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641章 谁派来的(第4更)

你好,少将大人 第641章 谁派来的(第4更)


    顾念之忍着痛,将背上修女服做成的包袱拿下来,从里面拿出约瑟芬给她的崭新内衣裤,找出小背心,紧紧绑在被子弹擦伤两次的胳膊上,然后迅速换上那身修女服,连头都包上黑黑的头巾。

    这样穿着,对方哪怕有望远镜,都不太容易发现她了。

    黑夜里,黑色的衣服不会反光,容易和夜色融为一体。

    换好衣服,又坐着歇了一会儿,顾念之整个人才缓过来。

    顾念之微微喘息着,闭着眼睛靠坐在山D里,握紧拳头,开始在脑海里思索,有谁,既跟她有深仇大恨,非要杀她不可,又有这么大的能量,调动警察和雇佣军来杀她?

    这样一想,范围应该缩小了,但她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她从有记忆以来就跟霍绍恒他们在一起,霍绍恒将她保护得密不透风,根本不可能跟人结仇。

    现在她的身份只是顾祥文的小女儿,是因为这个身份吗?

    顾念之马上想到她的便宜姐姐顾嫣然。

    是她想杀她吗?

    很快她又摇了摇头,排除了顾嫣然。

    不是完全觉得她不会杀她,而是纯粹认为她没这么大能量。

    如果顾嫣然能指使德国慕尼黑的警局,更能找到这么厉害的雇佣军来追杀她,那当初她自己就不会为了躲避被雇佣军追杀,一定要巴上霍绍恒了。

    这些雇佣军也真能装,为了伪造成打猎季时不小心枪走火打死她的场景,他们还真的拿的是猎枪,没用狙击枪。

    顾念之知道,如果这些人真的拿着狙击枪,甚至用重狙,那她早就没命了。

    重狙打穿一棵树有什么稀奇?

    最厉害的重狙手能隔着一英里的距离打穿砖石结构的墙壁,将躲在屋里的歹徒一枪爆头!

    顾念之这时候只能庆幸对方不敢肆无忌惮的杀她,需要多方遮掩。

    不管伪装成警察,还是伪装成猎人,他们都不想暴露他们的真实身份。

    这是为什么呢?

    说明幕后之人,应该很忌惮她背后的人吧?

    所以拼命用各种身份伪装自己。

    他们到底忌惮的是谁呢?

    是霍少,还是何教授?

    顾念之低头,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发现只有15%的电源了,但信号还有半格。

    要给霍少和何教授分别打个电话试试吗?

    她不能直接给霍绍恒打电话,但是给Y世雄打过去还是可以的。

    找大雄哥,就是找霍少,只有他们才能救她。

    顾念之对霍绍恒的依赖已经成了一种信仰,她相信他无所不能,相信他一定会来救她!

    而在这之前,她必须要自救,要保证自己在他来之前,还能活着。

    她借着星光拨了Y世雄的号码,可是根本打不出去。

    那半格的信号不足以支持这通打往华夏帝国的电话。

    顾念之只好作罢,转而想到何教授。

    她知道他在美国还是很厉害的。

    可是这是在德国,会一样吗?

    而且她知道何教授是因为他父亲突然重病才回去的。

    她贸贸然打电话过去,何教授会不会左右为难?

    想了又想,她还是试着拨了一下何之初的电话。

    和Y世雄的电话一样,都打不通。

    顾念之反而松了一口气,不再试着打电话了,反正也打不出去。

    她靠在山D里,半梦半醒,没有睡踏实。

    手臂上的枪伤应该还是感染了,因为半夜的时候,她又发起了高烧。

    山D里的夜晚本来就很冷,她又在发高烧,更是冷上加冷。

    抱着双腿坐在山D里,将头埋在膝盖之间,胳膊上的伤口已经麻木了,感觉不到疼痛,脑袋昏昏沉沉,不是一般的疼。

    疼痛好像都转移到脑袋里去了。

    她只能咬紧牙关,连呻吟声都不敢发出来。

    一夜终于过去,当白日的天光照进黑暗的山D的时候,顾念之满头大汗地醒过来。

    全身上下跟被雨淋湿了一样,全是汗水。

    她的腿软得发虚,全身都发酸,只有胳膊好像不疼了。

    顾念之定了定神,慢慢将包着伤口的小背心解开,用手摸了一下。

    血迹已经成为陈旧的暗褐色,黏在胳膊上,看不清伤口的样子。

    倒是真的不疼了,用手按也没有昨天痛彻心扉的感觉。

    闭了闭眼,在山D里又阖眼睡了一会儿,才扶着山壁晃悠悠地站起来。

    两条腿就像不是自己的腿,想让它抬步往前走,就是不听话,实在是太吃力了。

    她只能挪一步,停下来喘息一会儿,然后再往前挪。

    就这样走走停停,不长的一段路,她几乎走了四五个小时,才从山D的另外一边出去。

    一出山D口,看见的就是一个碧蓝的湖泊。

    湖泊周围是略有些枯黄的草地,显示出秋天的步伐临近了。

    再远的地方也是阿尔卑斯山山脉,比山D另一边的山脉要缓和一些,没有那么陡峭和险峻。

    近处的湖水蓝得透明,像是一颗最莹澈的蓝宝石落在地上化成的湖水。

    但是走近了一看,发现那湖水应该是浅莹绿色,跟最清澈的海水一样的颜色,之所以从远处看上去发蓝,是因为整个蔚蓝的天空都倒映在湖水里。

    顾念之抬头看了看天,这才是最顶级的蓝宝石啊,跟她在网上看见过的某藏的天空似的,那里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也是全蓝星海拔最高的地方。

    阿尔卑斯山就这点好,到处都是湖泊和河流,难怪纵贯欧洲的几条大河流都是从阿尔卑斯山起源。

    顾念之这一次多了几个心眼。

    她巴着D口往外看了一会儿,确信这里没有别人,才慢慢从山D里走出来,往湖边走去。

    湖边长着一些蒲公英,绿色的叶子支着白色蓬松的小球,在微风里摇曳。

    顾念之走到湖边的一块青石板上蹲坐,把自己系了伤口的小背心放到湖水里清洗。

    小背心染了她的血,将近岸处的湖水染成淡淡的粉红色。

    她蘸着湖水,再轻轻地给自己被血染成暗褐色的胳膊清洗,一点一滴,生怕触到没有结壳的伤口。

    蒲公英可以止血,她打算如果还是血流不止,就挖几颗蒲公英捣碎了涂在伤口上。

    这些都是霍绍恒他们特别行动司野外生存教程的内容。

    那些年她跟着霍绍恒,头几年没有出去上学,但学到的东西绝对不比学校少。

    胳膊一点一点的洗干净,暗褐色的血污没有了,露出干净的胳膊,白生生的,一点毛孔都看不见。

    至于被子弹擦伤的伤口,在哪里?

    顾念之从头摸到尾,也没有看见擦破皮的地方在哪里。

    如果不是她刚刚洗了那层暗褐色的血迹,她都要以为自己根本没有被子弹擦伤了。

    顾念之摸着自己的胳膊,有些茫然。

    她到底是怎么了?

    是她的问题,还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

    前一天骨折,第二天就完好如初。

    昨天被子弹擦伤,流了那么多血,今天就好得跟没事人一样。

    而且都是高烧一晚上之后,她就恢复正常了。

    难不成她的高烧就是灵丹妙药?

    以后生病受伤都不用吃药了,发个烧就痊愈了……

    顾念之这样想着,又觉得太扯。

    撇了撇嘴,双手抱膝坐在湖边,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自从她打那个小山D钻出来,她明白自己大概是穿行了阿尔卑斯山的一处小山脉,现在她在山这边。

    在湖边坐了好久,直到肚子咕咕叫了,才长吁一口气,认命地去找吃的。

    这湖水里有鱼,但这里好像比较深,比山那边的小河要深得多,那些鱼不会游到浅水岸边,她也不敢跳进湖水里,不好抓。

    不能吃鱼了,那就只有想别的法子了。

    浆果肯定要找,再就去掏鸟蛋吧。

    经过昨天的事,顾念之现在对在阿尔卑斯山打猎的所有人都退避三舍。

    她知道她有些矫枉过正,但是她现在只有一个人,一条命,无论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在附近的山上转了半天,找到一窝鸟蛋,拿了四五个出来,又采了一堆浆果回到湖边。

    生火埋鸟蛋烤熟,再吃浆果补充维生素。

    她就靠着这些东西,走走停停,沿着这个面积大得出奇的湖走了两天之后,终于看见一户人家。

    或者说,看见了一栋木屋,矗立在绿草盈盈的半山腰上。

    从河边这个角度,可以看见涂成红色的木墙,黑色的原木屋顶,还有木屋四周的白色栅栏。

    最让她激动的是,木屋的屋顶还装有一个卫星电视接收器啊!

    看见那个伞状的卫星接收天线迎着傍晚的夕阳发出银白色的光芒,顾念之急忙拿出手机划开看了看。

    只剩下5%的电源了,但是手机信号居然显示有两格!

    简直要哭了好伐!

    顾念之的手都在颤抖,急忙点开手机里的电话通讯录,立即找到Y世雄的号码拨了过去,结果又是留言信箱。

    她差一点要以为Y世雄的电话也被人装木马程序挟持了。

    但是转而一想,有小泽哥在,大雄哥的电话怎么可能被挟持?!

    这是不可能的。

    那是什么原因呢?

    她很快又想到了时差问题。

    现在是德国的夏时制傍晚六点左右,帝都这个时候应该是半夜12点,所以,大雄哥也许是睡了。

    但这一次顾念之也没敢留言,默默地挂了电话。

    她记得她刚刚遇险的第一天,就给Y世雄和赵良泽都打了电话,并且留了言,但是这两人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她的电话。

    这也是比较蹊跷的一件事。

    顾念之心里升起一股不安,但很快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抬头看了看半山腰的木屋,她决定今晚去那里借宿一晚,顺便给手机充电。

    当然,如果这家人没有苹果手机,那她就没办法了,是她运气不好,怪不了别人。

    顾念之在湖边再次洗了手,洗了脸,又用手梳梳头发,才顺着山路往半山腰走去。

    童话般的红黑木屋后面,是高耸入云的森林,森林背后的山顶覆盖着皑皑的积雪。

    红黑绿白交相辉映,在金黄色的夕阳下几乎映出彩虹的光晕。

    顾念之眯起双眸欣赏着这里的美景,慢吞吞地来到了木屋的白色栅栏前。

    屋子的前院铺着绿色草坪,草剪得整整齐齐,窗子上飘着雪白的窗纱,窗子下面种着玫瑰,开着碗口大的艳丽花朵。

    玫瑰花好像刚刚浇过水,花瓣上还有晶莹的水珠,不时滑落下来,落入草地里,一眨眼就看不见了。

    前院没有人,但是顾念之能够听见有人砍柴的声音从后院传来。

    她想了想,没有高声打招呼,而是绕着栅栏走了一圈,往木屋后面砍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木屋坐南朝北,夕阳斜斜照进后院,落日熔金,暮云合璧。

    一个身材壮硕,赤**L上身的男子,正背对着顾念之的方向,抡着大斧头砍柴。

    靠近栅栏门的地方有一辆很帅气的摩托车,再旁边的地上一边有十来根粗壮的树干,另一边有高高垒砌的柴堆,应该是已经砍完的树干,都只有一尺来长,一寸见方,码得整整齐齐。

    一看就是为了冬天烧壁炉准备的。

    顾念之看得咂舌,心想这年头还有人用这么原始的壁炉,真是不容易。

    她见过的壁炉都是用电或者煤气,模拟自然柴火的状态,但不是真的烧柴。

    这一家,看来应该是真的烧柴火的德国农家吧?

    顾念之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

    那男子身形健硕,肌R健美无匹,背对着阳光,淡古铜色的肌肤上有汗珠滚动。

    胳膊上的腱子R鼓鼓的,肩膀宽阔,到腰部却倏地收缩起来,显出一道完美的倒三角肌,带着古希腊雕塑般的物理美感。

    那人只穿了一条牛仔裤,一条穿着齐膝长雨靴的长腿抬起来压在工作台上,一手按着树干,一手拉锯,胳膊大力挥动,充满力与美的节奏,标准的九头身。

    这幅身形让顾念之不由自主想起霍绍恒,她心神有些恍惚,定定地看着这人的背影。

    直到那男子锯完一根树干,悠然回头,看了顾念之一眼,不慌不忙弯腰,将自己的上衣从工作台上拿起来穿上。

    他嘴里叼着一支烟,高鼻深目,金发碧眼,两道黑黑的眉毛形状非常整齐,跟用尺子比着量过一样,衬得他的眼睛出奇的好看。

    这男子叼着烟的样子也有些像霍绍恒,都有股漫不经心的淡漠和沉稳,像隔着千山万水般遥远,但又有种近在咫尺的从容。

    五官是日耳曼人那种典型的俊美,下巴上有一道小小的凹槽,面无表情地时候带着股宗教般的禁欲气息,跟他充满侵略气息的身形形成强烈反差。

    顾念之盯着那男人抽烟的样子,一时忘了说话。

    也许是她盯着他的烟的样子太过聚精会神,这男人想了想,将嘴里的烟取下,扔到草地上,拿脚踩着碾了一下。

    顾念之的视线顺着那烟落地的弧度落到那男人脚上穿着的齐膝长雨靴上,然后眼看着那双靴子带着自己的主人一步步向她走近,最后在她面前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来。

    非常有礼貌的安全距离,顾念之紧张的情绪随之跟着缓解。

    那男人说了句德语,“……有事吗?”

    本来应该是铿锵有力的语调,但因为他的嗓音极为柔和,像微风吹拂湖面荡起的涟漪,听起来像是要钻到人心里去。

    又是一种强烈反差,男性荷尔蒙气息爆棚的男子说话居然这么温柔,这不协调!

    顾念之音控的耳朵不由自主动了动,刚学的德语一时忘得干干净净。

    她的德语是临时抱佛脚学的,只能听懂一些日常对话,还有一些法律和新闻用语,让她日常聊天会话就不太利索。

    叹了口气,红着脸直接用英语说:“……你会说英语吗?”

    那男人像是怔了一下,脸上的轮廓在夕阳下被映照得更深,冷峻默然,碧湖般的蓝色双眸掩映着天光云色,强烈吸引着顾念之的视线。

    他抿着薄唇,定定地看着顾念之,过了一会儿,才微微点头,已经换成英语:“嗯,会一点。”

    他的英语口音就是普通德国人说英语的口音,带着一些德语发音的习惯。

    顾念之缓过神,朝他笑了笑,流利地用英语说:“那太好了。是这样的,我跟朋友来阿尔卑斯山旅游,走了好几天了,一时贪看这里的景色结果迷路了。这里太偏僻,手机经常没信号,我想请问你这里有充电器吗?苹果手机的充电器?”

    因为看见这里的主人是个成年男子,顾念之瞬间改了主意,不想在这里借宿了,只想找他借充电器充一下电,并且暗示自己还有朋友一起,没有再和在修道院那次一样,直接说自己是一个人。

    顾念之本来就是非常谨慎的一个人,此时更是打起精神,对谁都抱着深重的戒心。

    那男子上下打量着她,从她身上破破烂烂的运动服,到她脚上看不出颜色的球鞋,还有她背上那个小小的黑色包袱。

    明明就是一个人迷路的样子,居然说还有朋友。

    他挑了挑眉,看着顾念之默然了一会儿。

    ※※※※※※※※※※※※※※※※※※※※※※※※

    这是第4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