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51章 你对我的要求可真低(大章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51章 你对我的要求可真低(大章求月票!)


    薛靖江真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女人之间挑拨离间恶心人的龃龉,居然在霍绍恒眼里能看出这么多道道。

    他无语了半晌,最终佩服地说:“霍少,你这是职业病发作了吧?”

    霍绍恒轻声笑了一下,“这也算职业病?薛少,这是职业病被黑得最狠的一次。”

    薛靖江:“……”

    惹不起惹不起。

    他不敢再跟霍绍恒继续这个话题,笑呵呵地说:“霍少,那你什么时候跟小嫂子举行婚礼啊?我的红包已经饥渴难耐了!”

    “那你得准备大份儿的。”霍绍恒随意寒暄了两句,又把话题扯了回来,“……洪子奇知道了吗?他那边有什么说法?”

    到现在他都没见洪子奇和郭惠宁来给顾念之道歉。

    薛靖江忙说:“我已经指点过洪少和他未婚妻了。他们应该准备给小嫂子赔礼道歉了吧?”

    “是吗?”霍绍恒不置可否地拿出打火机,在阳台上点燃、熄灭,又点燃、熄灭,打火机微末的火光照在他的侧脸上,明明暗暗,就像他的眼神一样晦涩不明。

    “……应该吧……”薛靖江也拿不准了,只好说:“霍少,洪子奇这人不坏,就是脑子不太好使,因此他挺相信他那个高学历未婚妻的……”

    他没有把话说得很明白,但是含蓄地表示,这件事,洪子奇说了不算,郭惠宁说了才算。

    霍绍恒听得笑了,吧嗒一声灭了打火机,说:“洪子奇才是洪家人,他要不是也认同郭惠宁的做法,会让郭惠宁一意孤行吗?”

    薛靖江见霍绍恒这样说,知道这梁子也算结下了。

    他在心中默默地给洪子奇,甚至给洪家点了个根蜡,默默地想,洪少,哥们儿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顾念之来到路近住的房间,好奇地四下打量。

    这房子是宋锦宁公寓的客房之一,二十平米左右,装修得简洁清爽。

    南窗下摆着一张阔大的书桌,一张符合人体工程学的米白色后现代座椅斜斜摆在书桌前。

    粉蓝色缎子一般的椅背上却搭着一张豹纹毛毯。

    书桌两边靠墙的地方竖着两张合墙而砌的高大书柜,里面摆着密密麻麻的书。

    西墙和北墙边上摆着l型的烟灰色布艺沙发。

    路近笑着对顾念之说:“这沙发拉开就是一张床,睡着可舒服了!”

    顾念之走过去,拍了拍沙发靠背,感受了一下硬度,还好,软硬适中,这样的沙发床睡起来也比较舒服。

    她轻声问:“爸,您睡得习惯吗?”

    在那边世界,路近可从来不是一个委屈自己的人。

    他对钱不是很有概念,但是吃穿住用都是顶级水准,因为他负担得起。

    这张沙发床虽然舒服,可跟路近在对面世界那张量身定制的高科技大床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路近了然地拍拍她的头,“当然舒服了,你以为你爸只能享受,一点点苦都不能吃吗?”

    顾念之心里更难过了,“爸,我让您跟我过来,不是让您吃苦的……”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孝,一手拉着路近的胳膊,一手攥着他的衣角,将他的衣角拧成了结,下定决心说:“爸,我在香山还有别墅,您住过去吧……您在这里天天睡沙发,我的脸往哪儿搁?”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住到这里来?”路近凑到顾念之耳边,非常小声地说,“我是为了路老大!你别拆他的台!”

    “……可是他让您睡沙发!”顾念之控诉路远的不人道,“总不能为了他的心思,就委屈您吧?!”

    “我姑娘真是孝顺!”路近感动极了,“不过路老大没有委屈我。是我不要床的。我从来没有睡过沙发床,睡睡也挺有意思。”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爸,您别这样,其实你们这样也不是事儿。你们住在这里,宋女士就更不会回来住了。还不如你们以前住在我的那两套房子里,每逢周末还能见到宋女士回公寓……”

    路近歪着头想了想,缓缓颔首说:“是哦……可是路老大刚刚安顿下来,就让他高兴一段日子吧,反正我们的公寓再有一个月就装修好了。”

    “好吧。”顾念之点了点头,“那一个月之后,我来帮您搬家。”

    “好啊!我们一起去买家具!”路近很是激动地说,“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房间,你想要什么样的家具?!”

    “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挑。”顾念之松了一口气,坐在路近书桌前的人体工程椅上,顺手摸了摸那豹纹毛毯,“这毯子真舒服,毛简直顺滑极了,等下我要问问宋女士,在哪里买的这么好的豹纹毛毯。”

    简洁清雅的装修中,如果融入一点点豹纹软装,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路近呵了一声,摇头说:“这可难了……这不是买的……这是路老大从他以前存放东西的保险柜里拿出来的。据说是他年轻的时候去非洲打猎,打到的第一头豹子……”

    “啊——!”顾念之忙不迭地跳了起来,一瞬间离那豹纹毛毯远远的,“这是真豹皮?!”

    “是啊,如假包换!”路近笑了起来,指着顾念之道:“原来你是叶公好龙!”

    顾念之嘻嘻一笑,在进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说:“我这是环保!怎么是叶公好龙?!”

    父女俩说笑了几句,路近就问起顾念之:“……最近做什么了?我听说你今天中午去见你在这边的朋友了?怎么样?他们还记得你吗?”

    “当然记得了!”顾念之骄傲地甩甩头发,“我最好的闺蜜马琦琦,还有陈哥,哦对了,爸,有空您一定要见见陈哥,他在医学方面的才能非常出众,是个天才!”

    路近看着她:“……天才?”

    “当然,比您还差一点。”顾念之忙笑着补充,“所以他如果见了您,一定跟您有很多共同话题!”

    又悄声说:“我自从来到这边,体检啊、生病啊、受伤啊,都是陈哥帮我料理的,别人都不知道我的体质……”

    路近这才释然,忙说:“那真要见一见他。就凭他照顾你,我就要好好教他一两手绝活儿!”

    “太好了!”顾念之笑着从单人沙发上跳了起来,走到路近伸出胳膊,拉着他一起坐在那张l型长沙发上,“爸,您也悠着点儿,别把他吓着了!”

    路近得意地弹弹指尖,做出俾睨的样子,“我手指缝上露一点点,就够他受用一辈子了!”

    两人说得眉飞色舞,直到霍绍恒走过来敲了敲门,微笑着说:“……开饭了。”

    路近和顾念之几乎同时站了起来,两眼晶亮,异口同声地问:“可以吃了?”

    “嗯。”霍绍恒侧开身子,让开门前的路。

    路近和顾念之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走过霍绍恒身边的时候,他悄然拉住顾念之的胳膊,垂首小声在她耳边说:“……洪子奇和郭惠宁给你打电话道歉没有?”

    顾念之微怔,脑子一时都没转过来,“……洪子奇和郭惠宁?哦,我想起来了。”

    她笑着挽住霍绍恒的胳膊,一起往餐厅走去,边走边说:“你都知道了?”

    霍绍恒点了点头,“你怎么不跟我说?”

    “你也没问啊……”顾念之笑嘻嘻地说,待霍绍恒不动声色地看了过来,她又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是我忘了……你那时候表现得这么好,我高兴还来不及,哪里有空想那些不相干的人?”

    霍绍恒摸了摸顾念之的头,半晌才说:“……你对我的要求还真低。”

    他不过是说了几句软话,她就兴奋得连别人羞辱她都不放在心上了。

    “哪有?我对你要求超高的!”顾念之不同意了,很认真地说:“不过今天的事,是我自己的事。我不需要你给我找回场子。你是什么人?也值得跟那些人置气?——霍少,你是做大事的人。”

    “你的事,对我来说都是大事。”霍绍恒按捺住心头的感动和疼惜,亲了亲她的额头,“以后受了委屈,都要告诉我。我是你男人,我不给你撑腰,给谁撑腰?”

    顾念之听得心都要化了,忍不住绕过去抱着霍绍恒的腰身,软绵绵地说:“霍少,你是去了一趟对面世界,就开窍了吗?这情话一套一套的,我快hold不住了!”

    霍绍恒但笑不语,带着她走进餐厅。

    路近刚帮着宋锦宁把饭菜摆上饭桌,回头看见霍绍恒跟顾念之进来了,有些牙疼地撇了撇嘴。

    两人走个路而已,需要站这么近吗?!

    又不是连体婴!

    路近沉着脸对霍绍恒说:“霍少,碗筷还没拿过来,你去取一下好吗?”

    顾念之笑着说:“我去拿!我去拿!”

    她将霍绍恒推开,连跑带跳地奔进了厨房。

    宋锦宁朝霍绍恒挤挤眼,“绍恒,我去厨房帮念之拿碗筷。”

    将霍绍恒一个人留下来承受路近的不满。

    霍绍恒微微笑着,欠身帮路近将餐桌上的饭菜重新摆了一遍,一边淡声说:“路伯父,今天念之去找闺蜜吃饭,结果在酒店被人羞辱了一番。”

    路近本来对霍绍恒满心泛酸,此时一听自己姑娘被人羞辱了,顿时将泛起的情绪抛到九霄云外,双眸瞪了起来,“谁?!谁敢羞辱我姑娘!”

    说完想起顾念之刚才说的话,“……是今天中午她去见她朋友发生的事儿?”

    霍绍恒点了点头,顺势给路近拉开餐桌的椅子,让他坐了下来,自己也坐在他旁边,叹息一声说:“是我不好。当时我去二楼跟朋友吃饭,念之想跟自己的朋友一起吃,我就让他们三人在楼下吃,结果……”

    他将中午发生在洪氏酒店的事,不带感情色彩,尽量客观地描述了一遍。

    就这样的描述,路近已经勃然大怒了。

    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什么洪家?什么投行?哪里来的下三滥!也敢要我姑娘的强!他们是不是觉得钱太好赚?上市太容易?!”

    霍绍恒给路近斟了一杯红酒,“您消消气,念之已经怼回去了。”

    路近瞪着他:“念之怼回去?怎么怼回去的?”

    “……她说她再也不踏进洪氏酒店一步。”霍绍恒不动声色地说,“我也是这么说的。这辈子都不会去了。”

    路近脸上的怒气突然快速褪去,双唇哆嗦着,扶着餐桌坐了下来,“……她……她就是这样怼回去的?!这也叫怼?!”

    说着,路近捂住了脸,心里难受无比,“我可怜的姑娘,去酒店吃顿饭还要被人赶出来……她能想出的反击,不过是再也不去那里吃饭……他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霍绍恒默然半晌,给路近递了一张纸巾,“是我不好。如果我当时在那里陪着她……”

    “不,不关你的事。”路近抽了抽鼻子,顺手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你也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她。”

    居然这么讲道理……

    霍绍恒惊讶得挑了挑眉。

    不过在路近看过来的时候,霍绍恒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很严肃地点头说:“事实虽然是这样,但是念之是我的人,我不能放任别人这样对她。——路伯父,如果能早点跟念之举行婚礼……”

    路近打断了他的话,也很认真地说:“念之说要给她妈妈守孝一年,就要守孝一年。一年之后再举行婚礼。”

    霍绍恒还想说服他,路近已经扬了扬手,板着脸说:“现在在大家眼里,念之还没嫁人,她就是我的责任。我会保护她不被人欺负。”

    “……可是她已经被人欺负了。”霍绍恒的手指叩上了餐桌,发出嘀嗒的声响。

    “嗯,那欺负她的人,就要付出代价。”路近十指交叉着握紧,骨节发出噼啪的声响,紧紧绷着脸,“我不会让任何欺负我姑娘的人,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霍绍恒:“……”

    他突然有些担心,迟疑着说:“……给他们一个教训就行了吧……”

    “当然给一个教训就行了。”路近的脸色平静下来,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响,扭头见顾念之和宋锦宁端着碗筷出来了,微笑着说:“但是这个教训,会让他们刻骨铭心。”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第1951章《你对我的要求可真低》。

    双倍月票开始了,亲们的月票,如果有剩下的,赏给少将大人几张吧……

    ps:提前上传,定时发布的。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