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886章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886章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第一更求月票)


    顾念之低下了头,鸦翅般的长睫飞快地忽闪,掩盖着心底的波澜。

    何承坚的描述,在顾念之听来,简直就是秦素问和她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

    她恨不得能时光倒流,重回到八岁那年无忧无虑生活在秦素问身边的岁月,重新享受有妈妈疼宠的日子。

    可是她没有那么多时间。

    秦素问一家的大仇还等着她去报呢。

    顾念之抬起手,抹了一把眼角渗出来的泪水,忿忿地问:“她有那么好心,专门给我送玩偶娃娃?”

    何承坚皱起眉头,“我以前没有觉得有问题,直到今天,听你在法庭上说起那么多事情,才想起来,好像不太正常。”

    “是绝对不正常。”顾念之定了定神,脑子渐渐冷静下来,“您是知道的,她其实从来就不疼我,不把我当她的亲生女儿。她怎么会突然关心起我的玩偶娃娃?”

    何承坚半晌没有做声,过了一会儿,轻轻叹息道:“……后来我跟她结婚,她嫁到我家之后,把你那些旧的玩偶娃娃都扔了,重新做了一批新的,放到你房间里的多宝阁里。”

    顾念之想到自己刚到这边世界的时候,在何宅自己以前的房间里看见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玩偶娃娃,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头发也是长长短短,不一而足。

    粉紫色的衣裙是做旧的样式,但那些玩偶娃娃一看就没人玩过,还是崭新的。

    不过顾念之早就不记得十二岁以前的事,所以就算这些玩偶娃娃还是旧的那些,她都完全没有印象。

    “……无缘无故,她为什么要把我的玩偶娃娃都扔了?扔了就扔了,还换成一批新的……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顾念之嘀咕着,远山般的长眉紧锁,却怎么想不明白秦瑶光这样做的用意。

    何承坚见顾念之的思绪被那玩偶娃娃占据了,踌躇了一会儿,问道:“那你还要听那天发生的事吗?”

    顾念之讶然抬头,“当然。”顿了顿,又问:“还有什么?”

    她以为何承坚都说完了。

    何承坚凝视着她,缓缓地问:“……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你不是说,都想起来了吗?”

    顾念之眼角抽搐了一下。

    她曾经在法庭上是说过自己想起一些往事了,比如秦瑶光派温氏花匠夫妇绑架她的经过。

    其实那都是她推理出来的,她压根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现在被何承坚抓住漏洞,她很坦然地承认了:“何上将,我就不瞒您了,我其实什么都没记起来。十二岁以前的记忆,依然是一片空白。”

    何承坚神情复杂地看着她,半晌叹了一口气,用手揉揉额角,眉间皱成一个川字。

    他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何承坚闭了闭眼,对顾念之说:“……我接了电话之后,没有多说什么就挂了。因为我只有三分钟时间。”

    “然后我离开书房,去餐厅陪素素吃早饭。吃完早饭,我才去军部开会。”

    “这一去,就是几个小时。”

    顾念之听了,眼珠转了转,“……您跟素素一起吃早饭,吃了多久?”

    “没有多久,也就半个小时吧。”何承坚不以为然地说,“时间太少了,我也没办法。”

    原来不是没时间跟秦瑶光说话,但是他宁愿把时间用来陪自己的妻子吃早饭。

    顾念之对何承坚的印象又改观了一点点。

    何承坚还是看着顾念之,缓缓地说了一句话,只看见顾念之唇角一丝来不及收回的笑颜僵硬在脸上,神情几乎扭曲。

    她的手哆嗦着,连声音都颤抖起来:“您您您……您说什么?!”

    “我说……”何承坚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那句话,“我接到勤务兵的电话,说家里出了事。”

    “我中断会议,从军部匆匆赶回。”

    “在门口遇到阿初,他也是听说家里出事了,才急忙赶回来。”

    “……素素的书房已经被严加看管起来,医生、警察和宪兵队在我们家周围警戒。”

    何承坚闭上眼睛,嗓音沙哑,已经哽咽起来,但他还是强迫自己叙述着当时的场景。

    “……我和阿初走进素素的书房,看见她就躺在离房门不远的地方,她满脸青紫,眼睛都快凸出来了,神情甚至有些狰狞,一双手握在自己的脖颈边上,手指上全是血,脖子上也都是一道道血痕,就像自己把自己掐死一样恐怖……”

    “而你,抱着你的玩偶娃娃,蹲在门口的墙边,正歇斯底里的尖叫。”

    “阿初将你从墙边抱出来,你对他又踢又打,就跟不认识他一样。”

    “阿初没办法,将你弄晕了,亲自抱回他的房间,让我的生活秘书去照顾你。”

    “后来我和阿初看走廊的监控录像,才知道最开始的时候,是你抱着你的玩偶娃娃,在素素的书房前拍门,一边大哭大叫。”

    “素素开门!素素开门!素素出来!素素出来!”

    何承坚的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年幼的顾念之那悲伤的哭喊声。

    他用手撑着头,似乎已经不胜重负,连声音都苍老了许多。

    “……走廊上的监控显示,勤务兵听见你的叫喊,跑到楼上推了一下书房的门,却发现推不开,拿备用钥匙也打不开。他们一着急,拿枪将那门锁的地方打碎了,才将门踹开。”

    何承坚垂下头,“……你那时候还小,门一开,你首先冲了进去,看见素素的死状,完全受不了这样的场景,一见之下,立刻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你又回到进来最初刚来我们家时候的情形,就像一只被惊吓的小兽,抱着自己的玩偶娃娃东躲西藏,不管谁靠近你都要被你拳打脚踢,根本无法交流。”

    “我那时候震惊素素的突然身亡,根本顾不上你,是阿初一边安慰着我,一边处理着素素的后事,一边又彻夜不眠地照顾你。”

    “我在外面四处奔波,逼着警方限时破案,但是法医检验表明,素素是死于先天性心脏病突发的猝死。”

    “不知出了什么事,她的心脏突然活动激烈,导致收缩乏力,供血不足,渐渐窒息,她才拼命挠着自己的喉咙,恨不得将自己的喉咙挠穿。”

    “而你重新陷入自闭,阿初从学校搬回家,就跟素素当年一样,不眠不休地照顾你,你才渐渐复原。”

    “后来警方的心理医生找过你好几次,但是你只知道素素不给你开门,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每次心理医生来问你话,你就要崩溃很久。”

    “阿初看不下去了,拒绝再由警方的心理医生问话,而且让我不要再把你牵扯进去。”

    “警方鉴于你当时年幼,而且曾经有过心理疾病的前科,所以按照规定,把有关你的资料,从这个案子里全部抹去了。”

    “家里的勤务兵也只知道当时是你父亲顾祥文来见过素素,两人去了书房密谈。”

    “顾祥文走后不久,勤务兵就听见你的哭喊声,上楼一看,才发现素素的书房门已经反锁了。”

    “他们怎么叫也叫不开门,才破门而入。”

    “……发现出事之后,赶紧给我和阿初打电话。”

    顾念之听得整颗心都紧缩起来,她捂着胸口着急地说:“……不会是我爸爸!真的不会是我爸爸!何上将你相信我!”

    “……我是想相信你,我曾经也是相信他不会这么做。”

    何承坚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他看得出来顾祥文几乎变态地暗恋秦素问,他曾经是不相信顾祥文会真的害秦素问。

    但是当他们去找顾祥文协助调查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逃之夭夭”。

    他走得那么井井有条,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得干干净净。

    他和秦瑶光两人合伙的实验室的所有资料都被销毁了,甚至连秦瑶光那些有关顾念之的资料也被销毁了。

    “……我们的调查显示,你父亲是非常有预谋地消失。”

    “你说,在这个时候,他又是最后一个见过素素的人,我们不怀疑他,还能怀疑谁?”

    顾念之拼命摇着头,“不会的!不会的!我父亲……”

    “你也别说了。”何承坚抬了抬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反正你父亲已经过世了,我就不再追究他的过错。”

    “可是……”何承坚的语气突然杀气腾腾,“如果还有证明表明,素素的猝死没有那么简单,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些把手伸太长的人!”

    顾念之深吸一口气,“何上将,我能出去了吗?我想静静。”

    “去吧。”何承坚也揉了揉太阳穴,“我也想静静。”

    ……

    顾念之推开何承坚的车门下车,一阵风吹来,大夏天的,她居然打了个寒战。

    霍绍恒回头见她出来了,但是一张小脸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他默不作声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带着她离开了何承坚的防弹专车。

    顾念之依偎在霍绍恒温暖的怀里,才感觉到勇气一点一滴回到她的身体里面。

    她拿出手机,摩挲了一会儿,回想着刚才何承坚说的话,心里突然一动,打通了何之初的电话。

    “何少?”

    何之初那边的声音很小,不知道在做什么,他压低声音“嗯”了一声。

    顾念之也小声说:“……我记得你去那边的时候,带了一个我小时候玩过的玩偶娃娃。”

    何之初愕然顾念之怎么突然说起这件事,想了一下,才点点头,“是带了,但是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何之初曾经还为此大发雷霆。

    但是那时候顾念之一点都不明白何之初为什么发脾气,只觉得他喜怒无常,像个神经病……

    可是现在,顾念之只希望自己是个神经病就好了。

    “……那个玩偶娃娃,真的是我小时候玩过的吗?”

    “嗯,是你的第一个玩偶娃娃,从你六岁就带在身边的。不过后来……你被带走,这个玩偶娃娃就在我这里。”

    摆在他的床头,他每天一睁眼就能看见。

    后来去了对面世界,他也带在身边,才逃过被“清洗”的命运。

    “太好了!”顾念之的嗓音陡然高昂。

    何之初:“……”

    “何少,那个玩偶娃娃,还在你那里吗?我的意思是,你带过来了吗?”

    顾念之的心怦怦直跳,生怕何之初说没有带过来,那可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了!

    幸好何之初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别扭地说:“……带过来了,你还要它做什么?”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1886章《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晚上八点有第二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