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458章 生命在于运动


    顾念之仰起头,眉目含嗔地举起小拳头,轻轻打了霍绍恒的肩膀一下,小声说:“……这种事怎么能习惯?回头亲亲我又不费事……”

    霍绍恒没有说话,只是垂眸静静地看着她。壹秒記住【千千小說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的眸子如墨晶般浓黑深邃,当他专注地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他的眼里有着全世界,而他,愿意把全世界捧到你面前,只是不发一言。

    顾念之被他这样看着,渐渐如同中蛊一样,止不住地心软。

    心里有两道声音在不断争吵纠结。

    一个说:“就这样吧,他就是这样的人,一定要他为你改变吗?”

    另一道声音又说:“但是他爱我,不是吗?就不能为我改变一点点无伤大雅的地方?”

    到了最后,顾念之还是低下头,不去看霍绍恒的眼眸,搂着霍绍恒的脖颈摇了摇,撒娇般说:“霍少,你试试嘛……又不费事……”

    她这样挂在霍绍恒身上撒娇,完全忘了他们俩是洗澡状态坐在放满水的浴缸里面。

    于是,刚刚还没有尽兴的霍绍恒,又尽了一次兴。

    ……

    再次洗完澡,顾念之欲哭无泪地被霍绍恒抱出浴室,来到卧室。

    她一咕噜滚到床里面,拿薄毯紧紧地裹住自己,背对着霍绍恒睡了。

    霍绍恒餍足地在她背后躺下,这时才沉声说:“如果我想要,你以为你一张薄毯就能挡住我?”

    说着,他倾身向前,将顾念之从薄毯里挖出来,抱到自己怀里,再给她盖上自己的薄毯。

    顾念之本来想坚持抵抗一下,可是霍绍恒的怀抱太过温暖安全,她只是象征性地推了推,就在他的肩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她发现自己又在“运动”中……

    “霍少,你好了没有?我还要去学校啊……”顾念之在他身下哼哼唧唧地催促,都快把他逼疯了。

    她的声音虽然很好听,可是老是催来催去很影响情绪。

    霍绍恒最后终于不耐地用唇堵住她的嘴,只要她张口说话,他就会深入她的唇舌深处,将她的小舌尖吸出来,紧紧含住,终于她就不能说话了。壹秒記住【千千小說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除了发出如泣如诉的哼唧声,她说不出任何话语……

    ……

    又是一番亲热过后,顾念之再一次呈瘫痪状态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霍绍恒起身穿衣。

    虽然昨夜出力的人是霍绍恒,但是今天早上起来,神清气爽精神奕奕的人,也是霍绍恒,就像昨天什么都没做睡了16个小时一样,整个人焕发新生。

    顾念之终于不满地大声“哼”了一声,表示这边还有个快被他“累”瘫了的人在等着他安慰一下。

    霍绍恒回头看了看她,唇边带笑,走过来弯腰俯身,伸手拍了拍她的面颊,“别闹了,起床。我送你回学校。”说着,霍绍恒将顾念之的手机拿出来扔给她,“你的何教授真是等急了,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

    顾念之一下子坐了起来,握住手机,双眸睁得圆圆地看着霍绍恒说道:“霍少,我的手机怎么在你那里?!”

    她明明记得是放在自己的衣兜里面的!

    “我看你昨晚睡得熟,担心电话铃声吵醒你,所以把你的手机拿出来关机了。”霍绍恒镇定自若地说道,走到衣橱边给顾念之拿了一套衣服出来,“去浴室洗澡换上,我去给你做早饭。”

    顾念之还是坐着不动,瞪着霍绍恒,鼓起勇气说:“霍少,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的手机……”

    霍绍恒也不接她的话,两手插兜,靠在衣橱前面,看着她淡定地说:“……还不起床洗澡?是不想一个人洗?那我们一起去洗,还能节约用水。”说着,他作势要解开自己军装顶端的风纪扣。

    顾念之嗷地一声叫,抱着衣服从床上起身,披着睡衣往浴室冲进去,然后吧嗒一声反锁了浴室的门。

    她可不想再被“吃”一遍……

    ……

    七点整,霍绍恒开着车将顾念之送回学校宿舍楼下,他两手搭在方向盘上,斜睨顾念之一眼,“上去吧,周末我来接你回家。”

    顾念之满腹的怨气顿时被“接你回家”四个字抚平了。

    她看了看霍绍恒俊美的侧颜,在心里鄙夷自己的没骨气和没原则,但身子却如有自主意识一般凑过去,在霍绍恒的侧脸上亲了一口,脸红红地说:“霍少,我跟你说的事,你有记住吗?”

    “嗯,知道了。”霍绍恒的语气有些敷衍,就像在打官腔一样。

    顾念之恰好知道每当霍绍恒这样说的时候,就是“接受批评,永不悔改”的意思。

    她下了车,站在宿舍楼前的台阶上,看着霍绍恒的车绝尘而去,对自己的未来头一次有些不确定了。

    她要求的并不多,为什么霍绍恒就是不肯妥协呢?

    她都妥协多少次了!

    在他面前完全没有自尊和原则,她自己都看不起这样的自己。

    ……

    回到宿舍,马琦琦还没有起床。

    顾念之去自己房间收拾了书包,然后去食堂给马琦琦买早饭,顺便给自己买了一碗黄澄澄的玉米茬子粗粮粥。

    虽然早上已经吃了霍绍恒做的早饭,但是大清早就吃扬州炒饭有些口干,她觉得自己还需要补充一下水分。

    马琦琦推开房门出来的时候,惊讶地看见客厅的餐桌上摆着两根油条,一碗豆腐脑,还有三个小笼包。

    而顾念之一个人坐在餐桌前,面前摆着一碗黄澄澄的粥,正吃得香。

    马琦琦欢呼一声扑过去,从背后抱着顾念之,在她脸上吧嗒一声亲了一口,说:“念之,你真是我的田螺姑娘!以后继续保持!”

    说完在顾念之对面坐了下来,开始大快朵颐吃早餐。

    顾念之将自己的满腹心事抛到一旁,笑眯眯地看着马琦琦吃东西,特别有成就感。

    马琦琦一边吃油条,一边问顾念之:“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我差点给你留门。”说完又说:“对了,苗云霄昨天放出来了,说是取保候审,还专门来找你,说要谢谢你。”

    “苗云霄?找我道谢?!你没听错吧!”顾念之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窗外,“太阳还是打东边升起来的啊!”

    她很确信太阳没从西边升起。

    “当然没有,我还问她来着,她说等你回来就跟你亲自说。还有……”马琦琦犹豫了一下,凑到顾念之跟前,特别小声地说:“她好像要转学了……”

    顾念之明白地点点头,“如果她不转学,学校会开除她。所以两相权衡,大概还是主动退学转学比较好吧。”

    两人刚吃完早饭,苗云霄果然又来敲门了。

    马琦琦打开门,回头看了顾念之一眼,“念之,苗云霄找。”

    顾念之从小厨房里出来,打量了苗云霄一眼。

    这些日子她大概是吓破胆了,原本丰润的脸蛋完全瘪了下去,脸色蜡黄,头发干枯,眼神不再有以前的精神灵动,看人的时候躲躲闪闪,不敢跟人正眼对视。

    十来天拘留所的日子,看起来真是不好过啊。

    顾念之叹了口气,也不说话,走到马琦琦身边站定。

    苗云霄这时才抬头,飞快地看了顾念之一眼,目光在她白皙粉嫩地几乎能滴出水的肌肤上停留了几秒钟,然后迅速移开。

    她结结巴巴地说:“顾……顾同学,我这次来,是来向你道谢的。”

    “不敢当,我不记得我做过什么让你道谢的事。”顾念之微笑着将苗云霄的话堵了回去。

    其实她更想苗云霄为那些无中生有的话向她道歉。

    可惜苗云霄也是一个宁愿道谢也不道歉的人。

    苗云霄垂着头,喃喃地说:“……我听那里的人说了,说是你帮着找到证据,证明了我说的话,我才能被取保候审。”

    顾念之怔了一下,立刻明白应该是阴世雄或者赵良泽的手笔,只有他们才知道她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可是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告诉苗云霄。

    “苗同学,这只是一个巧合,你不要太放在心上。”顾念之委婉说道,“好好跟你的律师合作,帮助军部将山口爱子找出来,你还能立功,大概也能争取轻判。”

    “真的?!”苗云霄猛地抬起头,“如果我把那个女人找出来,能不留案底吗?”

    ※※※※※※※※※※※※※※※※※※※※※※※※

    这是第一更。求推荐票。o(n_n)o~。

    听说明天,也就是29号有双倍月票,亲们可以把月票留到明天再投啊!

    第二更晚上七点。

    么么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