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330章 年夜饭 8


    “只是给个名份?”霍绍恒反问一句,抬手指着章宝辰问霍老爷子:“那他呢?大家都以为他是章护士长的私生子,您要跟章护士长结了婚,那他怎么办?”

    章宝辰的身份,只有霍家人心知肚明,但对外都说是章枫跟别人生的儿子,住到霍家当管家帮忙料理家务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xqq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霍老爷子从来没有对外承认过章宝辰的身份。

    这也是他觉得特别内疚的地方。

    明明是亲生儿子,却在霍家像个下人一样活着,被霍绍恒和霍嘉兰一直欺负。

    “宝辰当然会改姓。”霍老爷子豁出去了,“就跟嘉兰一样,她跟我们家没有血缘关系,却照样姓霍。宝辰改姓,也是一样的道理。哪里会有人说三道四?”

    “霍嘉兰姓霍,是大伯父承认她的身份,当她是亲生女儿。”霍绍恒抬抬手,示意大家都坐下,态度悠然闲适:“虽然现在证明她不是,但从婚姻法的角度来说,她还是大伯父的合法继承人。”

    “对,宝辰和嘉兰是一样的。”霍老爷子在章枫的搀扶下坐了下来,“我跟她结婚,她的儿子,自然也是我的儿子。”

    这种情况也不少见,再婚男女各自有儿有女,结婚之后有改姓也有不改姓的。

    可章宝辰的情况不一样。

    “所以您是打算把大家当傻子?”霍绍恒慢悠悠说道,语音很平和,避免给霍老爷子过多的刺激,“跟章护士长结婚,然后说自己的亲生儿子是别人的儿子?但又改姓成为您的合法继承人?”

    这确实是一个跨不过去的坎儿。

    霍老爷子被问得一窒,手指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

    他看了看章枫,见她低着头,一声不吭地靠在自己身边,再看看她鬓边花白的头,叹了口气,回头对霍绍恒说:“嗯,这件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大家也不会多想的。”

    “话不能这么说。”霍绍恒伸出手指,在会议桌上敲了敲,“祖父,您别较真。很多事情,您可以做,但不能说。还有一些事,您可以说,但不能做。比如您私生子的事,您不结婚,不认他,大家都当不知道。可是您一结婚,他一改姓……”

    “那又怎样?我说他不是亲生的还不行?!”霍老爷子气吼吼地接话,恼怒地盯着霍绍恒。

    “当然不行。”霍绍恒干脆利落地反对,“如果他真的不是您的亲生儿子,那您和章护士长结婚一点问题都没有。”

    章枫听到这里,一颗心突突地往下沉,情不自禁抓紧了霍老爷子的胳膊。【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

    亲生的儿子,居然成了他们结婚的阻碍,天底下哪有这个道理?章枫气得牙根都痒了……

    霍老爷子拍拍她的手,让她别怕。

    只听见霍绍恒继续说:“……可恰好他确实是您亲生的。dna测试早就测过了,刚才又取了新鲜血样,可以随时再测,所以这一点您想瞒,根本是瞒不下去的。”

    霍老爷子阴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在这种情况下,您还非要结婚,就是在昭告天下,四十多年前,您已经对不起祖母了。还有,那时候,章枫和您都是现役军人,她破坏军婚,并且未婚生子,是政治问题。您是婚内出轨,而且还养了私生子,更是严重的错误。章宝辰和章文娜、章文杰,就是您出轨和她破坏军婚的铁证。”霍绍恒架起腿,双手交握放在胸前,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们一眼。

    章枫和章宝辰、钱石惠已经石化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像被逼到山崖的顶端,要么往下跳摔死,要么,等着被从后面冲上来的野兽咬死。

    真是进也是死,退也是死,上天入地,都没有他们的活路……

    章枫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将头抵在霍老爷子肩膀上哭了起来,哽咽着道:“霍老,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偷偷把孩子生下来,您根本不知情啊!我也从来没有破坏您和谢夫人婚姻的意思!”

    当时的霍学农确实不知道那一次就让章枫有了孩子。

    后来章枫请了一年假,再回来之后,跟以前也没有不同,虽然照顾他可能照顾得比以前更尽心了,但那个时候,霍学农的妻子谢姿妍还活着,夫妻俩感情很好,霍学农那个时候,对章枫是没有放在心上的。

    他对她的感情,是在谢姿妍死后,这十八年的相处之中日益深厚的。

    “你虽然没有告诉我,但我还是感谢你生下宝辰。”霍老爷子感慨地握住章枫的手,“别哭了,既然已经这样了,我确实欠你们母子一个交代。”

    霍绍恒的脸色越疏淡,他坐直了身子,看着哭泣的章枫一字一句地问:“章护士长,你敢誓,你从来没有破坏我祖父和祖母婚姻的意思吗?”

    章枫擦了擦眼泪,严肃地说:“的确没有。我可以用我的军衔誓。”

    霍绍恒笑了笑,“还不如用您儿子孙子的健康誓,我还更信几分。”

    “你什么意思?”章枫瞬间变脸,“绍恒,我知道你跟谢夫人亲厚,我不怪你,你不把我当继祖母也无所谓,可你别拖我儿子孙子下水。”

    “没什么意思。”霍绍恒的目光看向窗口的方向,夜空那么黑,就像祖母生病的最后一年,他每天放学了就守在祖母病床前做作业,给祖母念书,陪祖母说话,可祖母想见一见祖父,却总是不能如愿……

    “那时候,我记得常姐每次来找祖父,请他去看看祖母,章护士长你都拦着不让去。”霍绍恒扬了扬头,“是吧?章护士长?你还记得常姐吗?”

    常姐是谢姿妍从谢家带来的老佣人,跟了她一辈子,结果她还走在常姐前头。

    “……那时候你祖母病重,我担心长的身体健康,当然不能让他经常去。”章枫毫不在意地说道,“这些是我的职责范围,我哪里错了?”

    “什么?!姿妍曾经让常姐来找我?”霍老爷子惊讶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霍绍恒摊了摊手,“长那时候日理万机,估计不记得这些小事。可我记得,我到现在都记得祖母脸上的神情。”

    霍老爷子的神情那么急切激动,章枫一下子慌了。

    不会吧?

    过了十八年,他还记得谢姿妍?!

    章枫目光飘忽着看向墙角,心里怦怦直跳。

    霍老爷子扭头盯着章枫看了一会儿,收回视线,心情平静下来,冷冷地说:“你祖母病重的最后一年,我想见她,她都不见我,所以这件事,也不能怪章枫。”

    章枫轻吁一口气,总算是放了心。

    顾念之这时实在忍不住了,出声说道:“霍老将军,话不是这么说的。您得想想这两者的因果关系谁先谁后。到底是章护士长先隐瞒消息,不让您去见谢夫人,还是谢夫人先不想见您……”

    她这样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

    明明谢姿妍还让常姐去找过霍学农,但因为章枫的阻挠,霍学农没有去看谢姿妍,谢姿妍一怒之下,才不肯再见霍学农。

    这才是正常的因果关系。

    可霍老爷子出口就是谢姿妍本来就不愿意见他,所以章枫的阻拦也没有错,根本是彻头彻尾颠倒黑白,顾念之十分不齿,但也没有再说话了。

    霍绍恒神情渐渐冷了下来,语气更加公事公办:“那好,如果您一意孤行,您的名字就得从信托基金上去掉,因为祖母的信托基金条款上写得清清楚楚,如果您再婚,您就无权继承。还有,您一再婚,当年的事肯定就是纸包不住火了,组织上会审查您当初犯的错误。”

    “您面临的处罚,我敢保证一定会降军衔。”

    因为上将人数是固定的。一个萝卜一个坑,他不走,别人就占不了这个坑。

    霍老爷子犯了这样大的错误,连把柄都递出去了,别人不接才怪。

    “……所以,您想好后果了吗?”

    “后果?”霍老爷子喃喃说道,不自在地换了个姿势坐着。

    “对,第一,您的军衔肯定会将,至于是降到哪一步,我就不知道了,军部总院的房子您大概是不能住了。”

    “第二,信托基金没有您的份了,您的那一份,按照祖母的遗嘱,会全部转给我。”

    霍老爷子真的不在乎信托基金,他马上说:“可以把我从信托基金除名。那是你祖母的嫁妆,我本来就不想要。”

    但是军衔问题和待遇问题,却不得不慎重考虑。

    他一辈子当兵,也打过不少仗,一直是战场上的常胜将军,现在却面临着晚节不保的局面。

    如果他不再是上将,不能住在军部总院,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勤务兵和生活秘书,逢年过节不会有那么多人来看他,帝国高层的会谈他再也没有机会参与。

    他的待遇,将一落千丈。

    这一切,他想好要接受了吗?

    霍老爷子忍不住看了看章枫。

    章枫低垂着眼眸,想得事情比霍老爷子更多。

    先是谢姿妍的遗产。

    虽然说是嫁妆,可章枫一直认为他们没有签婚前协议,所以谢姿妍的所有遗产霍老爷子应该分一半,另外一半再由霍老爷子、霍冠元和霍冠辰平分,霍绍恒理应只能得到霍冠辰继承的那部分遗产。

    结果不知怎么回事,霍绍恒居然继承了谢姿妍绝大部分遗产,他吃肉,别人只能喝汤。

    到自己儿子孙子份上,就只有残羹剩饭了。

    都是霍学农的亲生儿子孙子,凭什么?!

    可听着霍绍恒的话,章枫现自己进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如果她不跟霍老爷子结婚,她就无法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对谢姿妍的一部分遗产有继承权。

    但是如果她结了婚,谢姿妍的遗嘱却明确表示没有霍老爷子的份了,她还是无法继承到谢姿妍的那部分遗产。

    这样的遗嘱,是人立的吗?真的没问题?!

    这是第二更。打滚求月票和推荐票啊!!!

    onno。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