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诱爱成婚:老公,轻一些 大结局


    是啊。【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

    这就是顾西城。

    他要的,他就会不惜一切手段去要到。

    哪怕她都快死了,却愣是被他从阎王爷那里抢了回来。

    这样沉重到令人窒息的爱,白珊躲不掉,也不想去躲了。

    虽然她才觉得自己才二十一岁,可实际上已经是四十三岁了,而且经历了那么多,她的心境的确沧桑如中年。

    她不想去折腾了,也折腾不动了。

    有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又恰好是自己爱的男人,还纠结啥呢,嫁了呗。

    白珊笑嘻嘻地,也不矫情了,一把搂住顾西城的胳膊,说:“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哈,现在我们先去吃饭吧。”

    已经谈出了一个很好的结果,白珊就想去看看她的女儿——顾夜白。

    想到自己有了孩子,白珊还是挺骄傲的。

    有一种,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续的感觉。

    虽然她注定亏欠顾夜白很多很多,可这并不代表她不爱她。

    顾西城却制止道:“等一下。”

    白珊诧异地“嗯”了一声。

    顾西城起身,去了一趟书房,然后很快地,便拿了一份文件下来。

    文件上书“结婚协议”这四个大字。

    卧槽。

    前十分钟才决定结婚,这一秒就开始要签“结婚协议”了。

    这进度,快到不可思议。

    但白珊也挺务实的,既然决定了结婚,那早点结婚也挺好的,她这样离异过还带着孩子的老女人能榜上顾西城这样的金主也挺不容易的。

    所以,她拿了笔,便打算签。

    却突然想到,某人曾经在签合同的时候坑过她,所以她想了想,还是仔仔细细地翻开了协议,慢慢看,然后,抬起头,望了一眼顾西城,说:“二十二年不见,你居然变得这么有钱。”

    本来呢,以前的顾西城就是个有钱人,没想到二十二年后,他竟然没有变穷一丁点,反倒是把他的事业版图扩大了好几倍。

    她突然有一种顾西城这些年都在忙事业从来都不管她的错觉。

    但,吐槽了一句,白珊又接着看。

    看了之后,又惊呆了:“顾西城,你确定要这样做。”

    顾西城不知道她问的是啥:“什么?”

    白珊说:“只要我们离婚,你就净身出户,你不怕我骗婚。”

    不久之前,她都在感慨顾西城家底的深厚,这一刻,她却突然发现只要结婚再离婚,顾西城的那些家当就通通归她了。

    顾西城声音冰冷:“你能骗我的婚,也是你的本事。”

    白珊:“……”

    也对。

    除非她不要命了,去欺骗顾西城。

    虽说顾西城的确爱自己,可是吧,这男人就是个变态,虐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她骗婚的概率是零好嘛!

    既然以后绝不会离婚,所以财产最后归谁也无所谓,白珊爽快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顾西城见结婚协议上都签好了,就让下属拿这份结婚协议前去登记了。

    而他,则拉着白珊去吃饭。

    顾夜白正在餐厅里等他们,看到顾西城和白珊那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样子,顾夜白真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本来呢,她被渣男虐了一遭,又恰逢白珊这渣女醒来把顾西城虐了一遭,他们这对父女也算共患难了,然后自然而然地就建立起了革命的情感。

    没想到啊!

    一个上午的时间,白珊这渣女就跟在顾西城身后,甭提多乖巧了。

    说好一起单身狗,你却悄悄结了婚。

    顾夜白只觉得心塞塞的,已经不想再爱了。

    顾西城拉了白珊过来,非常郑重地介绍道:“这是白珊,我老婆,快叫人。”

    顾夜白愣了一下:“你们还没结婚吧!”

    顾西城淡淡地说:“已经签好了协议,估计吃完饭就结婚了。”

    顾夜白有一种会心一击之感。

    这也,太快了,快到她反应不过来。

    顾夜白对白珊没多大感觉,她这人虽然朋友很多,但骨子里慢热,她的母亲必然是她认可的。

    她和白珊没有真正相处过,甚至因为儿时的事情相当不愉快。

    可是,顾西城已经介绍了,她不可能不叫人,于是她看着那张和自己格外神似的面庞,憋出了一句:“阿姨好!”

    白珊:“……”

    顾西城:“……”

    说实话,顾西城那一下特想揍她,白珊是她亲妈,她居然叫“阿姨”,他真是服了。

    顾夜白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令人唾弃,可她却格外理直气壮:“她是你老婆,我不叫阿姨叫什么。”

    亲爹带了个小老婆到自己面前,不是该叫阿姨么!

    顾西城怒:“她是你亲妈。”

    顾夜白摇头:“不是。”

    顾西城嗤笑:“那你说,你是谁生的?”

    顾夜白回道:“你啊!”

    顾西城快要气死了,他居然要和一二十好几的人理论这么弱智的问题:“我和谁?”

    顾夜白说:“你和你自己,你是我爹,也是我妈,是你把我拉扯大的,其他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顾西城暴躁得想抽她一顿。

    白珊立马拉住了:“好了,好了,吃饭了,叫阿姨挺好的,我突然有了这么大的女儿我也挺不适应的,更何况是她。”

    顾西城可以不在乎顾夜白,但他不可以不在乎白珊。

    于是他只好作罢,和白珊一起入座,然后一家三口二十一年头一回一桌吃饭。

    白珊是那种格外圆融的人,顾夜白明显不喜欢她,她若是拿热脸去贴人冷屁股,估计还会引起人的反感。

    她觉得吧,对顾夜白,应该温水煮青蛙,慢慢来。

    而且,她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对顾西城好,而不是顾夜白。

    她亏欠顾夜白的的确很多,但是亏欠顾西城的更多。

    二十二年的等待,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他做到了,他理应值得他最好的爱。

    再者,白珊有一种感觉,只要她和顾西城相亲相爱,顾夜白就会接受她。

    因为在顾夜白眼里,最重要的,还是顾西城过得快乐。

    想明白这一点,她倒也平静,也就偶尔偷偷看一眼顾夜白。

    哎呀,也没什么好看的,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也相差不大,看她,就像是在照镜子。

    就这般偶尔瞄了几眼,其他的时候,白珊都是在给顾西城布菜和闲聊。

    因为隔了二十二年,白珊也不知道顾西城的口味如何,所以她会询问顾西城的意见,所以,就产生了如下对话。

    白珊:“唔,这个你还爱吃么?”

    顾西城:“嗯,爱吃,老婆给我夹的菜我都爱吃。”

    白珊:“……”

    顾夜白:“……”

    白珊:“对了,你现在喜欢吃什么?”

    顾西城:“老婆做的菜。”

    白珊:“……”

    顾夜白:“……”

    白珊:“下次我给你做好不好?”

    顾西城:“好,只要是老婆做的都好。”

    白珊:“……”

    顾夜白:“……”

    白珊的无语,是因为顾西城一脸蠢萌地叫自己“老婆”其实真的苏到炸裂。

    顾夜白无语,是因为她完全不明白她为何要坐在他们对面旁观那一对老夫老妻疯狂秀恩爱。

    感觉单身狗已经没有人权了。

    于是,一顿饭,就在某对狗男女各种恩爱和顾夜白的各种无语中度过。壹秒記住【千千小說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饭后,终于解脱了的顾夜白回了卧室睡觉倒时差,她一点也不想当这两人的电灯泡。

    不过,她的心底,对于白珊还是慢慢改观了的。

    因为,那个冰冷无情的顾西城,是真的只有在白珊面前才会变得温和柔软。

    那样呆萌的老男人,顾夜白是第一次看见,然后她觉得这样挺好的。

    经历过这么多,等了那么久,期盼了那么多年,顾夜白是真的希望顾西城能幸福。

    如今白珊醒了过来,而且选择了他,他也的确很幸福。

    哪怕顾夜白在一旁看着,都能感受到他的父亲浑身上下洋溢的幸福气息。

    所以,就这样吧!

    至少,我和你,有了一个人修成正果。

    这就很好了。

    ……

    饭后,顾西城本能地就想去工作,刚走到书房门口,突然就反应过来。

    我靠。

    白珊已经醒来了,他还工作个屁。

    他现在又不缺钱,那么卖力地工作做啥,他现在最需要干的事情是和自己老婆腻歪着。

    于是,转身,去找白珊。

    白珊正在主卧午睡,她昨晚上醒来之后整个人都彻底懵逼了,所以她一晚上没睡,这会儿吃完饭,就有些犯困。

    可她刚躺了一会儿,顾西城就进来了,本来迷迷糊糊即将入睡的白珊立马就清醒了,睁着大眼睛眼巴巴盯着他。

    顾西城瞧着白珊睡觉,便打算也去睡。

    白珊没醒来的时候,他压力很大,老想着要赚钱养地下基地,所以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工作。

    哪怕高烧,也不怎么休息的。

    这时候,白珊醒了,顾西城有一种身心都格外放松的感觉,就开始翘班了,他甚至打算迅速地让顾夜白去接班,而他就天天和白珊腻歪在一起。

    这会儿,顾西城打算吃几粒药,然后睡一觉,这样的话烧也能退得快一点。

    睡觉之前,顾西城仍是先去盥洗室洗了一把澡。

    从a市飞罗马,一路风尘,顾西城本来就有相当严重的洁癖,不洗澡不舒服。

    更何况,床上有白珊呢,他去侍寝之前总得把自己洗刷干净吧!

    他病着呢,为了让自己的病好得快一点,顾西城特意开了烫一点的水。

    洗完,就去照镜子。

    脸,还是很帅的,就是有些苍白;身材,肌肉自然仍是硬邦邦的。

    感觉,没太多的变化。

    但是,要顾西城骚包得只裹个浴巾出去,顾西城却是不会了。

    老了啊!

    年纪大了!

    没以前那么风骚!

    好怕白珊嫌他身材不够好!

    于是,过往无比骚包的顾少这一回洗完澡,穿了一整套的长衣长裤的睡衣出了盥洗室,然后来到床边,掀开被子,挤了进去。

    当然,还不忘调戏了一句:“老婆真好,给我暖好床了。”

    白珊有些受不了这人的自恋,便特毒舌地打击了他一句:“我这不是担心老年人睡觉手脚冰凉么?”

    顾西城唇角抽搐了一下。

    年纪,现在是顾西城最大的痛处。

    然而,某人却是一下又一下地往他的痛处上戳。

    找死!

    阿白,你给老子等着,等老子病好了,一定好好收拾你,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老!

    就这般恶狠狠地想着,顾西城一声不吭地,上了床。

    白珊见他不搭理自己,就更加来劲,瞧着他身上的睡衣,便说:“你穿的睡衣好保守啊,是老年人的款式嘛!”

    顾西城无语了,这女人,实在是太欠收拾了。

    可他病了啊病了。

    好像病了就失去了禽兽的权利似的。

    于是他只好用语言回击:“时装周下来的新品,你居然觉得是老年人的款式,你不知道睡衣、浴袍这些元素是现在的潮流吗?哦,你的确不知道,你还活在二十二年前。”

    睡衣、浴袍是潮流……

    真的吗?

    我书读的少,别骗我!

    不过,她估摸着还真是这样,潮流这玩意,比较神奇,这样慵懒随性却精致美丽的睡衣穿出去也挺好看的,特别是顾西城穿着,很帅的好嘛!

    白珊这种原始人,不懂潮流,自然不好和顾西城探讨潮流。

    于是,她问道:“顾西城,你年纪这么大了,这一块是不是都开始松弛了,腰部都开始有赘肉了,甚至臀部都直接下垂了……我感觉四十多的男人都这样。”

    顾西城:“……”

    烦死了。

    要不是老子病了,你哪里有机会调戏我!

    他横了她一眼,说:“你要检验一下嘛!”

    白珊笑眯眯的,说实话,刚才她还觉得自己挺困的,但是看到了顾西城,瞬间打了鸡血一般的亢奋。

    老年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好好奇啊有木有!

    于是,她微笑着点头:“好啊!”

    与此同时,那咸猪爪,就往人睡衣里钻,去摸人家的胸肌。

    顾西城唇角僵硬地扯了扯,完全没料到这女人说来就来,他都没有任何准备。

    不过,也不需要任何准备。

    健身,这是顾西城一直都在干的事情。

    虽然这些天生了病,但肌肉这玩意儿,一旦形成了,一时半会儿是消不掉的。

    所以,随便摸,不用客气。

    白珊在人胸口撩了老半天,发现老男人的胸肌仍是挺不错的,和以前的手感差不多,她指甲状似不经意地抠到了一下那小豆豆,瞧着某人身体颤了颤,白珊心想,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嘛……

    摸完了胸,又去摸腹肌。

    男人的身材,维持得的确很好,二十二年之后,肌肉的线条仍然漂亮。

    白珊摸得挺带感,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

    在病弱了那么久之后,在虚弱了那么久之后。

    白珊重新健康起来,可以肆无忌惮地撩汉。

    那感觉,好美好!

    果然,活着,是真的很好!

    顾西城给那爪子这般抚着,没有感觉,那绝对是假的,可隔了二十二年之后,哪怕性…爱,顾西城都希望给白珊最好的。

    他现在病了,身体乏力。

    他好怕,自己体力不支。

    那实在是……太丢脸了。

    可就这么给她摸着,他已经开始冒火了,小顾西城早已经胀痛到不可思议。

    于是他低低地问道:“阿白,你想要了对吧?”

    撩得这么色…情,这不是那方面的暗示是什么。

    白珊想要吗?

    当然是想的。

    重新醒来,重新变成一个健康的人,白珊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需要什么深刻的感觉来提醒自己她活着,当下,她健康地活着。

    而还有什么比性更深刻的感觉呢!

    所以,慢慢的,她就有了那念头。

    于是,她猥琐地笑笑:“嘿嘿,嘿嘿……”

    感觉自己好色啊!

    不过,人不好色枉少女!

    她是颜控,面前这只虽然老,但是颜还是顶尖的,身材啥的,她刚才检查过了,非常棒。

    接下来,就是验证最关键的东西的时候了。

    白珊自然笑得格外荡漾。

    顾西城挺怕自己满足不了她的,病了的男人,满满都是忧虑啊!

    可老婆都发出这样的邀请,他怯战,如何也说不过去。

    可他又怕自己体力不足,到时候做到半路,昏迷了过去……

    我去。

    那太可怕了。

    那不仅会给白珊阴影,也会给自己留下阴影。

    最重要的还是,万一白珊不满意他某方面的能力和他离婚怎么办?

    病重的顾西城,一时半会儿,处于杞人忧天状态。

    于是,他想了老半天,说:“要不,你自己来?”

    白珊本来还兴致满满地各种揩油吃豆腐,听到这句话,立马抽出了手,然后转了身,背对着他:“果然你老了啊,自己做不动,居然要我服侍你!我觉得就算我服侍你我也会欲求不满!”

    这话,对顾西城的打击是致命的。

    他忍了半天的怒气,这会儿轰然爆发。

    不管了。

    哪怕病了,也要豁出老命去!

    扯了白珊,让她翻了个身面对着自己,顾西城就去亲。

    起先,还记得不能接吻,不能把感冒传染给他,这会儿,精…虫上脑,完全忘了这么一回事,他噙住了她的唇,可劲儿吮吸着舔刷着,既粗鲁又狂野,充满了欲望的味道……

    疯狂的接完吻之后,顾西城的唇舌就开始往下,近乎粗野地啃咬着面前绝美的身子。

    好想,就这么把她整个的吃下去啊……

    顾西城满脑子都是残忍又疯狂的念头,所以他哪怕竭力想温柔到最后也粗鲁到不行,可真正结合的时候,那舒服的感觉,顾西城灵魂都在叹息……

    沉睡了二十二年的女人,身体紧如处子,绞杀得他几乎当场就败退……

    好在顾西城意志力还是挺强大的,他才不要早…泄,所以他仍是愣住了,然后近乎疯狂地一遍遍把白珊推入天堂。

    白珊的身子,本就敏锐,因为那病毒的作用,比过去还敏锐了几分,而这样敏锐的代价就是她根本扛不住,她觉得自己几乎一致在hi。

    顾西城也被这样一副身体弄得快疯了,好在他还残存着最后一丝理智,所以到最后的时候也不算太……早。

    顾西城下意识地想要退出然后体外,倒是白珊,锐声叫道:“给我……顾西城……都给我……”

    顾西城哪里忍得住,最后直接体内了。

    他也不退出去,反倒是就这么压着白珊,可她疯狂亲吻在一起。

    白珊想要的那种疯狂、真实、激情,顾西城都懂,他又何尝不想。

    她是对自己复活的难以置信,他则是二十二年的等待终究如愿的幸福和喜悦。

    都需要发…泄。

    疯狂的发…泄。

    而他们发…泄的手段,从来都特别一致。

    这会儿,顾西城抚着白珊,亲吻着白珊,让她享受着那余韵。

    而顾西城,一场激情过后,浑身大汗,身体倒是轻松了不少,虽仍然有些虚弱无力,但顾西城知道,自己的烧已经退了。

    所以,不多一会儿,顾西城就狼变完毕,然后开始了新的一场挞伐。

    这一次,他更耐心,更细致,更体贴……

    直接折磨得白珊各种流氓话乱叫。

    到最后,是哭着求他进来的。

    这家伙,简直是混蛋啊啊啊啊!

    不是老了么?不是病了么?

    为啥老弱多病的某人这么生猛。

    这难道是禽兽的本质属性。

    哪怕苍老,哪怕生病,禽兽仍是禽兽,他禽兽的地位无法撼动。

    顾西城其实也知道自己真要弄,绝不会弱,他这二十二年来,其实相当禁欲,就偶尔用手弄一回。

    若真要论欲求不满,他欲求不满二十二年了好么?

    而没有太过纵欲的结果就是,某方面的能力哪怕老了也不差。

    反倒是有一种……老而弥坚的感觉。

    所以,第二次,第三次……

    等到顾西城释放完三次,他就躺在一旁休息。

    按照过去的节奏,白珊这会儿早已经昏死了,但是因为苍月病毒的关系,她体质好了许多,现在,也就只是……奄奄一息的状态。

    趴在床上,无法动弹。

    连声音也发不出。

    白珊就只剩下那对眼睛了,她用那对大眼睛死死瞪着他,如若眼神可以杀人,他早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呜呜呜呜……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而某人,还挺悠闲地坐在床边,轻笑着望着她:“满足了吧!”

    不是觉得欲求不满嘛!

    老子带病工作,也不照样满足得了都动不了来。

    白珊眼圈红红地盯着他,已经不想和这人说话了。

    他瞧着她似乎还有余力的样子,就又吻了下来,他今晚不把她最后一点力气榨光他就不姓顾!

    疯狂嘛!

    自然疯狂!

    可爱情,本来就是疯狂的事情!

    不疯狂,不成魔。

    ……

    所以,顾夜白今儿个晚饭是自己一个人吃的,至于她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就没从卧室出来过。

    里边在干啥,顾夜白用脚趾头想也是知道的。

    顾夜白见到那两人是在第二天中午,顾西城早没了昨天的病弱之态,他面色红润、神采奕奕、容光焕发,而白珊,虽然有些疲惫,但眼角眉梢的妩媚藏都藏不住。

    显然,昨天,两人过得挺疯狂的。

    但是,久别重逢嘛!

    顾夜白也理解。

    三人又重新吃午饭,顾西城说:“我和你妈今天的飞机飞米兰,你一个人呆着,可以的吧!”

    顾夜白愕然:“飞米兰做什么?”

    顾西城解释道:“我们商量好了,打算旅行结婚,米兰是第一站,接下来我们会去欧洲别的国家。”

    这是……去度蜜月的节奏啊!

    顾夜白表示理解:“那你们好好玩!”

    反正顾夜白一直是个没人爱的孩子,她已经习惯了。

    所以,很多事情,她都是自己去扛的。

    而且,顾西城等了二十二年才等到白珊,的确是需要时间和白珊去独处,去过二人世界。

    顾夜白希望顾西城幸福,很希望,比任何人都希望、

    顾西城则又道:“黑手党这边的事情,我都交给你全权来处理。顾氏传媒那边,我都是让顾南在做,有些大事,他会来征询你的意见。等过阵子,你那件事的影响淡了,你就回a市接管顾氏传媒吧!”

    顾夜白一脸血地看着他。

    敢情他把她救回来,就是为了她这一免费劳动力。

    顾夜白有些迟疑:“我做不好。”

    “没事。”顾西城倒是挺淡定的:“我家底厚,随便败。”

    顾夜白:“……”

    所以,这是躲不掉了的吧!

    不过,顾夜白也没打算躲了。

    小时候自己很傻逼很任性很无知,才会觉得顾西城不爱她。

    现在,想想他,才知道这二十多年是多么累,为了白珊,为了她,他一天都没休息过。

    顾夜白虽然只是个女孩子,但是她从没把自己当女孩子看过,看到她的父亲顾西城,顾夜白就有一种想要学着长大把这个家扛起来然后让顾西城接下来过得自由一些。

    就当做是,为她这二十一年的任性买单。

    于是,她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我会学着做起来的,你和她好好玩。”

    “这个自然。”

    顾西城回道,然后就上楼,去收拾行李。

    担心的是白珊:“她才二十一岁,一个女孩子,又是顾氏传媒又是黑手党,她行吗?”

    顾西城说:“我二十一岁的时候顾氏传媒和黑手党不都管得好好的,我做得到,她自然做得到。”

    白珊仍有些担忧:“可她只是个女孩子。”

    顾西城叹息,他深深地望了一眼白珊,说:“我知道你心疼她,我难道不心疼吗?可是,阿白,你想想,她若是现在不学着撑不起来,等我死了她会怎样,到时候,她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白珊怔住了。

    倒是忘了,这样一份厚重的家业,是幸运,也是灾难。

    顾西城现在四十三了,顾夜白是他唯一的女儿,扛不起来,那就是万劫不复。

    顾西城又说:“你也别太担心,我会安排好,但现在,就是给她练手的时候,有我在旁边看着呢,出点小错也没事。而且,我们的女儿,比你想象得要强大。”

    顾西城直接把偌大的家业扔给了顾夜白,那就是要她一个人扛起来的意思。

    或许她会出错,但是现在出错,总比以后他死了她出错好。

    而且,顾家的家业深厚,出点小错,无碍的。

    当然咯,最重要的还是,能名正言顺地抛下全部工作带着白珊出去玩,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顾西城倒是格外的坦然。

    白珊想明白了关键,也不为顾夜白说话了,乖乖收拾行李,和顾西城开始旅行结婚。

    旅行结婚,其实也是白珊的意思。

    当顾西城问她要什么样的婚礼的时候,白珊想了半天,便决定旅行结婚了。

    顾西城绝对是名人,而她这样诈尸回归的人,和顾西城在国内大办婚礼,实在是太招摇了。

    婚礼那些都是虚的,实在的是和顾西城的那份爱。

    白珊当年是自知自己活不长才往娱乐圈发展的,她想让自己的生命更加绚丽一些。

    可她已经死过一回了,那就让那个白珊彻底死掉吧!

    现在的她,嫁给了顾西城,她不想要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她只想和顾西城一起,到处走走看看。

    睡了二十二年的白珊需要见见世面,也需要重新和顾西城磨合一遍。

    而旅行,两者都可以做到。

    所以,白珊就提出了旅行结婚,本以为会很难的,顾西城却很快就答应了,她还诧异了一下,顾西城居然这么好说话。

    顾西城内心真实的想法是:老子卖力地工作了大半辈子,就是为了现在享清福的,把工作交给顾夜白,自己带老婆出去浪。

    所以,就开始了旅行结婚。

    顾西城绝对的是居家旅行的小能手,他会多种语言,而且因为长期出差的关系,怎么过得舒服他自然很懂。

    最重要的还是,顾西城他时间多得可怕,而且还不差钱啊!

    所以,白珊这一路走来,还挺爽的。

    他们走得很慢,有时候一个小镇,都会住大半个月。

    在大城市慢慢晃慢慢看也是常有的事情。

    两人都没做太多计划,基本上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虽然是旅行,但仍然是少不了激情的。

    白珊觉得,他们之所以走得那么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两人在酒店的时间呆得实在是有些太多了。

    某人开了荤以后,各种龙精虎猛,对她是各种食髓知味。

    有时候白珊几乎会怀疑,这家伙是二十三岁而不是四十三岁,不然他绝对是嗑药了……

    好在,白珊的身体很好,她不论体力还是恢复力都相当好,所以,哪怕床事有些频繁,白珊也没像以前那样会觉得自己吃不消。

    所以,白珊发现,她和他,倒也挺合拍的。

    就这么在欧洲晃了大半年,最后晃到了尼斯。

    这一天是法国国庆日,所以整个尼斯都在庆祝,顾西城和白珊玩到了深夜才回到酒店,顾西城今天的心情很好,吻着白珊说今晚咱晚点情趣的,然后跑下楼去买东西去了……

    白珊整个人都囧囧的,想拉住他,可某人已经跑了出去。

    白珊想了想,还是拿了件性感的蕾丝内衣跑去洗澡。

    不是要玩情趣嘛?

    姑奶奶自然奉陪。

    把自己浑身上下洗干净,然后换上情趣内衣,再套上浴袍……

    嘿嘿!

    到时候,看看谁更有情趣。

    白珊如是想着,推开盥洗室的门,走了出来。

    本以为顾西城已经回来了,没想到屋内仍是没人。

    而电话铃声响起,是顾西城的手机,而打电话的是顾南。

    是工作的电话吧,白珊不好接听。

    但电话因为无人接听而挂断之后,居然又响了起来。

    白珊估摸着是急事,想了想,还是点了接听,然后说:“顾西城现在不在。”

    顾南自然听出了是白珊的声音,他立马问道:“那他去哪了?”

    白珊脸莫名一红,但还是如实以告:“说是去买东西了!”

    顾南问道:“刚才,看到新闻,尼斯发生了恐怖袭击,你们没事吧!”

    恐怖袭击?!

    白珊吓得脸色发白,她立马跑到窗户边,拉开厚厚的窗帘,便看到警车在路上呼啸而过,还有无数的警察在酒店楼下巡逻着。

    联想到顾西城出去的时间。

    白珊怔在原地。

    紧接着,她再也顾不上其他,立马往外头跑去。

    顾西城,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白珊吓得手都是抖的,她颤抖着手狂按电梯,然后往楼下赶去。

    站在电梯内,想到种种过往,白珊害怕得要命。

    一想到自己或许会失去他,白珊的心脏便给人揪住了似的,疼。

    快要无法呼吸了。

    不知不觉间,这个男人已经融入了她的生命,一想到会失去她,她就有一种生生从她身体内挖掉心脏的痛苦之感。

    她知道她爱他。

    可从没想过,会这么爱。

    爱到,绝不想失去。

    她脸色惨白地站在电梯内,目光死死盯着电梯数字,渴望着电梯快点下。

    0。

    终于到了,踩着拖鞋穿着浴袍的白珊就往外头跑去,却突然,撞到一个手捧着大束鲜花的男人怀里。

    正打算道歉然后跑出去,对方却一把抓住她:“阿白,现在外头很乱,别乱跑。”

    是他。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嗅着那熟悉的气味,抱住那熟悉的人……

    白珊那颗心,这才安定了下来。

    她紧紧……紧紧地抱住他,用尽全部力气将他搂入怀里,似乎是要将他溶入骨髓再也不分开似的。

    顾西城回抱着他说:“我去花店给你买花了,但夜晚很多地方没开门,所以走得有些远,我走得那条路不是恐怖袭击的那一条,所以我没事,本来打算打电话告诉你,却发现忘记带手机了。我以为你呆在酒店并不知道的,没想到……”

    “顾西城,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不会的!”

    “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好,再也不分开!”

    “顾西城,我们回国吧!”

    “好,只是,阿白,你真的准备好了么?”

    “嗯。”

    或许之前还彷徨过、迷茫过、害怕过,但现在,我是真的已经彻底准备好了。

    以后,不论是风是雨,是艰辛是磨难,我都会握紧你的手,和你一起去面对。

    死亡都未曾把我们分开,又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的呢!

    顾西城,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和你携手共度一生!

    (全文完,然后,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推荐新书《宠婚撩人:小妻,吻不够》,以后就努力写这本了,希望大家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