾念之做了个鬼脸,“何少你别不信我,真的,我学东西很快的……”

    “信,我信,我不信你,又能信谁?”何之初笑得更加意味深长,甚至带了几分邪气。

    幸亏顾念之看不见他这幅样子,不然她肯定要离他离得更远了。

    顾念之果然一点都没有觉察,笑着连忙说:“何少太好了!那你什么时候把你妈妈的血液样品交给我?”

    何之初仔细想了一下。

    他母亲秦素问是突然去世的,父亲何承坚不明白秦素问为什么会突然死亡。

    虽然说连法医都鉴定没有他杀的痕迹,可是他父亲还是耿耿于怀,一直认为是顾祥文导致了秦素问的死亡。

    就算不是亲手杀死,也是因他而起,所以才不惜一切代价,在全国范围内布下天罗地网,通缉顾祥文。

    他就想知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顾祥文见了秦素问一面之后,秦素问就死在了她的书房里。

    顾祥文躲了好几年,后来为了十二岁的顾念之,才现身将她带走,然后很快就因为一场车祸,死在烈火当中。

    因为当时那辆车是在他面前爆炸的,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震天轰响的爆炸声,和熊熊燃烧的烈焰。

    “……念之,我得好好想想要怎样才能找到我母亲的dna样品,你别急。”何之初淡笑说道。

    顾念之连连点头,“好的好的!那我等何少的好消息了!”

    何之初“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他自嘲地摇了摇头。

    哪里有这么简单?

    自从他母亲突然去世之后,有关他母亲的所有资料,包括她在家庭医生那里的体检报告,抽血的血样,还有牙医和眼科医生那里存有的所有医疗记录和血液、牙齿样品,都被他父亲何承坚收起来了,由专人看管。

    何之初的眉头微皱,在外面的阳光下站了一会儿,才转身上车,命令勤务兵开车去找何承坚。

    何承坚的办公室也在军部,但是在军部的另一边,开车大概要五分钟的时间。

    何之初在车里的时候就给何承坚打了电话,确信何承坚现在没有开会,也没有紧急公务要处理,才跟他约了时间要见面。

    自从何之初从那边世界回来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郑重严肃地跟何承坚说话。

    何承坚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他的心情好了起来,让勤务兵给他准备了一些何之初喜欢吃的点心,还准备了两杯清茶,等着他过来。

    何之初来了之后,被何承坚的勤务兵带进了办公室里面的小会客室。

    这里的隔音设施极好,还有各种反监控的装置,以及电磁干扰设施。

    在这里,只能通过座机电话联系,手机都用不了。

    安保措施一等一的严密。

    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走上前软软的,悄没声息。

    何承坚就坐在一张紫檀矮几后面的沙发上,端着一杯清茶细品。

    见何之初进来了,何承坚朝他招了招手,热情地说:“阿初,过来坐。”

    何之初在他面前坐了下来,随手拿起那杯茶抿了一口,寒暄几句之后,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爸,妈去世这么多年了,您不打算下葬了吗?”

    “……我为什么要下葬?”何承坚冷冷地说,“你妈妈死得不明不白,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放弃寻找她去世的真正原因!一天找不到,就一天不会下葬!”

    “那您要放到什么时候?”何之初皱起眉头,“人都去世了,这么多年不能让她入土为安,您这是真的为我妈着想吗?”

    “放到什么时候?!放到我死的那一天!”何承坚愤怒地站了起来,握着拳头怒视着何之初,“你这个逆子!你这么说话,不怕你妈的在天之灵见了难过?!”

    “人死如灯灭,哪里来的在天之灵?”何之初的嗓音分外清冷,不带丝毫感彩,“而且唯一可能知道真相的人已经死了,您还要怎么追查?”

    “再说就算下葬,也不妨碍您追查真相。”何之初很坦然地说,“如果您没有脸去见我妈,我来操办我妈的后事。”

    “你敢!”何承坚朝着何之初挥舞着拳头,试了半天,却还是舍不得打下去,只好虚张声势地晃了晃,说:“我警告你!别打你妈遗体的主意!她在液氮里好好的,你别去打扰她!”

    “……爸,接受现实吧,妈已经去世了,您都已经再婚过了。”何之初冷静又残酷地说道,潋滟的桃花眼不再带着清冷自矜的绵绵情意。

    何承坚眼前一黑,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喘着气,差一点就倒下了。

    何之初吃了一惊,猛地站起来,大步走了过去,正好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何承坚。

    “您的药呢?”何之初急忙扶着他回到沙发上坐好,然后摁了内线电话,让保健医生赶紧过来给何承坚诊治。

    三分钟后保健医生就带了全套医疗设备来了,在小会客室里立刻展开急救。

    何承坚的脸色慢慢地从灰白转为苍白,然后又增添了一丝血色,虽然没有苏醒,但也没有刚才看起来那么吓人了。

    保健医生推开门出来,看见何之初两手插兜,面无表情地站在小会客室门口,忙说:“何少,您别担心,何上将就是一时气急攻心,毕竟年纪大了,而且冠心病、高血压都比较严重,脑袋里面的血管也有堵塞,我们正打算给何上将做造影手术,疏通大脑里面堵塞的血管。”

    何之初点了点头,“您多费心。”又问:“那我父亲需要住院治疗吗?”

    “可以住院了。反正过几天就要做造影手术,先去医院休养几天吧。”保健医生猜到大概是父子俩又起了争执,才把何上将气成这个样子。

    但是看破不说破,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何之初同意了保健医生的意见,亲自带着人将何承坚直接送到军医医院的特级vip病房里休养。

    主治医生和院长连忙赶来迎接他们,还跟何之初讨论了一下午手术方案。

    等商量好一切手术事宜,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帝都的夜晚,华灯初上,整个城市如同一盏巨大的水晶灯,璀璨夺目到耀眼的程度。

    何之初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接到了谢清影的电话。

    “何少,你什么时候回来?晚饭我都让厨房里的小林准备好了,还有伯父呢?到现在都没有回家。”

    何之初看了看手表,不咸不淡地说:“嗯,我爸住院了,我现在回家。”

    “啊?伯父住院了?!”谢清影惊讶极了,“什么病?严重吗?”

    “没什么大不了,老毛病了,过几天打算做手术,所以先去医院休养。”何之初揉了揉额角,不知道该怎么跟顾念之说。

    秦素问的遗体还在液氮里保存,至今没有下葬。

    但她真的是死了,何之初明白父亲的执念,摇了摇头,坐进自己的专车里。

    回到何家大宅,何之初看见谢清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餐厅里,不由有些内疚。

    谢清影抬头看见何之初进来,马上笑了起来。

    那是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极有感染力。

    “何少,你回来了。”她忙站了起来,“我让厨房准备上菜吧。”

    何之初忙了一天,什么东西都没吃,确实有些饿了。

    可他没什么胃口。

    不过看着谢清影殷切的目光,他还是勉为其难吃了一碗饭。

    谢清影看了看桌上剩的菜,犹豫地说:“何少,你不喜欢吃这些菜吗?”

    她记得这些都是何之初喜欢吃的啊……

    何之初微微一笑,伸手握了握她的手,“没有,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菜。”

    顿了顿,又说:“不过我今天心情不好,也没什么胃口,如果怠慢你了,你别多心,也别生气。”

    谢清影简直受宠若惊,忙摇头说:“没有没有,我没生气。”

    又小心翼翼地说:“何少,你心情不好吗?……可以跟我说,别憋在心里……”

    两人的关系昨天才有重大突破,现在还在磨合期。

    何之初看见她这幅样子,摇了摇头,清冷地说:“让你别多想,我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

    他站了起来,说:“我累了,你要没事,可以早点回家。”

    谢清影也没有一定要留下来,她知道,她和何之初来日方长,不急在一时。

    “好的,那我回去了。何少你要想说话,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她说着,拿起了包打算离开。

    这时何之初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下,本来不打算接的,但是看见是顾念之打来的,不假思索地划开接通了,“……怎么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何少,你那边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把你妈妈的dna样品给我啊?”顾念之有些着急地问。

    她知道自己是太着急了,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她非常急切地想知道,自己跟秦素问,是不是亲生母女关系……

    她明白这样做不礼貌,但这一次,实在忍不住了。

    何之初叹了口气,“念之,我今天一天都很忙,我会想办法的。”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谢清影听了,没有像以前一样对顾念之有着若有若无的敌对情绪,反而走过去担心地说:“何少,是表妹有事吗?我能帮忙吗?”

    何之初回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不喜欢念之吗?”

    怎么突然这么好了?

    谢清影也笑了一下,很坦白地说:“以前以为你还是对她情有独钟,我嫉妒她,所以没法对她好。”

    “但是现在,我知道她不再是我们之间的障碍,我对她没有芥蒂。而且我帮她,也是帮你。你太累了,我也会心疼的。”

    其实女人小气嫉妒,尖酸刻薄,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患得患失,对感情没有安全感。

    当她有了足够的安全感,就不会夹枪带棒了。

    何之初眯了眯眼,“清影,你是个好女人。”

    谢清影微怔,很快又笑了起来,“何少,你可别给我发好人卡。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何之初微微一笑,凑近说:“我的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想要什么?”

    他的声音又轻又飘,就像一根羽毛在她耳边轻扫,让她酥了半边身子。

    何之初拍了拍她红透了的脸,笑着说:“女人的心思不要太多,特别是在男人身上。念之的事你别管,你帮不了的。不过我代她谢谢你。”说完转身潇洒地走了。

    拍拍手,不带走一丝情意。

    看着何之初扬长而去的背影,谢清影咬着牙,想笑,但有些涩,又有要哭的冲动,可是却又哭不出来,眼里酸酸的,像是吃了一枚青橄榄,嚼的别有滋味。

    这就是爱情的滋味吧?

    谢清影深一脚,浅一脚地上了车,半天没有踩油门,因此腿软。

    ……

    顾念之在自己的公寓里一直心神不宁地转着圈。

    路远照例拿着一张报纸,展开了坐在沙发上细看。

    路近把自己的台式机搬到顾念之公寓的小书房里,一个人在里面做高能物理研究。

    路远见顾念之都转了十几圈了,不由问道:“念之,怎么了?有心事?”

    她想验证dna,是瞒着路近和路远的。

    这时当然也不敢说实话,支支吾吾地说:“霍少不在这里,心里烦……”

    路远不疑有他,笑了起来,温言道:“绍恒很快就回来了,不用担心。”

    又提醒她:“不是要准备对付秦瑶光和秦霸业吗?准备得怎么样了?”

    顾念之再看看自己的手机,何之初还没有回她的短信。

    叹了口气,顾念之捶了捶自己的额头,打起精神,“好吧,我先去准备。”

    就算不能验证dna,也不妨碍她送秦霸业和秦瑶光去死。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843《你还想要什么》。

    求大家的保底月票哦

    今天是俺的版主兼群管理员沫沫的生日,祝沫沫生日快乐!

    本来打算今天双更庆祝沫沫生日的,不巧家里的网断了,手机网在俺的新家信号非常弱,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连上,所以今天还是一更吧。

    明天网络恢复了,就给大家双更庆祝沫沫生日。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