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46章 恃弱凌强 (求推荐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46章 恃弱凌强 (求推荐票)


    “吃个饭而已,谁会给你气受?”霍绍恒一点都不掩饰自己诧异的神情和语气。

    洪子奇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张比较长的小白脸顿时涨得通红,支支吾吾地说:“可能是有些误会,我去看看。”

    霍绍恒也站了起来,淡淡地说:“不用了,我是来陪我未婚妻的,她不吃了,我也没必要留下。——告辞。”

    他对着洪子奇随意点了点头,又对一旁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薛靖江礼貌地说:“靖江,我们就不用客气了,有空再联络。”

    薛靖江知道霍绍恒工作的性质,所以从来不会问他去干嘛,更不会主动打听他的行踪。

    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问候一声,时机凑巧就一起聚一聚,平时都是霍绍恒联络他,他是联系不到霍绍恒的。

    今天霍绍恒找他要洪氏酒店的订座,他才大喜过望,赶紧跑来见他一面。

    见霍绍恒也要走,他忙跟着站起来,说:“是不是有人不小心,得罪了霍少夫人?谁这么大胆子?!霍少你别急,我帮霍少夫人出这口气!”

    他对霍绍恒的关注比洪子奇多多了,自然知道霍绍恒和顾念之在俄罗斯订婚的消息,也看见了由俄罗斯总统普辛主持的订婚仪式。

    霍绍恒淡笑一声,“不用了,只是一顿饭而已。以后不吃就行了。”

    他对洪氏酒店完全没有留余地,再说这种商家,也不值得他留余地。

    他的念之从来不是无理取闹之人,现在能发狠说出这种话,不知道在洪氏酒店受到多大委屈。

    霍绍恒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但其实跟顾念之一样,也把洪氏酒店划入了“永不踏入”的名单范畴。

    霍绍恒轻声打了个唿哨,带着短腿小柯基狗阿柯迅速离去。

    洪子奇跑步都没有追上霍绍恒的脚步。

    薛靖江见状,叫住他说:“不用追了,还是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洪子奇脸色阴沉无比,他握着拳头,怒气冲冲来到一楼大堂。

    那个穿着红马甲的侍应生正要上楼,迎面遇到洪子奇,忙小跑着上前,轻声说:“洪少,那三位客人走了,跟郭小姐闹得很不愉快。”

    “走了?!你为什么不拦住他们?!”洪子奇瞪了这个红马甲侍应生一眼,“我不是说了要好好招待他们?!”

    “我知道,可是郭小姐……”红马甲侍应生苦笑一声,知道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但没办法,做底层打工仔就是这样动辄得咎。

    她低着头不再说话。

    洪子奇哼了一声,“带我去见郭小姐,我要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敢撒谎,看我怎么整治你!”

    他不会只听这个侍应生的一面之词。

    红马甲侍应生一声不吭地带着洪子奇回到后窗那个靠窗的位置。

    顾念之他们走后,郭惠宁一不做二不休,立刻就叫了投行的那三个人过来一起吃饭了。

    四个人正好把位置坐得满满的。

    洪子奇他们到的时候,这三女一男不知道说到什么高兴的事,欢歌笑语声不绝于耳。

    洪子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两手插在裤兜里,缓步走了过去,说:“打扰了,我能跟惠宁说句话吗?”

    郭惠宁抬头看见洪子奇面色不善地站在她面前,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笑语盈盈地说:“子奇来了,来,我跟你介绍一下。”

    她站了起来,指着桌上另外三个人说:“这是易馨妍,凯雷投资有限公司环太平洋地区首席分析师。”

    “这是窦爱言,凯雷投资有限公司亚洲法务部门的实习生。”她顿了顿,又微笑着说:“窦小姐的父亲以前是首相。”

    至于窦首相因为跟日本人勾结锒铛入狱的事,她绝口不提。

    可薛靖江不能不提。

    他发现窦爱言在这里,非常意外。

    “……窦首相?是不是那个跟日本人勾结,企图扰乱大选的窦首相?”薛靖江轻描淡写地说,“我记得那个窦首相已经进监狱了。怎么这也成了炫耀的资本?”

    窦爱言大怒,猛然扭头回身,看见说话的居然是薛靖江。

    满肚子的怒气一下子卡壳了,堵在身体里不上不下,就像一堆黑火药濒临爆炸的临界点,但却突然被浇了盆凉水,腾起冲天的黑烟,只能荼毒自己。

    她是认识薛靖江的。

    她父亲还是首相的时候,薛家跟他们家还是有人情往来的。

    只是她跟薛靖江不是很熟,她姐姐窦卿言跟薛靖江他们曾经经常在一起玩。

    想起自己的姐姐,窦爱言眼底闪过一丝狠辣。

    她不会跟她姐姐一样,死得无声无息!

    薛靖江瞥见窦爱言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就跟开了颜料铺似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俱全,甚是有趣。

    他微微躬身,“窦二小姐,你不是从b大法律系退学了?难道后来出国留学了?”

    窦爱言还没想清楚要怎么说,郭惠宁已经抢着说:“窦首相是犯了错,可是我们这个社会不兴连坐。窦首相犯的错,跟窦爱言无关。”

    “窦爱言从b大法律系退学之后,就去了英国牛津大学,在那里继续自己的本科学位,现在是大四,在凯雷投资有限公司做实习生。基本上已经内定是凯雷投资有限公司法务部的实习律师。”

    郭惠宁趁机又介绍他们饭桌上唯一的男性,“这是凯雷投资有限公司的贾先生。贾先生是证券承销部门的副总监,也是我们洪氏集团这一次上市的主要联络人。”

    “最后说,凯雷投资有限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投资证券分销商,我们洪氏集团经过几轮挑选,才选中跟凯雷投资有限公司合作。”

    洪子奇容色稍霁,对贾先生点点头,说:“您好,公司的事,有劳您了。”

    “好说好说,在商言商,洪氏集团确实是优质资产,值得上市,给股民更多的福利。”贾先生打着官腔哈哈笑道。

    寒暄几句之后,洪子奇就把郭惠宁叫到大堂另一边的小办公室里,关上门,才问道:“惠宁,今天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两位红蓝马甲侍应生,以及像是看热闹的闲人薛靖江。

    郭惠宁脸上有些不自在,咳嗽一声,说:“要不我们去里面的屋子详谈?”

    她这是不想在员工和薛靖江面前丢面子。

    洪子奇却不同意,昂头说:“就在这里说,方便你们对质。”

    “我不会只信一面之词。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口供互相应证。”

    郭惠宁扯了扯嘴角。

    还口供?

    这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懂法律了?

    不过洪子奇可以不给她面子,她却不能不给洪子奇面子。

    她无法说出自己的真心话。

    尴尬了一会儿,郭惠宁说:“其实也没什么严重的事。就是我今天请外面那三个投行朋友吃饭,其中一个说这边的风景好,我就想起来我们在这边有保留座,便带他们过来了。”

    洪子奇看了一眼那红马甲侍应生,说:“她没跟你说,这保留座我已经安排给别人了?”

    红马甲侍应生忙说:“洪少,我说过了。我专门跟她说的。”

    她不敢直指郭惠宁,而是看向蓝马甲侍应生。

    事实上,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蓝马甲侍应生过来让顾念之他们让座的。

    洪子奇朝蓝马甲侍应生抬了抬下颌,“你说,怎么回事?你不是知道我这个座位已经给人了?”

    蓝马甲侍应生慌了,她也不知道那座上的几个人气性这么大……

    忙推脱说:“……我跟郭小姐说了,郭小姐说来看看他们吃完没有……”

    郭惠宁会意,接着说:“对,她跟我说了,我听说那三个人吃得差不多了,就过来看看,希望他们能调剂一下,我还说这顿饭钱包我身上。结果……结果……”

    她心里的委屈漫了上来,眼圈又红了,“结果那个顾念之说话跟吃了呛药似的,明明是一件极小的事,非要闹大。她不想让就不让呗,我又没赶她走,结果她完全不讲道理,扔了菜单就走人了。”

    听起来好像合情合理,是霍少那个未婚妻太娇气了。

    洪子奇有些迟疑,垂眸想了一下,说:“那位顾小姐年纪不大,我记得两年前好像还在上大学吧?你都三十的人了,还不能多体谅体谅?何必让过来让她让座呢?”

    郭惠宁气得发抖。

    女人最忌讳的两件事,一件是说她胖,一件是说她老。

    她咬了咬牙,梗着脖子说:“我还不是为了公司着想?你说,为了海外上市,集团准备多少年了?你难道不知道,找一个好的国外证券承销商有多重要?不打点好关系,公司的损失你我承担得起吗?!”

    洪子奇的气焰矮了下来,心里也有些偏向郭惠宁了。

    薛靖江却在旁边心里明镜似的,似笑非笑地说:“说来说去,郭总监就是认为,顾小姐这些人的重要性,没有你的投行朋友重要性高是吧?”

    郭惠宁心想,是这个理儿,但是你这样大咧咧说出来,岂不是显得我很傻逼?

    她微笑起来,说:“话不能这么说,靖江你有所不知,海外上市,证券承销商太重要了,几乎能左右一半国外证监会的决定。我们不得不慎重……”

    说得好像薛靖江不懂什么叫海外上市一样。

    薛靖江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说:“郭总监,我没说国外的证券承销商不重要啊,可是就你今天请的几个人,在凯雷投资有限公司里能有多重要?那个副总也就罢了。另外一个首席分析师,还是环太平洋地区的。还有那个窦爱言只是个实习生,而且你怕是不知道,她跟顾念之有私怨吧?”

    “今天是不是她说这边的风景好,怂恿你要换座位的?”

    郭惠宁犹豫了一下。

    今天确实是窦爱言提起来的,另外两个没有反对,她一时头脑发热,就答应了。

    现在不是不后悔的,但没有想过有多严重,只是觉得自己在洪子奇面前丢了面子。

    “……你不否认,我就当你默认了。”薛靖江耸了耸肩,“从这里,我就知道,今天肯定是你们没理。”

    郭惠宁急了,“怎么就是我们没理了?我说了,我只是看他们快吃完了……”

    薛靖江见郭惠宁这个时候还攀扯不清,不想再跟她纠缠了,毫不犹豫地打断她,说:“郭总监,你别跟我玩文字游戏,你得罪的人不是我,跟我解释也没用。”

    “我只是提醒你一声,窦爱言跟顾念之和霍少的私怨,不是一般的严重。但凡是她出言怂恿,你听她话,就是上了她的套了。不信咱们走着瞧。”

    说完他扭头对洪子奇说,“洪少,我只提醒你一句话,霍少现在把他的小未婚妻看得跟眼珠子似的,半点委屈都受不得。而且,你们是不是不知道,那顾念之自己也挺有本事的。她现在是议会上院的首席法律顾问,是龙议长看好的接班人啊……”

    洪子奇猛地抬头,眼睛都瞪大了,“什么?!顾念之混得这么高了?!”

    郭惠宁也大吃一惊,失声说:“这不可能!顾念之才毕业多久,怎么就成了议会上院的首席法律顾问了?!龙议长真的不是看在霍家面子上,给她走后门拖人情的位置?!”

    “议会上院的首席法律顾问,你以为这个曝光率极高的位置,是能够靠人情私相授受?”

    薛靖江鄙夷地斜了这两口子一眼。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都是一样的无知自大。

    他算是明白,洪家人为什么迟迟不同意两个人结婚领证办婚礼了。

    有哪一对男女朋友订婚这么多年还不结婚的?

    明显是对郭惠宁还是不满意。

    要不是洪子奇本人除了蠢点儿,没别的大毛病,而且这么多年跟薛靖江交情还不错,薛靖江才懒得提醒他们。

    他拍了拍洪子奇的肩膀,慎重地说:“别说哥哥不提醒你,赶紧准备一份厚礼,给顾念之送过去,请她高抬贵手,原谅郭总监的一时糊涂。不然的话,你们等着吧……”

    还想着海外上市?

    等着国内清盘吧……

    郭惠宁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由说:“霍家的权势是大,可也犯不着跟我们这些商业公司过不去吧?再说他们是有权有势,可真的要用权势打击我们,难道我们不会去举报?那些监察部门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权贵打压我们小老百姓?”

    “他们敢这么做,我就到网上去让大家评评理!”

    这是暗示她会用舆论来对抗霍家。

    薛靖江心想,这点小事,霍家当然不会跟你们洪家过不去,你们还没到那个位置。

    可是霍绍恒会不会给自己的小未婚妻撑腰,这是谁都说不好的事。

    另外顾念之本人的能量也很大,薛靖江也拿不准顾念之会不会为她自己出气,摆洪家一道。

    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顾念之背后还有个宠女狂魔,只考虑了顾念之和霍绍恒两个人的本事。

    再说了,这个事儿明明是郭惠宁不在理,可她一再摆出“我弱我有理”的姿态,恃弱凌强,也是醉了。

    鸡蛋故意碰石头,真当石头是豆腐做的?

    薛靖江不再解释,对洪子奇说:“洪少,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

    此时洪氏酒店的停车场里,霍绍恒追了出来,见顾念之两手背在身后靠在车门上,低着头,一只脚有一搭没一搭地踢着停车场上的小石子。

    陈列和马琦琦一左一右在她身边,好像在说话安慰她。

    看这幅小样儿,还真是受了委屈了。

    霍绍恒不动声色走过去,将车钥匙递给她,“……咱们回家。”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946章《恃弱凌强》。

    月票可以留着月底再投,但是推荐票一定要每天投啊啊啊~~~

    ps:感谢“helen3500丸子”前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感谢吾愛堂盟主大人、beth1211盟主大人昨天各打赏的一万起点币。感谢“书友20180911055357719”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