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章 你一定要来


    春日的午后,阳光明媚,和风吹拂。

    顾念之裹着薄羊毛毯,蜷卧在风雅小区c座顶层28楼公寓飘窗前的欧式红丝绒长沙发上午睡。

    静悄悄的屋里,突然传来一阵叮铃铃的手机铃声。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烟花易冷的歌声响起,唤醒了午睡的顾念之。

    她怔了怔,不想接电话,依然闭着眼睛,懒洋洋一动不动地躺着。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手机铃声持续不断地响起来,打电话的人似乎十分执着,反复拨打着她的电话。

    顾念之没法装睡了,只好伸出手指懒洋洋地滑开手机,“喂”了一声。

    手机的另一端传来冯宜喜甜美的声音:“念之,你今晚一定要来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今天又是我的生日,明天咱们一起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复试,都是大喜事!”

    顾念之笑着道:“我记得呢,你们家在德馨小区是吧?”

    风雅小区都是公寓楼,而德馨小区都是别墅群。

    顾念之虽然平时住在风雅小区的顶楼公寓,但是她的监护人霍绍恒在德馨小区正好有一幢空置的别墅,所以这个宴会地点对她来说很方便。

    “是啊,我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吧。”冯宜喜站在别墅阳台的遮阳伞下,眼望着湛蓝的天空,莹白的耳垂上夹着一支小小的贝壳粉的无线耳机。

    殷红的樱桃小嘴里冒出一串串迷死人不偿命的甜言蜜语,和她脸上扭曲狰狞的神情却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

    冯宜嗔捧着一杯卡布奇诺站在她对面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她挂了电话,才颇不赞同地摇摇头:“宜喜,你真的要这样吗?顾念之……也没惹着你吧?”

    “她没惹着我?!”冯宜喜冷笑,甩手就走,“姐,你不会那么天真吧?!在她转到我们大学之前,我是我们系里的第一名!我是系花!可自从她来了之后,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凭什么?!一个孤女而已,也来装白富美!”

    冯宜嗔放下手中的卡布奇诺,跟着冯宜喜走进屋子,姐妹两个站在落地长窗前窃窃私语。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心有不甘,可是顾念之父母双亡,连亲戚都没有,平时靠奖学金和打工过日子,跟我们不能比的,你就不能忍一忍?”

    “我以前都忍了,忍了两年!但是这一次我不能忍。”冯宜喜声音压得极低,她伸出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梨形镶嵌的黄钻戒指,顶端有个小小的凸起。

    她脸上泛起神秘而自得的笑意:“看,是表哥给我弄来的,今天晚上只要往顾念之身上扎一下,她就不再是我们系的明日之星,而是未来的网红——爱情动作片之星了!十八岁就出道,我这个花了百万元准备的生日晚宴也算对得起她了……”

    冯宜嗔用手掩住嘴,杏眸圆睁,“不会吧?你这是什么东西?”

    “哼,何止是这个……”冯宜喜缩回左手,朝落地长窗外的草坪扬扬下颌,“我还花大价钱,准备了最高清的针孔视频摄像机。到时候拍成视频放到网络上,法律系女大学生np淫|乱纪实……嘻嘻嘻,再卖到国外的av网站,说不定我还能小小的发笔横财!”

    冯宜嗔的眉梢跳了跳,担心地道:“妹妹,别玩大了。万一她想不开去报警……咱们家可怎么办?爸的公司就要上市了,你别在这个节骨眼上惹事。”

    “呵呵,她怎么敢报警?表哥说,这戒指里的东西,一丁点就花了他一百来万,是从日本国来的好东西,能让烈女变荡|妇,太监变猛男,没人能够抵挡得住。我今儿让表哥把他的那些狐朋狗友都带来了,好好尝尝鲜!”

    冯宜喜挥了挥左手,中指上的黄色钻戒反射出落地长窗外的夕阳,映出一道虹冕,“到时候看视频你就知道了,是她不要脸地主动拉男人干|她,还想告我们?没门儿!”

    冯宜嗔眯了眯眼,踌躇了半天,还是委婉地劝道:“让她得点儿教训就行了,不用太过份。如果她就是要告呢?去医院查一下血……”

    “姐姐,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明天就是研究生复试!她考研分数第一,我第二,但是b大法律系的何之初教授只收一个人!”冯宜喜狠狠发誓,描画精致的小脸上粉底都要脱落了,“我不能放过这次机会!——再说表哥说了,这东西的效果就是二十四小时。二十四小时之后,什么都查不到!而且她也什么都不记得!”

    ……

    傍晚,华灯初上,德馨小区靠街区的一座别墅大厅里摆了几张长桌,桌上放着本地最大的饭店送来的美食美酒。

    大厅落地长窗的红木八仙过海屏风背后,坐着一支乐队,悠扬的乐声从屏风后传来,闲适中带着优雅。

    整间大厅布置得极为富丽堂皇,以金色调为主,暗金色墙纸,淡金色梳化,贴金描彩的欧式桌椅,在水晶吊灯下熠熠生辉。

    大厅里的客人,特别是女宾们个个又穿得花枝招展,一眼看进去,简直眼睛都要闪瞎了。

    金碧辉煌花团锦簇的逼格无人能及!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整个c城上层大概有一半有钱人都在这里。

    今天是冯家小女儿冯宜喜的二十二岁生日。

    冯家在c城算是后起之秀,不过生意扩张得很快,据说马上要上市了。

    一上市,冯家就腾笼换鸟,跻身富豪的阶层了。

    所以冯家的请帖,来捧场的人很多。

    顾念之来到德馨小区,换好晚礼服,拿着冯宜喜专门送给她的请帖,一个人从小路来到冯家的别墅宴会厅门口。

    喧嚣的大厅突然安静下来。

    大家只看见一个身穿蓝紫色欧根纱斜肩长裙晚礼服的女子站在门口。

    她极白,是真正的肌肤胜雪,吹弹得破,细细的脖颈,甚至能够看见脖子上青色的血管。

    蓝紫色欧根纱长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形,身体露得不多,只有一双手臂和半个肩膀在外头,但是衬着蓬蓬的蓝紫色欧根纱,就如紫地里生出来的嫩藕,娇得恨不得让人捧在手心里反复摩挲。

    顾念之微笑着往人群中扫了一眼。

    梅夏文忙走了过来,对她伸出手,“念之,你终于来了。”

    “班长早就到了?”顾念之对他俏皮地点点头,“宜喜在哪里?我还没有恭喜她呢。”

    “她在那边,我带你过去。”梅夏文一边走,一边上下打量顾念之,赞道:“你这身晚礼服真好看。”

    他一直知道顾念之是个美人,但是稍稍打扮就美到这种程度,还是让他有些茫然。

    ※※※※※※※※※

    开新书了,这一次是现言,从来没写过,亲们多多鼓励支持。另外,求个收藏和推荐票。o(n_n)o~。

    。

    。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