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239章 谣言倒逼真相


    我的妈呀!

    这消息太劲爆了!

    霍家客厅的宾客们一下子炸开锅。【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

    霍冠辰跟宋锦宁离婚的明面上原因是因为宋锦宁得了严重精神病,无法履行夫妻义务,因此霍冠辰跟她解除婚姻关系,但依然让她住在霍家,找专人照料她。

    霍冠辰的“情深意重”因此得到过许多人的赞美,说他仁至义尽,喜新不厌旧……

    但是顾念之这一番话,完全颠覆了大家对霍冠辰和白瑾宜的印象。

    “什么什么?!什么证据?霍上将戴绿帽子?!那是他前妻……对他不忠?!”

    “……只有这个解释吧?不然怎么说是污蔑宋女士的名声?”

    客人们虽然都是华夏帝国军部和政界的顶尖人物,但是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大家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纷纷放飞自我也是有的。

    白瑾宜听得越来越愤怒,恼得几乎咬碎一口白牙。

    她恨恨地瞪着一言不发看着她微笑的宋锦宁,暗道你这个精神病还能翻天不成?

    当初你不声不响就勾搭了霍冠元,枉费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把我的心事和霍冠元之间的一切都告诉你,你却转身就去霍冠元那里卖好……

    如果不是你主动卖弄风情勾搭他,冠元怎么会对我视而不见……

    白瑾宜越想越怒,忍不住冷笑一声,道:“顾念之,你不懂就不要瞎掺和。当初冠辰跟宋锦宁离婚,是为了维护宋锦宁的脸面,才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你如今却嚷嚷出来,闹得大家都知道了,你以为你是在帮宋锦宁?——你是在害她!”

    “我在害她?”顾念之挑了挑眉,“大庭广众之下说话要讲证据,不能信口开河。我既没有十六年苛刻宋女士的日常生活,也没有对她进行精神恐吓和压迫,我如何害她?”

    顾念之说这话的时候,视线从霍嘉兰面上扫过。

    霍嘉兰一脸愤怒地看着她,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顾念之朝她笑了笑,做了个手势让她等着瞧。

    “你不要转移话题。我说的就是你今天做的事,你扯之前的十六年做什么?”白瑾宜握紧拳头,目光犀利,“她自己不检点,跟她的大伯子有私情,冠辰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你住嘴!”顾念之沉下脸,“我刚才说过,说话要讲证据,你大庭广众之下再次污蔑宋女士的名声,我们是一定要去法院告你诽谤罪。【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在场的这些人都是证人,到时候法院传召,还希望你们不要退缩,勇敢出来作证。”

    ……

    季上将和龙议长坐在大厅最隐秘的地方,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闹剧,不由对视一眼,苦笑着连连摇头。

    “老季,看来你们军部藏着掖着的这位顾念之,真是牙尖嘴利啊……”龙议长呵呵地笑,“这口才,不去从政竞选议员,真是委屈了。”

    “喂!老龙,你可别打她的主意,小心绍恒拆了你的议会上院!”季上将呵呵地笑,推推龙议长,“继续听!继续听!”

    ……

    白瑾宜自认为有证据在手,一点都不怕顾念之的威胁,冷笑道:“证据?我当然有证据,不然谁红口白牙污蔑她?”

    “是吗?请问是什么证据?”顾念之步步紧逼,根本不给白瑾宜回旋的余地,“你是亲自捉奸在床拍了照片和视频呢,还是有别的证据?”

    “还需要捉奸在床?他们俩的情书被嘉兰的母亲罗欣雪亲自找了出来,这个证据还不够?还需要捉奸在床?!”白瑾宜额头青筋直露,面色十分狰狞,一双眼睛瞪着顾念之,几乎要喷火。

    “呵呵,情书?”顾念之拍了拍手,“我说的伪造证据,就是你说的情书啊!——齐活了!”

    顾念之面色一整,虽然司法鉴定处的结论还没有出来,但不妨碍她诈一诈白瑾宜。

    好的律师,就是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你说什么?!”白瑾宜立即翻脸,“你敢说那些情书是伪造的?”

    “别人的情书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宋女士的那份情书,一定是伪造的。”顾念之语速很快,根本不给白瑾宜反驳的机会,“试想宋女士十六年前就因为实验室的事故受了重伤,大脑出了问题,被医院鉴定为严重精神病患者,毫无自理能力。试问这样的宋女士,如何能在十年前写出一份给霍冠元的情书?而那个时候,霍冠元已经去世六年了。——白物理学家,我刚才就说过,你用这样拙劣的手段来泼脏水,拆散别人夫妻,这已经不是人品问题,而是智商问题。你智商真的很令人担心啊……”

    “你住嘴!”白瑾宜又一次被踩了“死穴”,她也没想到顾念之只拿着宋锦宁的那封信做文章,心里略有点慌,但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那封信明明是十六年前写的!你怎么说是十年前写的?!”

    “你怎么知道是十六年前写的?”顾念之开始跟白瑾宜抬杠,“你如何证明那封信是十六年前写的?明明是十年前才冒出来,你一句话就推到十六年前。——白物理学家,你的逻辑在哪里?你的智商又在哪里?”

    “你不知道前因后果也来跟我狡辩。”白瑾宜十分不齿顾念之,“当你开天眼了吗?”

    “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顾念之悠闲地抱起胳膊,脚下都开始打拍子了。

    她就是要引白瑾宜说话,白瑾宜说得越多,她的错漏之处才会越多。

    如果今天白瑾宜一直保持沉默,顾念之的计划就会执行得困难许多。

    但顾念之的计划,本来就是针对白瑾宜的性格和行事风格来订的,因此白瑾宜只会被她激怒,继而滔滔不绝地被她牵着鼻子走。

    “十六年前,我导师的实验室出事故之后,只有宋锦宁一个人生还。霍冠元当时作为军方代表,也死在那场事故当中。军部把霍冠元的遗物送回给他的妻子罗欣雪,罗欣雪当时就发现了霍冠元和宋锦宁之间的情书。她忍了六年,也就是在十年前,实在忍不住了,才自杀身亡。所以那些情书,是十年前才被我们大家知道的。冠辰看见之后,怒不可遏,再也无法跟红杏出墙的宋锦宁做夫妻,所以才……向法院提请离婚。”

    白瑾宜说起当年的事,井井有条,还补充了一些顾念之不知道的细节。

    顾念之见白瑾宜终于跳到她挖的坑里,不由听了暗暗好笑,摊了摊手:“所以说来说去,那封伪造的情书,就是导致霍上将跟宋女士离婚的罪魁祸首。所以我也没有说错,就是你处心积虑,为了得到你一直暗恋的霍上将,不仅主动请缨去做宋女士的心理治疗医生,借机套取别人夫妻相处的秘密,然后伪造情书,给宋女士泼脏水抹黑名声,而且抹黑过世的烈士霍冠元,最后为了嫁给闺蜜的前夫,迟迟不肯好好救治你闺蜜,让她十六年来生活在无法醒来的黑暗当中。——白物理学家,你的一石二鸟之计不错啊!可没想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顾念之的话,引起了在场众人的又一次惊呼。

    大家实在是没想到,白瑾宜到为了得到霍冠辰,居然处心积虑到这种地步!

    有些事情,几乎可以用下作来形容了。

    比如说趁闺蜜得了重病的时候趁虚而入,而且还把持病人的治疗权,故意延误病情。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男女私情,而是渎职、慢性谋杀和伪造证据阻碍司法公正!

    白悦然一听就沉下脸,不是对顾念之,而是对白瑾宜。

    她凑到白建成耳边,轻声问:“父亲,姑姑这些事您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白建成没好气地说,“那天让她都说清楚,她说没事,如今被别人抖出来了……”

    他们知道的,是白瑾宜在霍冠辰离婚后,才对他产生好感,两人过了半年才正式公开地在一起。

    但如果霍冠辰离婚的真正原因是有白瑾宜掺了一脚,那真是一盆脏水上身,再也洗不清了。

    顾念之的话,其实大部分都是她真真假假的推测,她的目的,不仅是要指责白瑾宜身为病人的闺蜜和主治医生,勾搭病人的丈夫,而且要将白瑾宜逼到墙角,好让她说出真相……

    白瑾宜果然被顾念之气得跳脚,她怒斥:“你不要信口胡说!我什么时候一直暗恋霍冠辰了?!你不要血口喷人乱造谣!”

    “你明明就是一直暗恋霍上将,从你通过宋女士认识霍上将开始,你就芳心暗许了,是不是?”顾念之故意斩钉截铁说道,“难怪大家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你所做的一切,明明就是为了得到霍上将,没有别的原因!”

    “你又开天眼了!”白瑾宜俯视着台下的顾念之,目光阴森:“你给我听好了,我从前、现在、以后都没有暗恋过霍冠辰!”

    “哦,你没有暗恋,你都是明恋,你多正大光明啊!”顾念之啧啧有声,“现在都明恋到跟人家订婚了。我呸!宋女士有你这种闺蜜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其实宋锦宁说过,白瑾宜不是她闺蜜,而且白瑾宜喜欢的人也不是霍冠辰,但顾念之就是要把这些帽子往白瑾宜脑袋上扣。

    以顾念之从资料上对白瑾宜的了解,她知道白瑾宜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爱面子,还很容易钻牛角尖。

    所以她的目的,就是要用这些莫须有的谣言将她逼到无路可退的墙角。

    白瑾宜果然如顾念之所愿被她的话呛得失去理智,又看见台下众人鄙夷的目光,想到自己多年来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还有自己大哥、三哥铁青的脸,她心里一慌,忍不住叫了出来:“我没有明恋也没有暗恋霍冠辰!我喜欢的明明是霍冠元!你不要给我泼脏水!”

    ※※※※※※※※※※※※※※※※※※※※※※※※

    这是第二更3300字。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吧!

    特别是推荐票啊,周一的推荐票很重要哦!

    亲们晚安么么哒!(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