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50章 静观其变(大章求双倍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50章 静观其变(大章求双倍求月票)


    章宝辰闻言有些惊讶,忙更加谦卑地说:“这是霍上将心胸开阔,不跟我们这种人一般见识。再说我们也知道当年是我们错了,我母亲就不说了,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们只能尽可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为我母亲赎罪。”

    霍冠辰点了点头,神情更加缓和,心情也好了不少,“我知道,这一年半,你们还是很上心的。”

    两人说着,一起走到霍老爷子的病房里。

    章宝辰放下小皮包,叫来护士,殷勤地问了问霍老爷子最近的状况。

    小护士见霍冠辰在这里,不敢怠慢,很是关切地说:“霍老先生的状况不算好,也不算坏。我们医院也派了最好的医生照看霍老先生。这段时间以来,霍老先生的病情并没有恶化。”

    “并没有恶化?那有好转的可能吗?!”章宝辰急切地问道。

    他这一年半过得真心辛苦,虽然他是想为母亲赎罪,但更多的,他还是希望霍老爷子能从植物人的状态醒过来。

    他们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沉睡不醒的霍老爷子。

    只要霍老爷子醒过来,他们一家才有奔头。

    结果小护士只是摇了摇头,委婉地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暂时没有变化。”

    章宝辰无比失望,但也没有再多问了,一个人默默地去洗手间洗了洗手,然后出来给霍老爷子做腿部按摩。

    一年半躺在医院里,他年纪又大了,肌肉已经开始萎缩。

    霍冠辰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心里也不好受,说:“宝辰那你忙,我先走了。”

    章宝辰忙回身说:“您慢走。”

    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人照顾着霍老爷子。

    章宝辰看着霍老爷子有些萎缩的身躯,难过地说:“爸,您什么时候能醒啊?您这个样子,文杰和文娜都没有前途了……他们还年轻,不像我,已经老了,这辈子没有指望了……”

    他是真心希望霍老爷子能很快醒过来,阻止霍绍恒继续给他们章家使绊子。

    这一年半以来,章文杰和章文娜都被从工作的国家机关里被辞退了,理由都是政审没通过。

    以前政审怎么没有问题?

    现在政审却有问题了,明显就是霍绍恒那人从中作梗。

    章宝辰可是知道霍绍恒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闷着头,在霍老爷子病房里待了一下午,快到天黑的时候,才离开军部总医院。

    不过刚上车没有多久,他就接到一个电话。

    “请问您是章宝辰章先生吗?”

    他嗯了一声,“我是,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洪氏集团法务部的总监郭惠宁,我想您吃顿饭,有点事想跟您聊一聊,请问您方便吗?”郭惠宁在电话里殷勤地说着,“我知道您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霍少,跟他曾经吃过两顿饭。还跟霍少的发小薛靖江非常熟悉,如果您不信,可以打薛靖江的号码。”

    郭惠宁报出了薛靖江的电话号码。

    章宝辰在霍家住了十多年,怎么会不知道霍绍恒的发小之一薛靖江?

    他见这个郭惠宁连薛靖江的电话号码都知道,已经信了一大半,斟酌着说:“行啊,你定个时间吧。”

    郭惠宁忙说:“明天是周五,明天下午怎么样?我派车来接您,我在城南公馆定了位置。”

    城南公馆是帝都一处新开的花园别墅式酒店,不仅价格高得不得了,而且是实行的会员制,一般有钱人都进不来那种。

    章宝辰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酒店的名字,但一听就特别高大上,他马上同意了,“那明天见。”

    又问:“您知道我的住址吗?”

    郭惠宁笑着说:“您能把您的住址发给我吗?”

    章宝辰将自己的地址分享过去,就回家了。

    回到家,吃晚饭的时候,他跟家里人说起了明天的饭局。

    他的儿子章文杰和女儿章文娜对视一眼,都疑惑地问:“爸,这人是谁啊?别是个骗子吧?”

    章宝辰苦笑一声,喝了一口绿豆粥,说:“骗子?你也太看得起你父亲了。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对方就算是骗子,又能骗我什么呢?”

    他呵呵地笑:“说不定,我还能从对方那里蹭一顿饭呢。——城南公馆,听起来就很不错。”

    章文杰和章文娜在网上查了一下城南公馆的信息,才欣喜地说:“爸!您说得对!这人就算是骗子,也是能下本钱的骗子!您去吃一顿饭,不亏!”

    ……

    华灯初上,帝都的夜晚宁静祥和。

    顾念之和霍绍恒带着一瓶红酒来到宋女士的公寓,摁响了门铃。

    宋锦宁打开门,看着顾念之笑着说:“念之,你可来了,我这几天都想找你说话,可又觉得你刚回来,要多歇着,就没有打。”

    顾念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红着脸有些心虚地说:“宋女士,我也想您啊……不过刚回来,确实有点累,就……”

    “我知道,所以我没给你打电话啊。”宋锦宁亲热地说着,拉着她的手一起进屋,一边打量了跟着一起进来的霍绍恒一眼,“绍恒的气色还不错。”

    霍绍恒:“……”

    顾念之:“……”

    幸好路近这时走出来给他们解围了,“念之来了!”

    他第一眼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欢喜万分地走过去,抱了抱她,然后上下打量着,不断说:“瘦了,瘦了,今儿多吃点!”

    顾念之抱着路近的胳膊蹭了蹭,美滋滋地说:“爸,我就爱听您说我瘦了这种话!”

    路近乐得哈哈大笑,拿眼角扫了霍绍恒一眼,敷衍一句:“霍少也来了,你跟你母亲说话,我跟我女儿说话。”

    说完就不由分说,把顾念之给拉走了。

    霍绍恒看了宋锦宁一眼,宋锦宁拍拍他的肩膀,忍着笑说:“路近这个人很有趣,而且特别有学识。绍恒,你别板着脸,人家父女好几天没见,现在一起说说话,也是正常的。”

    这胳膊肘都快拐成骨折了吧?

    霍绍恒习以为常了,不动声色地在屋里看了一圈,把话题岔开:“宋女士,我没生气。不过您这里怎么多了一些行李?客房也都有人住了?”

    宋锦宁笑容满面,“路远和路近两人的房子正在装修,一时没有地方住,就到我这里先住下来了。反正我经常不在家,就让他们先住,我住在物理所还更方便工作。”

    霍绍恒:“……”

    他正想说话,路远在厨房里叫了一声:“宋所长,还有切菜板吗?”

    宋锦宁忙答应一声:“有呢,我来帮你找。”

    说着,就快步走向厨房。

    霍绍恒无语地看着这两人诡异的和谐和默契,用手揉了揉额头,走到阳台上,看着帝都璀璨晶莹的夜色,拿出手机,给薛靖江打了个电话。

    薛靖江此时刚吃完晚饭,在自己房间里看一些商业并购的材料。

    听见手机响了,瞥了一眼,发现是霍绍恒的号码,难得啊……

    他立刻扔掉手里的材料,划开接通了,笑着说:“霍少?真的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霍绍恒站在阳台上,手有些痒,想抽支烟,但再想了想,眸色渐深,手指捻了几下,撑到阳台上,问道:“薛少,吃晚饭了吗?”

    “刚吃完。怎么着?想找我再吃一顿?我奉陪啊!”薛靖江兴高采烈的说,“扶朕起来!朕还能吃!”

    霍绍恒低笑一声,没理会薛靖江的插科打诨,笑着说:“我想问问你,今天我们从洪氏酒店走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薛靖江理所当然认为,顾念之应该已经向霍绍恒撒过娇、抱怨过在酒店里发生的事了。

    他跟着皱起眉头,说:“今天这事儿,确实是洪少他那未婚妻不地道。洪少已经给出去的保留座,她非要掺一脚,让别人让座,还不好好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谁受得了?”

    霍绍恒“哦”了一声,淡淡地说:“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生这么大气。”

    薛靖江愣了一下,“顾小姐没跟你说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霍绍恒摇了摇头,“她一个字都没提,所以我也没问。”

    “真的啊!”薛靖江拍了拍额头,笑着伸出大拇指说:“那我可要再衡量衡量小嫂子了。年纪轻轻,却还这么懂事,不在男人的哥们儿群里生事,确实是难得的好姑娘!”

    这份涵养气度,就连郭惠宁这个在职场浸淫十多年的人都比不上。

    霍绍恒勾了勾唇,难得自夸了一句:“那是,也不看看是跟谁长大的。”

    薛靖江这只万年单身狗顿时遭受十万点暴击!

    “霍少!瞧把你得意的!”薛靖江忍不住要冷嘲热讽,“我可跟你说,你把小嫂子捧在手心,别人可未必。不然就郭惠宁那样的人,怎么会认为投行的那仨瓜俩枣就比洪少要殷勤款待的客人还更重要!”

    “如果不是认为他们更重要,怎么会让小嫂子让座是吧?”

    霍绍恒眸光轻闪,镇定自若地说:“是吗?都是哪个投行?哪些人?”

    他的语气没有什么特别,意思好像也很浅显。

    但薛靖江硬是听出一层鸡皮疙瘩。

    “……霍少,你什么意思啊?是想动手整整这些不长眼的人吗?”薛靖江笑着试探问道。

    心里简直惊起惊涛骇浪。

    他从来没有见过霍绍恒以公谋私,用手里的权势整那些跟他私人过不去的人。

    这是要破例了吗?!

    薛靖江顿时好激动。

    霍绍恒轻描淡写地否认:“想什么呢?我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吗?”

    “不过有人欺负我的女人,我连问都不问,还是男人?——被人打了一巴掌,总得知道打人的人是谁吧?”

    “其实这事跟那投行没有多大关系。”薛靖江仔细想了一下,“主要是洪少那个未婚妻不靠谱,不过她好像开始的时候没认出来顾小姐,你就大人有大量,别打太狠了,不知者不罪嘛……”

    霍绍恒轻声笑了,“你还没说,投行那几个人到底是谁,还有是哪个投行。”

    见霍绍恒不依不饶,薛靖江只好说了:“其实吧,这投行可能也不算全然无辜。”

    他把那三个人说了出来:“一个是易馨妍,凯雷的环太平洋地区首席分析师。一个是贾副总监,管证券承销的。还有一个,是你我老熟人的妹妹。”

    薛靖江顿了一顿,才说:“……窦爱言。”

    霍绍恒换了只手握着手机,“是她?”

    “嗯,所以郭惠宁更可能是被人怂恿,她也许真的开始的时候没有认出来顾小姐是谁。”薛靖江很老实地分析,“而窦爱言,肯定不会不知道顾小姐是谁。”

    霍绍恒点了点头,“有道理。但是窦爱言怎么突然回国了?我记得她姐姐和她父亲的案子过后,她就被她姨母担保出国了?”

    “对,出国了,这不是又回来了吗?通过她姨夫的关系,在凯雷做实习生。”薛靖江用手耙了耙头发,皱着眉头说:“你觉得呢?她为什么要故意针对顾小姐?”

    “你说呢?”霍绍恒终于冷哼一声,有点情绪波动了,“这么明显的挑拨,你别说你没看出来。”

    薛靖江嘿嘿一笑,“不是没看出来,只是没觉得她的挑拨有什么用。你想,她最多是癞蛤蟆跳到人脚面上,吓不到人也要恶心人一下,是吧?”

    “再说以窦家和言家这一两年的表现,只能用夹着尾巴做人来形容。你认为他们会胆大到故意挑衅你的地步?”

    “那你的意思是,这就是窦爱言一个人的行为?”霍绍恒在阳台上慢慢走动起来,凝眸沉吟道:“我不这么认为。”

    “第一,窦爱言现在才刚大四,却能进凯雷做实习生。凯雷这个公司在国际投资界不是一般的公司,我不认为她那个姨夫有这么大能量。”

    “第二,窦爱言装作不认识念之,但是念之不可能不记得她,她也知道顾念之不会不记得她,可她还是出手了。”

    “第三,窦爱言做了实习生,却不好好表现,而是见机挑拨,给念之脸色看,她真以为让念之难受,我会不知道她是谁?我会袖手旁观?她作为前窦首相的女儿,连这点政治敏感度都没有?”

    “第四,如果这些情况她都考虑到了,她却依然这么做,并且不是突然脑抽的话,那她背后,肯定还有人。”

    霍绍恒最后下了结论:“……这事还没完。我们可以静观其变。”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950章《静观其变》。

    双倍月票开始了,亲们的月票,如果有剩下的,赏给少将大人几张吧……

    ps:感谢“人生旅途唯有读书让人快乐”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二十万起点币!

    感谢“我乃龟仙人”总盟大人昨天打赏的十万起点币!

    感谢“helen3500丸子”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感谢“beth1211”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一万起点币!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