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194章 顾念之的直觉 4


    霍绍恒唇角舒展,不过没有明显的笑意,感觉到霍老爷子和霍冠辰都看着他,霍绍恒抬眸迎向他们的视线,“有事?”

    霍老爷子有心想说两句,但看着霍绍恒一脸护犊的表情,他只好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拿起筷子,“大家吃饭。壹秒記住【千千小說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吃饭,吃饭。”

    霍冠辰、章叔、章婶连忙跟着拿起筷子。

    章文娜和章文杰笑了笑,对顾念之轻声道:“顾小姐,吃饭了。”

    霍家吃饭,是标准的“食不言寝不语。”

    顾念之以前跟霍绍恒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过这一次她跟宋锦宁聊得开心,很是依依不舍地拿起筷子。

    宋锦宁听见了,笑着低声对顾念之道:“……吃完饭再聊啊。”

    “好。”顾念之重重点头。

    长方形的胡桃木长桌上,摆了几十样菜,但各有各的归属。

    霍老爷子、霍冠辰和霍绍恒面前都是三菜一汤,只能自己吃。

    顾念之面前也是三菜一汤,是霍绍恒专门嘱咐他的勤务兵给做的。

    别的人就都是霍家的厨娘做的饭菜。

    宋锦宁的饭菜一向是端到楼上吃,但这一次顾念之将她留下来了,就把饭菜也拿过来了。

    顾念之留神打量宋锦宁,见她吃饭的样子很是文雅得体,咀嚼的时候嘴抿得紧紧的,小口吃饭,筷子用得也很规范娴熟。

    她吃饭的仪态,跟霍绍恒神似。

    顾念之吃饭的仪态就是跟着霍绍恒学的。

    现在她坐在宋锦宁身边,才恍然大悟霍绍恒吃饭的习惯跟谁学的。

    想到霍绍恒的母亲变成这个样子,顾念之心情突然低落,只是闷头吃饭。

    吃完饭喝茶消食的时候也不愿意说话。

    宋锦宁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跟她说话,并且听她说话的人,对顾念之十分依恋。

    她巴巴地看着她,甚至亲手拎过红泥小茶壶,要给她斟茶。

    顾念之被吓到了,急忙接过茶壶,“霍夫人,我来我来。”

    宋锦宁笑眯眯地看着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顾念之。”顾念之低头给宋锦宁斟茶,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正要喝,霍绍恒从她手里接过茶杯,淡淡地说:“晚上要睡觉,不宜饮茶。”

    顾念之“哦”了一声,想到自己白天足足睡了一天,现在还喝茶的话,今天确实别想睡了。

    她也就放下不喝了。

    宋锦宁害羞地打量了霍绍恒一眼,然后凑到顾念之耳边轻声说:“……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顾念之:“……”脸上不受控制地泛起嫣红,雾蒙蒙的大眼睛更是如梦似幻,整个人跟醉了一样。

    但她能够感受到霍绍恒的目光如针一样扎到她背上。

    顾念之只好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轻轻摇了摇头,“他不是我男朋友。”

    “那是你丈夫?”宋锦宁好奇地问,又从头到脚盯着霍绍恒,“他长得真不错,跟你很配。”

    “啊……哦……呃……”顾念之呆呆地看着宋锦宁,突然明白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

    这宋锦宁既然不记得自己结过婚,那估计也不记得自己生过孩子吧?!

    那她是不是也不记得霍绍恒是她亲生儿子?!

    这个认知让顾念之倒抽一口凉气。

    她回过头,目光中充满同情和怜惜,怔怔地看着霍绍恒。

    霍绍恒瞥了她一眼,顿时明白她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了,不由十分头疼。

    少年时候的他可能因此有过怨怼情绪,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强大到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任何感情来支撑自己。

    “天不早了,早些休息。”霍绍恒站了起来,随手拉起顾念之,“你作业还没有做,快开学了,回去做作业。”

    顾念之张口结舌,非常想说我哪里有作业?!

    但是霍绍恒看她一眼,她立刻没了脾气,很没骨气地讪笑着对宋锦宁道:“霍夫人,我要回去做作业了,明天再陪你玩啊?”

    宋锦宁有些怕霍绍恒,他的眼睛一看过来,宋锦宁就不自在地别过头。

    “好,我明天找你说话。”宋锦宁跟着站了起来。

    霍嘉兰忙走过去扶着她的胳膊,但笑不语,送她上楼去了。

    顾念之对霍老爷子和霍冠辰礼貌地告辞,然后对章叔、章婶、章文娜和章文杰一一道别,才跟着霍绍恒回他的套房。

    两人一进去,霍绍恒就关了房门。

    这套房的隔音设备实在太好了,外面就是打枪放炮里面都不一定听得见。

    进了屋子,顾念之就不装了,抬头看着霍绍恒不满地道:“霍少,我什么时候有作业了?我怎么不知道?”

    “叫小叔。”霍绍恒下意识提醒她,并不和她纠缠“作业”的事,那本来就是一个借口,他无须解释。

    霍绍恒一个人往书房走去,一边嘱咐她:“早点休息,你刚退烧。”

    顾念之瞪着霍绍恒的背影,不敢相信他就这样一走了之。

    但是要追到霍绍恒的书房,她又不敢。

    以前跟霍绍恒住在一起的时候,他的书房是她的禁地,除非他让她去,她才能去。

    顾念之跺了跺脚,一个人去主卧洗漱。

    换睡衣的时候想起一件事,忙跑到霍绍恒的书房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门没锁。”霍绍恒的声音从书房传出来。

    顾念之轻轻一推门,那门就开了,原来并没有锁。

    霍绍恒从书桌后面抬起头,他的白衬衣挽着袖子到胳膊肘上,露出结实有力的手臂,黑色t恤的圆领处露出精致的锁骨,墨玉般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有事吗?”

    顾念之指指霍绍恒领口处的黑色t恤,“霍小叔,你答应过我回国后再给我几件那种t恤做睡衣……”

    霍绍恒想了想,“我有几件带过来了,但都不是新的。”

    “不是新的?”顾念之眼前一亮,“旧的好啊!旧的穿着舒服,我最喜欢旧的!”

    霍绍恒:“……”不怎么相信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一边在电脑键盘上打字,一边道:“在主卧的柜子里,你自己去找。”

    顾念之高高兴兴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霍绍恒突然想起来什么,忙从书桌背后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赶上顾念之的步伐,“我去给你拿。”

    顾念之只好跟在他背后进了主卧。

    霍绍恒亲自打开主卧的衣柜,给她找了三件黑色t恤,都是穿过的,但都洗得干干净净,还有烘干后的洁净气味。

    “这边的衣柜你用。”霍绍恒将右边衣柜里面自己的东西搬了出来,塞到左边。

    他的衣物非常简单,都是军队里发的,冬季的作战服、将官服以及常服。

    大衣单独挂在另一个衣橱,因此收拾起来很容易。

    顾念之将自己的行李箱拎了过来,迟疑地道:“……可是我住几天就走了,霍小叔不必给我腾衣柜吧?”

    霍绍恒的手顿了顿,抿着唇转过身,泰然自若地说:“以后你在帝都要读三年研究生,回来住的时候多得是。”

    “可是……”顾念之咬了咬牙,努力抗争,“我已经满了十八岁了,霍小叔,你已经不是我的监护人了。”

    “我不是你的监护人,但我还是你叔叔。”霍绍恒双手插在裤兜里,背靠在衣柜上,白皙的灯光从头顶洒落,衬得他刚毅的容颜一片昳丽。

    顾念之的目光几乎是贪婪地看着他,依依不舍,不敢反驳,舍不得反驳。

    鼓足的勇气在霍绍恒深沉的目光下烟消云散,她低下头,两手绞在胸前,“好……我放。”

    霍绍恒看见她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也不能一走了之。

    想了想,他坐到沙发上,对顾念之招了招手,“过来。”

    顾念之扭头看了看,并不想过去,“霍小叔,什么事,你说吧,我能听见。”

    霍绍恒也没有强求,用手揉了揉额角,终于说起今天的事,“念之,关于我母亲的事……”

    顾念之精神一振,不由自主走了过去,坐在霍绍恒身边,拉着他的胳膊忙道:“宋锦宁真的是你妈妈?亲生母亲,是吗?”

    “嗯。”霍绍恒身子前倾,两只手交握,胳膊肘搁在膝盖上,目光直视着前方,“今天谢谢你陪她说话。但以后不要这样做了。”

    “为什么?她既然有病,陪她说说话不是能帮助康复吗?”顾念之不解。

    她知道心理医生有一项重要的治疗方法,就是让病人在放松的环境下尽可能地多说话。

    说话是倾诉,也是减压的方式之一。

    “问题是……”霍绍恒看了看她,“她睡一觉,明天就会忘记今天对你说的话,甚至连你这个人都不认识,你得从新介绍自己,再跟她说一遍今天说过的话。你以为,有多少人有耐心,每天重复这个重新认知的过程?”

    “啊?”顾念之捂着胸口拍了拍,“宋伯母原来得的是短期记忆遗失症()?!”

    “不。”霍绍恒抬起头,叹口气,“16年前,我们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我母亲……突然就晕倒了,醒过来后,她只记得十八岁以前的事,以为自己一直是十八岁。这之后的每一天,她都会遗忘前一天发生的事……”

    渐渐地,霍家没有人再跟她说话,也不再理会她,只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定期有医生来给她体检,除此之外,她就跟一个不存在的人一样生活在霍家这所大宅子里。

    顾念之同情地握住霍绍恒的胳膊,“她也不记得你了,是吗?”

    “嗯。”霍绍恒扭头看她,“不过这没什么,对我没有任何影响,你不要想太多。”

    顾念之:“……”

    好吧,既然强大的霍小叔不需要别人的同情,顾念之也只有摸摸鼻子,“我知道了。不过……”她想了想,还是道:“你说宋伯母到了第二天就会忘记前一天的事,但是我觉得未必。”

    霍绍恒没有说话,也没有纠正她的称呼,只是征询地看着她。

    “昨天晚上闯到我卧室的女子就是她。”顾念之的视线紧紧锁定霍绍恒的双眸,“你昨天就知道了,是不是?”

    所以才不让人继续查下去了。

    顾念之的卧室在一楼,南墙是一整片落地长窗。

    当时不知怎么搞的,窗子没有锁,可以从外面打开。

    宋锦宁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溜了进来,坐在顾念之床前看她。

    但是昨天几乎下了一夜的雪,宋锦宁从外面进来,肯定在雪地里留下脚印,因此外面的路灯“恰如其分”地坏掉了,可以让人暂时看不见外面雪地里的脚印。

    到了今天早上,一夜大雪早就把昨夜宋锦宁的脚印给抹去了,这件事就能圆满地掩盖了。

    “……所以昨天宋伯母去我房里这件事,不是她一个人的错,而是有人有意为之。”顾念之最后下了结论,“这个人不知为何要这样做。”

    霍绍恒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才道:“大部分正确。”

    “但是……”顾念之没有结束,“今天傍晚我出来吃饭的时候,在走廊上又遇到宋伯母,我觉得她是记得我的。她的眼神和对我的兴趣显示她不是对昨天的事一无所知。”

    霍绍恒的眉头拧了起来,“你说真的?”

    “嗯,我以人格担保。”顾念之郑重点头,又补充道:“霍小叔,你知道我的直觉很灵的。”

    “你的直觉?”霍绍恒斜睨她,目光几乎是鄙视的。

    顾念之硬着头皮说:“……难道不是嘛?我的直觉是不是很灵?”

    霍绍恒抿了抿唇,移开视线,“你睡吧,明天……”他顿了顿,“明天我带你去看我母亲。”

    顾念之心里一喜,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我还打算给宋伯母买一套香奈儿当新年礼物。”

    “嗯,用这张卡。”霍绍恒从裤兜里掏出一张他准备了好久的卡,“你的东西,以后也用这张卡买。”

    “我的就不用了。”顾念之忙不迭地推辞,“我有奖学金,还有补助,够自己过日子。”

    霍绍恒弹着那张黑卡,垂眸问她:“你有多少奖学金?”

    “……一年有好几万呢。”顾念之喃喃说道,“还有补助,大概是一个月两千,够吃食堂了。我再做做兼职……”

    何之初曾经说过要让她帮着做case,都是有提成的。

    “你身上的一套香奈儿就不止好几万。”霍绍恒看了她一眼,拉起她的手,把那张黑卡放到她嫩白的手心,“拿着,听话。”

    ※※※※※※※※※

    这是第二更也是两更合一,包括给霁鱼儿盟主大人七月打赏灵宠缘的第二次加更。

    今天是周一啊,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都投给少将大人吧!

    特别是推荐票!谢谢亲!

    o(n_n)o~。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