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45章 背后有人


    窦爱言好像在旁边等了一会儿了,此时身形一晃,抢先一步走到红马甲侍应生前面,来到郭惠宁身边,低声笑着说:“算了,惠宁,都是我不好,我就开了个玩笑,说这边风景独好,可惜被人占了。”

    “其实是我们说迟了些,既然是洪少给的座位,就算了,洪少到底是老板,郭小姐你也不得不给他几分面子啊哈哈哈哈……”

    她说着“没关系”,可是话里的意思却让郭惠宁十分不舒服。

    这个酒店是她未婚夫打理的,是洪家产业之一。

    她是洪氏企业法律部门的总监,现在又在筹备洪氏企业上市的事。

    为了今天的饭局,她都准备了好几天了,只是当时没有用这个保留座,而是订的别的位置。

    没想到今天开始吃饭的时候,她请的投行朋友居然说这边靠后窗的风景更好。

    她想着这个位置是保留座,应该没有人预订,马上一口答应他们可以过去坐。

    结果发现经常几个月没有人坐的保留座,偏偏今天有人坐!

    而且是被洪子奇当人情送出去了!

    郭惠宁心里不高兴,不过看对方快吃完了,也就罢了,只等他们让座,她就带自己约的投行朋友一起过来。

    更没想到的是,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专门找茬。

    她见洪子奇看重的那个“发小”并不在这里,只有那人的三个跟班,她也不怎么客气了。

    易馨妍和窦爱言都过来了,郭惠宁的面子更不能丢。

    “没事。”她头也不回地说,“反正他们快吃完了。”

    “谁说我们快吃完了?”顾念之敲了敲面前的玫瑰牛奶燕窝瓷碗,“你没看见我只吃了甜品?”

    “一般吃甜品,是吃完主菜之后才用的。你都吃甜品了,难道还说没吃完?”蓝马甲侍应生愤愤不平地说。

    “可是我就喜欢先吃甜品,再吃主菜。难道我先吃甜品违法了?”顾念之跟这种人斗嘴,颇有些胜之不武的感觉。

    蓝马甲侍应生也是伶牙俐齿,马上说:“是不违法,可是吃西餐没这个规矩。”

    言下之意,就是顾念之是土包子,不知道吃西餐的规矩。

    “吃西餐的规矩?”顾念之更好笑了,“小姐啊,你搞搞清楚,我们只是吃一顿工作午餐,不是需要正装出席的晚宴。你现在跟我说不合规矩,那打断客人用餐,将客人赶出位置,又是哪门子的规矩?”

    窦爱言见两人都要吵起来了,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揶揄郭惠宁:“……惠宁,听说这里是你未婚夫打理的家族产业?你不常来这里吧?”

    意思就是,这个酒店的人对她这个未来老板娘不给面子,份量不够……

    郭惠宁沉下脸,对顾念之说:“这位小姐,我已经都说清楚了,这张桌子是酒店的保留座,酒店管理层拥有全部解释权。现在我希望你能腾出位置,不然的话,真的要我叫安保人员来请你们出去吗?”

    “请啊。你今天不请安保人员过来,我还真不出去了。”顾念之眼神轻凝,朝站在窦爱言背后的红马甲侍应生招了招手,“你过来啊,我还要点菜。”

    “对不起。我们酒店不欢迎你,请你出去。”郭惠宁火了,从顾念之手里一把夺过菜单,“请自重!”

    “我怎么就不自重了?你们打开门做生意,难道还要我们客人上赶着捧着你?”顾念之站了起来,顺手夺过那个蓝马甲侍应生的手机,“我警告过你,你这是在侵犯我的个人隐私。我不同意拍摄,你就不能拍!”

    郭惠宁也是学法律的,跟顾念之、马琦琦都是b大法律系毕业生,算是校友。

    顾念之这话一说,郭惠宁扯了扯嘴角,说:“你这是在公共场合,并没有隐私权。她完全可以拍你。相反,你抢她手机,却是侵犯了她的财产权。——这位小姐,不要企图跟我讲法律,你还是赶紧收拾东西走人比较好。”

    她高傲地抬起手,“再不走,这顿饭就该你们自己付钱了。”

    顾念之也笑了,她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眯着眼睛打量了郭惠宁一番,说:“你确定我不能跟你讲法律?”

    “你听清楚了,传统隐私权的概念里,公共场合确实不存在合法的隐私权益。”

    “但是,随着法律的发展,法学界和司法已经认可公共场合的合法隐私权。”

    “一个人并不因为置身在公共场合,就自动将自己的一切行为公开化。”

    “套用我们现在的情况,就是我虽然在你酒店吃饭,跟你发生争执,而她要拍视频放上网,我却明确表示反对,那么她就是未经我们同意,企图把我们的行为公开化。这是违法的。”

    “可是我们酒店也有监控!你能说监控拍下来的也是非法的?!”蓝马甲侍应生有些心虚,“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你们酒店的监控如果是合法安装,当然不违法。可是如果你们酒店把拍下来的监控未经当事人允许放到网上,又或者提供给执法机关以外的人,那就是违法。”

    “你以为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查酒店监控?你有法院传票吗?你有律师要求吗?”

    “至于你的手机,里面拍有侵犯我隐私权的东西,是证据之一,我把你的手机拿过来,是正当防卫。我要报警,等警察来了,我把手机交给他删除里面侵犯我个人隐私权的内容。”

    蓝马甲侍应生一听要报警,更加着急了,忙说:“我删!我删还不行吗?!”

    易馨妍在旁边听了,忙打圆场赞赏地说:“想不到这位小姐这么精通法律,请问你是做什么的?”

    马琦琦骄傲地拍拍顾念之的肩膀说:“我们都是b大法律系毕业的,她还是大律师呢!跟我们讲法律,掂掂自己的份量吧!”

    “哦?你们也是b大法律系毕业的?”易馨妍笑了起来,“这可是巧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她拍了拍郭惠宁的肩膀,“郭小姐也是b大法律系毕业的高材生,是你们的学姐。这位窦小姐,也是b大法律系毕业的。”

    窦爱言其实认识顾念之,也认识马琦琦,但是现在却装不认识一样。

    她不挑明,顾念之和马琦琦也懒得理她。

    郭惠宁脸色铁青,极力维持着自己的风度,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敢不敢,后生可畏,我们这些老人,只能甘拜下风。”

    “郭小姐是个实在人。”顾念之笑容满面地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做人呢,有自知之明是最好的。——你说是吧,领班小姐?”

    最后那句话,她却是对着那个蓝马甲侍应生说的。

    红马甲侍应生见这边要闹大了,心里害怕担责任,忙悄悄退了一步,用通话器跟洪子奇联系上了,小声说:“洪少,您今天要的位置,郭小姐来了,也要那个位置,正在叫那桌的客人让座呢……”

    洪子奇正跟霍绍恒和薛靖江喝酒,闻言顿时尴尬地笑了笑,说:“是吗?你跟惠宁说,让她给我个面子,回头我一定好好谢她。”

    红马甲侍应生这才走到郭惠宁身边,大着胆子说:“郭小姐,洪少刚才说,请您多多包涵,他回头再谢您。”

    郭惠宁脸上这才缓和下来,强笑着说:“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好好说话不行吗?动不动就搬法条出来,别人还以为我们b大法律系就是这样夸夸其谈,仗势欺人的人。”

    说完转身就要走。

    顾念之沉下脸,“你站住。谁不好好说话了?谁先搬出法条夸夸其谈仗势欺人的?你今天不说清楚,这个黑锅我可不背。”

    郭惠宁停住脚步,心里一阵狂怒,手都在发抖了,但她都这样了,洪子奇还不肯让这几个人把座位还回来,大概这些人的后台确实非常硬。

    想到这里,郭惠宁眼圈都红了。

    她辛苦打拼十几年,为洪氏企业尽心尽力,可还是比不上这些有后台的人一句话。

    她倏然转身,看着顾念之,冷冷地说:“这个位置是保留座,酒店管理层本来就有优先权。可你们抢位置在先,羞辱我在后,真是仗着自己背后有人,就为所欲为?”

    “不敢不敢。”顾念之微微欠身,“我们只是来吃饭的顾客,你们的位置有没有人订,跟我们没有关系。”

    “位置不是我们自己找的,是你们老板让我们坐在这里的。”

    “你说酒店管理层有优先权,可是管理层也分三六九等,你老板的等级比你高,那优先权总要高一等吧?”

    “所以这明明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决定,你为什么说是对你的羞辱?”

    “再说我只是觉得你直接叫我们让座,太无理了。你应该去找你们老板,叫他把座位让出来。”

    “只要洪少说一句话,我马上走,这辈子都不踏进你们洪氏酒店半步。”

    顾念之抱着胳膊坐了下来,再次问那个红马甲侍应生:“我说要点菜,你们酒店做不做生意啊?!”

    红马甲侍应生硬着头皮上前,结结巴巴地说:“您……您要点什么?”

    “你……你……你欺人太甚!”郭惠宁的脸色发白,手里紧紧抓着她心爱的爱马仕铂金包,手背青筋直露,显然她正处于狂怒之中。

    顾念之翻了个白眼,“我就要点个菜而已,怎么就欺人太甚了?郭小姐,你的神经未免也太敏感了。”

    马琦琦跟着嗤笑,四十五度望天,“你不听话乖乖让座,又不愿意送脸给她打,当然欺人太甚了。念之,不是我说你,你有时候啊,说话实在是太犀利了!一般人根本受不了你的真心话!”

    顾念之本来还想跟着数落几句,可是见郭惠宁眼圈都红了,一副受了奇耻大辱的样子,突然觉得没意思了。

    不过是吃顿饭而已,再好吃有霍少做得好吃?更别说路总了。

    顾念之将菜单往桌上一放,沉下脸说:“好了,你赢了,今天这顿饭我不吃了。”

    她从座位里走出来,往酒店大堂餐厅里看了一眼,冷冷地说:“从今往后,我不会踏入洪氏酒店半步。”说完,快步离去。

    马琦琦忙道:“等等我!我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

    陈列见顾念之和马琦琦都走了,有点遗憾地站起来,对那红马甲侍应生说:“我刚才点了玫瑰牛奶燕窝,可是我现在没法吃了。请你把那道菜送到二楼包间,给我的小阿柯吃。——记好了,一定要给小阿柯。”

    红马甲侍应生局促不安地点点头,“好的,先生。”

    陈列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手,看着依然气得胸脯不断起伏的郭惠宁摇了摇头,“郭小姐,你这闲气争的,可是亏大发了。”

    扔掉餐巾纸,陈列也往外走去。

    窦爱言突然笑道:“咦?他们没付账,怎么就走了?难道还真的要惠宁给付账吗?他们也真不客气呢……”

    红马甲侍应生小声说:“……洪少的朋友早就说记在他账上。”

    “朋友?哪个朋友?”郭惠宁心里的不安更严重了,“洪少的发小我都认识,你说是哪一个?”

    “……呃,郭小姐,我对洪少的发小不熟悉,您如果想知道是谁,可以自己去二楼包间看看。”红马甲侍应生的头都快低到胸前了。

    郭惠宁的脸色阴晴不定,有些拿不定主意。

    窦爱言见状,自告奋勇地说:“惠宁,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如果真是弄错了,赶紧道歉还来得及。”

    郭惠宁点了点头,“好,爱言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易馨妍含笑后退一步,说:“那我回去等着了,我的朋友还在那边。”

    郭惠宁忙说:“易小姐得罪了,我去去就回。”

    “两位请便。”易馨妍让开一步,眼神淡淡地看着郭惠宁和窦爱言往电梯走去。

    这两人往二楼包间走去的时候,顾念之已经来到酒店外面的停车场,给霍绍恒打电话说:“霍少,我们要走了,你把车钥匙给我们送来好不好?”

    霍绍恒一愣,“这么快就吃完了?”

    “吃什么啊?吃了一肚子气!”顾念之不悦地说,“总之以后我再也不踏进洪氏酒店半步!”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945章《背后有人》。

    月票可以留着月底再投,但是推荐票一定要每天投啊啊啊~~~

    ps:提前上传的。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