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锦衣春秋 > 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 第一二九三章 抽丝剥茧

锦衣春秋 第一二九三章 抽丝剥茧


    陆商鹤急忙道:“贤弟说的极是,地藏要搅乱西川,就要集合李弘信和苗家七十二洞两股势力方可。朝廷一直在盯着李弘信,如果没有苗家七十二洞起事,李弘信根本掀不起风浪,但如果只有七十二洞作乱,没有坐镇主将,苗家人.....苗家七十二洞的叛乱很快就能被扑灭,那李弘信当年与朝廷交过手,只有李弘信和苗家七十二洞两者相合,才能让西川真正的乱起来。西川这边乱了,官兵来到西川平乱,一旦京城出现变故,就算官兵想回援,一来被叛军拖住难以脱身,而来离京城路途遥远,想救也来不及。”

    他称呼向百影为“贤弟”倒是自然的很,仿若两人之间从没有发生什么。

    众人心中不耻,齐宁问道:“当初在东海时候,那岛上有一个被称为鬼王的人,他又是何方神圣?”

    “他是地藏六使之中的摄天使者。”陆商鹤道:“那人是个侏儒,但武功不弱,比持宝童子武功要高出不少。”

    齐宁若有所思,道:“持宝童子和宝藏天女还有那大力使者都在西川为乱,摄天使者在东海与江家勾连,地藏六使之中,还有两人在何处?他们并不在野鬼岭。”

    齐宁从野鬼岭杀出来,只是事先击杀了持宝童子,却并无瞧见其他使者,他知道若是地藏六使其他人还在山上,比不会隐而不出。

    大力使者和持宝童子都死在他的手上,宝藏天女花想容不见踪迹,应该是和地藏一同下山去,但地藏六使之中,还有焰摩使者和大慈天女却从没有露过面来。

    陆商鹤道:“两年前焰摩使者和大慈天女就没了踪迹,我猜想定然是地藏密派他们去做什么事情,但到底去了哪里,我.....我实在不知道,地藏也从无提及过他们。”

    “既然地藏一心要谋反,那么京城必然会安排人。”轩辕破道:“我以为那两人很可能潜伏在京城。”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不自然,毕竟神侯府的职责便是对付敌对的密探,他们最大的对手,自然是北汉的九天楼,虽说地藏的人无声无息的潜伏在京城,之前神侯府的注意力也从不在地藏的身上,但如果地藏手下的密探安稳地潜伏在京城,神侯府却一无所知,终究还是有失颜面的事情。

    齐宁微一沉吟,身体陡然一震,沉声道:“火门!”

    众人俱不明白,看向齐宁,轩辕破疑惑道:“国公,火门是什么意思?”

    齐宁道:“你们有所不知,当初黑鳞营发生一件大案,太仆寺少卿孟广仁的夫人连夜赶回老家,经过黑鳞营驻地附近,却遭遇横祸,死了数名随从,如果不是京都府的差役经过,那孟夫人甚至都要遭遇不测。”

    那时轩辕破尚在西川,对此案倒是并不知道,惊讶道:“这案子与黑鳞营有何干系?”

    “京都府衙差抓住了凶手,那几名衙差都是黑鳞营的人。”齐宁神情肃然:“此后经过调查,这事情从前到后都是一个局,京都府的衙差是被人所利用,恰好经过那处抓到了凶手,而那几名凶手,是黑鳞营刚刚招募的新兵,他们.....是火门的人!”

    轩辕破皱眉道:“火门?属下倒是从未听过有这样一个门派。”

    “火门之主被称为鬼天师。”齐宁解释道:“至今此人是什么来路,也一直没有查明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此人暗中招揽了不少人,又令这些人趁黑鳞营招募新兵之际,混入其中。”

    “鬼天师?”向百影道:“我也从无听过此人。”

    “被抓的火门凶手交代,那鬼天师的手背上,纹有一团火焰.....!”齐宁还没说完,陆商鹤急道:“焰摩使者,不错,焰摩使者手背上也有一团火焰刺青,你说的鬼天师,可能....可能就是焰摩使者。”

    齐宁冷笑道:“果真是他。如此说来,焰摩使者和大慈天女都是在京城了。”说到这里,心下却又是一凛,禁不住想,卓仙儿既然有可能是地藏的人,那么是否和焰摩使者有关系?甚至于卓仙儿就是那位大慈天女?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当初在宫中自称为牧云侯手下的那黑袍人,是否就是焰摩使者?

    地藏的势力,难道已经渗透到宫中?

    轩辕破道:“国公,那几名火门恶徒杀了孟少卿的家仆,是有人精心设计?”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此事过后,朝廷便以黑鳞营军纪不严为由,调来了一名副统领吴达林,而吴达林本身是羽林营的副统领。”

    “吴达林?”轩辕破道:“此人似乎是司马岚提拔起来,他能够进入羽林营,似乎也是司马岚一手促成。”

    “不错。”齐宁道:“此事过后不久,淮南王在圣上祭天之时发动了叛乱,意欲诛杀司马岚之后,篡夺皇位。”

    其他人并不知道朝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但轩辕破却似乎明白什么,道:“国公,吴达林是司马岚调进羽林营,皇上祭天,自然是羽林营护驾,将吴达林从羽林营调走,就等若是.....抽走司马岚在羽林营的势力。”

    齐宁道:“其实这件事情本就是淮南王一手泡制,黑鳞营发生的那件案子,应该就是淮南王策划,调走吴达林,淮南王是想利用迟凤典完全掌控的羽林营对司马岚发难,只不过.....迟凤典最后却并没有如淮南王所愿,那次谋反,淮南王完全落入了司马岚的圈套。”顿了一顿,才道:“至少可以证明,鬼天师在暗中一直与淮南王勾结,也便是说,地藏其实与淮南王有牵连。”

    “原来如此。”轩辕破微微颔首。

    阴无极道:“那是否证明,地藏当初是想辅助淮南王登基称帝?”

    轩辕破却是向陆商鹤沉声问道:“陆商鹤,地藏与淮南王有勾结,你可知道?”

    “不知不知。”陆商鹤忙道:“我连鬼天师.....不,连那焰摩使者在京城也是不知道,更不知道他们私下与淮南王有勾结。”

    齐宁若有所思道:“地藏派出焰摩使者在京城,私下与淮南王勾结,而且泡制了黑鳞营那桩案子......!”说到此处,却是沉默下来,没有继续说话,向百影却忽然道:“不对,不对!”

    “向叔叔,你是说?”

    “东海世家筹划多年,西川这边地藏也布局良久。”向百影缓缓道:“楚国和北汉一战,在所难免,整个布局,在私下秘密筹备之时,只待楚军北上便即发难。方才你也说过,地藏他们处心积虑要将朝廷的兵马吸引到西川,然后东海世家趁机北上京城,如果地藏真的与淮南王私下勾结,这计划自然是他们一起精心布局谋划。”

    齐宁道:“正是,如果地藏真的是辅助淮南王篡位,这一切谋划淮南王自然是知晓的。”

    “既是如此,淮南王为何要提前发难?”向百影道:“淮南王手无兵权,司马家却是权倾朝野,淮南王既然已经和地藏做了谋划,为何不继续等待?为何会在计划没有实施之前,就轻易在皇帝祭天的时候出手,比起他和地藏的谋划,在祭天时候谋反的风险之大,淮南王不可能不知道。”

    阿瑙虽然不懂朝事,还是忍不住插嘴道:“是不是那个淮南王等不及了?”

    “淮南王谋反之前,北汉已经发生了内乱,而且朝廷已经筹划北上,淮南王也参与筹划之中,他应该明白,他一直等待楚军北上的时机确实到了。”齐宁缓缓道:“而且当时东海世家谋反还没有被察觉,李弘信也依然好生生地活着,虽然谋夺丐帮控制权失手,却并不代表他们的计划就此失败。”沉吟了一下,才道:“向叔叔说的对,按道理来说,淮南王没有道理在那种时候谋反,他既然已经忍耐了那么多年,不可能没有耐心再多等一些时日。”

    轩辕破道:“国公,如此是这样,只能说明地藏的计划淮南王并不知情,否则他不会愚蠢到自己提前动手。”

    “但鬼天师指挥的那桩案子,确实符合淮南王的利益。”齐宁皱眉道:“难道那一切并不是淮南王所指使?”

    轩辕破道:“其实.....!”话到嘴边,没有继续说下去,齐宁道:“你但说无妨。

    “国公,这些事情,有没有可能与淮南王世子有牵连?”轩辕破若有所思道:“是否是淮南王世子瞒着淮南王,私下里与地藏勾结?”

    齐宁道:“我并非没有想过,不过淮南王世子多年足不出户,而且他年纪轻轻,又如何与地藏勾结上?最为紧要的是,此人身患绝症,命不久矣,按照太医的诊断,也就一年半载可活,他与地藏勾结谋反,那又是为了什么?或许不等计划实施,他就已经过世。”

    “淮南王世子确实患有重疾。”轩辕破颔首道:“神侯府一直也都是盯着淮南王的动静,这些年淮南王世子极少出门,他患有怪症,按照神侯府调查的情报,他确实活不了多久。”

    “是否淮南王也不知道地藏的存在,却知道鬼天师的存在,淮南王发现鬼天师可以利用,却反被鬼天师所利用?”阴无极道:“地藏所辅助的另有其人?”

    “能让地藏竭尽全力辅助的人物,又能是谁?”齐宁疑惑道:“普天之下,又有谁能让这位大宗师为她鞍前马后不顾辛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