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653章 她是完美的(第16更)

你好,少将大人 第653章 她是完美的(第16更)


    那大胡子医生瞪了他一眼,“如果她没有活着,我现在就报警抓你!你是杀人犯!”

    莱因茨松了一口气,他仰起头,看着急诊室的天花板,长长吁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喂!你去哪儿?!”大胡子医生急了,“虽然她现在还活着,但可能分分钟就断气啊!”

    这么高的血压,说实话违背这医生学到的人体基础医学知识,他想不明白她怎么还能活着。

    莱因茨头也不回地说:“我去打个电话,您稍等。”

    出了急诊室,莱因茨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冷静地说:“我要一架直升飞机,对,我这里有重病患者,我给你20分钟时间,马上到!”

    打完这个电话,莱因茨收起自己的手机,找到诊所的值班室,彬彬有礼地找胖胖的小护士借座机电话一用。

    小护士被他英俊的面容晃花了眼睛,虽然他面目消瘦,下巴上还有胡茬,衣服也不太整洁,但他定定地看着她,蓝眸如有魔力,这小护士不由自主按照他说的去做。

    “这里是电话,您您您……请用。”小护士结结巴巴说完,脸上飞起两抹红。

    在小护士面前,莱因茨并没有对顾念之那样温柔,他的态度漠然克制,带着淡淡的疏离,从小护士里接过座机电话,开始拨打号码。

    “请问是阿尔卑斯山护林员基地吗?我想问问前两天的那次大火,你们有没有救出汉娜妈妈?”

    那些护林员都是认识汉娜妈妈,也吃过汉娜妈妈做的白香肠。

    电话里传来护林员肯定的答复:“汉娜妈妈?救出来了,我们第一时间就救出来了,只是她在地下室的时间有些长,晕过去了,有脱水的迹象,还在医院里。”

    莱因茨又吁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请帮我把汉娜妈妈转到柏林圣约瑟夫医院,对,跟他们联系,报我的名字,他们会收治她。”

    打完这个电话,他将手盖在电话机上,默默沉吟了一会儿,又拨了另一个号码,这个点了,那边不是特殊机构,也不是24小时有人值班的护林员基地,没有人接电话,他只电话留言:“汉斯先生,对不起,我辞职了。明天我不会来上班了。”

    莱因茨说完这句话,才放下电话,将电话机推回给那小护士。

    小护士张着嘴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先生,您为什么要辞职啊?是生病了吗?”

    莱因茨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神情凛冽冰冷,带着股威严。

    小护士被那一眼看得心惊胆战,不敢再问了,忙低头装作在工作填表格。

    莱因茨面无表情地走进急诊室,见那大胡子医生还在观察顾念之的数据,走过去将他的血压仪和听诊器都从顾念之胳膊上拿开,“既然她那么危险,我已经给柏林的医院打了电话,他们答应派直升飞机来接她过去。”

    柏林是德国的首都,那里有着全德国最好的医院,当然不是大胡子这种想乡村医生能比的。

    莱因茨一说,那大胡子医生果然如释重负,说:“那你要小心一些,她的数据平稳一些了,你要记得不要让她情绪起伏太大,不然血压再升高,可是圣母玛利亚都救不了她了。”

    莱因茨没有说话,静静地一个人坐在顾念之病床前的樱桃木扶手椅上,身子前倾,胳膊肘搁在膝盖上,两手阖起,撑在下颌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顾念之苍白如雪的面容。

    半小时很快到了,天空中传来直升飞机的轰鸣。

    那大胡子医生推门进来说:“飞机到了,你要怎么送她上去?”

    莱因茨站了起来,整整衣襟,站得笔直,“我们有人来接她。”

    两人话没说完,几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口罩的医生推着一张简易行动病床进来,朝莱因茨点点头,“病人在哪里?”

    莱因茨走到病床前,亲自小心翼翼地将顾念之打横抱起来,放到那张简易行动病床上,“走。”

    那些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的医生迅速将顾念之推上直升飞机,莱因茨也跟着上去。

    很快,直升飞机转动着螺旋桨,飞上天空,径直往柏林飞去。

    一小时之后,他们就在柏林的夏绿蒂医院大楼的顶楼停机坪降落了。

    夏绿蒂医院是全柏林最好的医院,也是全德国最好、最贵的医院。

    莱因茨抱着用毛毯包着的顾念之从直升飞机上走下来,脸色无比冷峻。

    他没有跟人说话,径直走进顶层电梯下到18楼的特护1号VIP病房。

    这间病房里有着全德国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各种仪器,比美国最好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都差不了多少。

    他一路抱着她走入特护1号VIP单人病房,直到将她放到干净雪白的病床上。

    这里的条件比阿尔卑斯山附近的乡间小诊所当然要强多了。

    两个女护士走进来,对莱因茨说:“先生,请您先回避一下,我们要给她换上医院的病号服。”

    莱因茨点点头,“我在门口。”说完走了出去。

    两个女护士给熟睡的顾念之脱下修女服,还有里面破破烂烂的运动服,以及内衣裤,直接给她套上医院的病号服,其实是一件从头套到脚的条纹布长袍。

    换好衣服,这俩护士推门出来,对莱因茨说:“您可以进去了。”

    莱因茨刚进来,德国最著名的脑外科医生和神经科医生也纷纷来到顾念之的病房,给她会诊。

    各种仪器接到她的大脑、心脏和脉搏上,血压、心跳、脑电波,都进行了精心测量。

    不过在医生打算给顾念之抽血的时候,被莱因茨制止了,“今天先到这里,她还很虚弱,等她好了再接受血检。”

    莱因茨这么说,这些医生当然只有听从。

    “好的,先生。”

    医生们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据,又觉得不算离谱。

    “体温华氏100.4度(摄氏38度),低烧。”

    “血压正常。”

    “心跳正常。”

    “脉搏正常。”

    “要做CT吗?”

    “等她醒了再做。”莱因茨不肯让顾念之再被折腾了,“你们只要告诉我,她的健康状况如何?”

    “目前来看,一切正常。只是还有些虚弱,应该是饥饿和干渴造成的。”医生表示困惑,“我冒昧地问一句,她是从非洲来的病人吗?”

    饥饿和干渴引起的营养不良,现在全世界大概只有非洲地区有这样的病况出现。

    莱因茨摇了摇头,“不是。”

    但是他也没有多解释,对医生们说:“给她吊两瓶营养液,快速补充营养。”

    主要也是葡萄糖为主,能够迅速补充能量。

    “那她的低烧什么时候能降?是因为体内有感染吗?要打阿司匹林吗?”莱因茨又问道,他对顾念之持续不退的低烧有些担心。

    几位医生表示应该是营养不良引起的身体免疫力下降,只要补充了营养,等她缓过来,低烧就自然退了。

    他们都是主张消炎药能不打就不打。

    莱因茨看了顾念之一眼,默默地点点头,“那好,明天再看。”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医生们离开后,莱因茨特意让人把他的换洗衣物从他公寓里送过来。

    换洗的衣裳送到后,他去这间特护VIP单人病房自带的浴室里洗了个澡。

    在浴室里刮完胡子,莱因茨想起顾念之身上的修女服。

    这两天,她就穿着这身已经皱巴巴脏兮兮的修女服一路过来。

    黑色修女服衬得她的小脸更加小得可怜。

    莱因茨换好衣服,走出浴室,拿起手机,开始给顾念之网购衣服。

    他对女装品牌不算很了解,随便在网上搜了一下,找到一个设计师品牌Frisur。

    这个牌子的女装以上好的裁剪和简洁的造型受到高收入年轻女性的追捧。

    每一件拿出来都跟艺术品一样,结合了斯堪的纳维亚风情和德国人特有的实用性。

    那些图片看起来也特别适合顾念之灵动的气质。

    莱因茨一件件看过去,会心地笑了。

    他在手机屏幕上连连点击,给顾念之买了成打的衣服,几乎将Frisur这一季的新款一网打尽。

    上衣、长裤、半裙、连衣裙、风衣,还有配套的鞋袜,丝巾,以及头饰。

    莱因茨记得顾念之有一头很好看的长发,黑黑亮亮,跟海藻一样,还有自然卷。

    内衣裤这一块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打开德国最有名的内衣网站,跟顾念之买了一打成套的胸衣和内裤。

    他记得顾念之说她是D,所以全买的D-cup,内裤则是买的最小号。

    她那么瘦,腰细得还没有他的手掌长,也不知道这些内裤能不能挂在她腰上。

    莱因茨甚至有冲动要给顾念之买少年品牌,但看那些少年品牌实在太难看,不合他审美,才放弃了。

    给顾念之网购完衣服,莱因茨又去了护肤品网站给顾念之买了一套La-Mar的护肤品,然后才放心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一次,不是在阿尔卑斯山的山间草地石块上,而是在全德国最好的病房里。

    这里的长沙发是最好家具商的定制款,比一般的床垫还要符合人体工程学。

    莱因茨一觉睡得特别熟,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五点。

    长达15小时的睡眠终于让他恢复过来了。

    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是睡在病床上的顾念之,黑发雪肤,黑与白的对比如此强烈和鲜明,明明是最简单的颜色,却像有艳光闪过。

    莱因茨移开视线,深吸一口气,从沙发上起身,来到顾念之的病床前垂眸看了看。

    顾念之还没有醒,依然在沉睡。

    病床上连接的仪器显示她的生命体征一切正常,好像昨夜在那个乡村诊所里看见的那个爆表的血压数据是他的错觉一样。

    莱因茨慢慢伸出手,握住顾念之的手,正要弯腰下去,听见背后传来病房房门的声响。——有人进来了。

    他不动声色将顾念之的手腕顺势塞入薄毯里面,站直了身子。

    转过身,看见一个满头白发,但脸色红润,气色很好的老人站在他面前,微笑地看着他,“莱因茨,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莱因茨微笑,朝这老人微微颔首,“里德希先生。”

    “嗯。”里德希拄着一根拐杖,慢慢向顾念之的病床走过来。

    站在她的病床前,里德希两手交握在拐杖上,像看珍稀艺术品一样看着顾念之,用英语感叹说:“She's-perfect,isn't-she?”

    莱因茨背着手站在他身后,肩背挺得笔直,不过并没有接话,里德希也没有想听到回应,他只是纯感叹而已。

    “她什么时候会醒?”里德希的目光投向顾念之病床旁的各种仪器,“怎么会生病呢?”

    莱因茨这时才说:“不知道,还在观察中。”

    “嗯,你好好对她。”里德希看了一会儿,拍了拍莱因茨的肩膀,“我走了,有事再联络。”

    莱因茨点点头,目送里德希离去。

    里德希走了之后不久,莱因茨给顾念之网购的衣物鞋袜和护肤品陆续都送到了。

    因为他选的是加急,付了高昂的运费,所以一天之内就送到了。

    大大小小的盒子在顾念之床前的单人沙发上摆得满满的,只要她醒来,就能看见。

    可是顾念之这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夜。

    幸亏有全德国最好的医生在旁照看,确保顾念之无事,她的状况一直都很稳定,而且各项数据指标都在平稳上升。

    “营养不良已经解除了,体温正常,没有继续低烧,这说明我们先前的诊断是正确的,不用给她打青霉素或者阿司匹林,只要她的营养跟上,她的低烧会自己消褪。”

    医生对顾念之的恢复情况十分满意,完全符合他的预想。

    莱因茨抱着胳膊站在他身边,皱着眉头说:“可为什么她还没醒?”

    三天三夜没醒,难道不是因为生病了?

    “……从数据来看,她没有生病。”医生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仪器,确保仪器没有出故障,“她就是睡着了。”

    莱因茨不解地看着他。

    “莱因茨,你要知道,人体就跟一架精密的仪器一样,有自己的规律。人体在睡眠的时候,是最能修复自我的时候,所以你不要担心。这位姑娘只是太虚弱太累了,所以需要恢复的时间比别人多一些。”

    医生给出了自己的医学解释。

    莱因茨却不怎么相信,但他也没有跟医生继续抬杠,点了点头,“最好是这样。”

    医生走了之后,莱因茨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刷新闻。

    慕尼黑那边最近有两件事特别轰动,整个德国媒体都在报道。

    一件是慕尼黑旅游部门征集一个月以来国王湖某区域的视频录像竞赛,要求完整未剪辑,说是为了推广国王湖的旅游资源。

    第二件就是重金悬赏两辆车,而且给出了车牌号。

    虽然都已经结束了,但因为奖金多,得到奖金的人也多,因此现身说法的人更多,在全网受到热议,到处都看见讨论这两条新闻的消息和评论。

    莱因茨一看这两个车牌号,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

    手指在手机上摩挲了一会儿,莱因茨终于点开通讯录,给有关部门打了个电话。

    “有些新闻结束了就全网删除吧,留着过圣诞节吗?”他毫不客气地对那边发话。

    那边马上接受他的意见,开始在德国全网暗中删除跟这两条新闻有关的评论和消息,同时将这两条新闻沉底。

    很快,德国网站上再也看不到这两条新闻了。

    而对于民众来说,新闻本来就是有时效的。

    只要没人有意带节奏,新的新闻会自然而然将旧新闻压下去。

    莱因茨再刷手机,就觉得网上顺眼了很多。

    ……

    第四天早上,太阳刚刚升起来,晨曦洒落在病房里,漾起一室金光。

    顾念之终于悠悠醒来。

    睁开双眼,第一眼看见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还有天花板上造型现代的无影灯。

    顾念之眨了眨眼,目光从天花板上往旁边移动,看见了睡在床对面长沙发上的莱因茨。

    他穿着一身英挺的猎装外套,露出里面挺括的白衬衫衣领,黑色长裤裹着长腿,歪在沙发上,衬衫和裤子都有些皱了,但却不觉得颓废,清冷的五官有着宗教般的俊美,像是世上的所有欢愉都与他无关。

    顾念之用欣赏一幅美丽的油画一样的态度看着莱因茨。

    莱因茨倏然醒来,俊美如冰雕的容颜还没来得及柔和下来,就看见顾念之正看着他。

    大大的黑色眸子自带热度,他一看见这对眸子,寒冰般的冷意立刻转化为春天般的温暖。

    “你醒了?”莱因茨站了起来,极温和地问道,走到她床边,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不发烧了。”

    顾念之努力翘了翘嘴角,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谢谢你,莱因茨。”

    ※※※※※※※※※※※※※※※※※※※※※※※※

    这是第16更五千字,后面还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