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50章 溜了溜了(第三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50章 溜了溜了(第三更求月票)


    因为情况紧急,帝都从上到下都对这件事开了绿灯。

    只花了十分钟就将路近和顾念之从三环的友谊商城门口,送到了军部总医院。

    顾念之和路近的车一路开了进去,停在了军部总医院里面的一栋大楼前。

    何承坚就在这个大楼的最高层接受手术。

    何之初心急如焚地从大楼里迎了出来。

    一眼看见顾念之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高瘦男子,虽然貌不惊人,但自有一股傲气萧然的气质。

    肯定就是那个救了顾念之的“神秘人”,也跟他记忆里那个人的身影渐渐重合起来,虽然相貌完全不同。

    不过对何之初这种人来说,相貌从来就不是判断一个人真实身份的重要特征。

    他伸出手,“您好,我是何之初,谢谢您能拨冗前来,帮我父亲做手术。”

    路近没有跟他握手,皱着眉头说:“别虚头巴脑的,赶紧救人!”

    这样不客气,何之初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松了一口气,“这边请,家父就在顶楼。”

    谢清影匆匆从大楼里走出来,正好看见何之初毕恭毕敬请一个高瘦男子进来。

    顾念之一脸忐忑地站在那人身边。

    谢清影忙走过去,对顾念之和那人点了点头,“两位好,何伯父就在楼上,我和何少可以带两位上去。”

    顾念之刚要说谢谢,路近朝着谢清影当面翻了个大白眼,说:“电梯太挤了,无关人等不要跟过来。”

    说完又嘀嘀咕咕地说:“……见不得有些人装大方。跟你很熟吗?何家的女主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的。”

    他的声音一点都不小,而且也没有遮掩,谁都知道他说的谁。

    谢清影顿时脸红起来。

    顾念之轻轻咳嗽一声,笑着将谢清影拉进电梯,“表姐别生气,这位先生脾气大,架子也大,经常这样阴阳怪气的说话,我都习惯了。”

    说完还朝谢清影眨了眨眼。

    谢清影顺势下了台阶,“是吗?有本事的人总是特别有个性,因为他们有恃才傲物的资本。”

    “表姐说的是。”顾念之笑得眉眼弯弯,拉着谢清影站在电梯一角,将大部分地方留给了路近和何之初。

    随着电梯上升,何之初已经三言两语将事情经过跟路近说了一遍,又问:“先生贵姓?怎么称呼?”

    路近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我是来给你父亲救命的,不是来自我介绍的。”

    何之初:“……”

    顾念之抚额,只好帮路近打圆场,转移话题说:“何少,那主治医生突然晕厥,导致手术失败,你们要追责吗?”

    “肯定要追责。我已经派人去查这些医生这几天都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看看有没有线索。”

    虽然手术前有严格政审,但那是审查这些人的家庭情况和历史情况,最近期间的情况,他们确实疏忽了。

    很快电梯门打开,顶楼到了。

    路近和何之初先走出电梯,顾念之和谢清影跟在后面走出来。

    路近回头招呼顾念之:“跟我去做手术准备,记得消毒换衣服。”

    顾念之忙点头,“好的,马上就来。”

    何之初在外面对自己的生活秘书交代了几句,也进去消毒换了手术服才进手术室。

    ……

    雪白晶亮如同雪洞一般的手术室里,路近戴着绿色大口罩,穿着白大褂,面无表情站在无影灯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何承坚。

    才十几天没有在电视上看见这个人,发现他已经憔悴了很多,跟他记忆里那个生气勃勃的身影完全不同了。

    路近抿了抿唇,伸出双手,“手术准备,先麻醉病人。”

    因为路近不要别的人在手术室里,所以整个过程都由他一个人来做,顾念之和何之初两人只是旁观。

    顾念之还多一个给路近递手术器材的功能。

    顾念之忙将一旁已经标注好的麻醉盘给路近端了过来,里面各种麻醉针剂都已经准备好了。

    何之初帮她把吊瓶挂在一旁的吊瓶柱上。

    路近拿起一根非常粗大的针管,开始给他进行麻醉注射,插深静脉。

    这本来是麻醉医生要做的事,但路近在这里一人全包了。

    麻醉过后,在等待麻醉药生效的过程中,路近用机器将何承坚的头发全部剃光,然后在何承坚头上画线,摆上头架固定住他的大脑。

    接下来就要操纵机器开颅。

    人的头盖骨是非常坚硬的,开颅手术的风险很大,一不小心就容易造成各种诸如失语、失忆、失明、偏瘫以及感觉障碍、精神障碍等各种副作用,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

    所以医院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一般不会进行开颅手术。

    但现在何承坚的情况,不开颅不行了。

    何之初在旁边屏息凝气地看着路近手术。

    虽然他心里已经有数这人到底是谁,也知道他是个天才,但看了他的手术,他才知道,仅仅用“天才”这两个字,是无法形容这个人的能耐的。

    他虽然不是专科医生,这么多年大概也没有能做几台手术,可是一站在手术台前,他的能力和本事都全回来了。

    所有的技术都在他的脑海里,不管他现在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他们夺去了多少他的所有物,他们都无法夺走他脑海里的知识。

    路近用机器打开了何承坚头顶的一块三角形的头盖骨,然后开始清除他脑海里的淤血,在何承坚堵塞严重的血管内部清除栓塞,甚至用了很精细的手法补上了破裂的血管。

    路近没有用大家常用的人工血管补齐脑血管,而是用他自己研究出来的一种方法,让病人脑血管自动愈合,这样手术后不会有任何排异反应的产生。

    做大脑手术,确实是对精细度要求最高的一种手术。

    秦瑶光曾经在这方面久负盛名,就是她有一双非常灵巧的手,她做的脑部手术后遗症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恢复情况很好。

    但是在路近这里,就不是“后遗症很小”,而是完全不会有后遗症。

    他的每一步手术都看在何之初眼里,越看对他越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一个小时之后,路近将何承坚的头盖骨缝合上去,对何之初说:“你想你父亲什么时候恢复正常?”

    何之初:“……”

    怎么这也可以要求吗?

    顾念之勾起唇角,得意又不失骄傲地说:“这位先生的意思是,他可以控制病人的恢复情况。你想让你父亲三天恢复就三天恢复,半个月恢复就半个月恢复,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何之初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低声说:“希望能在半个月内痊愈。”

    最近的事情太多,何之初不想何承坚太操心了。

    路近又翻了个白眼,“半个月才痊愈,你也太小看我的手段了。五天,五天之后等他从麻醉中醒过来的时候,肯定就没事了。”

    “真的?!真的会没事?!”何之初惊讶得有些失态了,“可是我父亲除了脑部的良性肿瘤之外,还有……”

    “还有冠心病、高血压、脑梗阻。”路近已经去一旁洗手去了,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高血压和冠心病不是一时半会能治愈的,但是脑梗阻已经完全没有了,还有,他的良性肿瘤已经切除,但是大脑细胞受到伽马射线照射的时间有些长,你们最好做一下术后观察和护理,确保没有癌变细胞的出现。”

    何之初忡然变色,立刻说:“好,您能写一份详细的医嘱吗?”

    路近指了指顾念之,说:“你来,我说,你打字,用电脑记录。”

    顾念之会意,戴着透明的塑胶手套找了台电脑,开始输入路近的“医嘱”。

    很快医嘱打完了,保存并打印了一份出来,交到何之初手里,何之初才如释重负般对路近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谢谢您救了我父亲。以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路近漫不经心地说:“你们父子不找我麻烦就好了,我没有什么需要你们帮忙的。”

    顾念之大急,这是怎么说话的?!

    就差在脑门上写“我是顾祥文”五个大字了。

    何之初微微一笑,说:“我知道,我不是恩将仇报的人。”

    路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唰地一下扔掉擦手毛巾,迅速,溜了溜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三更:第1850《溜了溜了》。

    求大家的保底月票哦,还有推荐票

    今天三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