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203章 我心里的人


    霍绍恒问这话的时候,视线落在填漆床的床顶,并没有看着顾念之。【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

    他等了半天,发现顾念之依然是一声不吭。

    偏头一看,她居然已经睡着了。

    霍绍恒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俯身下去,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滚烫的唇贴在她光洁皎净的额头上,竟然有过电的感觉。

    霍绍恒顿了顿,才慢慢移开,摸了摸顾念之的脸,神情复杂地站了起来。

    在小姑娘心里,喜欢与不喜欢是很简单纯粹的两件事。

    但是两个人如果真的要在一起,并不是光喜欢和不喜欢就能决定的。

    霍绍恒整了整衣领,推开单间的门走了出去。

    门外薛靖江他们已经回来了,正扯着嗓子唱k。

    霍绍恒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洪子奇忙过来跟他说话:“霍少,问一声,你跟那个巴巴多斯的女富豪顾嫣然是不是挺熟的?”

    “不熟。”霍绍恒简短答道,“为什么这么问?”

    “是这样,她不是要将财产移到咱们国家吗?在好几个领域要大举投资,我和薛大傻子,还有小崔正好有个项目,顾嫣然那边的人过来看了,挺满意的,打算要投资。但是我们对她也不熟,听说你曾经帮过她一个大忙,所以想着问问你。”洪子奇一口气说道,又道:“不过你别有心理负担。这种事不需要你徇私情。公是公,私是私,我们就是打听一下她是不是真富豪,可别是个骗子就尴尬了。”

    “哦。”霍绍恒点点头,“骗子倒不至于,顾家在巴巴多斯确实算得上富可敌国。当然,这国是小国,也不要把他们的实力想得太厉害。”

    他们说起了生意上的事,崔柏文和薛靖江也来了,白天群在旁边一声不吭。

    等他们说完了,白天群才抹了抹脸,对霍绍恒道:“霍少,我二叔的事,你知道吗?”

    “不知道。怎么了?”霍绍恒说得完全没有破绽,估计就算是跟他一起动手的阴世雄看见他这幅模样,也会觉得自己当初出的任务完全是错觉,根本没有的事。

    白天群痛苦地道:“就是我们家里人想着,二叔虽然有大错,但是人也死了,能不能让他的遗体回国,跟家族里的人葬在一起。就他一个人漂泊在异国他乡……”

    霍绍恒的眼神几不可察地眯了眯,一抹精光一闪而过,他垂下眼眸,一只手在腿上打着拍子,摇摇头,“这个跟我说没用。【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你要求情,你们白家大房能说得上话。”

    也就是白悦然那一支。

    他们却是反对将白余生的遗体接回来的。

    白天群没办法了,摊手道:“好吧,我也知道二叔错得太离谱了,所以活该他得到这个下场。我家里的人嘱咐我已经做到了,回去好交差了。”

    霍绍恒又笑了笑,转头跟薛靖江他们问起来他们要做的项目。

    几个男人说起正事,时间就过得特别快。

    顾念之一觉醒来,发现都下午四点多了,头还是晕晕乎乎的,并没有因为睡了一觉就有好转。

    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听见大门一响,霍绍恒走了进来。

    “咦?你已经醒了?去吃晚饭吧。外面都摆好了。”霍绍恒身姿笔挺地站在床前俯视着她。

    顾念之不适应地眯了眯眼,努力想着她睡过去之前,都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但是脑子里跟一团浆糊一样,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好了,别再摇了,快去吃饭,吃完我们回家。”霍绍恒伸手拉起她。

    她顺势往前一扑,就扑到霍绍恒怀里。

    霍绍恒:“……”总觉得醒了的顾念之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顾念之微微一笑,两只胳膊顺势圈住了霍绍恒的腰抱了抱,然后飞快地松开,扶着墙出去了。

    她虽然走得有些歪歪斜斜,但总算是没有摔倒的迹象。

    出了小单间,看见外面摆了两桌。

    这一次是男人一桌,女人一桌,因为大家吃的是药膳,男人吃的药膳和女人吃的是不一样的,所以要分桌。

    顾念之和小崔嫂、薛欣然以及郭惠宁三个人吃饭的时候,发现她们喝的是红酒。

    “念之,这瓶82年的拉菲,味道还不错。”郭惠宁给顾念之倒了浅浅的一杯,“口味甘醇,我很喜欢。”

    顾念之上午才喝了茅台酒,是白酒,这时又要喝红酒,她本来想推辞,但是看小崔嫂和薛欣然都兴致勃勃,还有男人们在专注地谈自己的事,也没有霍绍恒在她身边给她挡酒了,她咬了咬牙,硬是喝了起来。

    果然她上午喝的白酒还没有代谢掉呢,又和红酒混在一起。

    最后当霍绍恒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让她不要喝了的时候,她已经比上午醉得还厉害了。

    小崔嫂和薛欣然十分尴尬,忙道:“是我们的错,不知道小顾酒量那么浅啊。”

    本来劝酒劝得最厉害的郭惠宁缩在旁边一声不吭。

    “这不是酒量深浅的问题,极品白酒和极品红酒配着喝,就算是酒量好的男人也撑不住。”薛靖江叹了口气,招呼着要给顾念之炖醒酒汤。

    霍绍恒看了看时间,也快六点了,将顾念之抱在怀里,道:“没事,我带她回家吧。今天出来一天,也该回去了。”

    他本来是和顾念之出来给他母亲宋锦宁买东西的,结果在外面一逛就逛了一天。

    而且他现在喝了那么多酒,也不能开车,只好给范建打了电话,让他来赛昂广场地下停车场接他们。

    顾念之这时已经完全醉倒了。

    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上车,又是如何到家的。

    她只记得夜风一吹,她就缩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之前因为睡了一觉而断片的思维居然现在又联系起来了。

    在醉意中,顾念之想起了她和霍绍恒之前没有说完的话。

    霍绍恒揽着她的肩膀,带着她走进自己住的一楼套房。

    顾念之攀着他的胳膊,醉意盎然地说:“霍少,你是不是想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啊?我记得你问过……”

    霍绍恒没有说话,镇定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顾念之的手却毛毛躁躁地摩挲上他的侧颜,然后一路往前,辗转到他唇边。

    她的手指描画着他的唇型,梦呓般说:“我心里的人,就是你啊……霍小叔……霍少……绍恒……”

    顾念之叫“绍恒”的话音刚落,霍绍恒已经一脚踹上门,利落地一个转身,一手抓住她的双臂高高举起,一手插入她脑后的黑发,将她狠狠摁在门边的墙壁上,一言不发俯身下来,狂风骤雨般的吻陆陆续续落在她菱角般的双唇上。

    顾念之撩人的技巧简直幼稚的可笑,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生中最艰难的考验。

    在她说出他名字的那一刻,她就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武器,摧毁他所有的刚强。

    霍绍恒噬啃一样亲吻她,双唇用足了力气,蹂躏着她的唇。

    舌尖撬开她紧闭的唇瓣,探入芳香的内里,恨不得堵住她所有的呼吸。

    他的唇舌一起蹂躏着她,洗刷着她,里里外外亲得彻彻底底,这还不够,甚至开始嗜咬,一点点咬住她的唇,再往里咬住她的舌尖,大力含住不放。

    顾念之在霍绍恒扑上来亲吻她的那一刻,就彻底清醒了。

    她被霍绍恒以强硬地姿势摁在墙上,被动地承受着亲吻。

    全身都在颤抖,意识不由自己做主。

    她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觉得自己在做梦,梦里真是什么都有,包括最不可能的那个人狂野的亲吻,就跟她曾经夜夜隐秘地暗暗憧憬过一样……

    他强劲的臂弯甚至超越她最大胆的想象,比她一切想象都要完美。

    他亲我了!

    他亲我了!

    他真的亲我了!

    顾念之全身上下跟过电一样,一阵阵颤抖。

    她试着回应,她也想感受他,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她的梦。

    但她却被霍绍恒压得动弹不得。

    她被他全盘掌控,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甚至她的唇舌都被他含得紧紧地,舌尖在她唇边进出来去,带起一阵又一阵的酸软酥麻。

    可她不觉得窒息,也不觉得疼痛,她只想臣服在他最有力的桎梏里,她愿意被他的爱囚禁,画地成牢。

    霍绍恒唇边的气息带着甘洌的酒味,又有一点点烟气,还有他手指间淡淡的硫磺气息,那是子弹皮革的硝味。

    奇怪的是,这些气味夹杂在一起,一点都不难闻,反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男子气概,强烈地吸引着顾念之,让人想到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戎装的将军,手中的弓箭,腰间的酒囊,还有马背上的猎物。

    顾念之腿脚越来越软,都不能站立了,只能如软藤一样缠绕在他身边。

    如果不是霍绍恒一只手将她的双手举起来撑在墙上,她真的能滑溜到地上去。

    不过举的时间长了,顾念之不免觉得胳膊也酸了。

    她唔唔叫了两声,开始挣扎起来。

    霍绍恒顿了顿,终于停下了疾风骤雨般的亲吻,从她唇边移开,放下她的双臂,他低垂着头,将脑袋埋在顾念之颈边,慢慢平息着自己粗重的喘息。

    ※※※※※※※※※

    这是第三更三千字,为柳神轻语七月份打赏的灵宠缘第一次加更送到。

    亲们的月票太厉害了,俺不得不三更了今天。

    o(n_n)o~。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