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605章 直面真相


    顾念之从检控官那里拿到的这份直接证据,就是被告塞斯居住的小楼对面一家古董店的监控录像。

    这份证据太重要了,以至于罗思劳警局里面坚持正义的警官们心照不宣,没有向他们的顶头上司约克和拉莫娜提起,所以这两人到现在才知道还有这样的证据。

    这个监控录像本来是古董店用来保护自家商店安全的,但是恰好将对面公寓楼楼前的地方也包括进去了。

    塞斯猛地抬起头,目露惊恐地看着顾念之,渐渐地,他眼中滑过一丝残忍的凶光,然后慢慢低下头,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法官和被告继父约克心里都是一沉。

    什么时候有这个证据?!

    他们怎么不知道?!

    被告律师脸色发白,但还是立刻站起来问道:“请问原告律师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证据?之前为什么没有向法庭报备过?”

    顾念之已经将那份监控录像从检控官给她的闪存里存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了,同时已经上传到华夏帝国的云端备份,不怕别人动手脚删除。

    她淡定地说:“当然是从古董店拿到的监控录像,不然你认为呢?至于没有报备……我们也是刚刚不久才得到这份录像。”

    被告律师心里惊疑不定,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约克。

    约克面无表情地朝他点了点头。

    被告律师心里有了底,对顾念之说:“什么监控录像?得给法庭看一看才知道真假。如果是伪造合成的……”

    “那就当庭播放吧。”顾念之很大方地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举起来,“如果法庭上没有能够播放的器材,我可以用我的笔记本电脑放给你们看。”

    现在的法庭怎么可能没有播放器材呢?

    法官看了顾念之一会儿,才说:“可以接到法庭的大屏幕上。”

    顾念之便跟法庭的工作人员一起,将自己的电脑接到法庭的大屏幕上。

    很快,大屏幕上出现了被告塞斯所住公寓楼前的情形。

    录像显示的时间正是去年五月十一号下午五点多钟,正是被害者黎海清失踪的时间!

    被告席上的女被告尼娜发出一声低嚎,趴到桌上哭了起来。

    只见录像监控上出现了她的画面。

    她从塞斯的公寓楼里走出来,在门口晃了几圈,这时,一个娇小漂亮的华夏女留学生穿着一身米白色运动装慢跑过来,进入了监控录像的视频范围内。

    正是被害者黎海清。

    尼娜快步走了过去,叫住黎海清。

    黎海清停了下来,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话,然后,尼娜几乎是拉着黎海清的胳臂进了塞斯的公寓楼。

    顾念之这时摁了暂停,不问男被告塞斯,而是问女被告尼娜,“尼娜,去年五月十一日,你是跟塞斯在一起吗?”

    尼娜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证据确凿,她已经快撑不住了。

    “去年五月十一日,就是黎海清被害的那一天,你叫住她干什么?”

    尼娜还没回答,塞斯突然嚷了起来:“她是自愿跟我们3p的!你管得太多!”

    顾念之没有生气,“哦”了一声,反问塞斯,“那到底是哪一天‘自愿’的,你是不是再想一想?到底是十号,还是十一号!”

    塞斯双目红通通地,怒视顾念之,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不说话了?这录像监控没有作假吧?你们见到被害者黎海清的日子,明明是五月十一日。”顾念之指了指大屏幕上暂定的画面。

    塞斯还是嘴硬,梗着脖子说:“十号,十一号,有差别吗?我记错了不行?反正她是自愿的!我们没有强迫她!还有,她走的时候,明明是好好的,谁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顾念之点点头,“好,第一个疑点,你确实是在被害者死亡那天见的她,证明你以前在撒谎。”

    “我是记错了!记错了!怎么是撒谎?!”塞斯几乎咆哮起来。

    顾念之冷睨他一眼,转头看向法官:“被告咆哮法庭,法官大人都不管管?”

    法官这才不情愿地对被告塞斯说:“被告,请控制你的情绪,我不会允许诬陷一个好人。”

    “对,我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顾念之跟着接话,惹得塞斯差一点又跳起来。

    被告律师赶紧过来安抚他,才让他没有再咆哮了,但还是怨毒地瞪着顾念之。

    顾念之一点都不怕他,又说:“你说她是自愿跟你发生关系,之后她又离开了。可是我翻便了这家古董店从那天以后一直到现在的监控,都没有看见黎海清离开你家的图像,请问她是如何离开你家的?飞出去的?还是从你家窗户里跳下去的?”

    塞斯一急,连忙说:“跳下去的!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黎海清的尸体正是从塞斯家公寓楼后面的小树林里找到的,就对着塞斯家后窗的位置。

    “呵呵,你可是住在三楼,难道她从三楼往下跳的?真是厉害……”顾念之意味深长地说,将视频又点开了,对坐在被告旁听席那边塞斯的父母说:“还有你们两位,我再问一遍,你们有没有去塞斯的家里帮他销毁证据?哦,不对,应该说,叫打扫清洁。”

    塞斯的继父约克脸色铁青,双手跟着颤抖起来。

    顾念之静静地看着男被告的继父约克,也不说话,更不退却。

    这个人,才是整个案子这么艰难的根本原因。

    他在案发当地一手遮天,用华夏帝国的官场话来说,就是当地公**检**法一把手,而且还兼任当地的民主党派领袖,人大代表。

    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继子也是蛮拼的。

    顾念之在心里暗暗腹诽,想如果塞斯是他亲儿子,估计早就强力要求结案了……

    约克也看着顾念之,这一瞬间,他反而平静下来。

    这个女律师看起来有些胆量,大概也是仗着她是外国人的身份,以为他不能把她怎么样,所以敢说敢为。

    约克扯了扯嘴角,垂下眼眸,移开视线,不再跟顾念之对视。

    顾念之淡笑弯唇,将注意力集中到女被告尼娜身上,她看得出来,尼娜已经快崩溃了,这时从她入手,才能得到全部的案情真相。

    顾念之走到她面前,开始询问:“尼娜,那天你到底跟被害人黎海清说了什么,她才跟你进公寓?你为什么要找她进公寓?”

    尼娜一双手抱着头,哀嚎一声,终于全都说了,她指着塞斯大声说:“……是他!他一直说我不能满足他!要跟我分手!除非我找别的女人跟他3p!”

    “找别的女人?你就找了被害人黎海清?你什么时候认识她的?”顾念之也紧张了,但还是不动声色地问道。

    她听得见血液在耳膜里汩汩的声音,让她兴奋、激动。

    这是要面对真相的时刻了。

    “你闭嘴!”塞斯朝尼娜猛吼,挥舞着拳头威胁她。

    尼娜也朝他大叫:“你个畜生!你要找我表妹给你一起3p!我表妹先答应了,后来又拒绝!那天她没来,你就打了我一顿,逼我再去找个女人!不然就分手!我一时糊涂,下楼找人的时候,正好看见黎过来,我说有点事,让她帮忙,她就跟我进来了……”

    “然后呢?”顾念之追着问道。

    尼娜这时反倒躲闪起来。

    顾念之定了定神,跟她说:“就算你有罪,最多也是从犯,如果你能揭发真正的凶手,我会帮你向法官和陪审团求情。”

    尼娜深吸一口气,像是找到希望,又说:“……她进来就知道上当了,想跑,然后……”尼娜指了指塞斯,“他就动手打了她一顿,他打得多疼啊,我最怕他打我……”

    尼娜瑟缩起来,像是想起来被塞斯殴打的日子。

    “还有呢?”顾念之又问道,希望尼娜能够一鼓作气都说出来。

    “……可是那个女孩好像不怕疼一样拼命反抗……”尼娜喃喃地说,目光发直,像是陷入了回忆,“塞斯气得没办法,终于用了最大的力气,不断殴打她,直到把她打晕,他就qiang(强)**bao(暴)了她。”

    “qiang(强)**bao(暴)了几次?”

    “五六次?还是七八次?我记不清了……”尼娜垂着头,声音变小了。

    “反对!”被告律师又站起来。

    顾念之回头猛怼他,“你闭嘴!我还在盘问被告案情!难道这也不允许?!”

    她的目光闪亮,动怒的气势居然有些吓人。

    被告律师被她震住了,张了张嘴,又坐下了,开始猛查资料。

    尼娜见顾念之气势如虹,受到她的鼓舞,不那么害怕塞斯一家人了,她继续说:“……他发泄够了,才发现那姑娘已经快不行了。当时我吓坏了,塞斯说把她扔在这里,等她死了我们再回来,这样有不在场证据。可是三个小时后,当我们回来,发现她还没死,塞斯就把她从窗户扔出去了。”

    顾念之点点头,补充道:“塞斯的公寓是三楼,她是被从三楼扔下去的。”

    然后,顾念之拿出法医的验尸报告,“这份验尸报告说明,黎海清的死,是被残酷殴打之后,造成骨折和大面积出血,皮下软组织分解为游离脂肪,造成的肺堵塞和脑缺氧,才是她真正死亡原因。”

    ※※※※※※※※※※※※※※※※※※※※※※※※

    这是第一更。

    提醒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哦!

    晚上七点有加更。

    o(n_n)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