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2148章 他知道的太多了(第二更寒铁Grace+14)

你好,少将大人 第2148章 他知道的太多了(第二更寒铁Grace+14)


    易馨妍和窦爱言开着车,各怀心思地来到独立法医的诊所实验室。

    因为是法医,一般的商业大楼不会接纳他进驻,所以他的选择是在帝都郊外自己买了一块地,盖了一座小楼。

    易馨妍从车上下来,看了看四周略显荒凉的景色,眼神闪了闪。

    就算再荒凉,这里也是帝都郊区,能在这里买地再盖楼,做的还是独立法医这种职业,启动资金打哪儿来的?

    这个人当真不简单。

    不过易馨妍什么都没说,神情淡定地往小楼那边走去。

    窦爱言却没有她那么沉得住气,跟在易馨妍后面骂骂咧咧,很不高兴地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怎么看起来阴森森的?”

    易馨妍在小楼门口停下来摁门铃,一边说:“这里是法医诊所,地下室也许有尸体。”

    窦爱言打了个寒战,不敢再说话了。

    法医诊所的前台小妹打开门,请她们俩进来。

    易馨妍很有礼貌地笑着,矜持地说:“我是来见瞿先生的,请问他在吗?”

    独立法医姓瞿。

    前台小妹忙问道:“请问您有预约吗?瞿医生今天比较忙,接了一个大单子。”

    “我就是瞿先生单子的委托人陆安鹏大律师派来的。”易馨妍把名片放到前台。

    前台小妹看了一下,马上给独立法医打了个电话,说:“瞿医生,有位姓易的小姐要见您,还有一位姓窦的小姐。”

    独立法医已经得到通知了,知道是陆安鹏让她们俩来的。

    “请她们俩上来。”

    前台小姐忙亲自带着她们俩上楼去了,一边说:“今天接的单子是验证dna,不用去地下室解剖尸体,所以瞿医生一直在二楼。”

    窦爱言听得脸都绿了。

    易馨妍却镇定地多,一言不发跟着前台小妹来到二楼。

    这里的地方非常宽敞,上去就是一条走廊,将二楼分做两边,一边一个大实验室。

    独立法医就在左面的实验室里做他的dna验证试验。

    他的助手推开实验室的门,请易馨妍和窦爱言进去。

    独立法医朝自己的助手和前台小妹挥了挥手,“你们下去吧,我和两位小姐有事情要谈。”

    他让自己诊所的工作人员离开之后,易馨妍才严肃地说:“瞿医生您好,我是受人所托,来看看你的验证结果。”

    独立法医领着她去看自己的验证结果,一边纳闷地说:“你们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和专业素质吗?我就担心出错,一连做了十遍,结果都是一模一样的。”

    他记得自己把结果告诉陆安鹏的时候,他在电话里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语气。

    搞得他都要以为自己真的出错了。

    易馨妍其实也不懂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但她很仔细地询问了独立法医做验证的实验经过,听起来真的没有什么问题。

    可这怎么可能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拿出手机,将独立法医这里的报告翻拍了一份,也让独立法医再讲了一遍他做验证的过程,给自己人发了过去。

    在这里待了十几分钟,该问的都问了,报告也拿到了,易馨妍和窦爱言才一起告辞离开。

    两人回到车上,窦爱言才长吁一口气,说:“那里真是吓死我了,对了,你去问谁的dna验证啊?为什么要验证dna?是亲子鉴定吗?”

    易馨妍开着车,过了很久,才说:“……凯文的dna验证,据说他死了。”

    “什么?!”要不是有安全套,窦爱言就要跳起来了,“凯凯凯文?!我们的副总裁?!”

    易馨妍“嗯”了一声,脸色有些麻木:“意外吧?”

    “这不可能!”窦爱言也是拒绝承认,她不会说自己也偷偷暗恋过那位俊美儒雅的副总裁大人。

    “他不是晕过去了吗?还在这里的监狱吧?怎么会死呢?是不是被害死的?!”

    易馨妍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说是死于车祸。你别问了,知道得多,对你没好处。”

    窦爱言有些不服气地张了张嘴,想反驳易馨妍的话,可是再想一想那些人做的事,她又悻悻地把话咽下去了。

    也许真的不用知道太多。

    易馨妍开着车回到市区,没有回公司,而是回了自己的公寓。

    在那里,她打开视频,跟自己人联系上后说:“……我仔细在那里盘问了半天,感觉法医那里的程序没有错,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凯文真的死在车祸里吗?”

    那边的人也很焦虑,说:“现在只能看左清弘那边了,他应该是真正知道真相的人。”

    “他可靠吗?”易馨妍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万一他出错……”

    她的意思其实是,如果左清弘骗他们,那车里的真凯文也变成假凯文了。

    如果是这样,他们的头儿会更难过了。

    等于是亲手把凯文送入死地。

    谁能受得了?

    “大老板已经亲自去见左清弘了。如果左清弘敢骗我们,他会死得很惨。”那人冷冷地说,眼里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易馨妍心神不宁地看着视频,好几次欲言又止。

    那人见她这个样子,纳闷道:“你有话就说,干嘛吞吞吐吐的?”

    易馨妍仔细盘算了一下,不自在地用手捋捋头发,说:“我在想,是不是顾念之她发现了什么?”

    “这事跟顾念之有什么关系?”对方很是不以为然,“我们有人盯着她,这些天她一直在议会和霍少官邸两边跑,没有去看过凯文。”

    “你是不是傻?”易馨妍揉了揉额角,觉得自己要冒火了,“顾念之做局,还要亲自去吗?!你们要是小看她,有你们的苦头吃!”

    “易大魔女,我知道顾念之是很厉害,不过至于到这种程度吗?你为什么这么怕顾念之啊?她再能耐,不也就是在法庭上瞎哔哔?出了法庭,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她!”

    “你一根手指头就摁死她?那你去摁啊!”易馨妍火大,一巴掌拍在自己的书桌上,“去啊!有本事跟她单挑!”

    “单挑就单挑!只要她身边那些安保人员不出手,你看我能不能摁死她!”

    两人争执了几句,不欢而散。

    ……

    左清弘从手术台上悠悠醒过来。

    他使劲儿睁眼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自己是在医院里。

    病房里没有别人,只有他一个人躺着。

    他想坐起来,可是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手臂一用劲儿就勒得疼,好像被什么铁一样的东西箍住了。

    他喘息了几声,然后叫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

    一个护士推门进来,没好气地说:“叫什么叫?想打针啊!”

    左清弘:“……”

    他忍着怒气,说:“这是医院还是牢房?你们把我怎么样了?!”

    “你是嫌疑犯,当然是铐起来了。”护士看了看他的吊瓶,确定没问题之后才把手插在白大褂里,一摇一晃地出去了。

    她走后没多久,左清弘病房的门再一次被推开。

    这一次,不是一个人,而是好几个人一起走了进来。

    左清弘皱着眉头,看着这群穿着白大褂的人,没好气的说:“你们这是要干嘛?集体查房啊?”

    那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站在前面的两个人分开一条路,让后面一个人走了出来。

    那人身材娇小,戴着口罩,虽然穿着医生袍,却依然能够看见玲珑的曲线,明显是个女人。

    她站着左清弘的病床前,声音沙哑地问:“左清弘,到底是怎么回事?车里的凯文到底是真还是假?”

    左清弘听见这个声音,浑身一震,眼睛越瞪越大,眼底尽是狂喜,“……夫人您来看我了!”

    那女人皱了皱眉,继续问:“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清弘还不知道后面的事,他跳车之时被霍绍恒打瘸腿,就晕过去了,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他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非常肯定地点头说:“是假的,我亲眼看见那人把坐在他两边的两个特种兵给弄死了。如果是真凯文,他为什么要把来救他的人弄死?”

    那女人眼底闪过一丝希翼,“真的?你确定?!”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见的,不然我怎么会跳车?”左清弘很肯定地说。

    那女人正要继续问话,耳朵里的蓝牙耳麦响了。

    留在别墅的技术支持人员正在汇报易馨妍的调查结果:“夫人,独立法医没有问题,程序正确,应该就是凯文。”

    那女人神色遽变,身形跟着晃了晃。

    再看左清弘的时候,眼睛里已经充满了疑虑和不安。

    “你说,车里的人是假凯文,除了你的话以外,还有没有别的证据?”这女人左面的年轻男子跟着走过来,开始盘问左清弘。

    左清弘顿时恼火了,“我的话你们还不信吗?我会对夫人说假话?!”

    “这很难说。”这年轻男子跟凯文的关系很好,眼圈都红了,“你有多嫉妒凯文,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嫉妒凯文?这是怎么回事?”那女人回过神,看着自己旁边的年轻男人,认出他是凯文的好朋友,“你再说一遍!”

    那年轻男子索性指着左清弘,气愤地说:“他不止一次跟人说,既生瑜何生亮,还说自己就是瑜,凯文就是亮!”

    左清弘本来苍白的脸上顿时涨得通红,“你别胡说八道!”

    “你一直嫉妒凯文比你更得夫人欢心,恨不得取而代之!”

    “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保不定你就借刀杀人了!”

    那个年轻男人显然对左清弘和凯文之间的事很清楚。

    “再说你凭什么跟凯文比?!凯文是夫人培养多年的继承人,你是什么东西?!你也配跟他比!你害死凯文!你去死吧!”

    这年轻男子越说越气愤,一时冲动,扑过去要拔掉他的吊瓶。

    他旁边的人赶快拉住了他。

    左清弘气得浑身发抖,如果不是被铐住了,他也要从病床上跳起来跟这个人决斗了。

    他怒视着那个人,急着分辩说:“我没有!我跟凯文虽然不对盘,但还不至于要他的命!你这么说,就是污蔑我!”

    他扭头看着站在他床头一言不发的女人,哀求道:“夫人,我真的没有,我敬仰您,崇拜您,但是我绝对没有想过要对凯文取而代之!”

    “你撒谎!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心里清楚!”那被人拉住的年轻男人拼命踹了一脚左清弘的病床。

    站在最前面的女人再次开口了,声音很是疲惫:“我再问你一遍,当时在车里的人,到底是真凯文,还是假凯文。”

    左清弘被逼问了这么半天,突然有些迟疑了。

    一般人都会有这种状况,哪怕明明知道自己是正确的,但是在很多人的质问下,也会产生一定的自我怀疑。

    而左清弘只是一瞬间的恍惚,看在那位夫人眼里,已经跟有猫腻差不多了。

    她极度失望地看着左清弘,喃喃地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左清弘愣了一下,回过神,马上说:“夫人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我费了那么大心思,就是要救他出来……”

    “傻子才信你!从开始就不应该让你去救凯文!”还是凯文的那个年轻朋友,眼泪都出来了。

    他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转身跑出了病房。

    那位夫人握了握拳,淡声说:“我会继续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转身出去的时候,却对身边的人下命令:“弄死他。”

    左清弘不能被抓,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那人点了点头,转身回来,手里已经拿了针管。

    一针管扎进去,左清弘只觉得全身麻痹,很快就连呼吸器官都被麻痹。

    他双脚不受控制地蹬了两下,很快就再也动不了了。

    ……

    “霍少,为什么放任左清弘被弄死?”阴世雄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很是不解地问。

    他和赵良泽跟在霍绍恒身边,正坐车去议会上院接受议员们和新闻媒体质询。

    因为凯文和左清弘这两个被关押的先后非正常死亡,国内外新闻媒体炒作得很厉害,议会里一批人也觉得是安全部门监管不力,所以正式发函,让他们去议会回答问题。

    霍绍恒面无表情地说:“他是目击证人,想要他死的人太多了,防不胜防。”

    阴世雄:“……”

    我信了你的邪!

    ※※※※※※※※※※※※※※※※※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四千字:第2148章《他知道的太多了》。

    给“寒铁grace”亲九月打赏的一百万起点币第十三十四次加更送上。

    第三更四千字大章加更晚上九点。

    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吧~~~

    感激不尽~~~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