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2149章 自己人(第三更寒铁Grace16+)

你好,少将大人 第2149章 自己人(第三更寒铁Grace16+)


    “左清弘不是白死的。他的死,让安全部门顺藤摸瓜,将那个医院里潜伏多年的敌国特工人员一网打尽了。”霍绍恒顺手拿起一本军事杂志,坐在后车座上淡定地翻看,气定神闲地偏了偏头,打着官腔说:“对国家人民还是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阴世雄无语至极,朝霍绍恒竖起大拇指:“霍少,您要是等下能这么跟议会的人说,我就敬您是条汉子!”

    赵良泽白了阴世雄一眼,说:“大雄你是几个意思?左清弘死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他都逼得那位夫人亲自现身了,他还有什么价值?”

    如果不是霍少对那边的安保完全放手,那个什么夫人怎么会轻易上钩?

    要钓大鱼,只有舍得放饵。

    阴世雄伸了个懒腰,歪着头靠在车窗上想了一会儿,有所领悟道:“……也有道理。那个什么夫人真是太谨慎了。之前我们有人在附近晃悠的时候,她真的沉得住气,根本不露面。”

    “直到确信我们所有人都撤走了,她才带着人进来看左清弘。”

    赵良泽膝盖上放着一个小型笔记本电脑,正在噼里啪啦地打字,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你知道她有多努力吗?为了确信我们所有人都撤走了,她不惜动用了3x1医院里所有潜伏对象。有的人啊,啧啧,真是完全想不到是外谍。”

    阴世雄嗤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我认为,如果这件事不是发生在国内,而是在国外,我们一定有更好的方法能够对付她。”

    他们特别行动司在国内的权限受到极大限制,很多时候都是束手束脚。

    好在以前霍绍恒对国内的事情非常避嫌,极少插手国内的事,除非这件事跟顾念之有关。

    这一次是因为有凯文这个美国人的卷入,又跟宋锦宁有关,他们才能名正言顺的插手。

    “你也别太乐观。那个夫人到底是谁,我们还不知道,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是凯文的靠山。”

    “凯文为什么是她的继承人?那个左清弘为什么也想做这个夫人的继承人吗?”阴世雄疑惑地问。

    “这是我们需要继续调查的东西。”霍绍恒将杂志阖上放回去,一边问赵良泽:“通知美国的外勤人员了吗?凯文跟哪些人来往密切,这一次要重新调查。”

    之前他们调查凯文的父母亲友,居然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位“夫人”跟凯文过从甚密。

    “都是继承人关系了,为什么我们上一次一点都没有查到?”阴世雄也很不解,“这是瞒得有多紧?”

    “也不一定是隐瞒。”霍绍恒想得更多一些,他端坐在后车座上,深思道:“应该是我们调查的地点不对。”

    “什么意思?”

    “我们调查的是凯文在纽约的情况。万一他跟这位夫人的交往,不是在纽约呢?”霍绍恒抬头看了看赵良泽,“让外勤们思维开阔一些,不要局限在一个地方。”

    “是,首长。”赵良泽将霍绍恒的命令记录下来,用加密方式发了出去。

    阴世雄眼看前面就要到议会了,拿出手机,给顾念之发了一条短信:【我们来了】。

    顾念之是议会上院的首席法律顾问,直属龙议长。

    她当然知道今天是霍绍恒他们来议会接受质询的日子。

    一大早她就来到办公室,查找今天来议会的那些新闻媒体从业人员的背景资料。

    知己知彼,也了解一下这些人采访风格。

    霍绍恒的专车到达议会上院的地下停车场,他四下看了看,发现安全部门和警察部门大头头的车早就到了。

    他们和他一样,都是来接受质询的。

    看着地下停车场里停着的密密麻麻的车,比平时多了一倍以上。

    霍绍恒推开车门下车,心想,这一次到底来了多少人?

    坐着电梯上了议会大厦十二楼,也是议会大会议厅所在的楼层。

    等候在电梯门口的几个议会工作人员见霍绍恒一行人来了,马上把他们引到一旁的休息厅里,给他送上咖啡和茶,还放上几碟小点心,一边偷偷地说:“霍少将您别急,顾首席都给您安排好了,我们不会让您吃亏哒!”

    说话的议会工作人员是个虎头虎脑的年轻男孩,说起“顾首席”黑亮的双眼就会放光,确实是很崇拜了。

    霍绍恒微笑着看着他,点了点头,低沉磁性的嗓音男人味爆棚:“谢谢。”

    “霍少将要见顾首席吗?我帮您去说一声。”另一个伶俐的胖工作人员磨掌擦拳说道,一点都不见外。

    霍绍恒其实可以直接给顾念之打电话,但他还是接受了工作人员的好意,请他们帮忙去打个招呼。

    这些人走了之后,赵良泽笑着说:“霍少,我从来不知道您的人缘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这些人完全不把您当外人啊……”

    “什么外人内人的?”阴世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吃几块小饼干,怪笑着说:“霍少就是议会上院的女婿啊,自己人……念之是议会上院的顾首席,是念之的人缘好……人家是爱屋及乌……”

    赵良泽看了看霍绍恒,不知道脑补了什么镜头,忍着笑移开视线,看向休息厅墙上的lcd大电视。

    这时候接受质询的,是安全部门的首脑聂部长。

    大会议厅里的座椅从低到高排列,就跟电影院里的座椅一样,但又呈圆形分布,圆心中央是一块空地,有几套桌椅。

    聂部长就是坐在圆心中间的座椅上,接受议员和有资格的新闻媒体记者的质询。

    现在说话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女记者,脖子上系着一条爱马仕丝巾,显得脖子特别长,脑袋特别大。

    她一脸严肃地说:“聂部长,我想问你们,你们安全部门的工作流程是什么?为什么会让两位被置于你们保护之中的人员丧命?其中一位还是美国公民!”

    聂部长五十多岁年纪,脑袋都没有多少头发了,一紧张,头皮就油光锃亮。

    他扶着面前的话筒,结结巴巴地说:“我们提供了最好的保护,但是记者同志,再好的保护也不是万无一失的……”

    说着,聂部长把他们提供的保护的细节说了一遍,非常详细,很多议员频频点头,已经很满意了。

    “你这话我不能接受。”可这个女记者咄咄逼人地打断了安全部门首脑的回答,“是不是提供了最好的保护,不是你说了算的,你的工作流程必须是正确的,这才能体现程序正义。你把你们工作流程的细节说一遍,说出来大家一起评评理。”

    聂部长惊讶地摇头,说:“请恕我不能提供工作流程的细节。这是违反纪律的。”

    “违反什么纪律?聂部长,你来这里就是来接受质询的,怎么能什么话都不说呢?那你来这里干嘛?你是拒不接受议会和媒体监督了?”

    阴世雄和赵良泽两个人看见这一幕,都惊呆了。

    原来质询是这个样儿的?

    他们孤陋寡闻了!

    两人面面相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霍绍恒突然坐直了身子。

    赵良泽瞥了一眼电视屏幕,发现居然是电视上居然出现了顾念之!

    原来她已经在质询会场上了。

    “念之也在啊!”赵良泽眼前一亮,发现几天不见,顾念之好像又漂亮一点了。

    她没有和别人一样坐着,而是站在一个演讲台后面。

    身材高挑纤细,样式简单低调的定制烟灰色职业女装没有降低她的颜值,反而衬得她肤白胜雪,眼亮如星。

    会场上,聂部长很是局促不安,那样子让人觉得他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大家的事,其实他只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女记者的问题而已。

    那女记者却更得意了,自以为抓住了聂部长的把柄,打算要一战成名了。

    她正要开口继续追问,顾念之开口说话了:“这位记者同志,你的问话已经在违法边缘试探,请不要继续你的违法话题,否则的话,我们可以报警当场逮捕你。”

    那女记者愣了一下,看过去之后,顿时大怒,“我在质询安全部门的首脑人物,你凭什么插嘴?这里是议会!我有说话的自由!难道你要封住我的嘴吗?!”

    “你是有说话的自由,但你不拥有不受法律控制的无限自由。”顾念之冷静自持地回应道,她抬起右臂,优雅地对着那边明显松了口气的聂部长,继续说:“聂部长已经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回答了你的问题,请你不要拖延大家时间。”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女记者愤怒地握拳在空中挥舞晃动,“他不肯说出工作流程的细节,违反程序正义原则!”

    顾念之抬在空中的手掌往下压了压,做了个“安静”的动作,说:“记者同志,安全部门的工作流程,是有保密规定的。你再三要求他在这种直播的场合下公布细节,违反了保密法,如果他真的说了,我们可以举报你们,一人可以得到奖金五十万。”

    女记者被顾念之说得面红耳赤,一贯在镜头前的伶牙俐齿不见了,结结巴巴起来:“你你你……你胡说!我只是希望程序正义能够得到保障!你要知道,今天是凯文和左清弘出事,明天就能是你我出事!”

    顾念之很明显地叹了口气,那声音通过她面前的高清话筒传遍全会场,当然也被直播传到亿万电视观众的耳朵里。

    霍绍恒的嘴角噙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觉察的笑意,平时刚硬冷毅的神情像是绽开一条裂缝,让人看见里面包裹的温柔和惬意。

    他定定地注视着电视屏幕,听顾念之柔美软糯的嗓音从电视里传出来:“记者同志,你什么不好比,非要把自己比作是罪犯和犯罪嫌疑人呢?”

    “我不会非法持枪,武力绑架他人,危害公共安全。”

    “我也不会装成医生非法进入医院,买通医院内部人员,将里面的重刑犯带走。”

    她说得分别是凯文和左清弘做的事。

    女记者被顾念之看似简单随意但又连敲带打的话弄得张口结舌,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顾念之这才露出“和蔼又看白痴”的表情,微笑着说:“当然,聂部长没有泄密,你的刺探不成功,所以暂时不予举报,以观后效。”

    她看向女记者后面的议会质询会主持人,“请问能开始下一个人问话吗?”

    那边的主持人忙点头说:“可以,下一个是来自北方的王议员。”

    这个议员问的问题就比较正常,没有像刚才那个女记者一样咄咄逼人,非要追问人家工作的流程细节问题。

    事实上,安全部门的工作流程确实是属于保密范畴,知道了他们的工作流程,很多时候都能推导出来他们在做什么事。

    也由于这个原因,安全部门的工作流程也不是固定的,而是不定期更换。

    就像你的电脑密码一样,可以强制你定期更换密码,以取得更高的安保效果。

    因为顾念之坐镇会场,保证问话和回答的双方都不会触犯法律,因此后面的质询进行得很顺利。

    帝都的警察部门首脑更是只被问了几个场面上的问题就功成身退了。

    阴世雄架着腿,看着电视,感慨地说:“……这些人对安保部门的人更感兴趣啊……也不知道是出于先天的好奇心还是后天的好奇心……”

    警察部门的工作流程和各种法规制度都是公开,关键是执法度问题,因此大家问的角度并不刁钻。

    只有之前对聂部长的问话,简直像一场嗜血的秃鹫面对受伤羚羊的盛宴。

    对警察部门首脑的问话结束之后,就轮到霍绍恒了。

    他从容不迫地站了起来,往会场上大步走去。

    阴世雄和赵良泽跟在他身后,一起走进会场。

    来到圆形会场中央的圆心坐下,霍绍恒抬眸往会场里看了一眼。

    像是自带强大气场,一下子把满屋子的人都镇住了。

    顾念之含笑跟他对视一眼,他刚硬冷毅的俊美容颜也回了一个同样的笑容。

    会场上和电视机前以及网络上看直播的人群顿时炸锅了。

    【卧槽!猝不及防被一把狗粮撑到无法呼吸!】。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说好的是严肃的质询场合呢?!那种恋爱的酸腐味都快从我电视机里飘出来了!】。

    【我实名拒绝这种不分场合随地乱洒狗粮的行为!如果还要再洒,我希望再多点儿!】。

    ※※※※※※※※※※※※※※※※※

    这是今天的第三更四千字:第2149章《自己人》。

    给“寒铁grace”亲九月打赏的一百万起点币第十五十六次加更送上。

    求一下月票和推荐票吧~~~

    感激不尽~~~么么哒各位大佬小天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