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2105章 这是一道送分题(第二更)

你好,少将大人 第2105章 这是一道送分题(第二更)


    陆安鹏从容不迫地将dna证明拿了出来,放到顾念之面前,手指在这份证明上轻轻敲击,微笑着说:“顾大律师确实是个很谨慎的人,按照程序一步步走,一点遗漏都没有。”

    顾念之挑了挑眉。

    这并不是在夸她,而是在说她打官司的时候只知道按部就班。

    对于庭审律师来说,这种话确实不算是夸奖。

    就像夸一个孩子成绩好,只说他每天把老师给的考试大纲背的滚瓜烂熟,但略微有一点超纲的内容,他就不会做了。

    都是明褒实贬。

    一般人听到这种评论,特别是工作上成绩出众的年轻人听到这种评论,都会勃然大怒。

    就算不发作出来,也会困扰情绪,干扰逻辑思维,更严重的是,会影响到官司成败。

    年纪大的人可能还会情绪控制,尽量降低这方面的负面影响,这就是所谓的阅历带来的红利。

    但是年轻人就不一样,因为年轻,又出众,多半会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旦遭遇挫折和讥讽,反弹的情绪黑洞会比普通人更加严重。

    可他错估了顾念之。

    有一种人,天生适合做某种事。

    一旦被他或者她找到自己天生适合做的事,会比那些在这些事上做了几十年的人都要老道犀利。

    顾念之就是这种人,恰好找到了自己天生适合做的事。

    当她站在法庭上,她就会光芒万丈。

    沉着淡定地跟她的年纪严重不符。

    顾念之没有理会陆安鹏话语里淡淡的嘲讽,她低头飞快地看了一眼这份dna证明。

    具体内容她看得不是很懂,都是生物基因方面的专业术语,但是总结的结论她是看得懂的。

    这份dna验证证明是在说,法庭上的这个凯文·拉里斯,是纽约人约翰·拉里斯和凯利·李的亲生儿子。

    顾念之点了点头,看着dna上的证明日期,说:“连亲子证明都做了,陆大律师做事确实是滴水不漏。”

    “尽一切可能满足客户的需要,帮助客户打赢官司,维护客户的利益,是我们律师的职责。”陆安鹏彬彬有礼说道。

    顾念之将这三份资料摆在自己面前,心想,如果承认凯文的外交官身份,那么他将享有外交豁免权,特别是刑事诉讼豁免权,不受所在国刑事追诉,也没有出庭作证的义务。

    对方能想到这一步棋,真的是很厉害了,顾念之忍不住要给他们点赞。

    不过点赞归点赞,要戳穿照样要戳穿。

    顾念之用手拂了拂那份dna证明文件,像是要拂去一些看不见的尘埃。

    抬眸淡淡扫了一眼依然处于呆滞状态,像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凯文,再看了看他的律师团里那些以为趾高气昂,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律师,顾念之轻笑道:“这些证明和文件确实很不错,完美的将凯文从这个案子里拔了出来。”

    “既然顾大律师承认了,那这个官司是不是不用打了?我的当事人被拘押两个月,已经身心受创,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很不稳定,我向法庭要求当场释放我的当事人,并且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误工费和惩罚性民事赔偿。”

    那位印度裔大律师见状,简直是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发表总结陈词了。

    陆安鹏瞅了他一眼,缓缓坐下,把表演现场留给他。

    顾念之在心里暗赞两边世界的陆安鹏都是老滑头,这种敏感度,真是没谁了。

    她懒洋洋地抬起手,说:“反对。被告律师,这案子才开始,你着什么急啊?两个多月都等了,你也不在乎多等几个小时吧?”

    “我不认为这种有外交豁免权的案子还有什么可打的。再打下去,你们就要跟美国引起外交纠纷了。”印度裔大律师阿里夫虚张声势地恐吓顾念之,只希望她能收手,这样他们就能结束官司,回美国去了。

    在这里待两个多月,他很想自己的家人。

    顾念之笑着说:“这一点我们自有分寸,不过还是谢谢阿里夫先生的提醒。”

    说完她不再理会被告的律师团,直接面对法官说:“法官大人,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被告律师团。”

    法官有些担心地看着她,拿起法槌敲了一下,说:“允许。”

    顾念之微微躬身表示感谢,然后转头看向那个站起来的印度裔大律师阿里夫,说:“阿里夫先生,你能全权代表你的当事人凯文吗?”

    “当然能,我们签订的是全权代表协议。”阿里夫警觉地说,一双棕色眼眸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盯着顾念之。

    律师和客户的协议有不同的授权范围,全权代表是其中最高的一种。

    这意味着,他在法庭上代表被告说出来的话,跟被告自己说出来几乎没有差别。

    顾念之估摸着对方肯定签订的是全权代表协议,因为凯文的这种状况一看就不是能自己说话的。

    不管他是真的身心俱疲,还是在酝酿装精神病,都不允许他自己回答顾念之的问题。

    而对有钱人来说,遇到跟法律有关的事,自己是一句话都不会说的,都是由专业律师全权代表。

    因为律师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是他们的专业素养。

    顾念之也知道不可能直接从凯文嘴里挖出证据,所以她一早打的主意,就是从他的律师团队入手。

    她微微一笑,重新回到凯文的那份身份证明文件,也就是他的履历表上,说:“阿里夫先生,我这里有一份凯文在纽约五年级、十一年级和大学毕业那年的同学名册,您能让您的当事人圈出五个他最熟悉的同班同学的名字吗?”

    说着,顾念之把早就准备好的三份同学册拿了出来。

    阿里夫一看就乐了,心想这女律师真是太蠢了,以前是怎么打赢官司的?

    拿出来的同学册不仅有姓名,还有照片!

    这是送分题吗?

    阿里夫立刻走出被告席,从顾念之手里接过同学册,乐颠颠地拿去给凯文看。

    坐在被告席旁边的陆安鹏也勾起一边唇角,摇了摇头,心想自己确实高看她了。

    不过当他目送着阿里夫将同学名册放到凯文面前的时候,看见凯文微微一怔的时候,陆安鹏手指暗暗蜷了起来,居然有些紧张。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第2105章《这是一道送分题》。

    今天两更。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月票可以留到月底双倍的时候投。

    十二月月底最后三天和一月前七天,都是月票双倍。

    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