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2032章 没有下次了(大章两更合一)

你好,少将大人 第2032章 没有下次了(大章两更合一)


    走进宋锦宁的办公室,路近在她身后关上门,立即问“……念之怎么了?你要单独跟我说话,她是出事了?”

    宋锦宁愕然回头,“没有没有,路教授怎么会这么想?”

    “可是刚才是你把我拉进来,说有念之的事要跟我说。”路近狐疑看着她,“你知道我对我家姑娘有多紧张和重视。”

    “知道知道……”宋锦宁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思考着怎么把话给圆过来。

    她刚才说跟念之有关,只是找个话题,赶紧将路近带走。

    宋锦宁其实也是不擅长跟人打交道的人,但她跟路近这种重度人际关系障碍症患者还是不一样的。

    她至少还有一份属于女性的善良和宽宏,一般不会主动刁难或者嘲讽别人。

    当然她也知道,那些话,别人说出来绝对是刁难或者嘲讽,但是从路近嘴里说出来,都是事实,不服不行。

    她把路近拉走,只是怕他言多必失,说出些太超前的话。

    坐在办公室里,宋锦宁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

    路近这种个性,好像也不太适合做教授。

    因为他太聪明,他的学习过程,跟一般人是不一样的,这就很难成为成功的教育者。。

    而且那些硕士生和博士生,哪怕已经是顶尖科研人才,是大众眼里的佼佼者,在路近眼里还是不够看的。

    他其实就适合专项研究,进行各种发明创造,然后给别人看结果,让大家膜拜就好了。

    教书育人,不是他的风格。

    路近坐在宋锦宁面前,见她为难的样子,自己也懂了,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如果宋所长觉得我给你树敌太多,你解雇我好了。”

    他又不愁工作钱财。

    宋锦宁见他误会了,说“路教授别这么说,我怎么担心你树敌?你说到哪里去了?”

    她不假思索地继续说“路教授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谁跟路教授做对,就是跟我做对,我对路教授的敬仰之心,路教授难道还要怀疑?”

    路近听得眉开眼笑,朝宋锦宁伸出大拇指,毫不客气地说“有眼光!宋所长是真正的天才学者!”

    夸他就是有眼光,这人真是自负得没边了。

    宋锦宁被他逗笑了,索性跟他直接说“路教授刚才说的很对,所里这些人都不怎么样,路教授给他们上课,真的是浪费时间。”

    路近连连点头,“是挺浪费时间,但我最近反正没事,时间不浪费也是要过的,能帮宋所长代几节课,就当是扶贫了。”

    得,连扶贫都知道了,可见时间真是太多了。

    宋锦宁这时已经是啼笑皆非了,她轻言细语地说“路教授,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担心您被人一激,就展示您的真实水平。”

    “您的真实水平,超越我们这个时代太多了,不适宜对大众展示。”

    路近骄傲地扬起头,“我的那些研究,确实不适合向大众展示,他们会吓坏的。”

    “嗯,所以要不以后您就做我们高能物理所的首席科学家,我给您申请无限制的经费预算,您想做什么研究都可以。”

    路近眼前一亮,“首席科学家?!这个想法不错,我喜欢……”

    他美滋滋地摸着下巴,“我姑娘是议会是首席法律顾问,我是她爸,总不能太差,首席法律顾问的父亲,就得是首席科学家!”

    宋锦宁笑了一下,想起来了,“对,这就是我想跟您说的念之的问题。”

    路近忙收敛了笑容,坐得端端正正,“……你说。”

    “念之是在议会上院工作,目前是上院的首席法律顾问。她如果想在议会里更近一步,真的做龙议长的接班人,那她就必须注意自己的形象和社会影响,因为议会上下两院都是选举出来的。”

    宋锦宁顿了一下,“选举这种机制,不能说最好,但议员作为民意代表,除了选举,别无他法。”

    路近点了点头,“说重点,我知道选举是怎么回事,也知道民意代表,这是念之需要考虑的,可是这跟我有关吗?”

    宋锦宁继续提醒他,“您是念之的亲生父亲,当她真的出来竞选的时候,她的出身来历身份背景都会被大众知晓,如果您得罪人太多了,被人知道她是您的亲生女儿,您说那些人会不会出来兴风作浪,给念之制造障碍?”

    路近顿时愤怒起来,两手在办公桌上狠拍了一下,“谁敢?!谁给我姑娘制造障碍,我就教他做人!”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管是搅浑水还是传谣言,你让那些人试试!我不掀翻那些人的家底,我就……跟我姑娘脱离父女关系!”

    宋锦宁“……”

    看来是来真的了,连“脱离父女关系”都说出来了。

    宋锦宁一瞬间对路近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一个这么无私疼爱自己女儿的人,又是众人难以企及的天才科学家,这种人,才是真正的人中龙凤!

    她有些后悔自己用这种话说服路近,忙诚恳地说“路教授,是我想错了,我不该这么说,请您原谅。”

    宋锦宁没有什么偶像包袱,该道歉就道歉,从来不含糊,也没什么面子观念。

    路近对她尤其欣赏这一点。

    虽然在路近看来,宋锦宁的智商还是够不上顶级,但比一般聪明人高出太多倍了。

    而且宋锦宁从来不忌讳主动道歉,这是路近做不到的。

    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除非面对的是念之,那是另外一回事。

    路近心里,亲疏远近其实分得很清楚。

    “宋所长太客气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以后会注意,不过我确实不会被别人激一下就把自己的老底都抖出来。”

    路近摊了摊手,“您别忘了,我父亲是顶级的心理学家,擅长催眠。我这方面没他厉害,但也学了点皮毛。”

    “察言观色是心理学的入门课程,我都懂,只是不想用。”

    路近翻了半个白眼,“就是看懂了,才觉得无稽无聊。”

    宋锦宁抿唇笑着,打开电脑开始给路近申请个人实验室,一边问“那您要是做了我们高能物理所的首席科学家,有了自己的实验室,还需要助手吗?有些实验,您不能一个人做吧?”

    “实验室苦力是要几个的。”路近掰着指头数,“要力气大,能搬搬抬抬,还有嘴紧,油嘴滑舌的社交花蝴蝶是不能要的,不仅不能要,只要靠近我实验室三米之内就要被激光击落。”

    宋锦宁“……”

    她是不是出了个馊主意!

    可是看路近兴致勃勃地算计他的个人实验室要什么器材,收什么样的“苦力”,她又忍住了。

    这才是最适合路近的研究方式,宋锦宁不想勉强路近去做那些浪费时间的事。

    两人商量好了,就开始谈要上马的研究项目。

    路近说“我丑话说在前头,我自己的民用项目,不会给你们高能物理所。那些是要给路老大的。他是给我挣钱的人,要是那些专利不给他挣钱,他就会撂挑子不给我和念之做饭了。”

    宋锦宁“……”

    她幽幽地说“……路总也给我做饭……”

    路近狡黠地眨了眨眼,脸上还是一派执拗,“我跟路老大认识这么多年,知道他这个坏习惯,凡是看见喜欢的女子,都会主动给人做饭。其实何必呢,女人喜欢一个男人,又不是喜欢厨子。”

    宋锦宁心里很不舒服,立刻说“路总会做饭是优点,怎么就成厨子了?你这么说,对得起路总这些年给你做的饭吗?”

    还特别好吃……

    路近心里笑得打跌,但依然梗着脖子说“厨子做饭不好吃还能叫厨子吗?不是进厨房做饭的人都叫厨子的。比如我也会一两手,但却不能叫厨子,因为我不专业。”

    “……可是做饭也不是路总的专业。”宋锦宁忍不住为路远说话,“他自己有专业,做饭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路教授这么说有失偏颇。”

    “……啊,上一个女人可不是这么说的。”路近睁着眼睛说瞎话,“路老大喜欢人家,故意说自己家装修,住到那个女子家里,一日三餐都照顾得妥妥帖帖,还给她送饭到单位,可惜呢,上一个女人根本不珍惜,就把他当厨子,路老大伤透了心,沉寂了好多年,最近才又开始给喜欢的女人做饭了。”

    宋锦宁听着觉得哪里不对,但脑子就在“上一个女人”这五个字上打转,一时没转过来。

    她困惑地问“……路总以前有喜欢的女人?是在那边吗?那个女人居然不喜欢路总?唉,真是没良心,对不起路总准备的那些美食。”

    “浪费美食是要天打雷劈,遭报应的。”

    路近“……”

    心里很是纳闷,我都说这么明显了,还没反应过来?

    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给个准话吧!

    路近心一横,正要开口替路远问一下,宋锦宁的办公室通话器突然嘀嘀叫。

    宋锦宁顺手摁开,一个女子甜美的声音响起来“宋所长,教育部的石部长来了,您要不要见一见?”

    教育部的部长都来了,宋锦宁怎么可能不见?

    马上说“我就来,你们请石部长去会客室。”

    路近最不喜欢跟这些官僚打交道,他也站了起来,“那我先回去了,你去忙。”

    宋锦宁点了点头,“正好我可以当面跟教育部长提一下给你申请经费预算的事。理论上说,这是要教育部拨款的,但议会也能起很大作用,等晚上回去我再跟念之谈一谈。”

    “嗯,没钱也不要紧,路老大会想办法的。”路近轻描淡写地说,先走出了。

    打开门,就看见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子,圆圆的脸像是红苹果,穿得也很活泼跳脱。

    刚才就是她在说话。

    路近知道她叫蔡昭和,是高能物理所那些硕士研究生里很受欢迎的一个小姑娘。

    学物理的女人本来就不多,偶尔有一两个那长相还不敢恭维,所以蔡昭和这种又漂亮又有点智商的小姑娘,就在物理所特别吃得开。

    但在路近这里行不通。

    他瞅了她一眼,自然而然地说“笑得这么开心谄媚,这次考试及格了?我记得你上次只得了十分。”

    满分是五十分,十分当然没有及格。

    真是打人专打脸。

    蔡昭和立刻眼泪汪汪起来,抖着小嗓子说“……路……路教授,我下次一定好好考。”

    “没有下次了。你被开除了。”路近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蔡昭和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宋锦宁继续头疼,无可奈何地说“只是被开除出路教授的课程,又不是被开除出高能物理所,你哭什么?”

    真是不安慰比安慰还好些。

    蔡昭和更难过了,捂着脸转身跑了。

    宋锦宁的助手这时赶了过来,心里暗暗好笑。

    一边说“现在的学生一个个都是玻璃心,一句重话都不能说,您别在意。”

    “我为什么要在意?该在意的是她。考试才得了十分,我们高能物理所也要考虑劝退制度了,不能和别的学校一样,还给补考的机会。”

    宋锦宁毫不在意挥了挥手,“你仔细想想该怎么起草章程,别收那么多人,做学问的人,贵精不贵多。”

    她记得自己父亲宋海川做高能物理所所长的时候,所里根本没有这么多人。

    这十来年是白瑾宜做主,恨不得把一个高精尖的研究机构,办成人来人往的大学校园。

    她的助手点了点头,“我会和秘书处的人商量章程,您去见石部长吧。他等了好一会儿了。”

    宋锦宁跟着自己的助手进了会客室。

    石部长是内阁下面教育部的部长,他五十来岁,长得慈眉善目,确实有种“教育家”的风范。

    这几年大力推行教育改革,又是给学生减负,又是不许老师布置太多的家庭作业,简直为全国的小学生操碎了心。

    宋锦宁是不习惯他这一套的。

    学习本来就是个艰苦的过程,连学习上的苦都吃不了,以后还有什么出息?

    不过高能物理所的经费目前还是由教育部管,宋锦宁还是得以礼相待。

    她走进会客室,意外的发现,除了石部长,还有一个风雅菁华的女子坐在石部长旁边。

    见她进来,这女子站了起来,身材不矮,跟宋锦宁差不多高。

    她微笑着朝她优雅点头,“是宋所长吗?久仰久仰。”

    ※※※※※※※※※※※※※※※※※

    这是今天的大章更新四千字第2032章《没有下次了》。

    今天两更合一了。晚了点。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