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270章 似曾相识 4


    温守忆听完顾念之的话,完全进入石化无语状态,她的十指握得紧紧的,指甲几乎在手掌心掐了个洞出来。【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

    “怎么还不说?”顾念之从笔记本电脑前抬头看着对面的温守忆,大眼睛突然眯了眯。

    面无表情石化无语状态的温守忆,突然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这怎么可能呢?

    顾念之知道自己一向是连正眼都懒得看温守忆的……

    自打两人第一天在c大法律系女生宿舍楼下有过不愉快的交谈之后,顾念之下意识就对温守忆整个人“屏蔽”了。

    连带她的模样在顾念之的记忆里一直都是模模糊糊,不是她不记得,而是她不想去记得她的样貌。

    从她有记忆的时候起,顾念之好像还没有对哪个人有过这种反感情绪。

    温守忆陷入无语状态的时候,顾念之的脑子里一刻都没有闲着,心念电转之间,已经反思了自己对温守忆奇怪的感受和印象。

    她轻轻咳嗽一声,决定要以平常心对待温守忆。

    太过忽视,或者太过重视温守忆,都是对自己自信心不足的一种表现。

    顾念之不觉得自己在温守忆面前有哪一点需要值得自卑的。

    温守忆听见顾念之这一声咳嗽,才回过神,也跟着咳嗽一声,道:“你既然知道能在网上查到,又何必问我?自己去查不就行了?”

    “你莫不是在逗我?”顾念之挑一挑眉,双唇微勾,眼角居然斜斜上挑,大而饱满的瞳仁带着戏谑看着她:“网上那么多东西,没有一点线索怎么查?难道你要让我用你的名字加窦卿言的名字去放狗搜嘛?”

    温守忆的嘴角抖了抖,“……放狗搜?”

    顾念之用手撑着头,一脸烦恼的样子,“是啊,美国的孤狗网嘛,你又不是没用过,装什么装。【千↑千△小↓說△網W wW.xQq Xs.coM】你快说,到底是什么官司,在哪里上庭的,谁是被告,谁是原告,最后判决结果如何,还有,案件编号是什么?我肯定会去查,而且会联系美国法庭去查。”

    温守忆没法再回避了,木着脸,眼睫低垂,看也不看顾念之,淡淡地说:“是布法罗州德古超市诉卿言窦shoplifting,还有非法藏有并使用违禁药物的案子。”

    顾念之愣了愣,“窦卿言?shoplifting?”

    shoplifting就是在超市里面的小偷小摸行为。

    “她是华夏帝国首相的女儿,用得着去超市偷东西?!”顾念之一时没有转过弯来,“你确信你没有记错?”

    说窦卿言藏有并使用违禁药物,顾念之是相信的,有权有势人家总会出几个这样的败家子。

    但是在超市偷那些不到十美元的日用品,顾念之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

    温守忆的自信终于又回来了,她乜斜着眼睛嗤笑一声,淡淡地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卿言的shoplifting是一种心理疾病,并不是真的小偷小摸。你以为她怎么脱罪的?——给法官看看她的银行存款,还有她看心理医生的记录,就顺利脱罪了。”

    顾念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有钱人的“富贵病”。

    她跟着笑了笑,点点头,“果然如此。shoplifting要放穷人身上,得坐牢了。富贵人家的女儿,shoplifting是情趣,是心理疾病,真是城会玩。”

    温守忆:“……”

    过了一会儿,她好笑地看着顾念之,意味深长地道:“心理疾病本来就是病,只要不讳疾忌医就好。很多人有心理疾病,却假装自己是正常人,也不知道哪一天,这个假象boom一下破了,到时候,那日子可才是难熬呢。”

    温守忆话里有话,顾念之却很强悍地不予理会。

    对于她来说,现在她跟温守忆两人说的一切话,都是为了打击对方,从对方嘴里套取更多的情报和信息。

    所以不必把对方说的话当真,只要如实记下来,日后去一一论证就知道真假。

    “温女士这么了解有心理疾病却假装是正常人的状况,是不是感同身受呢?要不给我介绍一下那是一种什么感受?发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以后我见到类似症状,也好提醒她去看心理医生。”顾念之一本正经跟着温守忆说瞎话。

    温守忆见顾念之真的油盐不进,心里对她还是颇为佩服,也不得不承认何之初的眼光太毒了……

    “其实我也不是很懂,就是听别人说过,说如果一个人受了莫大的刺激,有时候会封闭自己真实的记忆,从新给自己伪装一套新的记忆,假装自己是另一个人,这样才能安安稳稳地活下去。因为一旦到了真相揭晓的那一天,那个人肯定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心理压力。到时候,恐怕就会完全精神崩溃,无法活下去了。”温守忆缓缓说道,冰冷的目光落在顾念之脸上,像是青竹蛇在嗖嗖吐着信子,不断在顾念之面前挑衅。

    顾念之对这种感觉非常不适,她极力忍耐,不想冲过去朝温守忆那张雪白的圆脸上揍得鼻青脸肿。

    霍绍恒在旁边的房间里感受到顾念之的异样,不动声色给她发了条信息过去:“……怎么样?审问顺利吗?”

    看见那条来自“霍少”的短信出现在笔记本电脑显示屏上,顾念之心里翻滚地不适情绪才得到缓解。

    她回了条短信:“还好,正在进行。”

    再抬起头,顾念之朝温守忆微微一笑,“温女士果然见多识广。那发病的时候是不是就是温女士这个样子?”

    她本来只想呛她一下,纯粹口舌之争而已,没想到温守忆忡然变色,一瞬间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她愤怒地看着顾念之,一副恨之入骨的样子,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看得顾念之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温女士,你这幅样子看着我,我很害怕。”顾念之耸了耸肩,其实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我会忍不住想,我刚才是不是说对了。”

    “说对个头。”温守忆很快又恢复常态,只是面色还有些苍白,她捂着自己胸口,皱眉道:“我的伤口疼得厉害,请容我缓一缓。”

    顾念之点点头,没有继续再问,开始整理刚才的审问结果。

    她做了两条有关温守忆的笔记。

    一,温守忆有心结,应该是跟身份问题有关。

    二,窦卿言的官司无足挂齿,背后应该没有更深的背景。但是窦卿言如何能请到温守忆做律师,并且成为好友,值得深究。这一点,可以从窦卿言那边突破。

    做好这两点笔记,顾念之再抬头,看见温守忆已经好多了,正在喝水。

    顾念之点点头,“我们继续?”

    “好。”温守忆声音恢复了正常,“刚才不好意思,有些失态。还请顾小姐多多谅解。”

    “嗯,我知道。”顾念之没有再深究下去,因为温守忆肯定已经做好防范,再往那个角度挖已经没有更大的效果了,她转而开始询问温守忆跟何之初的关系。

    顾念之双手合拢,搁在面前的长条桌上,笑着问道:“温女士跟着何教授有多久了?你是堂堂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为什么要委曲求全,在何教授身边连保姆的活儿都做呢?”

    ※※※※※※※※※※※※※※※※※※※※※※※※

    这是第一更。感谢大家昨天的月票,今天再三更一次哈。

    希望亲们能够继续给力,有月票趁现在双倍就赶紧投吧!

    第二更下午一点,第三更晚上七点。

    ps:感谢“我乃龟仙人、2674282”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和氏璧。么么哒!(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