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54章 最大的不承认(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54章 最大的不承认(第一更求月票)


    顾念之想起她和霍绍恒、路远调查出来的结果,她当时就推测,是因为秦素问一家的车祸在社会上成了热点新闻,掀起巨大反响,成为众人关注的对象。

    在那种情况下,还想偷偷杀掉秦素问,代价已经太大了。

    顾念之若有所思地说:“对方行事非常谨慎,并不想暴露自己,所以他们才投鼠忌器,没有继续追杀秦素问。”

    路近眉开眼笑地连连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他们想继续谋杀,成本太高了,而且很可能得不偿失。”

    顾念之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尽量和颜悦色地说:“爸,那您有没有查过幕后黑手是谁?”

    路近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我那时候还不到十岁,哪有那么厉害?而且我的专长也不是刑侦。”

    “是吗?”顾念之扯了扯嘴角,“那您后来呢?长大了,有能力了,也没有追查过?”

    路近的神色变得怅惘起来,喃喃地说:“后来,她出名了,社会各界人士都来看望她。甚至连秦氏私立医院的公关部都出面了,表示要捐一笔钱,用于素问的烧伤治疗和术后康复。”

    “烧伤治疗和术后康复?”顾念之心里一动,“包不包括整容的费用?”

    “烧伤治疗,如果是广义层面上,是包括整容费用的。”路近肯定地说,“后来素问的烧伤闯过了危险期,开始进入康复期,之后,就被转到另一家医院。”

    “她在那里接受了全身植皮和脸部整容手术,将烧伤的痕迹祛除的干干净净。”路近叹了口气,“伤好之后,她离开了医院,进了孤儿院。上学之后,她非常优秀,优秀到只比我差一点点的地步。”

    顾念之:“……”

    有个随时随地喜欢秀智商的老爸真是心累。

    顾念之摇了摇头,忽略路近近乎自负的态度,低声说:“这么多年,您一直关注她?”

    路近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没有关注,我只是定时核查一下她的状况,确信她还活着,没有人找她的麻烦。”

    “……后来呢?”

    “后来,她上了大学,入学第一天,就认识了何承坚。”路近想到当时的情形,有些黯然。

    他说:“其实那一天,是我先去跟她说话的,可是她完全不记得我了。”

    顾念之:“……”

    “您之前跟她说过话吗?”

    “没有。”路近不自信地移开视线,“但是我总去陪她,她不昏迷的时候会看着我,我知道她应该知道我是谁。”

    顾念之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张了张嘴,但是没想好要怎么说。

    路远在一旁温和地说:“……她经历了那么多手术,烧伤的康复期非常疼,她能熬过来就不错了,记不记得你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她过得好,你也没什么遗憾了。”

    顾念之不由看了路远一眼,暗道难怪这两个完全不搭界的人能够在一起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原来他们都有共同的伤心事……

    路近垂着头,肩膀垮了下来,靠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不要安慰我了,我知道是我不够好。她的选择没有错,你们没见过何承坚年轻时候的模样,比现在的何之初还要英俊潇洒。我自问也是美男子,可是比何承坚还是要差一点点。”

    路近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比划了米粒般大小的距离,“……可是就这么一点点,决定了我不能跟素问在一起。”

    顾念之长吁一口气。

    路近终于承认他对秦素问的感情了。

    她坐了过去,轻轻握住路近的手,脸上露出一个极温柔的笑容,她说:“……但是,您和秦素问有了个聪明可爱的女儿,就是我,所以,您一点都不比何承坚要差。”

    路近下意识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我们的女儿当然比他们的儿子要有出息。”

    说完他突然抬起头,惊恐地看着顾念之,颤声说:“念之你连我的话都要套!你太过份了!信不信我马上死给你看!”

    他用力挣脱顾念之的手,无地自容地掩面要逃。

    顾念之情急之下,什么都顾不得了,飞身扑了过去,死死抱着路近的腿,哭了起来,“爸,您这样做,是不是觉得我的出生是别人的耻辱?所以才迟迟不肯告诉我我的亲生母亲是谁?”

    路近僵住了,他扶着门框,一脚屋内,一脚屋外,进退两难。

    顾念之不被承认的委屈早就积在心头,今天终于爆发出来了。

    她放开路近的腿,从地上站起来,双手紧握成拳,朝着路近哭喊道:“既然您不想我有亲生母亲,我就不要亲生母亲!我连亲生父亲都不要了!我本来就是你实验室的试验品,您也不用勉为其难做我的父亲!我不需要!”

    她一把推开路近,自己先跑了出去。

    路近愣了一下,赶紧追了上去,可是顾念之已经关上了电梯。

    电梯的数字飞快地下降,路近急得满头大汗,拼命拍着电梯的按钮,电梯却没有停下来。

    路远走了出来,抱着胳膊斜斜靠在门框上,淡淡地说:“你这是何必呢?我看念之说得对,你就是觉得她出身不好,玷污了你心目中女神的名声。你连死都不怕,却为了你的女神三番两次要寻死,我也不拦你了。你自己的女儿都受不了了,何况我一个外人?”

    这话如同尖刺一样扎进路近心里,就算他是严重的人际关系障碍症患者,可以对别人的话完全置若罔闻,但他无法忽视路远的话。

    他有些慌乱地回头,连声说:“没有!我没有觉得念之出身不好!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会觉得她出身不好?!”

    “可是你不肯说她的亲生母亲是谁……”路远不动声色说道,“这就是最大的不承认。再说你确定你把她当亲生女儿吗?连亲生母亲都无法启口的人,确实不配做父亲。”

    路近怎么也没想到,他为了维护秦素问的举动,却深深伤了顾念之的心。

    他急得团团转,“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路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脑袋这么笨过。

    他引以为傲的智商现在不能帮他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路近急得用头砰砰地在墙上撞了起来。

    很快把额头撞红了一片,又撞出一个大包。

    路远摇了摇头,凉凉地说:“你在这里撞墙也没用。念之已经跑出去了,你撞得越多,越是浪费时间,念之也跑得越远。”

    路近停止了撞墙,瞪着路远道:“你怎么不去追念之?!等霍绍恒回来,发现念之不见了,肯定会跟你闹翻!”

    “这就不劳您路大股东操心了。”路远闲闲地让了一步,握住门把手,“我要睡了,你们父女好好谈一谈,我就不掺和了。”

    路远在路近面前干脆利落地关上了门。

    路近瞪着这扇门,恨恨地踹了一脚,然后迅速回到自己房间里,打开电脑里的定位系统,找到了顾念之的定位。

    原来她没有跑远,就在小区附近的街心公园里待着。

    路近松了一口气,拿着手机匆匆下楼,找顾念之去了。

    他脑子里还有些迷糊。

    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秦素问和顾念之这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会对立起来。

    他为了维护秦素问,不可避免就伤了顾念之。

    可是如果让顾念之满意,秦素问的生前死后名就一并毁掉了。

    路近实在不想这样,不过他却想不出有什么别的办法能解开这个结。

    ……

    顾念之胸口憋着一股气,一下子跑出了小区,径直去小区附近的街心公园散心去了。

    天色已晚,街心公园里月色如轻纱徜徉,墨绿色的树丛带着淡淡的雾气,空气清新无比。

    顾念之深吸一口气,胸口那股郁结之气却依然挥之不去。

    她用手背抹了抹泪,一个人在街心公园的石头长凳上坐了下来。

    在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儿童乐园。

    一个四四方方的沙盘里面,摆着一架红绿相间的滑梯,还有两个棕色树皮做的秋千。

    几个穿着小短裤和小汗衫的孩童拎着小桶和小铲,在里面玩沙。

    他们的母亲守在一旁,温柔地看着他们玩耍。

    顾念之没想到看见这样一番情形,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

    正要继续用手背擦泪,一个叠的方方正正的手帕递了过来。

    顾念之顺着手帕看了上去,见是何之初站在她面前。

    顾念之十分惊讶,仰头看着他说:“何少,你怎么在这里?你父亲的情况怎样了?”

    何之初在她身边坐下,继续把手帕递给她,淡淡地说:“已经送到vip加护病房了。医生们检查过手术情况,说手术做得非常好,基本上应该不用担心排异反应,不过还没醒过来。”

    又说:“我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

    其实他从安置好何承坚,就来到这边候着了。

    一直坐在车里,直到天黑,想回去了,却正好看见顾念之从小区里跑出来。

    顾念之接过手帕醒醒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那人说没事,就是没事。你信我。”

    何之初点了点头,“嗯,我信你。”

    顾念之心里难受,忍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

    何之初扭头看了她一会儿,片刻之后,还是将手搭在了她的肩头。

    另一只手拿过手帕扔到一旁,又拿出一包纸巾,给她擦眼泪,温柔地说:“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哭?”

    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和蔼可亲。

    而且他十有就是自己的亲大哥。

    顾念之不再避嫌,拉着何之初的袖子蒙在脸上,呜呜咽咽地说:“何少,你说,我的出生,是不是你母亲的耻辱?”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854章《最大的不承认》。

    求大家的保底月票哦,还有推荐票

    今天两更。

    晚上八点有第二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