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06章 危机时刻(5)(第二、三更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06章 危机时刻(5)(第二、三更大章求月票)


    谢清影的手术很成功,就是手术后,打的麻药劲儿散了,她的肩膀火辣辣的疼起来生生把她给疼醒了。

    医生又给她开了专门的处方止痛药,才让她觉得好受些。

    躺在病床上,亢奋了一整天的谢清影在强力止痛药的作用下,终于困意袭来,想睡觉了。

    这时她病房的门却被人呼啦一下推开,一个瘦高的人影迅速掠到她的病床边上。

    谢清影的睫毛颤了颤,心里一阵紧缩,还以为那些绑匪不放过她,又跑到医院里来了。

    不过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个身材颀长,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

    看着有些眼熟。

    谢清影眨了眨眼,很快想起来,这是路氏集团的大股东路近。

    这人长相一般,平时不怎么说话,很低调的一个人。

    他怎么来这里了?

    谢清影努力从病床上坐起来,还没说话,路近已经劈头问道:“你请顾念之去你的公司,然后她被绑架了,你还能优哉游哉在这里睡大觉?!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谢清影:“……”

    这是哪里来的疯子?!

    谢清影脸色一下子变了。

    还以为是来探望她的伤势,原来是为了顾念之打抱不平了?

    谢清影忍了气,微微皱着眉头说:“路先生您怎么这么说话?念之失踪了,我也很难受。不过我也没办法,追贼是警察的事,我又受了伤,心有余而力不足。”

    路近的目光在谢清影肩膀上的绷带处停留了一瞬,轻哼一声:“你又没死,委屈个头!你赶快说,顾念之怎么样了,怎么会失踪?你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给我说清楚,不然我要你好看!”

    “你这阵子涨的那些粉,信不信我全给你清除了?”

    谢清影被路近的话气得激烈得咳嗽起来。

    “你和念之什么关系?要你关心她?”谢清影捂住胸口,冷冷地说:“该说的话,我已经对警方说了。我没有义务对你再说一遍,请出去,我要休息了。”

    “你管我和顾念之什么关系?她是我朋友,朋友出事了,我这个外人都心急火燎,你还能这么冷静,分得清警察和外人,我可以怀疑,是你跟人合谋,绑架了顾念之!”

    路近见谢清影不肯老老实实告诉他实情,也怒了,指责谢清影的鼻子痛斥。

    谢清影也怒了,不顾肩膀伤口撕裂的剧痛,大声说:“我跟人合谋?!我跟人合谋还几乎被人侵犯?!我跟人合谋还中了一枪?!——这位路先生,你说话过过脑子好不好?!”

    “我没过脑子?”路近两手握着拳,心里快急死了,“苦肉计知不知道?你被人侵犯了吗?你中枪死了吗?!——都没有吧!这就是苦肉计!”

    “你说不说?!不说我真的报警了。”路近拿出手机,故意刺激谢清影:“我作证,你跟人合谋,绑架了顾念之,因为她是你喜欢的男人最爱的女人,所以你心怀不满,想要她消失,所以跟人合谋绑架她!”

    这一番说说得在情在理,如果谢清影本人不是当事人,她几乎都要信了。

    这一刻,她甚至升起一股恐慌。

    何之初会不会也这么想?!

    刚才他的态度好像有些敷衍?

    谢清影按捺住难受和憋屈,深吸一口气,缓缓靠在病床上,声音低落地说:“你说话要讲证据。自始至终,是念之先联系我的,也是她要看那份爆料的原件,我本来说要给她看扫描件,她不肯。”

    “后来我才提议问她要不要去我公司。去了之后,我一直在开会,她在另一个房间看那份资料。”

    “再后来,我被人暗算,有人里应外合,把我抓起来,拷问念之躲在哪里。”

    “我一个字都没说,直到他们要……,念之看不下去了,才拔枪救了我……”

    路近听到这里,忙说:“然后呢?她救了你,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不赶紧找人来帮忙?!”

    “当时整栋大楼停电了,我们在十八楼,电梯都不能用。手机也没有信号,也没电。我本来还想着报警,但连报警器的电都没有了。”

    路近心下琢磨:停电、手机没信号,连手机的电也没有了,难道对方用了大功率榴弹磁暴枪?

    “……还有呢?”他继续追问谢清影。

    “还有,就是我被他们拖到念之藏身的房间,要对我施暴。”谢清影木着脸说,“念之阻止了他们,把他们全打死了。”

    “全打死了?!那念之人呢?!”路近提高了嗓音,“她怎么又失踪了?!”

    她用手捂住了脸,“念之救了我,我搬了桌子过来,让她从天花板的灯管凹槽区域跳下来,可是她刚跳下来,又有五个男人冲进来。”

    “这些人比之前那五个人凶残多了……”

    他们果断开枪,打中了谢清影,然后又迷晕了顾念之,将她带走了。

    谢清影说完,终于流下眼泪,“……念之到底惹了谁?那些人为什么会这么对她?”

    “还有五个人?!”路近这时明白,看来不是简单的绑架案,以谢清影的能量,后面这五个手段狠辣的绑匪,她是找不到的。

    听她的描述,对方这种身手,已经到了雇佣兵精英的层次,还是雇佣兵里特别凶残,擅长暗杀的那一类。

    应该给她无关。

    不过虽然如此,在路近心里,谢清影还是难逃其咎。

    因此他继续跟她胡搅蛮缠:“她惹了谁?她不就是惹了你?你是首相的侄女,谢家的女儿,她就是普普通通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女。你要是想她死,她能活过明天?”

    “我没有!”谢清影气得脸都白了,呼吸急促,心脏更是激烈跳动,快要休克了,“我是不喜欢她,但一码归一码!不喜欢一个人就要让她去死?谋杀是重罪!我还没这么丧心病狂!”

    “再说了,她跟我哪里有过节?她明明跟秦家更有过节!”

    谢清影说到这里,突然眯起双眸,“……你们路氏集团在其中又是什么角色?有人给我爆料,说你们借着网络安保公司的名义,偷偷给秦氏集团的内网装后门,还黑到别人的系统里下载内部财报文件。——为什么会突然把你们拖进来?”

    路近两手交握,骨节咔咔作响,“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你还不笨。”

    他没有再说了,转身推开门,旋风一样离开。

    他带来的两个人跟门神一样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去。

    路近走了之后,外面的护士才进来安慰谢清影,向她道歉有人私闯病房的事。

    谢清影却再也睡不着了。

    她琢磨着最近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正好她的父亲谢德昭推门进来,皱着眉头说:“刚才那人是谁?在电梯里气势汹汹,还一直瞪我。”

    谢清影:“……”

    “是一个高高瘦瘦,长相一般的男人吗?”

    “对,你怎么知道?”

    “那人是路氏集团的大股东,刚才还质问了我一顿。”

    谢清影苦笑道。

    可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质问她的内容却不是跟她的爆料有关,而是跟一个“普通朋友”有关,真是令人费解。

    谢清影在病床上搜寻。

    “找什么呢?”

    “找我的手机。”谢清影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好像一瞬间没电了。

    后来她被送到医院,应该没有人给她的手机充电吧?

    谢德昭拿出自己的手机,正好手机响了。

    他一看,递给谢清影,“是你妈咪。”

    谢清影的母亲顾恬最近在国外看画展,才刚刚得到消息,谢清影受伤了。

    谢清影忙接过手机:“妈咪,我没事。”

    电话那端,顾恬着急地说:“怎么会没事?你爸说了,枪伤!受了枪伤还会没事?!”

    “你等着,我马上买机票回国!”

    谢清影又安慰了她母亲几句话,才挂了电话。

    又对谢德昭说:“爸,我饿了,您能去给我买一份欧记的皮蛋瘦肉粥吗?”

    欧记的皮蛋瘦肉粥在四环,谢德昭去买,肯定要不少时间。

    将谢德昭支开,谢清影拨了何之初的电话。

    ……

    何之初先前从医院里出来,就来到军部的中央网络系统部,坐镇在那里,监控帝都的大小通道,随时接收即时消息。

    谢清影的电话打来的时候,他刚刚布置完全市大大小小的临检点。

    见是谢清影的电话,何之初还是划开电话接通了。

    “清影,什么事?”何之初清冷冷漠的嗓音从手机里传出来,还带着一丝沙哑。

    谢清影瞬间心软了,踌躇了一番,还是问道:“何少,念之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那些人会用这么大的阵仗对付她?她跟路氏集团是什么关系?”

    何之初:“……”

    谢清影凭着记者的直觉和口才追问道:“从我接到爆料,到我作为头条新闻发出来,引起路氏集团股票大跌,然后念之来找我,这一串串事件,是不是连续的?”

    “给我爆料的人,目的不是秦氏私立医院集团,也不是路氏集团,而是顾念之,对不对?!”

    “这个爆料的人,是不是就是幕后主使?!”

    “他跟念之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绑架她?”

    “念之有什么地方,值得对方不惜一切代价图谋?”

    何之初半天没有说话。

    凭心而论,谢清影这一次确实是池鱼之殃。

    而且她对他们的复杂情况一无所知,就像一个局外人,突然被拉入圈子,但是眼前还是跟罩了一层雾一般,看不清浮华表象下面的波涛暗涌。

    何之初有些歉疚地说:“你别管了,念之的事,我会处理。你好好养伤,别胡思乱想。”

    “这不是胡思乱想。”谢清影最恨何之初这种腔调。

    她现在看出来了,何之初还有很多事情瞒着她,还要怪她胡思乱想?!

    “你不告诉我,难道我自己不会查?”谢清影有些执拗地说,“再说我们之间是恋人关系,难道恋人之间不应该坦诚?何少,你对我还有什么顾虑?难道我会不站在你这边?”

    “你会吗?”何之初冷静下来,“你接到爆料,可是毫不犹豫爆了出来。”

    “……你这是在怨我?”谢清影心都凉了,果然让顾念之说中了。

    她深吸一口气,心里难受得紧,像是有人掐住她的脖子,把一块块小石子儿往她喉咙里填进去。

    胸口胃里都是沉甸甸的,肩膀上的伤口更疼了。

    谢清影微微喘息,眼圈都红了,“如果你早点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我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

    “我哪里知道路氏集团跟念之的关系这么密切!”

    “我哪里知道他们的目标其实是念之!——如果你早就知道,你就更应该提醒我,让我避开这些陷阱!”

    这些确实都怪不了她。

    可是他也不会事无巨细都跟谢清影说清楚,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何之初头疼揉了揉额角,“你现在知道了?这就够了。这一次别说我没提醒你,不要再管这件事。就算你是记者也不行。”

    “你会妨碍公务,影响我们对念之的营救。”

    “如果你还记得念之救了你一命,就高抬贵手,不要再企图用她炒新闻。”

    谢清影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何少,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没有原则,没有底线,连救命恩人都要拿来炒作的人吗?!——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职业操守和人品!”

    “我问你详情,只是希望知道真相,这样我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再说大家都知道,你现在跟我在一起,所以这一次对方连我都利用。”

    “你还要瞒着我,你觉得我是超人,能够洞悉每个事件背后不可告人的动机和阴谋吗?”、

    面对谢清影的质询,何之初无话可说。

    他看了看手表,“清影,你已经耽误了我救念之的十分钟。你的这些问题,能不能等念之平安回来之后,我再回答?”

    “在这期间,你能不能答应我,凡是跟念之有关的任何事,都不要报出来?”

    “好。”谢清影听了何之初的话,心情好了一些,她也只是需要自己喜欢的人一个简简单单的承诺而已。

    “我答应你,在念之被救回来之前,我不会报跟她有关的任何事,而且,我也会监督我那些同行,不许他们爆。”

    “嗯,你好好养伤,别那么辛苦。”何之初的语调也放缓了一些。

    放下电话,何之初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他忙了几乎一夜,可是快到天亮的时候,又一个消息传来。

    “何少!我们的实验室那边突然起火!灭火之后,秦瑶光不见了!”

    何之初抬起头,眼神阴冷地问:“你说什么?谁不见了?”

    “秦……秦瑶光!”他的生活秘书鼓起勇气说道,“本来她被绑在实验台上做实验,可是……可是隔壁的实验室突然起火,大家紧急疏散。”

    “等火警解除,实验人员回来之后,发现实验台上的秦瑶光已经不见了!”

    “我们的人迅速追查,结果发现有人趁着火警,从实验台上绑走了秦瑶光,往南面去了!”

    何之初狠狠一拳砸在面前的电脑控制台上,“秦霸业!肯定是秦霸业做的!——传我的命令,加快海陆空三面搜索,特别是往南去的车辆和行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秦霸业已经在他们的通缉名单之上,现在秦瑶光也上了他们的通缉名单。

    而顾念之,依然毫无消息。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二、三更:第1906章《危机时刻(5)》。

    月票月票,快到少将碗里来!

    今天也三更哦!

    ps:感谢扣扣阅读那边的亲“秋天的云”昨天打赏的一万阅点。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