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39章 陪她睡到自然醒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39章 陪她睡到自然醒


    顾念之立即扭头去看旁边电磁炉上的水壶。

    不过霍绍恒的速度比她更快,已经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她身边,关了电磁炉,同时拎起了煮水壶。

    顾念之讪笑着缩了缩脖子,“……那个,一时没注意,忘了水开了。”

    路近也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你看这开水壶有自动报警装置……”

    霍绍恒瞥了这父女俩一眼,问顾念之:“茶杯呢?”

    顾念之忙指了指她刚才准备的盖碗茶杯,“在这边。”

    霍绍恒拎着水壶,手势娴熟地冲泡了四杯茶。

    顾念之不好意思地用托盘托出去。

    路远皱着眉头问路近,“你们刚才在干嘛?怎么水开了都不知道关火?”

    路近笑呵呵地说:“跟我姑娘说话,忘了水壶了。”

    “这也能忘?”路远摇了摇头,“行了,你们出来吧,以后你们父女俩不能同时待在有灶台的地方,实在太危险了。”

    路近想反驳,却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只好灰溜溜地跟在路远背后出来了。

    顾念之坐在霍绍恒身边,端起自己的盖碗茶杯吹了吹,没话找话地问:“霍少,你刚才跟路总聊什么呢?”

    霍绍恒横了她一眼,“我该问你在跟你父亲说什么呢?这么投入,水开了都不知道?”

    顾念之正想偎过去撒娇,眼角的余光瞥见路远和路近都走过来了,只好放弃,没好气地说:“跟我爸说他们住的地方呢,霍少,我想把顾嫣然在那里的房子买下来。”

    霍绍恒微怔,“……那不是已经在你名下了吗?怎么还要买?”

    顾念之摇了摇头,“那不是我的房子,那是小念之的。我不能占她的家产。”

    虽然她之前已经把这边顾家的绝大部分财产都上交国家了,但还是有一部分在她手里。

    光这部分房产、信托基金、股票、债券、古董和存款,就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

    顾嫣然名下的几套房子,在法院宣判之后,都“物归原主”,过户到顾念之名下。

    顾念之现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再拿着这笔钱,就坐卧不安了。

    霍绍恒明白了她的顾虑,他也不怎么在乎那些钱财,沉吟道:“应该的。可是你要怎么操作呢?”

    难道自己卖给自己?

    不管怎么说,另一个世界的秘密是不能公开的。

    顾念之的身世,可以有另一种说法,但绝对不能是来自对面世界。

    顾念之想了一会儿,烦躁地说:“不如这样,我先捐给慈善机构,再给一笔钱从慈善机构那里买下来。”

    霍绍恒笑着摇头,“你想的太复杂了。不如这样,你给你父亲一笔钱,让他把那套房子从你手里买下来。然后你再把这笔钱捐给你设立的慈善基金。”

    “好啊!这样也行!”顾念之高兴得点点头,“这样还是比较合情理。”

    总比自己卖给自己要说得通。

    路近忙说:“我怎么会要念之的钱?我可以去银行借……”

    “爸,您就别推辞了。就当是我借给您的,等您有钱了,再还给我。”顾念之笑得眉眼弯弯,做了个ok的手势,“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路近还想说什么,路远朝他摇了摇头,和蔼地说:“我还有点钱。刚才绍恒说,我母亲也给我留了一部分遗产,现在在他手里。他会转让到我名下。买房子的钱就我出。”

    路近眼珠转了转,说:“那这样,我们各买一套。我还是找念之借钱,买她那套。你就买顾嫣然那套。我听说这两套正好是楼上楼下。”

    “如果方便的话,两套房子中间可以找地方加个楼梯,这样变成复式两层楼的豪华套房!”

    顾念之咳嗽一声,朝路近挤挤眼睛,笑着说:“这样不好。爸,您还是跟路总一人一套,这样比较方便。再说都是电梯直接入户,一楼一层,你们互相串门也很方便。”

    路近会意,哈哈大笑说:“那好吧,我听我姑娘的,咱们就一人一层!”

    路远装作没有看见顾念之给路近使眼色,含笑道:“这样确实方便。不知道念之今天有没有空,带我们去看看房子?”

    顾念之站了起来,“没问题,咱们现在就去看。”

    她垂眸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霍绍恒,“霍少,那房子有人打扫吗?”

    一年不在这里,如果没人打扫的话,不知道有多少灰。

    霍绍恒淡笑着点了点头,“都有人打扫。”

    他扬手叫了阴世雄过来,说:“大雄,你带两位路先生去念之的那两套三环公寓看看,顺便带两位去办身份证,开银行账号,再买一些日常用品,还有衣服用具。”

    路远和路近什么都没带,两手空空来到这边。

    不过他们两人一点都不担心。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再说霍绍恒刚才已经把一张黑卡给路远了。

    随便花。

    顾念之其实也想跟过去,但是霍绍恒说了一句:“念之留下来,我有话要问你。”

    她就乖乖地留下来了。

    阴世雄笑着招呼路远和路近说:“两位跟我来,我刚打过电话,警局特事特办,今天会有专人帮两位办理身份证和户口。”

    这可不是一般的“特事特办”,这是季上将、龙议长和白首相三人联名指示的“特事特办”,务必要让路近先生拥有华夏国籍。

    路近还有些舍不得顾念之,想招呼她一起去,路远明白霍绍恒的意思,扯了路近一把,说:“你赶快把自己的房子收拾好了,给念之布置一个房间,她就能名正言顺跟你住了。”

    路近回过神,猛地点头,“好的好的!我马上去准备!”

    当务之急,他是要赚钱。

    到底是去炒股,还是去博彩,还是去买马呢?

    这几样是来钱最快的。

    以路近超强的计算能力,这些都不在话下。

    路远啼笑皆非地摇摇头,说:“你还用着急?等你收拾好房子,把你的磁暴枪图纸打印一份出来,先申请专利,然后卖给军部,你就在家里坐着数钱吧。”

    路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啊?还要申请专利?我本来打算当见面礼送给他们……”

    “那可不行。”路远跟他并排走着,轻描淡写地说:“白送的东西没有人会珍惜。而且一开始就白送,开了一个不好的头,难道你还指望以后的产品能收到钱?”

    “……不会吧?”路近眨了眨眼,“你不是跟他们关系挺好的?再说霍绍恒还是他们的头儿啊……”

    “永远不要用利益考验别人,不管这个别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路远意味深长地说,“做生意银钱两讫比较好。而且不能让他们觉得好东西来得太容易。虽然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我并不想整个军部因为有了你这个外挂,就失去自我创新能力。”

    归根到底,军部必须有自己的人才梯队计划,才能保持蓬勃向上的活力。

    像路近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天才,他宁愿让他做老师,教会大家思考的方法。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路近在生意上确实不如路远灵光,本来在那边的路氏集团,路远也是生意上的主要决策者。

    路近是大股东,但是只管产品质量,不做企业管理,也不管销售。

    “那我都听你的。”路近毫不犹豫地说,“等收拾好了房子,我就把那个磁暴枪的图纸打印出来,不过第一份图纸,我不会给他们最好配置,而是初级配置。”

    “这还差不多。”路远满意地点点头,“只有一步一步来,才不会揠苗助长。”

    ……

    送路远、路近和阴世雄出门之后,顾念之惴惴不安地跟着霍绍恒上了二楼。

    推开霍绍恒套房的门,顾念之垂着头,心里一直在揣测,霍绍恒到底要问她什么。

    霍绍恒回手关了门,见她这幅样子,立刻明白她刚才跟路近在书房的茶水间里肯定说了什么话,她才露出这幅心虚的样子。

    其实顾念之的神情已经很镇定了,不是特别了解她的人,一般不会看出来。

    可霍绍恒将她带大,对她的情绪变化了如指掌。

    “怎么了?有什么秘密不能告诉我?”霍绍恒抬起顾念之的下颌,大拇指顺势在她丰润饱满的菱角唇上点了点。

    顾念之像只小猫咪一样眯了眯眼,伸出细巧的舌尖,舔了舔霍绍恒的拇指指肚。

    刹那间有电流从他指间淌过,霍绍恒条件反射般松了手。

    但很快又再次握紧顾念之的下颌抬了起来。

    他垂首和她靠得很近,一呼一吸中,他特有的气息,断断续续扑在顾念之面上。

    顾念之很喜欢霍绍恒的味道,凛冽的男人味中带着一丝黑松的清逸甘爽,就像他的人,稳如大山,挺如松柏。

    顾念之星眸微张,偎在霍绍恒怀里,被他包裹得紧紧的,密不透风,她感觉很安全。

    每个人爱情的由来都是不一样的,顾念之知道,自己爱情的开端,就是从这种极度安全感中来的。

    她以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霍绍恒这么迷恋,她明明没有经历过艰难险阻,为什么还那么渴求安全感?

    后来她知道,这种深入骨髓对安全感的渴求,原来是来自幼年那几年非人的遭遇……

    虽然她那些年的记忆已经没有了,但是这种对安全感的渴求,已经无可磨灭。

    她甚至可以想象,当年那个小小的自己躲在桌子底下,躲在没有光芒的黑暗中的时候,心里最渴求的,就是有人能够对她伸出双臂,将她从黑暗中抱出来吧?

    到了她父亲将她送到这边世界,她被绑在那辆起火的汽车里的时候,是霍绍恒向她伸出双臂,将她救了出来。

    而后的日子里,也是他给予她全方位的保护,给了她绝对的安全感。

    顾念之想到此处,忍不住贴霍绍恒贴的更紧了。

    她柔软的身体线条跟霍绍恒刚硬的身躯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霍绍恒抱着她,踏踏实实地抱着她,这种感觉,跟在那边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

    唯独到了这里,他才觉得,顾念之是完完全全属于他了。

    她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

    “……念之,给我……”他徐缓地说着,手下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迅速将她打横抱进了卧室。

    ……

    从白天,缱绻到黑夜。

    又从黑夜,婉转到朝阳初升。

    两颗相爱的心毫无距离地重叠在一起,不知疲倦地体会着彼此的爱意。

    他是前所未有的温柔,而她,却是前所未有的急切。

    两个人除了去浴室洗漱,就连吃饭,都是在床上吃的。

    第二天早上,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在卧室地板上的时候,霍绍恒睁开了眼睛。

    他有一瞬间的怔忡,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感。

    手边一动,他下意识抓住了顾念之的手。

    扭头看见她还沉沉睡在他枕边,顿时清醒过来,惴惴的心彻底踏实下来。

    她和他终于回家了。

    他的手捏的有些用力,顾念之在睡梦中皱了皱眉头,哼哼两声。

    霍绍恒看得有趣,干脆侧身过来,凑到她脸上亲了一下。

    他亲得很快,双唇在她面上一触即分,比蜻蜓点水还要轻缓。

    顾念之当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连哼都没有哼了。

    她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枕间,霍绍恒将她的头发往耳朵后面捋了捋,露出她娇俏的小脸,双颊上还有没有散去的红晕。

    霍绍恒的目光从她殷红的唇瓣,渐渐移到她高挺的鼻梁,大大的眼睛紧闭,只看见两排鸦翅般青黑的长睫像是小扇子。

    他还记得昨晚他把她欺负得很了,那长睫下滚落的晶莹泪滴。

    再看一眼,她微凹的眼窝上,两道眉毛似乎有些凌乱。

    顾念之的眉型很好看,是非常悠远淡雅的远山眉,但有段时间没有修剪过了,自然的眉型虽然不变,不过有些眉毛好像出界了。

    霍绍恒用指肚给她顺毛。

    顾念之舒服极了,在睡梦中嗯了一声。

    抬手揉了揉眉毛,将两道眉毛转眼间又给揉乱了。

    霍绍恒好笑地看着她,等她又睡过去了,霍绍恒伸了个懒腰,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划开刷了起来。

    顾念之突然动了一下,凑过来,也不睁眼睛,嘴里嘟嘟哝哝嘀咕两句,抱住了霍绍恒的胳膊,枕在自己胳膊底下。

    霍绍恒本来打算起床的,这下也起不了了。

    不过他也没着急,季上将给他放了一个月的假,他有足够的时间陪着顾念之,等她睡到自然醒。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939章《陪她睡到自然醒》。

    提醒大家推荐票哦~~~

    ps:感谢“吾愛堂”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三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