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42章 口嫌体正直


    汪!汪!汪!

    短腿小阿柯听见了自己熟悉的声音,叫得更欢了。

    顾念之拨开树枝,眼看着小阿柯蹦蹦跳跳地上了木梯,往她的树屋上爬来了。

    一到树屋门口,小阿柯就欢快地冲进顾念之怀里,将她撞了个满怀。

    顾念之被它撞倒在树屋的地板上,笑得花枝乱颤。

    霍绍恒见小阿柯开始伸舌头舔顾念之的脸,淡定地咳嗽了一声。

    一听见就这个声音,小阿柯立刻条件反射般从顾念之身上跳起来,端端正正蹲坐在霍绍恒面前,表情严肃地看着他,但是身后的小尾巴却悄悄地左右甩了起来。

    顾念之:“……”

    臭阿柯!

    见了拔拔就忘了麻麻!

    霍绍恒抬手叩叩面前的小矮几,对顾念之说:“快来吃,你还不饿吗?”

    “饿!怎么不饿?!我饿得能吃下小阿柯!”顾念之笑着揉了揉短腿小阿柯的狗脑袋。

    小阿柯依然定定地看着霍绍恒,不敢再对顾念之撒娇耍赖了。

    顾念之奇道:“咦?它怎么这么听你话?是我这一年不在?可是你大部分时间,也不在啊……”

    霍绍恒勾了勾唇角,“它不是一般的柯基狗,它现在是军犬柯基。”

    顾念之:“……”

    “真的让它做军犬?!它怎么上战场?是要靠它萌死敌人吗?”

    顾念之狐疑问道,她上下打量着这支来自俄罗斯的萌萌哒短腿小柯基狗,实在看不出它有哪一点配得上“军犬”这个名称。

    在顾念之心里,军犬都是威风凛凛高大健壮凶悍狠辣的。

    霍绍恒伸手挠挠小阿柯的下巴,说了一句:“下去。”

    阿柯便如离弦之箭一样冲出树屋,往木梯上蹬蹬蹬爬下去了。

    顾念之探头出去,只来得及看见它一摇一摇小屁股上面竖着的小尾巴。

    “……还真听你话。”顾念之悻悻地说,低头开始吃她的早午餐。

    霍绍恒坐在她背后,将她几乎整个人拢在怀里,淡笑着说:“你要给我生个儿子,我保证他一定听你话。”

    顾念之:“……”

    装作没有听见,但是吃着烧麦的唇角却越翘越高,甚至影响了咀嚼。

    霍绍恒亲亲她的脸,“……一股烧麦味儿。”

    “那就不亲啊……”顾念之翻了半个白眼,“再说我还没找你收钱呢,还敢嫌弃我的烧麦。”

    “亲你一下也要给钱?”

    “亲我不用给钱,但是你闻到我的烧麦味,四舍五入就等于吃到我的烧麦,不要钱的啊?”顾念之又津津有味地夹了一个烧麦放到嘴里。

    真好次!

    猪肉肥瘦相间,和虾肉的鲜味又是不同,再加上剁成碎粒的竹笋,三者的配合简直完美。

    顾念之吃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恨不得发出唔唔的声音表示自己的满足感。

    霍绍恒看她吃得有趣,也夹了一个烧麦,送到顾念之面前,说:“张嘴。”

    顾念之咽下自己嘴里的烧麦,张口咬住了送到嘴边的烧麦,可是霍绍恒却只浅浅地往前送了一半,就倏然低头,咬住了另一半。

    一个烧麦都能有多大?

    两个人一咬,双唇就不由自主贴合在一起。

    顾念之忙用力咬断自己那一半烧麦,咽了下去,皱着眉头说:“你这是干嘛?为什么要跟我抢?这样吃多不卫生?”

    霍绍恒低沉地笑,“我又没嫌弃你?”

    “我还嫌弃你呢!”顾念之用纸巾擦了擦嘴。

    霍绍恒靠在树屋的屋壁上,曲着长腿,悠闲地说:“就当是提前演习结婚典礼了。”

    顾念之:“……”

    “……结婚典礼上有吃烧麦这个环节?”她眨了眨眼,一时没有跟上霍绍恒的脑回路。

    霍绍恒不动声色,团起拳头凑到自己唇边咳嗽一声,说:“……传统节目,咬苹果。”

    顾念之:“……”

    “老土死了。”顾念之虽然嘴里嫌弃,唇角却高高地翘了起来,真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

    吃完一顿丰盛的早午饭,顾念之心满意足地靠坐在树屋的大枕头上,想把小阿柯叫上来消个食。

    霍绍恒说:“你还是下去吧。你的树屋里是可以睡人的,阿柯上来弄脏了,你自己打扫。”

    顾念之懒病发作了,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下去跟阿柯玩。

    她从树屋的木梯上下到前院,一直端端正正坐在树屋下面草地上的小阿柯顿时欢快地跳了起来。

    可惜腿太短,跳得再高也直到顾念之的膝盖。

    顾念之笑得弯下腰,揉了揉小阿柯的狗脑袋,小声说:“小阿柯,我们出去逛逛怎样?”

    她在特别行动司总部这里逛一圈是没有问题的。

    再说她的仇敌都已伏法,她不用再提心吊胆,天天担心有人要她的命了。

    短腿小柯基狗跟朝她摇了摇尾巴,然后跳了起来,在半空中轻轻巧巧转身,往院门口跑去。

    顾念之眼前一亮,这是听懂她的话了!

    她跟在小阿柯后面走了出去。

    顾念之人高腿长,小阿柯四条小短腿哒哒哒哒跑得不亦乐乎,但是顾念之只要快走几步就追上了,笑得顾念之快岔气了。

    幸亏小阿柯不是人,不知道人类的笑声有多种涵义。

    它只知道把主人逗笑了,就是自己尽到责任了。

    因此更是撒着欢儿地在顾念之前后左右跑来跑去。

    顾念之跟小阿柯玩了一会儿,想到她说要给马琦琦打电话的,结果都过去一天一夜了,她这电话还没打。

    因此她一边追着小阿柯的尾巴,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马琦琦的号码。

    现在刚刚是中午时分,马琦琦应该是吃午饭时间,可以接电话,不会打搅到她工作。

    顾念之握着手机等了一会儿,才听见那边传来接通的声音,“……您好,请问你是哪位?”

    时隔一年,又听见马琦琦清脆靓丽的嗓音,顾念之差一点又哽咽了。

    她深吸一口气,“……琦琦……”

    那边的马琦琦听见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半天没有回过神,“……你是……念之?!念之!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顾念之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连连点头,“是我是我!琦琦你还记得我啊!”

    “你都回来一两天了,今天才给我打电话!”马琦琦好像在一个很嘈杂的地方,她叫了一会儿,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继续说话。

    “念之!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你想怎么罚就怎么罚!我认罚!”顾念之握着手机笑得很开心。

    一人一狗从林荫小道上小跑过来,顾念之一边打电话,一边低头看着脚边绕来绕去的小阿柯,陡然听见一声汽车刹车的嗤啦声,吓得惊出一身冷汗。

    她急忙停下脚步,整个人差一点都要扑在刚好拐弯过来的车前盖上。

    车里的人也吓得几乎心脏都停止跳动了。

    两人面对面愣愣地看了一会儿,顾念之才高兴地大叫一声:“陈列!好久不见!你就想谋杀我啊!”

    坐在车里方向盘后面的人那个看上去更圆了的人,正是军部总医院的国手神医陈列。

    他胖胖的额头上全是汗,真被顾念之刚才吓死了。

    看见陈列,顾念之心里一动,对电话那边的马琦琦说:“琦琦,你在哪儿?我现在来看你可以吗?”

    马琦琦听见顾念之在那边大叫了,她跟阴世雄结婚之后,跟陈列、赵良泽这些人也很熟悉,闻言忙说:“你刚才怎么了?是陈列吗?”

    顾念之点了点头,“你快告诉我地址,陈哥有车,我开他车去看你。”说着绕到陈列车门旁边,敲了敲车窗,“陈哥,开门。”

    陈列手脚都软了,瘫坐在驾驶座上,苦笑着对顾念之说:“你等会儿,我缓一缓再开门。”

    隔着车窗,顾念之听不见陈列说话,但大致猜出什么意思了。

    她对陈列做了个鬼脸,“陈哥胆儿这么小啊?”

    就在她脚边,小阿柯蹲坐得端端正正。

    顾念之让马琦琦给她发了地址坐标过来。

    顾念之一看,居然是在帝都的cbd商圈,两人说好一会儿见,就挂了电话。

    等陈列歇过来了,刚一打开车门,小阿柯就嗷地一声叫,一跃而起,呲着小白牙,朝陈列扑了过去!

    咬着陈列的衣领怎么也甩不脱。

    顾念之扶着车门再次笑得腰疼,她笑够了,才说:“阿柯,一边儿去,我来开车。”

    小阿柯这才放过陈列,跳到隔壁副驾驶的位置上,警惕地看着陈列。

    陈列朝小阿柯挥了挥拳头,“你这只傻狗!再咬我就不给你吃肉了!”

    顾念之推了推陈列,“陈哥你下来,我要用车。”

    陈列忙说:“我听说你回来了,是专程从c城来看你的,你要干嘛?”

    顾念之笑着说:“我跟琦琦约好了去见她,陈哥正好有车,借用一下,顺便逛一逛。”

    她看一眼四周的景色,感慨地说:“我都一年多没有在这里逛过了。”

    虽然那边世界和这边世界大同小异,但是就是这“小异”,将两边世界彻底区分开了。

    从道理上说,那边世界才是顾念之的家,但是她在那边找不到家的感觉。

    陈列见她说得可怜兮兮地,心立刻就软了,忙说:“没问题,你来开。马琦琦在哪里?远吗?”

    又问:“我跟你一起去。霍少知道你出来了吗?”

    顾念之的眼睛眨得很快,笑着说:“……应该知道吧?琦琦不远,就在cbd那边,估计是从写字楼出来吃午饭。”

    “你啊你,让我说什么好……”陈列感叹着,拿起手机给霍绍恒打了个电话。

    “霍少,我陈列啊,念之要跟我去cbd那边看马琦琦,跟你说一声哈!”

    霍绍恒回到树屋就没看见顾念之的身影,问了门口的警卫员才知道她带着阿柯出去遛弯了。

    这是在特别行动司的总部驻地,是他的地盘,霍绍恒一点都不担心顾念之的安全问题。

    因此他回自己房间打开电脑处理了一会儿邮件。

    虽然季上将给他放了一个月假,但是他有空还是会查一查邮件。

    接到陈列的电话,霍绍恒手里转着笔,默然了一会儿,说:“你们在哪儿?”

    “就是在驻地林荫小道的拐角。”陈列有些心虚地说着,不敢说刚才他差一点把顾念之给撞了……

    他的车技不太好,平时自己开没问题,但是遇到复杂的路况,他都会特别小心。

    今天是太着急了,结果就差一点出车祸。

    霍绍恒关了电脑,“等着,我马上过来。”

    他拿起自己的军装外套,匆匆忙忙走了出去,很快来到陈列的车前。

    顾念之坐在方向盘后,看见霍绍恒居然来了,很是惊讶地朝他招手:“霍少!你怎么来了?”

    霍绍恒看了一眼坐在顾念之旁边副驾驶位置上的陈列,不客气地说:“陈列你坐到后面去。”

    陈列哪里敢不从?

    撅着嘴,一脸不高兴地抱着小阿柯从那边车门下去。

    小阿柯朝霍绍恒叫了两声,被霍绍恒看了一眼之后就老老实实躲到陈列怀里去了。

    霍绍恒又对顾念之说:“你坐那边,我来开车。”

    顾念之手痒,央求道:“霍少,我来开不行吗?我就开一下下!”

    霍绍恒挑了挑眉,“你都没驾照,怎么开?”

    顾念之张了张嘴,刚想说“我有驾照”,马上醒悟过来,一来她的驾照还在霍绍恒的官邸里,二来她那个驾照是对面世界的驾照!

    这个世界的驾照,在一年前她被掳走的时候,扔在三环公寓的客厅了……

    “想起来了吧?”霍绍恒指着副驾驶位置,“过去。”

    顾念之只好挪到副驾驶位置上。

    霍绍恒上了车,绑好安全带,问她:“想去哪儿?”

    顾念之以手支颐,靠在车窗边上,悻悻地说:“去看琦琦啊,我说好给她打电话,结果一直没打……”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神飘忽,不敢跟霍绍恒对视。

    霍绍恒知道她脸皮薄,想到这两天的旖旎,十分餍足地笑了,心情很好地说:“地址发给我,我送你过去。”

    顾念之垂眸将马琦琦刚才发给她的地址分享给了霍绍恒。

    霍绍恒开车比顾念之更厉害,cbd离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也不太远。

    中午时分,帝都的马路上没有堵车。

    他们一路顺畅,只花了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

    顾念之推开车门下车,一眼看见高挑的马琦琦穿着一身烟灰色职业套裙,站在一家酒店门前朝她挥手。

    顾念之笑了起来,正要跑过去,一个穿着茄子紫职业套裙的女子一边打电话,一边急匆匆走上台阶,正好撞到台阶上的马琦琦。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942章《口嫌体正直》。

    月票可以留着月底再投,但是推荐票一定要每天投啊啊啊

    ps:俺微博发了一个调查,看看多少亲愿意买上将大人的实体书,大家有微博的,帮忙去评论点赞转发吧。特别是点赞和转发数量多,俺才有动力去争取啊

    俺的微博号在下面作者的话里。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