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23章 一见钟情(第二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23章 一见钟情(第二更求月票)


    何之初忙走过去,单腿跪立在何承坚病床前,小心翼翼地说:“父亲,记忆没有了,我们可以帮您重新找回来。但如果您不治疗,等着您的,就不仅仅是失去记忆了。”

    路近点点头,干脆利落地说:“对,还有智商退化,以你的年纪,那就不仅是老年痴呆了。所以你为什么要拒绝?”

    何承坚两眼直视着临时病床上方的无影灯,坚定但又缓慢地说:“不,我的记忆,你没办法帮我找回来。”

    何之初闭了闭眼,默默地垂下头,但是后背依然挺得笔直,双肩也没有垮下去。

    顾念之心里有些不忍,但她也明白何承坚的意思。

    对于何承坚来说,跟秦素问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是他这辈子最珍视的记忆吧?

    在何之初出生之前,何承坚跟秦素问相识相恋的日子,何之初这个儿子又怎么会全都知道呢?

    “阿初,我跟你母亲认识的时候,是她上大学的第一天。”

    “我看见她的背影,觉得非常熟悉,还以为她是秦瑶光。”何承坚呵呵笑了一声,声音已经有点含糊不清了。

    “那时候我已经跟秦瑶光订了婚,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跟另一个人会有如此相似的背影。”

    “当她回头,我知道自己认错人了。可她对我大大方方地笑了笑,说:认错人了吧?没关系。”

    “她朝我挥了挥手,转身就走了。”

    “我居然就此心跳加快,着魔一般想再听她说说话。”

    “她的声音并不是最好听的,长的样貌也一般,可是她的举手投足,行事说话,看在我眼里,都非常合我的心意。”

    “我那时候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后来才知道,这就叫一见钟情。”

    何承坚沉浸在自己对往事的回忆里。

    房车的临时病房里静悄悄地,只有他说话的声音在回荡。

    “我找了各种机会去看她,制造各种机会跟她偶遇。”

    “学校的图书馆、餐厅、教室,我已经毕业了,在军中开始崭露头角,军衔已经升到中校,可我还是跟愣头小子一样,每天有空就去制造‘偶遇’。”

    “她那么聪明,早就知道了吧?”

    “但她什么都没说,见了我也只是随便寒暄两句,就跟普通朋友一样。”

    “直到那天她生日,我给她准备了一个小型的生日餐,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俩。”

    “蛋糕是我自己烤的,虽然烤糊了。”

    “各种海鲜都是水煮的,只要煮熟了就好。”

    “我从来没有做过饭菜,但为了她,我可以从头开始学。”

    “不过我没有天分,做的不好。所以我选择白水煮海鲜。”

    “因为海鲜本身就味道鲜美,用白水煮煮,再加一点点蘸酱,就很好吃了。”

    “她吃了一口我做的蛋糕,夹了一筷子我做的白水煮海鲜,笑着说我的‘暴殄天物’。”

    “然后她问我还有没有做蛋糕的材料。”

    “我说有,带她去厨房,看着她手脚麻利地做出了一个好看的生日蛋糕。”

    “那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生日蛋糕。”

    何承坚舔舔嘴唇,似乎在回味三十多年前那个美味的生日蛋糕。

    “……然后我跟她说,我喜欢她,想跟她在一起,跟她……结婚。”

    “她笑着捋捋头发,很清楚地说不行。”

    “她把她察觉到的蛛丝马迹说出来,最后说,你这人身份肯定不一般,你在我面前隐瞒身份,家里不是有老婆,就是有未婚妻或者女朋友。而她,不会跟我这种人在一起。”

    “我很惊讶她的敏锐,不过我在认识她不久,就跟秦瑶光退婚了。因为认识她,我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而我,不是专门看脸的肤浅男人。”

    “秦瑶光让我迷惑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承认,在看见秦瑶光的第一眼,我确实有心动的感觉,所以我同意跟她订婚,但那仅限于外貌上的惊艳和吸引。”

    何承坚说到这里,呵呵又笑了一声:“……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当时让我惊艳和动心的外貌,也是素素,并不是秦瑶光。”

    他叹了口气,“你能说我是不看外貌专门关注内涵的男人?好像也不是,但也不是只看外貌的肤浅男人。至少吸引我的外貌,自始至终,只有素素这一个。”

    顾念之心里无限酸楚。

    这是属于秦素问和何承坚的故事,她和父亲顾祥文,都是排除在外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她,并不是两个人相爱相知之后的结晶。

    顾念之忍不住走到黯然神伤的路近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路近也揽住了她瘦削的肩膀,抱得紧紧的,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牢牢地不肯松开。

    何承坚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就在那一天,我对她坦白了自己的身份,还说自己是曾经有过一个未婚妻,但是在认识她之后,就已经跟那个未婚妻解除婚约了。我问她,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追求的机会。”

    “她笑着点了点头,说,是真的退婚了吗?那就没关系了。”

    “她就是这样一个大气干脆,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她从来没有纠缠过我爱不爱以前的未婚妻这种问题,为秦瑶光打抱不平的人曾经去嘲讽过她。”

    “她说,就算以前爱过又怎么样?现在不爱了,就分手退婚,不是很合理?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强迫在一起?”

    “那些人说,何承坚今天喜欢你,以后还会喜欢别人,这种花花公子,别以为他会对你忠心一辈子。”

    “结果她一句话就把这些人噎了回去,她说,你们怎么就笃定我会一辈子喜欢他?”

    “这本来就是双向选择。我不喜欢他了,我可以分手。他不喜欢我了,也可以分手。——就这么简单。”

    “我听了她的话,吓坏了,天天担惊受怕,生怕我做得不好,她就要跟我分手。”

    “不说我从来没有爱过秦瑶光,就算喜欢过,那种喜欢,跟素素在一起的感觉,也是完全不同的。”

    “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让我着迷,而且经常处于患得患失中。”

    “所以我卯足了力气将她娶回家,又马上让她怀孕生子,我才稍微放下心来。”

    但这样的日子,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过下去。

    “……后来为了给阿初治病的事,我们开始争吵,有了分歧,她真是说到做到,打算跟我离婚。”

    虽然是说到离婚这么令人难受又难堪的事,但何承坚还是一副心向往之的样子。

    “我用尽了所有的方法,都不能让她回心转意,直到那一天……”何承坚扭头看向顾念之,“那一天,顾祥文把你送来,终于挽救了我们行将破裂的婚姻。”

    路近听到这里,简直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他忍不住捶胸顿足,懊悔地说:“我要再多等几天就好了!”

    可以说再等一天,他就不用把顾念之送进何家,他直接向秦素问求婚,然后他们一家三口就能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了……

    路近开始美滋滋脑补他们一家三口的美好日子。

    “你休想!”何承坚突然从病床上撑起来,厉声说道,脸上神色狰狞,“我绝对不会放手!我不会跟素素离婚!永远不会!”

    他叫的声音那么大,像是用尽了自己剩余的生命发出的呐喊。

    这一句话说完,他就倒在了病床上。

    临时病床周围的仪器发出刺耳的叫声,仪表盘上的数字也开始飞速跳跃。

    路近脸色遽变,“……他心跳停止了!”

    说着快步来到病床前,拿起心脏起搏器,开始电击何承坚的心脏部位。

    路近的行动迅速,手法准确,没过多久,何承坚的心跳又恢复了,但是比之前衰弱了很多。

    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何之初痛楚的面容。

    他对何之初无比愧疚,努力要抬起手,抚摸他的头,可是他却够不到何之初。

    路近说:“得马上找到抗病毒的药物,还有疫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也可以自己去研发疫苗和药物,可问题是,那是要花时间的。

    路近再聪明,也不可能一瞬间合成疫苗和药物。

    而秦霸业能把病毒藏在他的牙齿里,他自身肯定是有免疫力的,也就是说,他给自己注射过疫苗。

    真是太可惜了,如果秦霸业没有被炸得灰飞烟灭的话,可能何承坚获救的速度还要快一些。

    但看见何之初悲伤欲绝的样子,路近头一次有了“情商”这个东西,没有说出来往何之初的伤口上撒盐了。

    何之初猛地跳起来,抄起电话,打给自己留在帝都的人,怒吼道:“秦霸业的实验室搜怎么样了?!”

    “首长,找到了很多疫苗和药物,您打算如何处置?”

    “都给我送过来!找最快的专机!”何之初毫不犹豫地说。

    何承坚虚弱地摇了摇头,“阿初,不用了,我对不起你,我要去见你母亲了……”

    说着,他用了最后的力气,扯下了氧气面罩。

    刚刚被电击刺激得重新跳动的心脏迅速失去了足够氧气的供应,再一次停顿下来。

    锥心的刺痛从心脏部位蔓延,迅速扩展到四肢百骸,但是何承坚一点都不觉得难受。

    他平静地看着顾念之的方向,缓缓阖上了双眼。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1923章《一见钟情》。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今天两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