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2012章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第一更求月票)

你好,少将大人 第2012章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第一更求月票)


    “看看,你的洪老夫人现在才发律师信辟谣。”路近不屑地扯了扯嘴角,“一整天啊,黄花菜都凉了!”

    路远没有理会路近的冷嘲热讽,仔细对比着洪老夫人的律师信,还有郭惠宁之前的“辟谣”视频。

    过了一会儿,说:“……郭惠宁在洪氏集团还有帮手,她发布的‘辟谣’视频几乎是盯着洪氏集团的律师信来的。”

    路近心情很不好,只想跟路远抬杠,明知道路远说的有道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扛起了全蓝星最大规模的钢筋杠杆,皱着眉头说:“……她在洪氏集团能有什么根基?难道就不是律师事务所那边泄密?”

    路远怔住了,继而失笑道:“不愧是大科学家,连一句抬杠的话都这么有逻辑。”

    路近白了他一眼,“谁跟你开玩笑!我是说真的!”

    “嗯,你的这个理由比我想的理由更有道理。”路远越想越觉得路近随口一句抬杠很接近真相。

    他分析说:“……洪老夫人因为对网络舆情了解不深,又对这一次辟谣非常看重,所以格外谨慎小心,拖延了一点时间是有的。”

    “但是正因为她谨慎小心,她专门找了律师来做这件事,而且是自己亲自跟律师联系,连自己的秘书和助手都不知道内情。洪氏集团内部知道这件事的人可以说根本没有。”

    “所以出问题的,只可能是律师事务所那边。”

    路近张大了嘴:“不是吧?我随便说说的,也能成真相?”

    说完他又美滋滋夸赞自己:“……那没办法了,我就是聪明,智商太高,一不小心就有溢出效应。”

    路远:“……”

    他自动过滤路近夸赞自己的大话,继续说:“洪老夫人联系的是那家律师事务所?”

    路近看也不看电视,马上说:“君临律师事务所。”

    路远纳闷了,“你怎么知道的?”

    “电视上刚刚有那封律师信的图啊。”路近拿出手机在网上查找,“我看见了律师信上的公章。”

    路远想起刚才电视上只晃了不到一秒钟的律师信全图,叹为观止:“……这你也能记住,真是摄影机记忆力。”

    “那是自然。我的图像记忆能力非常好,过目不忘的人都是图像瞬时记忆强的人。”路近差一点又给路远科普如何从科学角度解释什么叫“过目不忘”了。

    路远赶紧把话题岔开:“……君临律师事务所?好像没听说过,洪老夫人在哪里找的这个律所?”

    路近果然被带偏了,立刻说:“我来查一下。至于洪老夫人如何找到的这个律所,就要你去问了。”

    跟那边世界一样,这边的华夏帝国也有四大律所。

    但是并没有听说过“君临”律师事务所的名头。

    路远也拿起手机,说:“应该就是在这个律所里泄密,希望能找到线索。”

    路近动作快,瞬间就把君临律师事务所的注册历史全都挖出来了。

    当这个律所的商业注册记录出现在他手机上的时候,路近差一点以为自己弄错了。

    他翻来覆去用不同的方法检索了大大小小七八个数据库,最后才长叹一声,说:“……没错了,就是它,我们的老朋友的律所。”

    路远:“……”

    他瞥了路近一眼,见他神情有些怪异,探头看了看路近的手机。

    这一看,他也愣了。

    “……何之初?”路远将路近的手机索性拿过来细看,“君临律师事务所最开始是何之初几年前创办的?”

    “嗯,不知道是同名同姓还是怎么地……”路近坐到沙发上,抱着胳膊,仰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板着脸分析道:“不过看创办时间和转让时间,应该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何之初。”

    路远点了点头,喃喃地说:“……四年前在华夏帝国帝都创办的外资律所,一年多前突然转让了所有的合伙人权益。”

    一年多前,也就是何之初回到对面世界的那个时间点。

    路近仔细查着这个律所的资料,一边说:“四年前创办的时候是外资律所,很多国内业务不能办。一年多前转让给华夏国人,从外资被华资律所,拥有了和国内律所同样的执业权利。”

    “这一年来发展迅猛,分所开遍了整个华北区域。直追四大律所里面已经掉到最后一位的jd律师事务所。”

    最后下了结论:“这个购买了君临律所的老板,比何之初会赚钱。”

    路远没想到路近得出的是这个结论,看了他一会儿,才收回视线,若无其事地说:“何少的心思本来就不在做生意方面。他在这边也开一个律所,不过是为了找寻念之,行动方便。”

    路近哼了一声,“算他识相。”又发牢骚:“——其实如果不是何承坚那老顽固一直追杀我,念之早就跟何之初结婚了,说不定现在孩子都好几个了。”

    路远头疼不已,“路教授,你要为人师表。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跟她同母异父的亲哥哥结婚。”

    “怎么就不能了?!又不会生出基因有问题的孩子!”路近不依不饶继续抬杠。

    “这不是基因问题,这是伦理问题。”路远只好再一次解释,“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就算念之和何之初不介意,两人的孩子呢?等孩子长大,知道真相,会怎么想?”

    路近继续瞪他,“怎么想?有我这个万能外祖父在,难道还怕别人欺负他们?!”

    “总之何之初就是更适合念之!”

    路远明白过来,摇了摇头,“你就是看绍恒不顺眼,是不是?”

    路近也未必多看得上何之初,可跟霍绍恒比起来,路近这时又觉得何之初对顾念之更好。

    “不是我看不看得顺眼,而是你家霍少就没有把我姑娘放在心上!”路近继续不满,梗着脖子说:“如果是何少,遇到郭惠宁这种人,早就从头到脚收拾得渣都不剩!——还轮到她一再跳脚,继续找死?!”

    说白了,就是不爽霍绍恒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击网络谣言,维护顾念之。

    路远叹了口气,努力跟路近解释:“……绍恒在那边的时候,身份是苏联克格勃的远东王牌,不用遵守华夏的法律,行动更加自由。”

    “可是在这边,他是华夏军人,又是在国内行动严重受到限制的特别行动司大总领,不可能和那边时间的苏联克格勃一样,想怎样就怎样的。”

    路近却摆出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架势,将左右耳朵打通了,让路远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断抱怨霍绍恒:“……还说跟我女儿结婚了,就没人会欺负她……”

    “我看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照他的做法,他跟我女儿结婚了,会更要求我女儿委曲求全,什么以大局为重……呸!我姑娘就是大局!”

    “他不能以我姑娘为重,他就是没有大局观!”

    路远跟霍绍恒有过商议,在他看来,暂时忍耐是正常的,哪能跟路近一样,简直就是属爆竹的,动不动就炸了。

    路近却越说越激动,拿起手机就给霍绍恒打了过去。

    对面响了两声,霍绍恒的手机接通了:“……教授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

    彬彬有礼的问话,连他的姓都没有提。

    路近最喜欢猜谜了。

    一听霍绍恒这样说话,马上反应过来,“你在外面执行任务?不方便说话?”

    霍绍恒好像答非所问,说:“这里是君临律师事务所,我们接到朝阳群众举报,说这里最近进出的外籍人士比较多,他们怀疑这里有间谍。”

    路近瞠目结舌:“……可可可是,这里已经是全华资的律所!不再是外资律所!而且有外籍人士进出就是有间谍?!逻辑呢?常识呢?”

    霍绍恒神色平静,镇定自若地说:“这我们就不清楚了。但是既然有群众举报,我们不能坐视不理。这里的人,警方都会按照法律带回去笔录。有嫌疑的会转交给上级机构。我们是应邀协助国内警方开展涉外工作。”

    路近被霍绍恒大段大段的官方语言说得头晕目眩,愣了一会儿,才说:“……那洪老夫人的律师信就是这里准备的。”

    霍绍恒微微一笑,“……嗯,谢谢教授举报新的线索,我们会彻查下去,看看有没有进一步的泄密行为。”

    路近挂了电话,眼里好像还在冒着圈圈,一副被霍绍恒忽悠晕了的样子,突然对路远说:“……霍少居然已经知道这件事跟君临律所有关。”

    路远微笑着收回视线,淡定地说:“现在不觉得绍恒比不过何之初了吧?”

    “……我还得再看看……”路近嘀咕地挽尊,说的好像他再看看,就能做顾念之的主一样。

    其实他和路远心知肚明,两人只能发发牢骚,不可能改变顾念之的心意。

    ……

    半夜时分,顾念之已经进入梦乡,而郭惠宁却在梦中被一通手机铃声惊醒。

    “怎么了?半夜啊,打什么电话!”她一肚子气,冲着电话那边吼道。

    电话那边的人被她吓了一跳,“你发什么火啊!我告诉你,刚刚警方查了君临律所,从里面搬走好多东西,还有好几个加班的律师被带走调查了!”

    ※※※※※※※※※※※※※※※※※

    这是今天的第一更:第2012章《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好像也是月底了?过得真快,照例求一波月票。

    还有推荐票!

    今天两更。第二更晚上八点。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