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45章 沧海横流,方显商人本色(第二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45章 沧海横流,方显商人本色(第二更求月票)


    顾念之抬头见何之初来了,忙收起手机,笑着说:“这话是我要问你呢,这么早,你居然不在家?”

    她抬眸看了看天边的朝霞,又抬手给何之初看她的手表,“你看,现在才几点啊?昨天又加班了?”

    顾念之仔细瞅着何之初的脸,他脸上是不加掩饰的疲惫,眼底还有一丝青黑。

    明显就是睡眠不足的样子。

    何之初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没事,习惯了。进来吧,吃早饭了吗?”

    顾念之心虚地缩了缩脖子,“……还没。”

    她早上起来的时候,路远和路近都还没起床,她是偷跑出来的。

    “那一起吃吧。”何之初的神情未变,但是步伐稳健很多。

    顾念之在心里啧啧两声,唇边挂着一个意味深长地笑。

    两人来到何家餐厅,何之初随口让厨房的勤务兵准备早餐,点的都是顾念之喜欢吃的东西。

    顾念之笑着在他对面坐下,等何之初喝了一杯咖啡之后,才小声问:“……何少,你最近是不是很忙?”

    何之初看了她一眼,随手把咖啡杯放在桌上,“有点,但还能应付,怎么了?”

    “……这个,我就是想问问,什么时候能让我拿到秦素问大律师的dna样品,我……我……我想测一下dna。”顾念之有些脸红,结结巴巴说道。

    追到人家家里找人家要对方母亲的dna样品,其实真失礼。

    可她真的忍不住,何之初不回她短信,之前的电话也是聊聊几句就挂了,顾念之又不敢在路远面前说太多,怕露了马脚,所以只好亲自来见他。

    为了能见到她,她还特意起了个大早,来大门口堵他。

    结果没想到何之初还真不在家。

    之前她都以为是门口站岗的卫兵在敷衍她。

    何之初半垂下眼眸,伸手拿筷子夹菜,放到顾念之面前的细白瓷的小碟子里,淡淡地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顾念之:“……”

    谁都会迫不及待好吧?

    这可有关她的亲生母亲啊!

    顾念之恼怒地瞪着何之初。

    她有多着急,他会不知道?

    这样想着,眼圈都有些红了。

    何之初的视线淡淡扫过她的面容,愣了一下,心里涌起一股不知名的情绪。

    他完全没胃口了,放下筷子,拿餐巾象征性地擦了擦嘴,说:“这件事比较难,因为我母亲的东西,都被我父亲收起来了,和我母亲的遗体放在一起。”

    “那个地方防卫森严,我要进去不容易。你别急,给我点时间,我找机会进去帮你弄出来。”

    顾念之微怔,“……你母亲的遗体?什么意思?她没有下葬?”

    何之初垂下眼眸,讥嘲道:“嗯,没有,还保存在液氮里。讽刺吧?”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顾念之忙摇头,心里怦怦直跳。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可以有机会亲眼看一看秦素问的遗体?!

    这毕竟是最有可能是她亲妈的人啊……

    何之初端坐在座位上,视线平平看了过去,没有忽略顾念之眼底一闪而过的星光。

    他看得出来她很兴奋很激动,自嘲地扯了扯嘴角,“你别这样看着我,保存在液氮里的遗体,外人根本看不见。”

    顾念之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我就是想想,何少别多心。”

    “我没多心。”何之初指指顾念之面前的粥碗,“把这海参粥喝了,你这些天也没好好休息吧?瘦了。”

    顾念之揉了揉自己的脸,自恋地说:“瘦是好事,我以前总觉得脸上的肉有点多。”

    她脸上的婴儿肥已经完全褪去,少女明丽娇艳的容貌已经长成,就像一朵花,刚要开到含苞待放的时刻,好像下一刻马上就要盛开了,繁华美景就在眼前,只是他不是那个能够在旁边肆无忌惮欣赏的人了。

    何之初在心底微晒,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餐厅里的电视。

    电视打开的正是新闻频道。

    一看播报的早间新闻,何之初心里咯噔一声,暗道坏了,他都忘了顾念之和秦瑶光之间的恩怨。

    这几天被顾念之追着要秦素问的dna样品,真是忽略了她之前的官司。

    顾念之听见了几句新闻,回头惊讶道:“这是在做什么?贸易战吗?为了一个人?!秦瑶光这么大面子?!”

    “是啊,美国想得真美,真当我们是吓大的。”何之初不以为然,眸光微冷。

    “可是秦瑶光本来就是个水货。美国方面对她这么感兴趣,那就送过去呗。”顾念之耸了耸肩,嗤笑道:“跟美国那个疯子总统讲不清道理的。他只懂一个道理,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真是沧海横流,方显商人本色,死要钱。”

    “秦瑶光再是水货,她也知晓你的事。”何之初淡淡地说,“放她出去,你还想独善其身?还是你想身先士卒,‘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顾念之回过神,知道自己出了个馊主意,不好意思抿了抿唇,回头看着新闻,胡乱说:“可是美国的指控挺气人的,什么叫‘司法败坏’?我们的案子有没有公开审理,关他们什么事?他们的法庭还不许公开呢,到现在他们法庭的情况都不能直播和拍照,只能用画像师把法庭的情况画出来。”

    “再说又不是所有的案子都能公开审理?比如有关未成年人的案子,有关性侵和强暴的案子,还有有关国家安全的案子,以及军事法庭的案子,按照法律,这些案子都不能公开审理。国外也是一样,凭什么说我们?”

    “你这样说,人家会说你在比烂,在为自己国家的错误行为洗地。”何之初悠闲地说道,心情渐渐好了起来。

    看着顾念之不纠结秦素问的dna,何之初就觉得还是能跟她好好说话的。

    “这怎么叫比烂?这是因为有人故意把国外的情况扯进来啊?”顾念之明澈的眼眸倏然亮了起来,“如果就事论事,不扯别的国家就是好就是好,谁会有时间跟他科普?明明是自己没见识,被揭穿了就恼羞成怒,忘了明明是他们先开始比烂,结果比起来发现国外更烂,被打脸了,能不歇斯底里吗?切,这种人,我一个人在网上能掐一个团,还不带喘气的。”

    何之初被顾念之得意的小模样儿逗笑了,用手抵在唇边轻笑了两声,低声说:“那好,你说这件事,我们该怎么办?”

    顾念之的手指在餐桌上轻轻叩击,凝神沉吟道:“……他们的主要目的是说我们未经审判就给秦瑶光定罪,所以他们不服。那不如我们就公开审判呢?”

    “不行。”何之初断然反对,“一来次声武器的案子不能公开,二来你的案子也不能公开,这涉及到你跟秦瑶光的dna测试,难道你会愿意公开自己的dna?”

    这当然不行。

    顾念之用手托着腮,趴在餐桌上,整个人都没精神了,“那可怎么办?难道就硬着头皮顶?”

    “没有别的办法,当然只有硬抗。”

    顾念之不以为然地抿紧了唇,在心底思索着,眸光落在餐厅墙上挂着的照片上。

    这是一张何家的全家福,当然是秦素问还活着时候照的。

    照片上的秦素问容貌非常普通,是那种放在人群里就找不出来的样子。

    再想到那张秦素问小时候的照片,顾念之心里那股怒气冉冉而升。

    这是以为不验dna,她就没有办法揭穿当年的往事?!

    顾念之突然坐直了身子,问道:“何少,你父亲呢?”

    “生病了,正在医院休养,今天要做手术。”

    “什么手术?”

    “脑血管方面的手术,不能受刺激。”

    顾念之“啊”了一声,很是意外,“何上将这是怎么了?身体很不好啊……”

    “我父亲的身体其实从我母亲过世之后,就一直不好,只是他这个人比较固执,也有些讳疾忌医,因此拖了下来。现在拖不了了,前几天跟我吵了一架,结果晕过去了,到现在都没醒。”

    “医生说,再不做手术,他很可能就要半身瘫痪,甚至醒不过来了。”

    何之初没有说原因,但顾念之隐隐猜到了一点,惭愧地说:“……是不是因为我要求的事?何少,你父亲不同意,是不是?”

    不用何之初明说,她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这么聪慧的女孩儿,在这个世界上,在他心里。都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

    何之初的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地收缩,然后猛地扩张,血液比平时快一倍的速度在他血管里奔流,可是表面上,他的神情丝毫未变,连嗓音都很正常。

    “没有的事,你别瞎想。”何之初摇了摇头,“这件事你别管了,有上面的大人物撑着,天塌不下来。”

    顾念之可不是那种你让她不管,她就能装不知道撒手旁观的人。

    而且她对何承坚的病情也有些疑虑,不想何之初丧母之后,父亲又有危险。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她的错。

    顾念之不想背负一条人命。

    她咬了咬牙,小声说:“何少,你会找谁给你父亲做手术?”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845《沧海横流,方显商人本色》。

    求大家的保底月票和推荐票哦~~~

    为俺的版主兼群管理员沫沫生日加更送到。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