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44章 不值(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44章 不值(第一更求月票)


    此时秦家在帝都西郊的一处豪宅里,秦霸业坐在沙发前,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

    电视上播放的是美国方面的新闻。

    秦霸业已经年过七旬,但因为早年跟外国人打交道,他的英语学得很不错。

    看英文电视节目毫无问题。

    看着看着,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心里很是不解。

    他们送过去的,明明是顾念之刚出生时候的dna样品,也是他们唯一留存下来的dna样品,怎么就变成温守忆了?

    前些日子洛勒专门派人给他送信,让温守忆去美国一趟,秦霸业还以为是要去商量救秦瑶光的事。

    结果现在温守忆成了最接近完美基因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霸业隐隐觉得不对劲。

    可是电视上,洛勒正眉飞色舞地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作证,告诉美国这些最高掌权人,他们洛勒集团在人类基因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个小小的成果。

    不过他们的一个小成果,却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巨大进步!

    秦霸业拄着拐杖站了起来,慢慢踱到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出神。

    视线所及的地方是一个小花园,初夏时分的夜晚,风有些热,顺着半敞的落地窗吹了进来。

    窗前的晚香玉洁白似玉,像是昙花一样动人,还有淡淡的清香。

    秦霸业的视线落在晚香玉上,突然心情一阵烦躁,拿着拐杖出去将那晚香玉全部捣毁才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堂祖父,您没事吧?”秦霸业的侄孙秦浩山走了过来,扶着他的胳膊走上台阶。

    秦霸业笑着说:“没事,就是闻不得这个花香。”

    说完又叹息着说:“你的姑姑啊,最讨厌夜昙花,却最喜欢这跟夜昙花有几分相似的晚香玉,家里种了那么多。唉……她啊,就是死心眼儿,不然怎么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

    秦浩山听了心里十分难受,忙安慰道:“堂祖父,姑姑一定会没事的,美国方面不是会向政府施压吗?您等着吧……”

    “嗯,明天看看他们的行动吧。我老了,以后这个家,就要靠你们了。”秦霸业抬头看着自己高大帅气的侄孙,很是慈祥地点了点头,“浩山,你是个好的,就是跟你姑姑一样,有点死心眼。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秦浩山:“……”

    他尴尬地笑了笑,不愿意谈这个话题,将秦霸业扶到床上躺下,给他盖好薄被,说:“您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等着看政府方面如何回应呢。”

    ……

    这一夜,帝都很多人都没有睡好。

    帝都凌晨三点,也就是美国方面下午三点的时候,美国国会发布了《华夏人权白皮书》。

    这份洋洋洒洒五百页的白皮书,中心议题就是秦瑶光。

    美国参众两院的参议员和众议员指责华夏帝国罔顾著名女科学家秦瑶光的基本人权,司法严重败坏。

    某高级将领为了女色以权谋私,听信小人谗言,未经正式审判,悍然将秦瑶光投入监狱。

    美国国会众人慷慨激昂,几乎是全盘通过了谴责华夏帝国政府的议案,并且宣称,如果不无条件释放秦瑶光,他们就要掀起贸易战,对华夏帝国所有出口美国的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

    华夏帝国的内阁首相谢北辰,议会上院龙志学议长,和军部的何之初少将三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被秘书从睡梦中叫醒。

    “谢首相,美国方面的消息出来了。”

    谢北辰一下子就清醒了。

    他们早就得到情报了,知道美国会出妖蛾子,虽然做好了准备,但现在听见对方终于动手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是哪方面的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为了秦瑶光女士。”秘书低声说,一边站在一旁给谢北辰念了新闻简要。

    谢北辰听着简要匆匆换好衣裳,说:“龙议长和何少将那边呢?”

    “都有人去叫了。还是按照原计划开会?”

    “嗯,按原计划开会。”

    ……

    帝都凌晨四点,内阁首相谢北辰、议会上院院子龙志学,和军部何之初三个人,已经坐在帝都军部最高委员会安保措施最严密的会议室里,重新收看美国方面发来的新闻简要。

    美国国会的这份白皮书很长,但是内容却很贫乏。

    翻来覆去都是老生常谈,但是议题却很新颖。

    这一次,他们明目张胆指名道姓,只要秦瑶光一个人。

    “……以华夏和美国的全部贸易为条件,来换取秦瑶光的自由,他们的决心可真够大的。”龙议长翻看着已经传回来的《华夏人权白皮书》,面无表情说道。

    “华夏对美国的外贸,去年达到五千亿美元。五千亿美元,只要一个人。”谢北辰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我们该怎么办?”

    “什么该怎么办?”何之初眉目森严,“难道两位还想同意?”

    谢北辰叹了口气,看上去好像老了十岁,“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状况,难道还真要跟美国人硬杠?”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的做法,他们能两败俱伤,我们不能啊……”龙议长也有些犹豫地看了谢北辰一眼。

    谢北辰对他点了点头,他们两人的心思是差不多的。

    只有何之初坚决表示反对。

    这个会议本来应该由他父亲出席,但是他父亲现在在医院里休养,明天就要动手术了,所以他征得谢首相和龙议长同意之后,暂代父亲出席。

    他两手撑在会议桌上,严肃地说:“我不懂你们的外交,也不懂你们的经济,但我懂法律和军事。”

    “我只知道,当对方不惜一切代价要一个人的时候,就一定不能答应。”

    “就跟打仗一样,就算我们实力不如对方,但是当对方倾尽全力也要夺取一个在我们看来无关紧要的高地,我就知道,我们死也也要守住这个高地!”

    “因为对方花了这么大力气来夺,肯定是因为这个地方有着对他们来说,超过他们成本的利益。”

    “我们现在不懂不要紧,只要人在我们手里,对方一定会仔细权衡,不会破釜沉舟两败俱伤。”

    “何少将说得好听,可是你能确定吗?”谢北辰不悦地反问道,“你也说你不懂经济。那我就告诉你,如果贸易战真的打起来,多少工厂会倒闭,外贸会急剧下降,顺差减少,甚至扩大到逆差的话,经济状况会很难看。”

    龙议长点了点头,“对,我们这么大国家,一旦经济出问题,人民不会答应。”

    “……如果对方征个关税,我们的经济就要出问题,恕我直言,谢首相,你这是尸位素餐,严重渎职啊。”何之初不动声色说道。

    谢北辰的嘴角抽搐了两下,苦笑着说:“何少将你可真敢说,这顶帽子我可不戴。我只是在跟你说贸易战的严重后果,怎么扯到我渎职上去了?”

    “请问我哪里渎职了?我为了内阁殚精竭虑,为了发展经济绞尽脑汁……”

    龙议长见两人快要吵起来了,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两位不要急,大家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都是一番好心,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谈什么谈。”何之初一拍桌子,冷冷地说:“照我说,现在还不到天亮,马上枪毙秦瑶光!明天早上上班时间再回应美国的白皮书,告诉他们,他们晚了一步,秦瑶光已经死了!”

    谢首相和龙议长瞪着何之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秦瑶光曾经是何承坚再婚的妻子,也就是何之初的继母,而且还是他的救命恩人,怎么就能狠到这个地步?!

    “……何少将,也恕我直言,请问秦瑶光的案子,真的是有真凭实据吗?”谢北辰忍不住冷笑了。

    不就是因为那个顾念之吗?

    他为自己的侄女谢清影不值。

    顾念之以前是何之初的未婚妻,秦瑶光的案子,主要就是顾念之主导。

    “……所以美国方面说‘某高级将领为女色以权谋私’,这人是谁,何少将您很清楚吗?”龙议长也帮谢北辰说话。

    “怎么没有真凭实据?”何之初淡淡地说,“她跟秦霸业合作,用次声武器对付我,企图谋杀我,这还不叫真凭实据?”

    “……可是这个案子,并没有公开审判。”龙议长皱了眉头,“而且我听说军部最高法院在复审这个案子,觉得秦瑶光并没有条件调动次声武器,因为她当时一直被军部关押,哪里有机会策划这个行动?”

    跟法律有关的事,龙议长都有权利知道始末。

    只是大部分时候他没有时间来关注每一个案子,所以只能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几个重要案子中。

    每年送往最高法院和最高军事法院复审的案子,龙议长那边都会有备份。

    他不会干预司法,但是会了解司法执行的走向和民众的诉求,这样才能在制定法律的时候更有针对性。

    何之初被次声武器所伤的案子,确实不能公开审判,因为涉及到的保密信息太多了。

    而顾念之告秦瑶光八年前的绑架案,因为跟顾念之的身世有关,何之初不想别人注意到顾念之的特殊基因,因此也不想这个案子公开审判。

    “那怎么办?”龙议长摇头,叹息地说:“你不知道美国人多会带节奏,他们会发动网上舆论,煽动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网民成为网络法官,要求公开很多他们没有权限了解的信息,然后进行网络审判。”

    “不这样做,就是我们司法有问题,一个个比真正专业出身的法官、律师、检察官和警察还要能耐。”谢北辰也拍了拍桌子,恼怒说道。

    任何司法都会有错判,这一点,在任何国家都会存在,跟制度无关。

    但借一个错误攻击整个社会系统和制度,那就是居心叵测,既蠢又毒。

    何之初想了半天,最后说:“我们先不要回应,看看舆论反响再做决定。”

    “好,我同意。”龙议长马上点头,他也不想对美国屈服,但是也不想自己国家的经济受损,所以是左右为难。

    谢首相不情愿地点了点头,“行,那就再等一天。我们的外交部不能太晚回应,会很被动的。”

    会议结束,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

    何之初开了半夜的会,很是疲惫。

    他坐着专车回到何家大宅,看见一个熟悉的侧影站在大宅的铁门旁边,正低着头看手机。

    何之初微微一笑,从车上下来,大步走过去,“念之,这么早你怎么来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844《不值》。

    求大家的保底月票哦

    今天为俺的版主兼群管理员沫沫生日加更。

    晚上八点有第二更。

    ps:感谢沫沫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