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总裁莫爱:爱你在心口难开 想回家


    拖着厚重的行李,安钰搬去了云迪的家,云迪家里还算宽敞,有两个房间。她和孩子们睡一个房间,以前都有月嫂照顾,还算忙的过来,可是忽然变成了一个人,根本就是分身乏力。

    尤其是在两个孩子吵闹的时候,耳膜都要被震破了。

    云迪又很忙,而且当医生厉害,照顾孩子,她可是一窍不通,只有添倒忙的份。

    云迪建议:“要不我们请个月嫂吧,或者……”

    安钰抱着孩子摇头:“既然出来了,我就不想回去了。你看,都几天了,他也没有找过我。”

    大概在谢宸风的心里,安钰就是这样的分量吧。

    不轻,也不重。

    云迪叹了一口气:“我上班要迟到了,我先走了,你慢慢考虑。”

    重重的关上了门,安钰颓然的坐在地上。

    周围是乱糟糟的,尿布,奶瓶,扔得到处都是。

    她以为自己是可以的,但是发现,根本就不可以。

    带着两个孩子,甚至连做饭都不可能。

    直接叫了外卖,看着一个个塑料盒子堆在桌上,她忽然有一种很心酸的感觉。

    刚刚才动筷子,甜甜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怎么,大哭不止。

    忙放下筷子跑去沙发上看,甜甜居然拉臭臭了,还拉了一个沙发。

    涵涵也哭了起来,声音很大。

    “别哭了!”安钰捂着脑袋,她感觉都快要炸开了。

    想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带着孩子活着,怎么就那么难?

    难道离开了谢宸风,她连孩子都养活不了了吗?

    她不相信!

    忙碌了一个早上,洗沙发罩,给甜甜洗澡,哄孩子,泡奶,还要洗拉脏的衣服。

    等到能够歇下来的时候,她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到下午五点了,肚子饿的咕咕叫。

    云迪的电话打来:“小钰,你那边还行吗?”

    “行,他们都挺乖的,一会就睡着了,都不闹。”

    “这样,我晚上还有个手术,可能要晚点回来,你等下有时间的话,能帮我去超市买一下东西吗?我把要买的东西发给你。”

    安钰看了一眼扁扁的肚子,她早已经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可是既然云迪都打电话来开口了,总不好意思推脱说没有时间吧?

    想到这里,她一咬牙,把孩子放到推车里,去了商场。

    商场的人很多,云迪要买的东西又很凌乱,一边推着孩子一边买一堆东西,确实很不容易。

    到了结账的时候,又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队伍挪动的很缓慢,就好像是蜗牛一样,慢慢的爬着,她感觉到,自己的耐心,似乎都要被耗干净了。

    终于轮到了她,安钰慌忙的把东西一样样放到收银台上。

    “一共是六百八。”

    “好的。”

    低头翻钱包,安钰惊呆了。

    里面只有一百多块钱……

    她很尴尬,又不能把东西全都搬回去。

    而且这个时候,两个孩子一起醒了过来,在她耳边哭闹,声音很大。

    几乎是扯着嗓子哭的,都不知道该抱哪个好。

    手忙脚乱,营业员又等着她付账。

    长那么大,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尴尬。

    “不是没钱吧,拿孩子来当幌子吗?”

    “不买东西别站着队伍啊,浪费我们时间。”

    后面的人有些不乐意了,纷纷数落起来。

    “真的不好意思,我现金没有带够。”她的额前,早已经滚落了大滴大滴的汗水。

    衣服仿佛都要湿透了。

    “没有带钱就把东西放回去吧。”

    “能不能放在这里,我两个孩子闹。”

    “瞧她那样的,还生两个,我看自己都养不活吧。”

    “就是了,穿着一身名牌,怎么可能连这么点钱都拿不出来,指不定是被是包养的,孩子八成也是私生子。”

    后面的话,越来越难听。

    私生子三个字,牢牢的印在了安钰的心里。

    她应该怎么说,她的孩子不是私生子?可是,连户口都没有上,不是私生子,那又是什么?

    羞愧,无地自容,各种各样的感觉席卷而来,掏空了她的心,这让安钰感觉到,心窝被扎的很疼。

    “她的账,我来结算。”

    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她抬起头,看见了谢宸风。

    倔强的说:“用不着你管。”

    谢宸风冷笑:“我只知道你自私,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你居然自私到这样的地步。”

    他不由分说,把安钰推了出去。

    从容的付账,慢条斯理的把东西放进了推车里,然后走出来。

    安钰其实一直在看着他,但是当谢宸风把目光转过来的时候,她却又慢慢的,收回了视线。

    谢宸风的身后跟着好几个人,他快步上前。

    然后,一把拽住了安钰的手腕。

    安钰有些吃痛,她说:“放手!”

    “想逃到什么时候?”

    “我叫你放手!”

    她狠狠的踩了谢宸风一脚,但是刚刚被他那么一拽,怀里抱着的甜甜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虽然是有惊无险,但她还是吓了一跳。

    而且更窘迫的是,这个时候,肚子咕噜的一下叫了。

    安钰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

    很显然,谢宸风听到了这个声音,他本来是沉着一张脸的,忽然就这么的笑了。

    让人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他拽着安钰的手,从她的手里把甜甜抱了过来,然后一只手拉着她往外走。

    “你到底想干什么?”

    “吃饭!”

    “你吃饭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帮你付账,难道不需要报答我一下吗?”

    “你付账,这难道和我有关系吗?”她觉得这是谢宸风在强词夺理。

    想要走,可是他的手却拽的生疼。

    谢宸风的声音清晰传来:“安钰,我觉得,你这个女人真的自私的可以,甜甜和涵涵好像并不是只是你一个人的,你这样做,有经过我的允许吗?带着两个孩子,你到底想去哪里。”

    “他们是两个小生命,不是你赌气时候的筹码,如果你再这样,我保证,会把他们带离你的身边。”

    安钰还在挣扎,但是听到他这样说,她忽然就变的安静了,然后呆呆的看着谢宸风。

    她相信,谢宸风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而且,他原本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男人。

    想到这里,她停止了挣扎,顺从的跟着谢宸风走了。

    还是那家小饭店,同样的一个位置,相同的菜。

    只不过,却换了一种味道。

    甜甜和涵涵已经被月嫂抱了回去,吃饭的时候,又只剩下谢宸风和安钰两个人。

    谢宸风给安钰添菜,安钰一口都没有动。

    一直到菜冒上了尖尖,高高的顶了出来。

    那俊秀的眉,高高的扬起,他这样看着她,轻轻的说:“怎么,一口都不吃?”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上次你来我来,觉得挺不错,想要回味一下。”

    安钰感觉到,小腹有些疼,她是真的饿了。

    起筷子,很快就把那高高冒起的小山丘给吃的平平整整的。

    吃的有些快,差点被噎着了。

    谢宸风拿来一个杯子,递给安钰:“喝点水。”

    安钰接过,他还帮安钰顺了顺背,把气给捋顺了。

    一口水咽下去,又全都挤了出来……

    那根本就不是水,而是米酒,难怪看颜色,好像不是那么的干净纯粹。

    她皱眉,抬起头看着谢宸风。

    看她狼狈的模样,他是不是觉得很有趣?

    安钰忽然感觉到,很没意思。

    自己也是自取其辱,说要和谢宸风划清界限的,界限其实就是这样划清的。

    杯子直接掉到了地上,她站起来就要走。

    谢宸风却提醒:“甜甜和涵涵现在已经送回谢家去了,如果要走,只能你一个人走了。”

    “谢宸风,你为什么要这样?”

    “你一个人照顾不了孩子,给不了孩子更好的生活,所以,他们跟着你,只有受苦的份。”

    “他们是我生的,与你无关。”

    眼角微微的抬起,他看了她一眼:“你自己一个人,怎么生?”

    “要怎么样,才把孩子还给我?”

    “跟我回去,就能看到他们了,还能天天在一起,岂不是更好。”

    “我不想再重蹈覆辙,我们两个在一起,不可能有结果。”

    他鼓掌:“既然如此,那你就走,孩子留下,我把他们养大,我可以给你机会,让你每个月去看他们,还有,我会一次性付给你补偿。”

    话已然出口,他也是这般从容的回答着。

    听到他的话,安钰悄悄的握紧了拳头,她当然不可能让两个孩子都跟着她,到时候娶了后妈,孩子怎么办?

    喉咙里有话,但是好像鱼刺一样,紧紧的卡着,怎么都吐不出来。

    这一次,她也喝了很多酒,一开始是谢宸风给她的,后来,安钰趴在桌子上,已经醉醺醺的了,却还嚷着要喝酒。

    她的那张脸儿,早就已经红的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看上去娇嫩欲滴。

    不仅仅是脸,脖颈还有其他位置,都透出了粉粉嫩嫩的颜色。

    喝的多了,看东西感觉都是重影的,谢宸风居然有两个影子。

    安钰呵呵的笑着,手在谢宸风眼前比了又比,最后慢慢的收拢回来。

    “我还想要喝酒。”

    “我们回家喝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