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你好,少将大人最新章节 > 第822章 怼(两更合一5200字,含月票7000+)

你好,少将大人 第822章 怼(两更合一5200字,含月票7000+)


    女警被顾念之犀利反问,一下子涨红了脸,握着拳头说:“我没有给他定罪,我是在说可能的事实!”

    “可惜了,在法庭上,没有模棱两可的事实,也没有不负责任的猜想。”顾念之的声音冷了下来,“既然你说话了,那我可以现在问你。”

    “你问。”刚才大叫的女警昂起头,“我又没说假话,不怕你问。”

    顾念之点了点头,请她来到证人席上坐定,开始盘问她。

    顾念之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这位女警的资料,说:“陶警察,你是不是在八天前去和平里医院给予被告顾嫣然法律援助?”

    “是。”陶女警情绪很激昂,“她当时受到很大惊吓,但依然不肯报警,所以我和邱同事一起劝她。”

    顾念之又问:“你说到她受到很大惊吓,请问你们当时有给她做精神鉴定吗?”

    陶女警茫然了一下,“……没有。”

    “既然没有精神鉴定,如何认定她受到很大惊吓?”顾念之面色沉静,问得不紧不慢,但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陶女警有些脸红,“……她已经被打得住进了医院,见人就哭,还怕光,怕见人,我们认为……”

    “你们认为?请问你们是专业心理医生吗?还是精神科医生?”顾念之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回手指着正用胳膊挡着自己的顾嫣然说:“你看看,她现在依然见人就哭,也怕光,怕见人,如果这就是很大惊吓,那么持续了这么久,她的精神应该早就崩溃了,我看她应该去精神病院,而不是坐在这里条理清楚地跟我打争产官司。”

    顾嫣然正要表现得瑟缩一点,被顾念之一说,全法庭的目光看了过来,她反而僵住了,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很不自然。

    金婉仪忙挡在她身前,轻轻咳嗽一声。

    顾嫣然趁机低下头,做出一幅无语的样子。

    顾念之扯了扯嘴角,移开视线,看向陶女警,目光很是严厉:“我以为作为警察,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照法律办事,先验伤,再做法律援助。”

    陶女警见顾念之否定她的行为,有些着急了,忙说:“不是的,我们确实是按法律办事。但是家暴案件跟别的案件不同,我们不能代她起诉,一定要她自己心甘情愿起诉才行。”

    所以她们能做的,就是打消被害人的疑虑,站出来勇敢指证家暴惯犯。

    顾念之呵了一声,将手里的文件夹阖上,背到身后,身姿笔直地站在证人席前,似笑非笑地说:“就算如此,你就能一口咬定,她是被夜玄虐打?你是亲眼见过他打她,还是有视频为证?”

    陶女警闭紧了嘴,虽然一脸的愤愤不平,但却不说话了。

    “既然什么证据都没有,就凭顾嫣然的一面之词,你就能断定是夜玄所为?证据呢?人证、物证,还有逻辑,在哪里?”顾念之步步紧逼,将陶女警问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地看向了她的同事邱女警。

    邱女警明显更沉着一些,而且一直不发一言,面色淡定,被顾念之揪住陶女警的漏洞,频频质疑身为警察的专业操守,她也不生气。

    从自己的位置走过来,邱女警站在陶女警身边,冷静地说:“顾念之小姐,我同事刚才的说法是有事实证据的。根据统计数据表明,我们国家的家暴比例是30%到35%,也就是说,每十个家庭当中,就有三个家庭发生家暴行为。而在这30%到35%的家暴中,90%都是女性遭受来自男性的暴力。还有,被家暴的女性有99%不愿意主动寻求法律援助,或者说,在法律介入的时候,还会主动向警方撒谎,隐瞒来自男性的暴力行为。——我同事的说法也是基于数据进行的合理推论。”

    顾念之被邱女警的话震住了。

    虽然她有法子反驳邱女警的说法,但在这触目惊心的数据面前,一切基于逻辑的反驳都是苍白的,而且会显得她很冷血无情。

    而这,大概就是顾嫣然用出这种法子的出发点。

    在她背后的那个人,挑选了这个角度来陷害夜玄,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什么样的人,会对家暴的数据这么熟悉,而且还能马上利用来给顾嫣然造势呢?

    估计应该是跟法律有关的人士吧?

    要么是执法者,比如警察,要么,是那些法律援助机构的律师。

    顾念之的眼眸闪了闪,她很认真地说:“谢谢邱女警的数据,我收回我的疑问。”说着,她还给陶女警和邱女警一起鞠了一躬,表示赔礼道歉。

    陶女警见她态度谦恭,没有胡搅蛮缠,心里对她的印象大大好转,迟疑了一下,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也有不妥的地方,便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刚才的话确实不能那么说。我们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对顾嫣然小姐虐打,光凭一面之词,确实不能说是夜玄。我也收回我的话。”说完又补充:“我们的报告上没有说到底是谁做的。”

    顾念之心里一喜,对这两位实事求是的女警更加尊敬,忙说:“谢谢您的建议。那么我能不能总结说,你们确认被告顾嫣然身上有虐打的伤痕,但是并不知道是谁做的,对不对?”

    “完全正确。”陶女警这时对顾念之也是心悦诚服,索性把前面的事也说了:“顾念之小姐说得很对,我们只看见有伤痕,而且因为顾嫣然小姐在第二天又自己把自己掐了一遍,盖住了以前的伤痕,所以我们无法做法医鉴证,因为无法检验到指痕。”

    “哦……”顾念之意味深长地回头看了顾嫣然一眼,走过去说:“看来,你身上的伤痕真的是自己做的假。你为了陷害夜玄,先把自己全身弄伤,然后故意让医生护士发现,再在警察来了之后,担心他们会做指痕检验,就把自己再掐一遍,声称是自己做的,这样既可以对夜玄栽赃陷害,又可以洗清自己做假的嫌疑,是不是?”

    顾嫣然嘴角抽搐了两下,她也没想到,顾念之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却把她做的事,还有她的动机都猜得八九不离十,脸色更不好看了。

    她心一横,捂着脸哭了起来:“……我说了是自己做的,他们不信,我有什么办法?夜玄对我做的事,我没脸说出来,都怪我命不好,我不怪任何人……”

    她这一哭,大家又沉默了。

    毕竟这种事,大家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那边的两个女警更是同情顾嫣然,因为她们见过太多这样的可怜女子,几乎到了恨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地步。

    顾念之明白那两个女警的心情,事实上,如果不是她知道了顾嫣然在她在德国失踪的时候做的手脚,说不定她也会被她骗到。

    更别说那两个专门处理家庭暴力案件的女警。

    顾念之抿着唇,默默递给顾嫣然一张纸巾。

    在顾嫣然低低的饮泣声中,顾念之声音柔和下来:“顾嫣然,我看了你的验伤报告,有几个疑问,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下?”

    顾念之的态度突然变得这么好,顾嫣然心中警铃大作,她也不抬头,一直不说话。

    顾念之无奈地看向金婉仪:“金律师,你的当事人是打算在法庭上不说话了吗?既然如此,要不你代她说?”

    金婉仪看了一眼顾嫣然,正想开口,顾嫣然却已经抬起头,用纸巾擦了擦鼻子,哽咽着说:“你不过就算想看我出丑,罢了,我出的丑够多了,也不在乎再多一桩,你问吧。”

    顾念之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只是想弄清事实真相。毕竟我的重要证人被你说成是家暴你的人,我也很为难啊。”

    顾嫣然在心里呵呵两声,面上还是一脸愁苦的神色,说:“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但夜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妹妹,我不想你被他骗了。”

    “是吗?”

    “是啊,你看,你不是被他蛊惑得要告我的当事人了吗?其实两姐妹哪有隔夜仇?家产的事,你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何必要对簿公堂呢?”金婉仪趁机说道,劝顾念之庭外和解。

    顾念之不吃她这套,翻看着自己的庭审文件,毫不在意地说:“金律师,刚才我问你是不是代顾嫣然说话,你不说。现在我问顾嫣然的话,你插嘴是几个意思?”

    金婉仪对顾念之怼得讪讪地,坐回了顾嫣然旁边的位置。

    顾念之这才翻开文件夹的第一页,对顾嫣然说:“顾嫣然,现在,你能把被虐打一事重复一遍吗?”

    顾嫣然定了定神,打好腹稿,开始慢慢陈述。

    “……那天夜玄晚上来找我,让我签署转让财产的协议,我不肯,他就……他就……”顾嫣然咬了咬下唇,露出一脸羞耻的神色,像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

    顾念之忙止住她:“请说重点,他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用何种手段虐打你。”

    顾嫣然皱了皱眉头,“……我记不清是哪天了。”

    顾念之:“……”

    “他打了你的脑袋?”顾念之反问,“让你记忆混乱?”

    “没有。”

    “那你为什么记不清是哪天?”

    “这么久了,我哪里记得清。”顾嫣然反驳,“我不像你,记性好又记仇。我一向是事过就忘,从来不往心里去。”

    顾念之好笑地看了法庭上的众人一眼,说:“只不过是十天前发生的事,顾嫣然小姐就记不清了,看来你应该要测的是智商,而不是精神状况。智商如果在一定等级以下,也当残疾论处,跟精神病同例,没有法律行为能力。”

    顾嫣然瞪着顾念之:“你什么意思?!你说我弱智?!”

    “我没有,是你自己推论的。”顾念之低头翻开第二页文件夹,“时间记不清了,地点你记得清吗?”

    顾嫣然愣了一下,恨恨地说:“在我家里,在我床上。”

    顾念之:“……”

    “……嗯,然后呢?他是用什么手段虐打你?”

    顾嫣然用手揉了揉额角,说:“就是用他的指甲掐我,用拳头打我,而且尽往见不得人的地方打,从来不打我的脸。”

    “……我记得你刚才还声称那些伤痕是你自己造成的,怎么这时候又变成是夜玄虐打的?”顾念之阖上文件夹,摸了摸下颌,猛然把话又绕了回去,“顾嫣然,你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我是不是要给你做做测谎?”

    “反对。根据法律,一般民事案件不能用测谎仪。”金婉仪忙站起来驳斥顾念之。

    顾嫣然听说要测谎,有一瞬间的慌乱,听了金婉仪的话,才镇定下来,苦笑道:“我倒是想放他一马,可架不住顾大律师您紧追不放。”定了定神,顾嫣然又说:“虽然夜玄对我不怎么样,但是对你倒是痴心一片,连顾家家产都不要了,拱手送上。”

    顾念之呵呵笑了一声,“顾嫣然,刚才你还说夜玄的财产清单是假的,现在怎么又成了顾家的家产‘拱手送上’?——那你是承认夜玄提供的顾家财产清单是完整无缺的?!”

    顾嫣然没想到顾念之跟人精似的,自己随便一句话,她都能分析到人心里去,暗暗有些胆寒,悄悄握住了拳头,告诫自己不能认输,如果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金婉仪适时查缺补漏,忙说:“我的当事人的意思,是夜玄放弃了对顾家财产的要求,并不是说夜玄提供的顾家财产清单就是正确的。请原告不要歪曲我当事人的原意。”

    “我有没有歪曲,金律师最清楚。”顾念之毫不畏惧地看了过去。

    金婉仪和她对视了一会儿,才若无其事移开视线,说:“请问原告还有没有话要问?”

    顾念之挑了挑眉,“当然有。”

    她转向顾嫣然,再一次确认:“我再问一次,是夜玄对你进行虐打?医院出具的照片上的伤痕是夜玄所为?”

    顾嫣然点了点头,木然说:“当然是,不信你可以传召夜玄。”

    顾念之终于等到顾嫣然说这句话,她马上对法官说:“法官大人,我希望能传召夜玄做证。不管是被告顾嫣然对他的虐打指控,还是他作为重要证人出具的顾家财产清单,对本案都很重要。”

    法官允许:“同意传召。”

    金婉仪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满脸笑容地站起来说:“不巧了,法官大人,夜玄刚刚去了美国,因为涉嫌谋杀顾祥文先生的律师Vanderbilt一家人,他已经被美国警方逮捕。”

    她看向顾念之,学着她的样子摊了摊手:“你看,夜玄劣迹斑斑,不仅虐打我的当事人,还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这样的人,怎么能作为证人?这样的人提供的证据,怎么能让人相信?!”

    法官怔了一下,很快,有法庭的工作人员将夜玄在美国的案子做成资料给法官送了上来。

    法官面无表情地看完有关报道,对顾念之说:“原告,你确定依然要用夜玄做你的重要证人?”

    “我确定。”顾念之不慌不忙地说,“我要求引渡夜玄回国受审。”

    “引渡?!”金婉仪差一点笑出声来,“顾大律师啊顾大律师,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国家跟美国没有签订引渡条例,所以我们不能从美国引渡犯人?不然你以为那些贪官为什么都往美国跑?!”

    顾念之也笑了一下,说:“不能引渡的是经济案件和民事案件,可夜玄犯的是刑事案件。根据惯例,华夏帝国和美国警方曾经签署过备忘录,可以就刑事案件进行合作,引渡案犯回国。”

    “……可是争产案是经济案件。”金婉仪抓住顾念之话中的漏洞,“你刚才也说了,刑事案件才存在引渡的可能。”

    “对,但是,夜玄涉嫌虐打顾嫣然女士,这可是刑事案件,不是经济案件。”顾念之话锋一转,居然又回到顾嫣然的“家暴”指控上。

    金婉仪更好笑了,“顾大律师,我再提醒你一声,家暴案件是不告不理,我的当事人多次声明,不会对夜玄追究法律责任,请问你哪里来的刑事案件?!”

    顾念之依然沉着淡定,口齿清楚的说:“金律师,我想你也忘了,什么是法律界定的家暴。”

    金婉仪的笑声还没有停歇,突然听见顾念之的话,像是想起来什么,笑声戛然而止,非常突兀,好像一只正引颈高歌的鹅被人猛地扼住喉咙,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差一点憋出内伤。

    顾嫣然一见金婉仪的神情,心里咯噔一声,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仔细想了一下前前后后的应对,应该没有错啊?

    那人给她提供的计策一环扣一环,缜密无比,她真看不出顾念之有什么办法可以翻盘。

    这时顾念之却扔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她看向两位女警,说:“我想二位可能误会了。夜玄跟顾嫣然没有夫妻关系,也没有一般意义上的亲戚关系,他们不是一家人。所以夜玄被顾嫣然指控虐打她,已经不是家暴范畴,而是属于刑事伤害案。根据法律,警方有权且必须对刑事伤害案进行起诉,无需受害人同意。”

    “既然刑事伤害案成立,证据确凿,而夜玄在美国的案子又跟我和顾嫣然的争产案息息相关,我督请警方迅速立案,并且向美国警方提出协作办案,将夜玄引渡回国!”

    顾嫣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如果夜玄回国,她还有什么胜算?!

    一定不能让他回国!

    ※※※※※※※※※※※※※※※※※※※※※※

    这是两更合一的第一二更,大章5200字,含月票7000加更。今天三更~~~~~~求推荐票和月票!

    晚上7点第三更,应该有4000字。

    O(∩_∩)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