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389章 为你破例一次


    宿舍里的座机响起来的时候,顾念之和马琦琦开始都没有注意到。【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

    这年头大家都有手机,很多人还不止一个手机,谁还打座机啊?

    座机铃声听见就跟没听一样。

    直到顾念之的手机也响起来。

    听见霍绍恒专属的手机铃声,她愣了一下,才伸手过去滑开,将侧脸贴在冰凉的手机上,带着醉意“喂”了一声。

    霍绍恒微怔,“……你在喝酒?在哪里?”

    顾念之哈哈一笑,捧着手机晕晕乎乎站起来,对马琦琦说:“我接个电话,你先吃。”

    马琦琦挥了挥手,大着舌头说:“去吧去吧,我一个人次最好,我跟你说,你要回来晚了,我可全次光了!”

    “行行行!你有本事全‘次’光……”顾念之学着马琦琦说话,飘一样到自己房间去了。

    进了屋子,顺手关上门,她靠在门背上跟霍绍恒说话:“霍少,终于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霍绍恒:“……”

    看样子醉得不轻。

    “你现在在哪里?”霍绍恒沉声问道,仰靠在自己的座椅上,后背有些酸痛,他一只胳膊绕到脑后捶了捶肩膀,一边闭着眼睛跟顾念之说话。

    “你不是神通广大吗?你不是有卫星探测系统吗?还能不知道我在哪里?”顾念之捧着手机贴在耳边,酒壮怂人胆,她也开始跟霍绍恒顶嘴了。

    这在她清醒的时候,是不可想象的。

    霍绍恒:“……”

    他坐在座椅上转了一圈,站起身,走出中央控制室的地下机房,抬步走上楼梯,来到地面一楼,推开两扇防弹玻璃的大门,走向特别行动司办公大楼门前的空地。

    这里是一个空旷的广场,周围光溜溜地,没有树,只有大片的草坪和一组一组花坛。

    当然,现在还是初春天气,小草还没有冒头,花花朵朵更是没有影子。

    广场的边缘有一些靠背铁艺长椅,霍绍恒走到一张长椅上坐下,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

    顾念之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霍绍恒说话,心里紧张起来,后背出了一身汗,酒意顿时清醒许多。

    她反手撑着门背站起来,脚底打着飘往墙边的沙发摸过去。

    来到沙发跟前,腿一软,直接歪在沙发上,伸手拖过自己的小熊猫抱枕抱在怀里,死咬着牙关不再开口。

    她怕自己一开口又“示弱投降”了……

    霍绍恒深深抽了好几口烟,才从刚才数据和字面占据的网络世界里清醒过来。

    “……念之。”他缓缓开口,“你现在在哪里?”

    还是那句话,顾念之不回答,他就不放弃。

    顾念之立刻跪了,她没有霍绍恒那样久经考验的神经和坚韧不拔的毅力。

    她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女孩儿,跟曾经的特种兵教练比拼耐力和持久度,她是不是傻?

    “我在宿舍房间。”顾念之喃喃地说,神情有些呆滞地看着地上铺着的几何图案的地毯。

    霍绍恒吐出一口烟圈,语气低缓,“嗯,那就好。”顿了顿,又勾着唇角笑了笑,“……怎么这么大脾气?”

    “你惯的。”顾念之闷闷地说,“你把我惯成这样,现在又说我脾气大,我不服!”

    霍绍恒:“……”

    得,还都成他的错了。

    霍绍恒掸掸烟灰,手指间夹着烟,没有再抽了,戴着耳麦跟顾念之说话,“……那以后不惯你了。”

    “不行,你还得继续惯我。”顾念之坐直了身子,将怀里的小熊猫抱枕抱得更紧,说完又强调一句:“不惯不行,我习惯了。”

    霍绍恒笑了起来,“嗯,那你听话,我就继续惯你。”

    “……听话才惯,不是真的惯。”顾念之表示抗议,“还有,你今天对人家好凶!”

    霍绍恒勾着唇角继续无声地笑,过了一会儿,将烟扔到长椅附近的垃圾桶里,懒洋洋伸着长腿靠在铁艺长椅上,低声说:“不生气了?”

    顾念之抚了抚胸口,发现那股郁结之气不知不觉散了。【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

    她确实不生气了,但问题依然存在。

    顾念之这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霍绍恒休想忽悠过去……

    “霍少,我不生气了,现在我可以问你问题吗?”顾念之的声音平静下来,语气中隐隐的哭意没有了,霍绍恒松了一口气,心里升起一丝歉疚。

    他的态度更加温和,“嗯,你问吧。”

    “是这样。”顾念之一手捂着手机,一手绞着熊猫小抱枕上的小边穗,踌躇着如何开口。

    “有什么问什么,跟我说话你还犹豫?”霍绍恒两手往后抱着后颈,抬头看着头顶星空。

    夜晚的星星特别明亮,一颗一颗闪着微光,就像上好的黑天鹅绒上镶嵌的钻石。

    虽然天气清寒,但他现在就需要这些冷空气来让自己清醒清醒。

    顾念之脱口而出:“你今天跟谁约会了吗?”

    霍绍恒:“……”

    他往前倾了倾身,两只胳膊放在腿上,淡定地问:“怎么这么问?”

    “当然是有原因的。”顾念之咬了咬唇,不情不愿地说:“我看见照片了……”

    霍绍恒敏感地想到了谢德昭和谢清影。

    他今天就专门去了一趟欧时咖啡馆,见谢德昭,但是出来的时候谢清影也过来跟他说话了。

    “什么照片?”霍绍恒不打算现在跟顾念之说谢家父女的事,顾祥文还没有查到,他也不想让谢家父女知道顾念之跟他们的关系,“如果拍的是我,你该告诉拍照的人这是违法行为,后果会很严重。”

    顾念之想了下苗云霄嘲讽的样子,呵呵笑了,酸溜溜地说:“不仅如此,还有,我听说组织上要跟你做媒了,是吗?我同学都叫你表姐夫了……”

    霍绍恒有些意外。

    如果之前的顾念之让他觉得像是要不到糖果吃就发脾气的小孩,现在她说的话却让他正视起来。

    “你听谁说的?”霍绍恒淡定地问,“我都不知道的事,你也当真?”

    “我没当真,但我担心我们再这样下去,组织上真的会给你介绍女朋友了。”顾念之觉得鼻子又发酸了,忙松开抱枕,抽出沙发旁边小几上的纸巾擦擦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那你打算怎么办?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还是接受?!”

    原来是这件事。

    霍绍恒不肯承认自己松了一口气。

    如果前几天顾念之问他这句话,他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是现在,他心里已经有底了。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要给我介绍?”霍绍恒镇定自若地反问她,“你打听的消息不确实,以后不要乱听别人的小道消息。”

    这话听得顾念之都醉了。

    “霍少,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能不听别人的小道消息吗?”顾念之轻声嘀咕,但是因为霍绍恒第一次说“女朋友”三个字,她的心情已经春暖花开了。

    她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吗?

    霍绍恒想了一会儿,手指在腿上轻轻弹动,低声说:“念之别闹。”

    “晚了,已经在闹了。”顾念之抱着小熊猫抱枕在沙发上打了个滚,“你说你要怎么哄我吧?”

    霍绍恒:“……”

    他发现顾念之在他面前是越来越胆大了,连这种话都能堂而皇之地说出口。

    要他哄她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霍绍恒双手拢在一起,支起下颌,胳膊肘撑在腿上,身子前倾坐在靠背铁艺长椅上,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才说:“照片的事,是怎么回事?”

    他要把这两件事情弄清楚了再说话。

    顾念之谈兴正浓,就把苗云霄显摆照片的事说了一遍,又埋怨说:“她以为我是你包养的女人,一直酸我……”

    霍绍恒低低地笑了起来,“那你愿不愿意给我包养?”

    顾念之:“……”

    哎嘛!刚才霍少是在跟她吗?

    听得又要醉了。

    顾念之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一股暖流霎时流过四肢百骸。

    干涸的田地里突然普降甘霖,她又觉得生机勃发了。

    “……不要!”顾念之眼波流转,娇俏的小模样十分动人,“包养是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我要跟你做正当的男女关系,简而言之,就是你的女朋友。”

    霍绍恒想象着顾念之说这话时候神采飞扬的样子,也有些醉了,这小孩大了,不好管教了,家长真不是容易做的,可他怎么就甘之如饴呢?

    “嗯,我正在考虑。”霍绍恒松了口,给了顾念之一个可以看得到希望的未来。

    幸亏顾念之还是明白他的,要是别的女人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说“正在考虑”,肯定要炸锅了。

    而顾念之却知道,当霍绍恒说“正在考虑”,那就是很快就要实施的代名词,因为他不到有十全把握的时候,是不会说自己在“考虑”某个问题。

    “真的?!”顾念之惊喜不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真的……在考虑。”

    霍绍恒点点头,从铁艺靠背长椅站起来,往办公楼走去,天上的繁星更盛,看着星空,他的心情也变得明朗了。

    顾念之心情一好,就想得寸进尺。

    她拐弯抹角地问:“霍少,你明天还加班吗啊?”

    明天就是周六了,大家一般都休息。

    霍绍恒两手插在裤兜里,缓步往前走,“还有点工作没有收尾。怎么了?有事?”

    “……没有,嗯,有……”顾念之期期艾艾地说,“明天是情人节……你有什么安排吗?”

    霍绍恒顿了顿,语气平淡地说:“我从来不过西方的节日,你忘了?”

    顾念之想起来了,之前她还真忘了。

    被同学们煽动的气氛冲昏了头脑。

    她羞愧地低下头,赶紧给自己找由头挽尊:“我想起来了。正好我明天要准备论文,还担心走不开呢。”

    “嗯,好好学习。”霍绍恒夸了她一句,走到办公楼里面,看见几个下属过来,向他汇报工作,霍绍恒对顾念之说:“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顾念之看了看手机,霍绍恒那边已经显示通话中断。

    她伏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等心情已经恢复了才起来推开房门出来。

    马琦琦整个人都醉到桌子下面去了。

    顾念之又好气又好笑,扶着她起来,送她回自己房间睡去了。

    顾念之又去洗澡,洗干净一身的啤酒和炸鸡的味道,才上床去睡了。

    虽然明天情人节没有节目有些遗憾,但霍绍恒那边工作优先,她还是能理解的。

    只要她能和他正大光明在一起,她一辈子不过情人节都没关系。

    ……

    霍绍恒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听取下属的汇报之后,又给他们指出几个方向,让他们继续研究。

    阴世雄抱着一沓文件进来,对霍绍恒说:“霍少,明天小泽不在,这些东西都是给您的吗?”

    霍绍恒从座椅上转了过来,对阴世雄说:“小泽已经开始休假了吗?”

    “没有,过了午夜12点才开始吧。”阴世雄笑嘻嘻地说,“怎么了?霍少后悔了?”

    霍绍恒淡淡看他一眼,“找他过来给我查个手机号。”

    顾念之刚才为了表示自己不是无理取闹,而是有图有真相,就把苗云霄的手机号跟霍绍恒说了,告诉他,那个手机里存有霍绍恒和一个女子在咖啡馆约会的照片。

    霍绍恒知道肯定是谢清影的事,而且他也不能说这件事完全是捕风捉影。

    龙议长的心思他很明白,只是无法接受。

    不过想到谢清影的样貌,霍绍恒还是有点担心顾念之看了照片会乱想。

    阴世雄叫了赵良泽过来,霍绍恒将要查的手机号给他。

    赵良泽不到十分钟就进入了苗云霄的手机,从里面找到她的相册。

    霍绍恒和谢清影、谢德昭父女的照片几乎是最新拍的,因此他一找就找到了。

    将那两张照片调出来,发到自己的邮箱,然后再干干净净彻底删除苗云霄手机里的照片,以及她的云端账户里存储的照片也别删除了。

    不过赵良泽在删除苗云霄上传到云端系统里的照片的时候,发现了苗云霄跟徐飘红的几张合影照。

    他将自己调出来的相册给霍绍恒看,又说:“霍少,这徐女警好像不错的样子,我觉得比谢清影要强。”

    赵良泽一边说,一边对阴世雄眨眨眼。

    阴世雄忙跟着附和,“徐小姐不错,谢小姐政审肯定过不了。”

    谢清影在国外长大,而且还是外国国籍,这样的背景,永远无法做军方高层人员的妻子。

    龙议长大概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了,张罗来张罗去,其实只是为了让霍绍恒不要跟顾念之扯上关系。

    但是已经晚了,这关系已经扯不断了。

    霍绍恒轻晒,命令赵良泽:“去查查徐副参谋长,这么会钻营,看上去有问题。”

    赵良泽忙说:“等我明天休完假回来再查,行不行?”

    “嗯,这件事不急,你先去休假。”霍绍恒挥了挥手,让赵良泽离开。

    阴世雄看着赵良泽匆匆跑走的背影,笑着说:“霍少,小泽开窍了,他计划了一个情人节秘密惊喜,还要邀请他的心上人一起共度晚餐。”

    霍绍恒右手撑着太阳穴,想了一会儿,问道:“……情人节?怎么现在大家都过西方的节日?”

    从圣诞到情人节,现在还有万圣节,以后是不是还要过感恩节?!

    “霍少,这你就不懂了。小姑娘们都吃这套,到了这一天,大家还会攀比,比男朋友的颜,比男朋友的钱,还有比男朋友的车,男朋友送的礼物,总之一到情人节,朋友圈就被各种玫瑰巧克力和钻戒刷屏了。对于单身狗来说,情人节排名单身狗杀手名单top-1!”

    阴世雄说得眉飞色舞,“哎!说得我都想找个人过情人节了!”

    霍绍恒:“……”

    半晌他问:“大学里大家都过这个节日吗?”

    “当然,这个节日就是从大学里开始兴盛的,大学是情人节的‘重灾区’。”阴世雄拿出手机,随便找到一个大学的网站,给霍绍恒看,“您看,恨不得连校门口都挂俩大红心,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霍绍恒扫了一眼,发现正是顾念之所在的b大,他垂下眼眸,“……你走。”

    阴世雄走了之后,霍绍恒手里拿着一支笔,在书桌上无意识的戳着,最后终于握了握笔,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

    周六的早上,顾念之早早地起床,买了两份早餐回来,一份放到桌上给马琦琦留着,自己吃了一份,然后敲了敲马琦琦的门:“琦琦,我去图书馆上自习了,早餐在桌上,你自己吃啊。”

    里面的马琦琦头痛欲裂,捧着头哀嚎一声,表示知道了。

    顾念之笑着走出门去。

    她特意起得早,这样就能避开那些无聊地喜欢打听别人的人了。

    对,她说的是就是苗云霄。

    顾念之不无恶意地想着。

    ……

    她在图书馆里真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除了中午去买了个汉堡吃了,一直足不出户。

    傍晚的时候她接到阴世雄的电话,说有人给她送东西过来,她才急急忙忙收拾了书包,从图书馆里出来。

    骑着自行车回到宿舍楼,顾念之发现不少女生对着一辆拉风的车指指点点。

    她探头看了看,好像是一辆跑车,看标志应该是法拉利。

    一个高大的男人身穿一身宽肩收腰的休闲人字呢西装,双手插兜靠在车门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对那些来来往往对他指指点点的女生们视而不见。

    这个男人居然是霍绍恒!

    顾念之顿时瞪大眼睛,连嘴都差点张开了。

    她愣愣地看着霍绍恒一步步走近,对她伸出手,“我来接你过情人节。”

    顾念之傻傻地问:“你不是从来不过国外的节日嘛?”

    “是不过,但为你,我可以破例一次。”霍绍恒淡定地握住她的手。

    ※※※※※※※※※※※※※※※※※※※※※※※※

    这是第二更五千字。提醒亲们的月票和推荐票哈!

    对不起估计错误,要等明天……

    o(n_n)o。(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