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1992章 心狠手辣(大章)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92章 心狠手辣(大章)


    路近动作迅速地溜回自己房间,并且把房门反锁起来。

    路远来到门口,想看了看屋里的通话器,发现已经不工作了,门铃系统也是一样。

    他顿时明白了,意味不明地往路近所住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拉开了房门,对着门口的两人点了点头,温和地说:“你们好,请问您是肖将军和肖夜小姐吗?”

    肖将军陡然看见路远,觉得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肖夜静静地坐在轮椅上,朝路远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礼貌地说:“我是肖夜,请问您是路远先生吗?宋所长说您在家。”

    路远笑了一下,让他们进来,一边说:“刚才我在厨房,没有听见门铃声,不好意思了。”

    肖将军回过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本来是我们太冒昧了,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

    顾念之在卧室听见客厅里有外人说话,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

    客厅中央一站一坐的父女俩,正是肖将军和肖夜。

    顾念之心里有了数,忙换了衣裳,去浴室洗把脸梳了头就出来,说:“咦,肖夜姐这么早怎么来了?吃早饭了吗?路总做了特别好吃的甜甜圈,没吃就一起来吃点啊……”

    肖夜看见顾念之,一双手不由自主抓紧了盖在她腿上的毛毯,有些紧张地说:“念之,我今天来,是专门向你道歉的。”

    顾念之:“……”

    霍绍恒在餐厅里听见外面的声音,本来也想过来打招呼,但一听肖夜的话,他又停下了脚步。

    视线在客厅里飞快地扫了一眼,又看向别的地方,都没有看见路近的身影。

    不对劲,有些不对劲。

    他没有着急出去,仔细想了一下昨晚路近回来之后的言行举止,断定昨晚他和顾念之出去之后,路近大概是跟自己的父亲霍冠辰发生冲突了。

    再看肖夜一见顾念之就说要道歉,很可能路近跟肖家人也又过节。

    他默默拿出手机,拨通了霍冠辰的号码。

    一边等着霍冠辰接电话,一边想,路近的重度人际关系障碍症患者的名头真不是白瞎的,一见面就能跟两家人起冲突……

    霍冠辰刚起床,听见自己私人手机的铃声响了,忙拿过来看了看。

    知道他这个号码的人,都是非常亲近的家人、朋友和下属。

    手机上出现的名字居然是“绍恒”。

    霍冠辰心里一喜,忙划开接通了电话,笑着问:“……绍恒?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他记忆里霍绍恒主动给他打电话的次数,五个指头数的过来。

    霍绍恒却二话不说,直接问道:“霍上将,昨天我们走后,您和肖家人跟路教授起冲突了吗?”

    霍冠辰愣了一下,心里对路近更不齿了。

    这人不仅不懂人情世故,还喜欢背后告状打小报告……

    他脸色淡了淡,不悦地说:“大早上打电话来为你岳父讨公道了?是,昨天我们是说了几句,但是你岳父可厉害了,怼天怼地,说我也就算了,居然把人家陈校长也骂得下不来台!”

    “人家肖夜可是为了念之几乎送命,陈校长说几句话怎么了?至于让他当面发飙?人家陈校长也是几十岁的人了,被他训得跟孙子一样。”

    霍绍恒冷静地听完霍冠辰的抱怨,继续问:“路教授昨天到底跟你们起的什么冲突,您能详细说说吗?”

    霍冠辰有些不自然地站起来,说:“就是说了几句话,他就跳脚了。”

    “到底说了什么话,是谁说的,在什么条件下的说的,您能说清楚吗?”霍绍恒不依不饶。

    “你这是审犯人啊!”霍冠辰大怒,直接挂了电话。

    他也有点心虚,因为昨天路近发飙,最主要原因也是他说了一句看好肖夜,曾经想过让肖夜跟霍绍恒在一起这种话。

    他是看不上路近,顾念之也就罢了,自己确实有本事,可如果她也有家世,那不是锦上添花吗?

    霍冠辰也知道要拆散顾念之和霍绍恒不可能的,所以他才更加不忿,在言辞上讨便宜,好让自己平衡。

    现在路近告状了,霍冠辰既不好意思,又对路近更加厌烦。

    霍绍恒看了看手机,已经完全确定昨天肯定有事发生,而且是霍冠辰挑起来的。

    难怪路近后来出来之后异样的安静,后来又异想天开想选首相,看来都是自己父亲惹出的麻烦。

    就是不知道肖家人在其中是什么状况。

    霍绍恒弄明白之后,才从餐厅里出来。

    这时顾念之已经坐在肖夜旁边了,正疑惑地问:“肖夜姐,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应该我是要感谢你才对!”

    肖夜微微诧异,难道顾念之不知道后来她父亲说的那些话?

    犹豫间,肖将军倒是直言不讳地说:“是这样的,昨天你们走了之后,小夜的妈妈因为心情不好,说了些埋怨的话,确实是她失礼,不该这样说,路教授的话我们完全接受,今天是特意来向顾小姐,还有路教授道歉的。”

    肖夜跟着点点头,“路教授呢?我要亲自向他道歉。”

    电光火石之间,顾念之懂了。

    和霍绍恒一样,她也想到了昨晚路近的异样,现在呢,她也跟霍绍恒一样,视线在屋里飞快地扫了一圈,果然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她又好气,又好笑,还有几分疑惑,不过面上还是一派淡定地说:“肖夜姐说哪里话?你们真的得罪我父亲了?不过要道歉的话,昨晚你们怎么不道歉呢?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道歉?”

    路近虽然没有出去,可还是很关注客厅的动向。

    不过他刚才把这公寓里的内部通讯系统都给disable了,连监控都没法用,因此他拿出一个自制的仪器贴在门上,这样就可以清晰地听见客厅里的说话声了。

    当听见顾念之不仅没有生他气,而且疑惑肖家人为什么昨晚不当面道歉,路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他喜滋滋的想,到底是我姑娘,胳膊肘笔直笔直的,一点都不往外拐!

    心里一松,他才没那么紧张了,悄悄拉开门,从门缝里戴着自制的眼镜看着客厅的方向。

    这边肖夜听了顾念之的话,有些尴尬,迟疑了一会儿,虚心说:“是我们错了,应该昨天就当面道歉的,可是路教授走得急……”

    “哦,是吗?那请问你母亲到底是怎么得罪我父亲了?”顾念之更加好奇了,故意说:“难怪我父亲昨天回来后可生气了。”

    路近在自己房间里听见了,纳闷地想:“……我回来之后哪里生气了?明明我一直表现很好……”

    肖夜不提防顾念之会追根究底,而且听她的意思,好像路近回来之后根本没有说过,她更尴尬了。

    踌躇间,肖将军已经很诚恳地说:“顾小姐,昨晚是小夜的母亲心里不平衡,把怨气发到你父亲身上了。”

    顾念之马上打断他,微笑着说:“肖将军,肖夜姐,我以为道歉最大的诚意,是诚实。你们吞吞吐吐,让我实在难以判断你们到底是想道歉,还是上门来告状的。”亅“不不不!我们不是来告状的!”肖将军着急了,他没顾念之口才好,虽然知道顾念之是什么意思,可担心顾念之误会,这样就更难请路近给肖夜做手术了。

    他额头很快冒出了汗,也顾不得擦,一口气说:“是因为顾小姐你昨天表现得太轻描淡写了,小夜的母亲就为她觉得不值,难免说话就难听了……”

    顾念之眉梢挑了挑,“……这是我们走了之后,又说了一遍?”

    肖将军又连忙摆手说:“没有没有!就是你们还在的时候说的!”

    “……那你们为什么要跟我父亲道歉?”顾念之紧追不放,脸色越来越淡:“我不明白这个逻辑。”

    “肖夜姐的母亲陈校长说那些话的时候,我还没走呢。不过我看在肖夜姐的份上,不跟陈校长计较。你们后来又说了什么话,让我父亲生气了?”

    肖将军和肖夜对视一眼,都觉得难以招架顾念之的问话。

    顾念之看着他们眉来眼去,心里更不高兴,淡淡地说:“再说就算是为昨天陈校长说的话,也该是陈校长来道歉,怎么会是肖将军和肖夜姐?还有,为什么不是向我道歉,而是向我父亲道歉?你们还在隐瞒什么?”

    路近听到这里,简直心花怒放。

    在外面乱说话,他家姑娘不仅不怪他,而且还时时处处为他着想,一口咬定是别人得罪了他,还要让“罪魁祸首”亲自来道歉!

    路近忍不住要留下老父亲般的泪水。

    他猛地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兴高采烈的说:“就是!你们还在隐瞒什么?!来我家道歉,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终于看见路近出来了,肖将军立刻着急地说:“路教授,我代小夜的母亲向您道歉,我还想问问,您说能让小夜伤势复原到受伤之前的样子,真的可以吗?”

    路近马上停下脚步,有些心虚地瞅了顾念之一眼。

    他的医术对于这边世界来说,实在太超前。

    顾念之和霍绍恒、路远都劝他不要太高调,要尽量跟这个时代保持同步,只要超一点点就可以了。

    可是他昨天一时气愤,口不择言,把自己的老底都差一点兜出来了,确实很不稳重。

    不过路近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肖将军,顾念之已经缓缓站了起来,说:“原来两位不是来道歉,而且是来求医的。其实你们何必这样呢?肖夜姐救了我一命,就算你们不说,我也会想办法找人帮你医治的。”

    肖夜知道顾念之心里不高兴了,她又惭愧,又难过,低声说:“念之,我救你是应该的,可你帮我却是人情,我明白这个道理。都是我不好,这一年我太颓废了,我的情绪影响了家人。”

    “我妈妈本来不是这样的人,她是太担心我了。”

    做女儿的维护自己的母亲是应该的,顾念之不会说肖夜做得不对。

    可是她也是有父亲的人,她也要维护自己的父亲。

    顾念之对自己的事情可以大而化之,可是却对自己父亲的事非常敏感。

    你可以看不起她,但是如果敢轻视蔑视路近,顾念之可是会拼命的。

    顾念之走过去拉着路近的手,不管三七二十一,认真地对肖将军和肖夜说:“肖将军,肖夜姐,我父亲是科学家,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也不大会说话。”

    “他人好,心软,又善良,所以老有人欺负他。”

    “如果有谁得罪我父亲,就是得罪我,甚至比得罪我还严重。——所以你们如果想要我父亲给你治伤,先让你母亲来向我父亲道歉。”

    肖将军:“……”

    肖夜:“……”

    不大会说话?

    那昨天一个人在他们家“舌战群雄,大杀四方”的人是谁?

    不仅让陈校长下不来台,就连他的未来亲家霍冠辰都被他怼得灰头土脸……

    霍绍恒:“……”

    路远:“……”

    人好,心软,又善良?

    想不到顾念之才是路近的头号大粉丝!

    瞧这粉丝滤镜厚的,就连路远这样一直护着路近的人都听不下去了。

    他打圆场说:“……说不定是一场误会,来,坐下说话,有什么事说开就好了。”

    路近被顾念之不分青红皂白“护短”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不假思索地说:“当然不是误会!那个陈校长就是阴阳怪气,跟霍冠辰一唱一和!”

    “霍冠辰觉得念之配不上他儿子,还说他以前看好肖夜,说想过让这俩在一起!——还是当着我的面说的!你们说这种话我能忍?我忍这一步,我姑娘这一辈子都会被霍冠辰看不起!”

    “还有她妈……”路近指着越来越尴尬的肖夜,“她妈明显就想让霍家觉得欠他们家的!最好让我姑娘主动退出,给她女儿腾位置!”

    肖夜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但还是坚强地否认:“路教授,我妈妈没这个意思……”

    肖将军是知道陈校长的小心思的,虽然他不赞成,可这下被人明明白白说出来了,还是跟着否认说:“路教授,您确实多心了。虽然霍上将是说了那些话,可是我们家都没这个心思。”

    “真的没有吗?”路近毫不犹豫看着肖夜,说:“如果你发誓,你现在、以后都不会抢我姑娘的男人,我就给你治伤。”

    “我把丑话放在前头,将来治好之后你要是食言,我分分钟让你再次回到你现在的状态。——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

    这是今天的大章:第1992章《心狠手辣》。

    今天两更合一了,明天继续双更。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