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锦衣春秋 > 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 第一零八一章 刺杀

锦衣春秋 第一零八一章 刺杀


    司马岚年纪大了,所思事情又多,在京里每天就睡的很晚,如今在平林,自然睡得更晚。

    不过岁月不饶人,精力远比不得从前,后半夜的时候,靠坐在帐内,却是昏昏沉沉睡着,门外守护的兵士也不敢惊醒,直听到一阵急切的叫声,司马岚才惊醒过来,睁开眼睛时,帐内却是多了好几个人。

    司马岚顿时便有些不悦。

    他独自带着的时候,从来不喜欢有人不告而入,虽然已经看到这几个人都是自己的亲信大臣,但脸色还是不好看。

    见到司马岚醒转,边上早有人递上了热毛巾,司马岚接过毛巾,擦了擦脸,这才发现进来的几人都是神色凝重,隐隐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皱眉道:“出了何事?”

    “是.....皇上!”皇甫政上前一步,低声道:“国公,皇上遇刺了!”

    “遇刺?”司马岚怔了一下,随即脸色大变,急忙爬起身来,道:“在哪里遇刺?皇上现在如何?”

    皇甫政轻声道:“刚刚刘公公派人过来通禀,可是见到国公在沉睡,不敢惊醒,下官的营帐就在边上,所以过去报了下官。”顿了一下,才继续道:“半个时辰前,皇上回到了大帐,刘公公派人说,皇上似乎受了伤。”

    “现在是什么时辰?”司马岚沉声问道。

    陈兰庭在旁道:“已经丑时了。”

    “丑时.....!”司马岚皱眉道:“皇上不是夜里狩猎去了吗?他因何受伤?”

    “据说在山林之中,遇到刺客埋伏。”皇甫政压低声音道:“皇上被射中了一箭,但伤势并不重,只是擦伤了一些皮肉。”

    “刺客?”司马岚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平林早已经打扫过,哪里来的刺客埋伏?可抓到了刺客?”

    皇甫政道:“听说几名刺客几乎都已经被杀,有一名刺客受伤,被带了回来,如今在近卫军手里,近卫军正在审问。”

    司马岚眯起眼睛,灯火闪烁,他沉吟片刻,才道:“老夫要去看看皇上。”径自往帐外去,皇甫政已经叫住道:“国公且慢!”

    司马岚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皇甫政上前来,道:“国公,皇上已经调动了兵马,将营地这边都已经封锁,所有的官员,不得擅自进出,违令者以谋反之罪论处。”

    司马岚眸中显出吃惊之色,立刻走出大帐,四下里看了看,只见到营地四周,稀稀落落有不少官员已经从帐内出来,正交头接耳低声私语。

    司马岚神情凝重,向皇帝大帐方向走过去,皇甫政等一干人都跟在后面,果然,走出一段路,便见到有官兵持矛握刀,围在营地外圈。

    司马岚走上前,兵士立刻行礼,司马岚扫了一眼,沉声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就见边上立刻跑来一名部将,向司马岚行礼道:“国公,皇上遇刺,为免刺客潜入营地伤及群臣,皇上有旨,将此地严加保护起来。”

    司马岚微点头,便往前行,那部将抬手道:“国公,您.....!”

    “好大胆子,竟敢阻拦国公!”司马岚身后一名官员喝道:“你长了几个脑袋?”

    那部将为难道:“国公,皇上有旨意,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此地,国公您......!”

    司马岚冷笑一声,盯着那部将,那部将低下头,显然是心有畏惧,司马岚也不废话,径自过去,身后众官员便要跟上,边上早有兵士“呛呛”拔出刀来,阻挡住了去路,皇甫政怒道:“闪开!”

    那部将沉声道:“诸位大人是要抗旨吗?皇命在身,违抗圣命者,杀无赦!”他虽然不敢阻拦司马岚,但对群臣却毫不客气。

    司马岚回过身,道:“你们在此等候。”

    司马岚一路走到皇帝的营地,尚未靠近皇帝大帐,便感觉气氛森严,大批的兵士守卫在营地周围,瞧甲胄装束,俱都是皇家近卫军的官兵。

    他犹豫了一下,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却还是走入营地,镇国公入营,倒是没有人敢阻拦,一直到得皇帝大帐前,便瞧见迟凤典站在大帐门前,手按腰间佩刀刀柄。

    见到司马岚过来,迟凤典上前迎了几步,拱手道:“卑将拜见国公!”

    “皇上现在如何?”司马岚问道:“听说皇上狩猎的时候遇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迟凤典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司马岚脸色一沉,迟凤典忙道:“回禀国公,今晚皇上突发兴致,要进林狩猎,卑将和褚苍戈都随同侍驾。进了林子,皇上为了追拿一头麋鹿,进到林深处,忽然被埋伏在林中的刺客所伤,幸亏我等及时赶到,否则.....!”

    “林中为何会有刺客?”司马岚皱眉道:“你们担负保护圣上之责,竟然让圣上被刺,你可知罪?”

    “国公,当时褚苍戈就在皇上身边。”迟凤典目光冷峻起来:“褚苍戈自称熟悉狩猎,而且擅长找寻猎物的踪迹,是他领着皇上进到林子深处.....!”

    司马岚脸色微变,四下里看了看,问道:“褚苍戈人在何处?”

    “我们也在找他。”迟凤典声音泛冷:“我们及时赶到,立刻追杀那几名刺客,褚苍戈和几名护卫留在皇上身边保护,本以为万无一失,可是.....我们没有想到,褚苍戈竟然包藏祸心,突然对皇上下手。”

    司马岚脸色大变,身体剧震,厉声道:“你说什么?褚苍戈.....行刺皇上?”

    迟凤典并没有立刻回答,微一沉吟,才道:“皇上知道老国公会过来,皇上正在将养,下旨暂时什么人都不见,但是如果老国公来了,令卑将带老国公去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迟凤典抬手道:“国公请!”也不废话,抬步便走,司马岚神色凝重,眼眸之中显出狐疑之色,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迟凤典身后,走到边上的一处小帐篷,迟凤典掀起帐门,司马岚进到帐内,屋内竖着两支火柱子,十分明亮,司马岚只见到帐内正中央的地面上铺着一张凉席,凉席上明显躺着一人,但却用黑布盖着。

    迟凤典跟着进来,司马岚瞥了他一眼,问道:“这是何人?”

    迟凤典拱手道:“国公,卑将斗胆问一句,国公可听说过十剑五刀之说?”

    “十剑五刀?”司马岚不明白迟凤典这时候为何会突然提及这个,颔首道:“老夫略有所闻。江湖传闻,天下有十大名剑,天诛居首,又有五大名刀,昆吾居首,迟凤典,你为何提及这个?”

    “那国公自然知道,五大名刀之中,排行第二的称为犬神刀!”迟凤典目光如炬,沉声道:“而犬神刀现在的主人,正是褚苍戈!”

    司马岚眉宇间一紧,却还是颔首道:“不错,犬神刀确实是在褚苍戈手中。”

    迟凤典走到凉席边上,蹲下身子,道:“此人是今晚随同侍驾的近卫武士之一,叫做梁雄,三十一岁,在近卫军当差四年,他的背景档案,在近卫军和兵部都可以查到。”

    司马岚皱眉道:“梁雄?他.....死了?”

    迟凤典掀开了黑巾,司马岚顿时闻到一股颇为浓郁的血腥味,禁不住抬手捂住鼻子,凑近上去,尸首穿着狩猎的劲服,确实是一名中年男子,灯火之下,尸首的脖子山有一道刀痕,清晰可见,十分显眼。

    “这是.....?”司马岚隐隐猜到什么。

    迟凤典将黑布盖上尸首,道:“犬神刀位列五大名刀次席,锋利无比,端的是一等一的神兵利器。这种神兵利器,自然与凡品不同,划出的刀口,也很容易辨识。”

    “此人是褚苍戈所杀?”司马岚冷声道。

    迟凤典点头道:“正是。我等追拿刺客之时,褚苍戈突然对皇上下手,守卫在皇上身边的护卫拼力保护皇上,我们听到动静,立刻回援,当时褚苍戈已经杀死了梁雄,我们知晓他武功了得,以箭矢应付,褚苍戈却是丧心病狂,以梁雄的尸首作为盾牌抵挡。”

    司马岚皱眉道:“那褚苍戈现在人在何处?”

    “此人狡猾多端,趁乱逃脱,皇上已经下旨,调派人手搜捕。”迟凤典抬手请司马岚出了帐篷,才继续道:“此次秋狩,却遭遇此等事情,皇上震怒,下旨要找出真凶,严惩不贷。”

    “真凶?”司马岚眼角跳动。

    迟凤典道:“平林守卫森严,刺客为何能够潜入进来?他们是何时潜入进来?今夜皇上夜狩,是刚巧碰上他们,还是他们事先已经知情,所以才埋伏在林子里?这帮刺客究竟是何人所派,为何非要刺杀皇上?”顿了一顿,才继续道:“褚苍戈是黑刀营统领,深受皇恩,却为何要趁机刺杀皇上,这些自然都是要一一查清楚。”

    司马岚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盯住迟凤典,迟凤典却不与他对视,继续道:“皇上今夜出狩,并无告之诸位大人,按理来说,不会有人预先知道继而设下埋伏,可是如果皇上身边有人走漏了风声,被人知道了皇上的行踪,那事先设下埋伏却是大有可能。”冷笑道:“皇上已经下旨彻查身边的近侍太监,瞧瞧是不是这些太监走漏了消息,如果当真如此,又是将消息泄露给了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