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锦堂归燕 > 锦堂归燕最新章节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绑走(一)

锦堂归燕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绑走(一)


    “是!”众人当即高声应下,紧绷着神经严阵以待。

    那群“灾民”到了近前便一哄而上,却绕开了后头放置行李包袱的马车,而是直奔着秦宜宁的方向来。

    到了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惊蛰与吉大顺几个高声吼道:“保护主子!”便抄起家伙率众冲了上去。

    秦宜宁身边由寄云和小雪贴身保护,谢岳与徐渭之身边也有精虎卫将人护在中间,一时半刻刺客近不得身前。

    然而近百名刺客来势汹汹,又明显将他们周围的地形摸透了,秦宜宁一时间想逃脱也是难比登天。

    场面一时陷入焦灼。

    秦宜宁被寄云和小雪护着忽而左闪,一忽儿右躲,夜幕下视线也受阻,秦宜宁却也算得上冷静,这些年来她所遭遇的大小危机不计其数,许是经历的多了,便觉得麻木了?

    “王妃,奴婢先护着您去角落处。”寄云挥软剑刺伤一人,拉着秦宜宁迅速后撤。

    秦宜宁一言不发,只点头跟随寄云和小雪的步伐逐渐杀出重围远离战团。

    拼杀声和兵刃相交时的铿锵声响让秦宜宁体会到了什么是战场,她不由得想,逄枭多年来沙场征战,所见的场面只有比这还要惨烈,没有不及的。

    小雪和寄云好容易杀开一条血路护着秦宜宁靠近了树林,几人心里都暂且松了一口气。

    谢岳与徐渭之也被随后护送而来,只是几人尚且来不及松一口气,林中便忽然有了动静。

    “王妃!小心!”小雪反应最快,听见头顶传来“呼”的一声,当即便飞扑上前,将秦宜宁挡在身下。

    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秦宜宁和小雪捆了个结结实实,往林中拖拽而去!

    寄云和谢、徐二人身边的精虎卫反应迅速,大吼一声追了上去。原地被灾民打扮的刺客拖住的其余人这时也反映了过来他们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丢开手便往秦宜宁方向追去。

    绳网捆的结结实实,秦宜宁和小雪被迫紧贴在一起,二人莫说手上的动作,就连眼都几乎睁不开。

    林中有草丛灌木,他们被拖拽着一会儿便被剐蹭一下。

    小雪大怒,竭尽全力想护着秦宜宁不受伤,却依旧无能为力,只能大吼:“你这样阴险,社埋伏抓人还伤害女流之辈,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站出来,我们单打独斗!”

    回答小雪的是一片宁静。

    秦宜宁又被拖拽一段,背上的衣裳隔着大网被树枝刮破,肩胛处传来一阵刺痛。

    小雪五感敏锐,立即就闻到了血腥气。

    “主子!你受伤了!”

    秦宜宁被困在网中,姿势别扭,艰难的道:“没事。”

    而不等秦宜宁再多说一句,拖拽当即停下,她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就和小雪一起被丢上了马车,有人赶着马车迅速往官道上狂奔,还有数名骑士紧随在马车周围飞速离开。

    这时寄云一行虽费力追赶,可人的脚力自然比不得马的速度,何况经过一番乱战,大家的体力都在被消耗。

    谢岳与徐渭之年纪大了,气喘吁吁废了好大力气才后撵上来。

    “王妃呢!”

    寄云目眦欲裂,“王妃和小雪被抓上马车了!”

    徐渭之一跺脚,“哎呀!这可怎么跟王爷交代,眼看就到京城了!”

    “捉走王妃之人,必定是跟了咱们一路,趁着咱们明日就要抵达心情略有放松时才动手。”谢岳分析。

    徐渭之也道:“是,而且对方明显是为了活捉王妃。此时老朽能想得出有可能绑走王妃的就有好些个,怀疑的对象实在是太多。”

    “眼下之际,只有分开行动,一部分人追踪马车的方向,另部分等明早一开城门就去给王爷送信。”

    “马车的车辙好追,可是速度敌不过啊!”惊蛰的嘴角一瞬就起了燎泡。咬牙切齿的道,“但愿对方不会伤害王妃。否则若真有那个心,咱们是如何都赶不及的!”

    一行人心情都十分压抑。依着谢岳和徐渭之的说法分头行动。

    而这时,秦宜宁与小雪又被抬下了马车,直接被人抬着走。

    秦宜宁此时已逐渐从惊慌之中回过神,沉下心来分析现状。

    既已经被人活捉了,惊慌也是无济于事,眼下想好应对之策才是正理。

    她与逄枭的仇人不少。有可能针对她的人也不少。

    可这次的人没有刺杀她,而是活捉了她。

    既是活捉,就必定是留着活口还有用处,眼下的情况,秦宜宁唯一想得到的就是宝藏之事。

    李启天那里所知的,宝藏是被陆衡藏匿起来的。所以李启天要绑架她,必定是为了威胁逄枭,是出于别的目的。她不在京城这么久,也不知其中深情底理。

    所以,秦宜宁怀疑这次绑家了她的,很有可能是陆衡的人。

    当初陆衡运送的宝藏被人掉了包,圣上没有搜到不说,陆衡也同时失去一切。

    陆家百年王族,被李启天针对上,倾颓是早晚的事。

    发生这样大事,陆衡能不恨她和逄枭?

    秦宜宁猜测许久得出结论,对方绝对是陆衡派来的人,秦宜宁想,或许必要时候还要套近乎才行。

    秦宜宁和小雪都没看清周围的景物,就只看到周围有从草木了,她艰难的扯住裙摆,偏生这时她完全没有动弹一下手臂的空间和机会。

    抬着秦宜宁和小雪的汉子走了半天的路,本来已经十分疲惫,但不多时,他们的脚步就放慢下来,随后将大网放在了地上。

    “主子,幸不辱命。”汉子们上前整齐的行礼。

    随后,秦宜宁便听到了一个让她不可置信的声音。“给王妃松开。”

    “陆伯爷?”秦宜宁的声音艰难的传了出来。

    随着绳索松开,秦宜宁的神经就越发的紧绷起来,“陆伯爷,你到底要做什么?”

    陆衡一身青衫,打扮成寻常文士,却这不住周身上下散发的矜贵之气。

    陆衡近乎于贪婪的用眼神描摹着秦宜宁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许久才回过神来似的,道:“我做什么?我哪里有做什么的资本啊。我只是想知道,这段日子你过的好不好而已。”

    秦宜宁紧锁眉头,陆衡的话,她半个字都不相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