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好,少将大人 第864章 你对我有偏见


    顾念之的思维有一瞬间跑偏了,不过她很快警醒过来。

    现在不是她追究自己身世的时候,现在是属于顾嫣然的表演时间,她不能“喧宾夺主”。

    顾念之收回思绪,静静地等夜玄说完这一段话,才对他点点头,“谢谢你。”

    跟着总结了一下夜玄刚才的话,“……夜玄先生刚才说,本来跟他匿名聊天的应该是另外一个人,但是顾嫣然冒充了这个人,是吗?”

    夜玄:“……是。”

    听着怎么就这么怪呢?

    夜玄补充道:“……当年跟我匿名聊天的是小时候的顾念之小姐。我知道你受过创伤失忆了,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但是那个时候,确实是你。”

    顾念之眯了眯眼,晶亮的眸子里若有所思,她身形一转,在顾嫣然面前站定,突然沉声说:“被告顾嫣然,你为什么要冒充我跟夜玄聊天?为什么要撒谎当初在孤儿院挑中夜玄的人是你?!”

    顾嫣然被顾念之问得浑身一震。

    她本以为会阻止夜玄出庭作证,没想到还是没能成功。

    夜玄爆出来的这些事情让她情何以堪?

    顾嫣然带着深深的怨怼看了大屏幕上的夜玄一眼,木着脸一声不吭。

    顾念之转眸看向顾嫣然旁边眼神闪烁的金婉仪,“金律师,你的当事人不说话,是不是该你说话了?”

    金婉仪犹豫地看了顾嫣然一眼,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嫣然,是你回答,还是我回答?可是我对你以前的事一无所知……”

    “一定要回答?”顾嫣然皱眉,“这跟争产案有什么关系?”

    “关系太大了。”金婉仪都不好叫暂停了,“顾念之是在企图证明你撒谎,所以……”

    “撒谎?!”顾嫣然的拳头下意识握了起来,胳膊跟着跳了一下,“我没撒谎!我用得着撒谎?!”

    这一刻,她想到还在特别行动司总部驻地医院里躺着的顾祥文,立刻又镇静下来。

    她昂头看向顾念之,淡淡地说:“顾念之,你跟夜玄匿名聊天过?你拿出证据来。——而我,有全部证据证明当初是我跟夜玄匿名聊天。还有,当初我第一次在孤儿院见到夜玄,就是七岁。”

    她的思绪回到十几年前的那一天,飓风夹杂着海水袭击了巴巴多斯这个海岛国家。

    海岛上到处都是被飓风吹倒的棕榈树,还有被海水淹掉的房屋,摧毁的公路,高大的路灯灯杆被拦腰折断,堵在路上。

    她坐的飞机是灾后第一架能够降落的飞机。

    母亲握着她的小手,带着她走下高高的旋梯,看着这岛上被飓风洗劫过的景象,喃喃地说:“嫣然,母亲带你去找一个人。”

    那一年,她七岁。

    ……

    顾嫣然闭了闭眼,将满腹的情绪压了下去,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大屏幕上的夜玄,淡淡地说:“夜玄,我第一次见到你,确实是七岁,你那时候才四岁。你肯定不记得了,我还记得那一天,风雨交加,风大得把很多屋顶都掀翻了。——我在那么多孤儿中一眼看到了你,但是你那时候谁也不理,一个人坐在墙角,抱着一个小熊抱枕。”

    夜玄微微一怔。

    “……你还记得四岁的时候,跟你一起玩过家家的然然妹妹吗?”顾嫣然的声音柔和下来,“我们俩的渊源,比你记得的还要深啊……”

    “然然妹妹?!”夜玄失态地站了起来,他几乎冲到摄像头前,呼吸粗重,声音紧张,“你真的是然然妹妹?!你怎么知道然然妹妹?!你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过你就是然然妹妹?!”

    当年那个瘦小纤弱的然然妹妹,居然就是顾嫣然?!

    那时候她真的不像七岁的小女孩啊!

    顾嫣然凄楚地笑了一下,“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夜玄惊得无以复加。

    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事?!

    到底谁才是他应该倾心感激和守护的那个人?!

    夜玄惊疑不定的目光在顾念之和顾嫣然之间逡巡来去,一时自己也糊涂了,脑子里就像闯进来一窝蜜蜂,不仅在嗡嗡地叫,而且还不断蛰他!

    他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呼,抱着头在摄像头前瘫了下去。

    顾念之转身看着大屏幕,提醒夜玄,她的声音平缓清越,带着股镇定人心的力量,“夜玄,请你冷静下来。当年陪你玩过家家的那个人,现在可能会想要你的命。”

    一句话,让刚有些糊涂的夜玄顿时清醒过来。

    呵呵,是啊,当初有多美丽,现在就有多丑陋。

    美好的关系在破灭之后,两个人最好一辈子不要再相见。

    顾嫣然一听就恼了,“顾念之!你不要血口喷人!这可是在法庭上,你乱说话我一样会告你诽谤!——我什么时候想要夜玄的命了?!”

    “我有说是你吗?”顾念之嗤之以鼻,“我就不信当年只有你一个人陪夜玄玩过过家家,你这么急着跳进来对号入座干嘛?”

    金婉仪这时不得不为顾嫣然说话,“刚才我的当事人才说了小时候陪夜玄玩过家家,原告马上就说当年陪他玩过家家的人现在想要他的命,这么明显的暗示和指代,只要有脑子的人都听得明白。请原告不要掩耳盗铃。”

    顾念之默了一默。

    想不到这两人的战斗力又起来了。

    夜玄在美国的遭遇,确实很难跟顾嫣然扯上直接关系。

    就算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件事跟顾嫣然有脱不开的关系,但是因为没有证据,他们不可能把这件事拿到法庭上来说。

    顾念之提醒夜玄,也只是唤醒他有些糊涂的思维,并不是要指证顾嫣然买凶杀人。

    从这个角度说,顾嫣然说她“诽谤”,确实也不是空穴来风。

    但是因为顾念之用词含糊,而且也说的是“可能”,并没有一口咬定就是顾嫣然买凶杀人,所以哪怕她们真的想告她,光要立案也是有难度的。

    不过法官还是公允地敲打了顾念之一句:“原告请注意你的措辞。”

    “好的,法官大人。”顾念之点了点头,算是服软了。

    金婉仪和顾嫣然大大松了一口气,两人对视一眼,信心倍增。

    顾念之不给她们更多喘息的机会,马上问下一个问题:“被告顾嫣然,你刚才说夜玄四岁的时候,你就挑中了他,可是为什么等了三年,夜玄才知道自己被挑中了?而且是由一个四岁的小女孩挑中的?——你还没有解释,那个小女孩是谁。”

    顾嫣然张了张嘴,顾念之马上说:“……请你不要继续侮辱我们的智商,硬说那个四岁的小女孩是你。那个时候你已经十岁,没法装四岁小女孩了。”

    顾嫣然恨恨地瞪了她一眼,“那是另一个孤儿,对,就是你,顾念之。那一次,父亲领养了你。而夜玄被挑中,不是因为你指了一下,而是因为我早就看中了夜玄!”

    顾念之没有在意顾嫣然话语中的怨毒之意,她整理着两个人说的这些话,慢慢理出两条线索。

    “……这样来说,顾祥文先生其实去了两次孤儿院,一次是被告顾嫣然七岁,夜玄四岁的时候。据顾嫣然所说,当时她就挑中了夜玄。三年后,顾祥文再一次去了孤儿院,这一次,他领养了顾念之……”顾念之在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觉得有些怪怪的,好像在说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的事。

    “就这一次,夜玄看见了顾念之,也看见顾念之指了他一下,然后他的生活就天翻地覆了。——是这样吗?”

    夜玄沉默了一会儿,说:“三年后这一次我记得,三年前那一次,我只记得然然……妹妹,不记得见过顾伯父。”

    知道了那个瘦小的“然然妹妹”,原来就是比他还大三岁的顾嫣然,夜玄觉得自己回去之后得看心理医生了。

    “当时我父亲一直站在窗外看着我们玩,你对他没有印象是正确的。”顾嫣然柔声补充道。

    顾念之笑了笑,黑溜溜的大眼睛灵活地转了一下,视线从顾嫣然面上扫过,说:“被告挺会补充细节。”

    “我说的是事实。”顾嫣然耸了耸肩,“你对我有偏见。”

    “是我对你有偏见?”顾念之好笑地背起手,“可是刚才你亲口说你七岁前一天只能吃一顿饭,这难道是我自己瞎编的?”

    顾嫣然的脸色变了一变,“你什么意思?!”

    “顾嫣然,你还没有解释,你七岁之前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念之揪住这个漏洞不放,“假定你就是顾祥文先生的亲生女儿,而且是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小公主,那请问你七岁之前他为什么只给你一天吃一顿饭?!”

    顾嫣然脑子里急速思考着,却发现无论怎么说,好像都无法解释清楚。

    她更想说是自己的口误,但是刚才“然然妹妹”都出来了,她想否认自己当初的重度营养不良都不行。

    最后没有办法,她一咬牙,狠心说:“……我有说过是父亲一天只给我吃一顿饭?!”

    “那是谁一天只给你吃一顿饭?!”

    “七岁之前,我没有跟父亲在一起,我是跟母亲在一起!”顾嫣然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

    这是第一更,今天有月票加更,所以尽量三更……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哦~~~

    下午一点左右月票1500加更。

    晚上7点第三更。

    o(n_n)o~。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