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10章 风云际会(3)(第二、三更“麦唛爱蓝色”盟主+)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10章 风云际会(3)(第二、三更“麦唛爱蓝色”盟主+)


    那边给秦霸业打电话的人,正是他的侄子秦浩山。

    这些被抓起来的人,都跟秦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秦浩山作为秦霸业最看好的接班人,对这些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

    特别是秦霸业打算出国避风头,临走的时候,他把家里的情况更是给秦浩山交了底。

    结果秦浩山刚接手不久,就发现这些人全部被抓。

    这也太“巧合”了吧!

    电话里,秦浩山的声音不大,可能是信号不好的缘故,还有些断断续续。

    “伯父,如果是一个两个被抓,我觉得还挺正常。现在您交给我名单上的人,全部被抓!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当然不正常。

    跟秦家有利益关系的那些遍布在内阁和军部,甚至在议会里都有人……

    只是议会的人有豁免权,法院暂时无法批捕。

    但这些都是把柄。

    在议会换届的时候直接把这些事情通过媒体暴露出来,谁还选的上?

    等选不上了,法院的逮捕令自然就来了……

    秦霸业正在琢磨议会里面的事情,秦浩山又给了他当头一棒。

    “……还有议会里面您说的那几个议员,我刚刚得知,他们被限制出境了……”

    秦霸业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听到最后,他马上说:“行了,既然国内的一切都交给你,你自己斟酌着办,我电话挂了。以后不要再打这个电话,以防被追踪。”

    说完就利索的挂了电话,再次启动了电磁屏蔽。

    秦浩山这个电话本来是打不进来的。

    但是刚才秦霸业的人下车去探测消息的时候,收到了秦浩山的短信,约定了跟秦霸业通话的时间。

    秦霸业才暂时取消电磁屏蔽,给秦浩山打过去。

    他再次看了一眼停车场里的两辆车,脸色阴沉地说:“等天亮就走,直接去西伯利亚约定的地点。”

    他的房车比较扎眼,一直跟在苏联大使馆和那辆suv后面,说不定会引起警察的警惕。

    他带着这辆有夹层的房车,本来是为了中途劫人用的。

    现在他不敢了,就像是感觉到冬天降临的土拨鼠,恨不得直接钻到地底下去。

    ……

    顾念之一觉醒来,发现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

    她揉了揉眼睛,瞅见自己旁边的单人床上没有人。

    那个绑匪头目去哪儿了?

    她疑惑地坐了起来,拥被沉吟。

    正琢磨着,房间的门被人砰的一脚踹开。

    那绑匪头目脸色冷峻地说:“终于醒了?醒了就走,早饭时间已经过了。”

    顾念之的起床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

    她冷笑着说:“你是让我饿着肚子上车?”

    “……又不是没饿过。”那绑匪头目轻嗤一声,“只要没饿死,成功把你交给老板,我们就完事了。你饿不饿,不关我们的事。”

    顾念之瞪了他几眼,才掀开被子下床,去浴室洗脸刷牙。

    这几天在车上,什么都不方便,她觉得身上都馊了。

    可是她也不敢随便找个旅馆就洗澡。

    所以宁愿脏一点。

    刷牙洗脸就行了。

    从浴室出来,那绑匪头目拎着一袋冰牛奶和一瓶十八线小县城常见的八宝粥扔给她,面无表情地说:“穷乡僻壤,没有别的东西,凑合吃吧。”

    顾念之:“……”

    她接过牛奶和八宝粥,捧在手里,和绑匪头目一起走出房间。

    绑匪头目自然而然地握着她的胳膊,跟搀扶她一样,其实是禁锢,担心她跑了。

    顾念之下了楼,见这里空无一人,昨天那个老板娘都还没起床,心里有些泄气。

    她本来想叫“救命”来着,现在看来,她叫“救命”,只会打草惊蛇。

    霍绍恒和路近昨晚什么都没做,顾念之就明白了,他们应该是另有计划。

    她斜眼瞅着身边这个绑匪头目,说句心里话,她总觉得这人给她的感觉有些熟悉……

    默默地上了车,顾念之乖巧地坐在中间的位置上,低头啜饮着牛奶。

    绑匪头目见她不哭不闹,扯了扯嘴角,心想这姑娘也真是心大,这么配合,搞不好别人以为他们是同谋……

    汽车很快启动,第一个离开了这个小店的停车场,继续往北。

    路近坐在自己的房车里,耳朵里戴着接受信息的蓝牙耳麦。

    他昨天撞了那个绑匪头目一把,已经把一个小型监听器贴在他衣服上了。

    昨晚隔壁房间的一切情形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几乎一夜没睡,只静静地守护着顾念之。

    只要隔壁房间有任何异动,他都会不管不顾地冲进去。

    结果还好,隔壁房间一切安静正常,他甚至还听见顾念之跟那绑匪头目讨论游戏的声音。

    这个发现让他又好气,又好笑,发誓等事情了结之后,要好好练习“吃鸡”这个游戏,在女儿面前炫一手。

    女儿就是要富养,不能让那些臭小子的一些小伎俩就给哄跑了。

    比如说打游戏,他也会!

    他默默地看着顾念之上了车,又看着她坐的车离开,才启动房车,继续往前开。

    没过多久,霍绍恒他们也从小旅馆里走出来,上了苏联大使馆的车,也循着前面那辆车的方向开去。

    在车上,他习惯性地看着自己的手表。

    这手表其实是一个小型电脑,有很多功能。

    其中一个功能,就是观看视频。

    顾念之不知道的是,她这一路行来,霍绍恒和何之初,都能通过特殊渠道适时查看她的状况,确保她一切无恙。

    长方形手表屏幕上,顾念之在吃八宝粥,不时还气鼓鼓地瞪旁边一眼,就像被逗得不耐烦的小奶猫一样,举起肉肉的小爪,发出“我超凶”的信号。

    霍绍恒没有觉察自己的唇角已经翘了起来。

    他用手指摩挲着手表屏幕上顾念之的脸,恋恋不舍地关了屏幕,戴上蓝牙耳麦。

    这样他可以用一只蓝牙耳麦监听,不用一直盯着手机屏幕了。

    随后没过多久,他接到何之初的电话:“目标人物刚刚离开停车场。”

    原来秦霸业老奸巨猾,等这个停车场里的车都走光了,他才最后一个离开。

    霍绍恒没有在意,给何之初发了一条消息:【西伯利亚通古斯酒店见】。

    ……

    出国境之后,他们的行程就加快了。

    因为不用“躲避”不时出现的警察车队,不用绕小路影响速度。

    只用了两个白天加一夜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西伯利亚通古斯地区。

    这一路上,大家心情各异,很少有人欣赏沿途的美景。

    顾念之是例外。

    她看着这片土地,就想到了在那边世界,跟霍绍恒,还有那边的克格勃们一起渡过的那段紧张又刺激的日子。

    此时景物依旧,却物是人非。

    天色渐暗,远处的平林漠漠,像是苏联最浪漫主义画家库茵芝,画的那幅著名油画《白桦林》。

    她趴在车窗上,怅惘地看着窗外越来越近的原始森林,轻轻吁了一口气。

    绑匪头目意外地没有讥讽她,只是警惕地盯着四周的动静。

    就在下车之前,绑匪头目突然换到最后一排,伸出手,将一块湿纸巾掩上那人的脸。

    那个绑匪一直睡在那里,被这湿纸巾一盖脸,几乎一声不吭就歪了脑袋。

    绑匪头目又退了回来。

    车辆刚一停稳,绑匪头目突然往前排探出,两只胳膊猛地伸出,一左一右钳住前面那两个绑匪的脖颈,渐渐用力收紧。

    前排两个绑匪根本没有提防会有自己人对他们下手。

    条件反射之下,只能拼命去拉那人的胳膊。

    但是那人的胳膊跟铸铁一样,根本拉不动。

    眼看他的胳膊越收越紧,前排两个人蹬了两下腿,司机挥舞着胳膊,不小心碰到了方向盘上的喇叭。

    汽车发出几声急促的汽笛声,然后就哑了下去。

    顾念之眼睁睁看着变故突起,全身僵硬起来。

    这人要干嘛?

    不会把她也杀了吧?

    她紧张地往里蹭了蹭,几乎贴在车窗玻璃上了。

    然而那绑匪头目干掉车上另外三个绑匪之后,从容不迫地摁了几下喇叭,三长两短,像是在发信号。

    顾念之惊魂未定,就看见车门被人猛地拉开,霍绍恒的身影出现在车门前。

    顾念之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正在揉眼睛,霍绍恒已经一个箭步上了车,来到她身边,弯腰俯身将她一把抱了起来,低头在她唇上激烈亲吻。

    那绑匪头目微笑着看着他们,拍拍霍绍恒的肩膀,用俄语说:“霍先生,你的未婚妻完好无损。我办事,你放心。”

    霍绍恒刚才纯粹是情不自禁,任何自制力都无法让他控制自己。

    听见绑匪头目的话,他的自制力和隐忍才重新归位。

    顾念之紧紧攥着霍绍恒胸前的衣襟,颤抖着声音说:“……是你让他们绑架我?!”

    霍绍恒摇了摇头,低声说:“怎么会?不过是我的错,没有想到秦霸业这样丧心病狂,何少及时联络了彼得……这件事说来话长,等回去以后再说。”

    顾念之点了点头。

    霍绍恒回头看了看那个总是耷拉着眼皮的“绑匪头目”,伸出手,“谢谢你。”

    “绑匪头目”微笑着握住他的手。

    顾念之惊讶地看着他俩,“他就是真正的彼得?!”

    “绑匪头目”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你知道我?”

    顾念之微笑着眨了眨眼,跟打哑谜一样说:“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他是假的。”

    “绑匪头目”正是苏联克格勃远东局真正的远东王牌彼得。

    他从来不在人前出现,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只有两个人。

    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两个。

    彼得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保密局的人不靠谱,面上还得保持微笑,微微颔首说:“你们俩太聪明了,不过这件事,希望你们保密,就连何少和何上将,都不知道我是真正的彼得。”

    霍绍恒心想,何之初和何承坚未必不知道,只是不点破揭穿而已。

    不过霍绍恒什么都没说,点了点头,“我们当然不会说的。”

    他拉了顾念之的手,对彼得说:“我带她去酒店二楼房间,明天还要劳烦你带她出去。”

    “没问题。”彼得吹了一声口哨,似笑非笑地说:“那你可以不用再监控我了吧?”

    霍绍恒挑了挑眉,“我没监控你。”

    他说的是实话,他看的是顾念之而已。

    而且监控设备是何之初分享给他的,一切都跟他无关。

    顾念之:“……”

    霍绍恒将她带到通古斯酒店的二楼房间,她还以为他要留下来跟她温存一会儿。

    没想到房间门一推开,已经等在屋里的两个人都站了起来。

    一个高瘦颀长的身影迅速奔了过来。

    “念之!”

    顾念之抬头,看见是路远和路近两个人在房间里面。

    路近更是快步跑过来,脸上欣喜异常,像是遗失的珍宝又回到他的掌心。

    顾念之大喜过望,一头扎到路近怀里,“爸!您怎么比我们到的还早!”

    她在路上曾经暗暗关注过那辆大房车。

    不过后来在出国境前一个岔道口就分道扬镳了。

    他们走了小路出国境,那辆大房车继续在大路上狂奔。

    路近揉了揉她的头,“路老大比我到的还早。早知道,我就直接跟他坐飞机一起过来了。”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他不放心啊……

    所以还是自己一路跟着比较好。

    霍绍恒在门口微笑着看这“父女重逢”的惊喜,蓝牙耳麦里传来何之初的声音:“霍少,目标人物的车到了。”

    秦霸业这时才姗姗来迟。

    霍绍恒忙应了一声,对路远和路近说:“秦霸业来了,你们得藏好,至少得等明天我们再度启程,你们才能现身。”

    “好,没问题。”路远这时走了过来,拉着路近的胳膊,对顾念之和霍绍恒说:“我们先走了,就在隔壁房间。明天几点出发?”

    霍绍恒看了看手表,“……约定的时间是早上九点。但何上将还有事情要办,所以我们要七点到。”

    “七点到?到哪儿?约定九点?要干嘛?”

    顾念之好奇地看了看霍绍恒,又看了看路远。

    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再看看路近,他跟她是如出一辙的懵逼神情。

    好吧,顾念之摇了摇头,“我太累了,我得洗个澡,这几天都快馊了。不,已经馊了。”

    再想到刚才霍绍恒不顾一切地拥吻她,可她身上的气味……

    顾念之唰地一下脸红了,推着路近连声说:“你们快走快走!我要洗澡了!”

    霍绍恒侧身让路近和路远出去,自己却闪身进来,说:“我帮你测一下这里有没有监控和监听设备。”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二更和第三更:第1910章《风云际会(3)》。

    含打赏加更,为“麦唛爱蓝色”七月升盟主加更送到!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哦!!!

    今天也三更哦!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