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41章 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41章 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顾念之红着脸偷偷朝“我男人”三个字啐了一口,摩挲了几下手机屏幕,再去看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谁会知道她这个电话号码给她打电话呢?

    她才刚回来啊,连阴世雄和赵良泽都不知道她这个电话号码。

    而对面世界的何之初,如果是他打电话,必须要用量子通信仪,而量子通信仪打过来的号码显示出来的都是无效号码。

    所以想来想去,她断定这不是路近就是路远的新号码。

    昨天阴世雄带他们俩去办身份证和户口,还有买家常用品。

    对他们来说,手机和电脑肯定是不可或缺的。

    路近有自己特制的手机,但那是私人手机,只有少数近亲好友才知道号码,肯定还要另外买一个手机,做公事用。

    所以这个号码,应该就是路近,或者路远新买手机的号码。

    顾念之想起来自己也得再弄一个手机,过几天就要去议会上院上班了,她得准备起来。

    精神一振,顾念之马上拨打那个陌生号码。

    那边有人接了电话,果然是路近。

    他笑着说:“念之你醒了?这两天休息好了吗?我这边的房子刚刚找人装修,过两个月你就可以住进来了。”

    “好啊好啊!”顾念之高兴地点头,“那这两个月您住哪里?是住路总家吗?”

    路近有些赧然,又有些高兴,捂着手机四下看了一眼,见路远不在屋里,忙小声说:“……路老大的房子也在装修。”

    顾念之:“……”

    “那你们俩住哪儿啊?要不要还是住到霍少这里来?”顾念之着急了,“如果不想住到这边,我在四环那边还有一套小公寓,不过比三环的公寓小一点,但是住两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那套公寓是顾念之用自己赚的钱买的二手房,比三环那套高档小区的精装修套房当然要便宜多了。

    路近愣了一下,“念之你这么多房子?看来你在这边过得真是不错。”

    他心里是高兴的,但还是免不了有些酸溜溜。

    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和他一样对自己女儿好的人,他……服了。

    顾念之笑得心满意足,“是啊,爸,谢谢您送我过来,不过我最爱的还是老爸!mua!”

    她对着手机响亮地亲了一口。

    路近得意洋洋地说:“那是自然!爸爸一定是对你最好哒!不会被某人比下去!”

    顾念之:“……”

    这种攀比心理可不能鼓励。

    她不动声色转移话题,继续问:“爸,那你们怎么办?我给你们送钥匙过去?”

    “哦,不用了不用了……”路近忙摇头,笑着小声说:“你千万别说你还有房子……路老大这个不要脸的直接找了宋女士,说我们俩房子装修,没有地方住,腆着脸住到宋女士家了!”

    顾念之:“!!!”

    路总真男人!

    该出手时就出手,我看好你!

    顾念之笑得趴倒在床上,两条细长白皙的小腿翘起来在半空中晃悠,一边说:“那好吧,希望路总这一次能心愿得偿!”

    不过笑过之后,顾念之又想起来,问道:“……可是爸您也跟着住进去了?”

    “是啊,宋女士的这套房子很大,比你和顾嫣然那套都大,楼上楼下,四个卧室,四个浴室,还有书房、客厅、餐厅、游戏室,是复式套房。”

    路近兴高采烈的说,“想不到这边的科学家也这么有钱!”

    顾念之:“……”

    宋女士是一个一心做科研的人,而且一辈子都在国家实验室,专利发明据说也都属于实验室,没有在她个人名下。

    这种人怎么会有很多钱?

    十有是霍绍恒暗中替宋女士买的房子。

    顾念之没有不高兴,反而很感动。

    她爱上的这个男人,总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将自己身边的人都照顾得好好的,却从来不张扬。

    比起那些做了一分,就恨不得对人夸耀十分的虚伪男,霍绍恒可以说是男人中的典范了。

    年少无知情窦初开的青春期,她也曾经沉迷在那些总裁小言文里。

    那种文里的很多男主,都是对所有人恶劣,只对女主一个人好。

    霍绍恒为了了解青少年心理问题,也曾经抓起她的书看过几本。

    看了之后,他没说什么,但是安排了他们军部最好的心理医生,有国外名校学位和医生执照的那种大牛,专门给她上课。

    课题就是用心理学架构分析总裁小言文里的男主性格特征,帮助青少年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可怜的顾念之那时候才十四五岁,刚刚通过了大学考试,得以提前学习大学课程。

    她的大一大二是在特别行动司c城总部上的,专门的教授,特制的教材,只教她一个人。

    结果那心理学专家把这些总裁小言文里的男主分门别类分析之后,得出结论。

    那就是,这种小说里,百分之九十五的男主类型,都属于偏执型反社会人格。

    顾念之清楚记得那心理学大牛在课堂说:“这种男主性格在书里看着挺美好,但是现实中,有这种性格的人在感情上都很极端,属于有心理问题的人,也是潜在的家暴男。”

    “如果遇到这种男人,应该劝他马上看心理医生,然后有多远,跑多远,千万不能沾染上。”

    “小姑娘谈恋爱有幻想很正常,但是不要认为这种男人才有真爱。”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男人因为性格偏激,出社会之后,一般跟同事老板都搞不好关系,事业发展不会顺遂。”

    “就算家里有矿,败光也是分分钟的事。”

    顾念之当时听得一愣一愣的,可怜她青春期的小鸟还没展开梦想的翅膀,就被霍绍恒啪叽一声给折断了。

    她从此无法直视总裁小言文里那些男主,并且把这番话牢牢记在心里。

    受霍绍恒影响,她喜欢欣赏的都是那种有大爱的人,不管男人女人,有大爱才品行正直,才值得做朋友,甚至托付终身。

    而这种好男人,现在已经是她丈夫了。

    顾念之心里甜丝丝的,笑着问:“……爸,您真的要做电灯泡吗?路总好不容易才登堂入室啊……““……你以为我不懂?!”路近“切”了一声,“我本来说我去跟我姑娘住,可路老大不同意,说他一个人住到宋女士家里会惹人非议,但是跟我一起住进去就不一样了,大家只会夸宋女士乐于助人,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顾念之:“……”

    好你个路总!

    居然对宋女士也耍手段!

    顾念之撇了撇嘴,小声嘀咕:“……想得这么周到,路总就没想过,宋女士也和别人一样,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哈哈哈哈……”路近笑得直打跌,“我也这么说!他这样啊,纯粹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他越是八面玲珑,人家就越是不会多想。就算有一点点好感,见他这样撇清,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自作多情!”

    顾念之:“……”

    “爸,您这么懂,说起男女感情一套一套的,您怎么……当初没有去追我母亲?”

    顾念之说到秦素问,还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她是“非婚生子女”。

    路近的笑声戛然而止,沉默下来。

    顾念之以为自己问到路近的伤心事了,正暗暗后悔,想要岔开话题的时候,路近说话了。

    他的声音已经很平静,波澜不惊。

    “……不是我不想追,而是我不能追。”

    顾念之的嘴张成圆圆的o型,“为什么不能?!”

    “因为她的处境一直很危险,那时候我不够强大,保护不了她……”路近很坦然地说。

    “当我发现何承坚看上她,我理智分析过,这是对她最好的保护。如果她能跟何承坚在一起,秦家就不敢对她动手了。”

    顾念之的心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嗓音闷闷地:“……可是她最后还是没有逃脱秦家的毒手。”

    路近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长。

    不过顾念之没有再转移话题了,她等着路近给她答案。

    过了好一会儿,路近的声音像是从远处的旷野里传来,声音飘忽而辽远。

    他说:“……但是,秦家至少不敢用别的粗暴手段对付她。”

    “在何家和何承坚的保护下,她平平稳稳活到四十。”

    “如果没有何家,她可能二十不到就会死于非命。”

    顾念之心里一沉,“您是说,秦家一直企图谋杀我母亲?”

    “那是肯定的。”路近站在窗口前,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长吁一口气,说:“我那时候的能力家世都不足以跟秦家对抗,对她的保护,也一直是暗地里的小打小闹。”

    “随着秦家的耐心用罄,他们的手段也升级了。”

    “那一年,素问去了帝都上大学,我跟了过去,打算跟她商量一下对抗秦家的办法。”

    “就在那天,我在校园的人群中遇到何承坚。”

    “亲眼看见他认错了人……”

    顾念之抿了抿唇。

    也许从秦素问那个转身开始,一切都注定了。

    “……不过没关系。我能接受这个结果。”路近闷闷地说,“只有何家才能让秦家忌惮,不敢再对素问下手。”

    “后来素问跟何承坚在一起,从恋爱到结婚,秦家都只能吃哑巴亏。秦瑶光连闹都不敢闹,还要忍气吞声装大度。”

    路近呵呵笑了一声,“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处心积虑那么多年,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一切走回正轨。”

    顾念之听了,不知怎么回事,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是,有了何家的保护,秦素问确实平平稳稳活下来了,再不用担心别人会暗中谋害她。

    可是自从顾念之出生之后,秦素问就再次置身于不知名的危险中。

    顾念之幽幽地说:“……如果没有我,秦家是不是绝对不可能再次谋害秦素问大律师?”

    路近愣了一下,忙不迭地摇头,“念之,你千万别把别人的错揽在自己身上。你记住,你才是受害者。跟你母亲一样,你们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你别忘了,秦瑶光给你的玩偶娃娃上感染的病毒,主要目的本来是要对付你的……”路近很是不忍地说,“她在测试你的基因抗病毒能力……”

    “素问后来先天性心脏病加重,完全是池鱼之殃。”

    这些事情,在对面世界的法庭上,通过偷录的秦瑶光秘密实验室的视频,已经揭露出来了。

    可顾念之心情还是不好,所幸路近不在她面前,看不见她,所以她强忍着哽咽,若无其事地说:“爸,我知道了,我要去洗澡。您吃午饭了吗?”

    路近没有听出来顾念之的异样情绪,他很高兴顾念之转移话题了,忙说:“还没有。路老大在厨房做饭,做完还要我给宋女士送过去。我要去收拾一下送饭的保温盒,好了,不跟你聊了,记得有空过来玩!”

    顾念之点了点头,挂了电话,回去自己房间的浴室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哭完之后,发现眼睛都红肿了,拿眼膜敷了半天,又抹上眼部遮瑕,才算遮掩过去了。

    做完这些,她才仔细检查自己那些瓶瓶罐罐护肤品和化妆品。

    还好,都在保质期内,霍绍恒给她的东西都打理得挺好的,过期的都扔了,还给她补过一次货。

    待到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来,霍绍恒跟她说早午饭做好了,让她去树屋,顾念之的心情才好了起来。

    换上洗白做旧的水磨蓝紧身小裤腿牛仔裤,白色板鞋,上身松松垮垮套了一件莫兰迪粉的针织套头衫,头发扎成丸子头,一身青春气息地往树屋走去。

    除了从她的卧室可以进树屋,树屋还有一个木梯,可以从一楼的院子里走木梯上来。

    霍绍恒就是从一楼直接过来的。

    顾念之进了树屋,看见里面被收拾得整整齐齐。

    被褥放在靠墙的几个防水木纹箱子里。

    树屋铺着实木地板,刷了防水清漆。

    地板上放着一张长方形的矮几,上面摆着白瓷碗盘,还有一个竹制蒸笼,冒着热气,香味扑面而来。

    顾念之刚揭开蒸笼闻了一下,突然听见树下好像传来几声响亮的狗叫声。

    顾念之:“……”

    她挪到树屋门边,从青绿色的树叶缝隙里探头看去。

    一只小小的短腿柯基狗仰着头看着她的方向,正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在地上又跳又叫。

    “阿柯!你是来见麻麻的吗?!”顾念之惊喜地招手,差一点从树屋里掉下去。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941章《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月票可以留着月底再投,但是推荐票一定要每天投啊啊啊

    ps:昨天的两首原创诗,看章节末尾作者的话。

    我把那一段话放到今天章节末尾作者的话里,整段都放进去了。

    再ps:俺微博发了一个调查,看看多少亲愿意买上将大人的实体书,大家有微博的,帮忙去评论点赞转发吧。

    俺的微博号:作者寒武记。欢迎粉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