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 第1604章 官家恶女VS武状元38


    雪落在蹲踞屋檐的神兽身,小沙弥扛着大扫帚,认真的清扫寺院。

    刘芸抄着袖子,回想起她与娘亲一起在寺扫地的情形。

    自从她进韦府后,娘亲日子好过了许多,爹爹也不像往日那样爱打人了。

    她一定要讨好韦少爷,不被赶出韦府。

    在韦府做一辈子丫鬟,都嫁给乡下病痨鬼好。

    讲经结束后,慧空大师在禅房,接见了韦青鸿和刘芸。

    “在下忠武节度使之子韦青鸿,久仰慧空大师之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韦青鸿洋洋洒洒一通恭维,慧空大师笑而不语。

    “信女刘芸见过大师。”

    刘芸怯怯的问了声好,手抓着衣角。

    “阿弥陀佛,小施主前来,是为何事?“

    慧空大师垂耳圆脸,宝相庄严,韦青鸿这个不信佛的,在他面前也下意识的敛住气息。

    “大师,韦某此番前来,是想求您出手收一个妖孽。”

    慧空大师长念一声佛号,慈眉善目,让人忍不住亲近。

    “慧空大师,信女疑心光禄少卿之女周令仪,被妖孽占了身子。不仅性情大变,还有一身高强的武艺。”

    “大师,刘芸说的没错。我是周令仪的前未婚夫。以前周令仪虽性情恶劣,但只是普通的千金小姐。现在她会性格暴戾,武功高强,我怀疑她被妖邪占了身子。”

    慧空大师捻动手佛珠,目光悠远深邃,让人有种无所遁形之感。

    “造作诸恶业,受定众苦果。施主所言,贫僧大概知晓了。佛光普照,荡平天下妖邪。小施主若是有意降妖除魔,贫僧自会相帮。”

    得了慧空大师承诺,刘芸心大喜。

    韦青鸿没想到此事会进行的如此顺利,喜眉梢,追问到:“敢问大师,如何做才能除去妖魔。”

    “善哉,说得一丈,不如行取一尺。”

    天染暮色,钟声回荡在群山。

    草木荣苦,四时轮换。

    陈光昭离开灵州城的前日,绵绵数日的雪,终于停了。

    临行前,他特地去了周府一趟。

    火红的灯笼,照亮了雪光,整个周府笼罩在冷冰冰的寂静。

    护卫缩手缩脚的在府巡夜,腰间揣着烈酒,人冻得精神抖擞。

    陈光昭坐在屋顶,手按着腰间玉笛,心有些惆怅。

    允弟笑他英雄志短儿女情长,既然喜欢周家小姐,直接告诉她便是。

    他又何尝不想这样。

    只因爱她敬她,才不愿唐突佳人。

    周家是相门子弟,老成国公当年也是征战沙场的英豪。

    两家门当户对,他来周府提亲,未来岳丈总不会将他打出门去。

    不动凡心前,陈光昭是潇洒江湖客,千娇百媚的美人,在他眼里跟木石土鸡没区别。

    等动了心后,陈光昭不仅想将舒安歌娶回家,还想为她争一个诰命夫人。

    她受了太多委屈,他想告诉世人,周家有女猜德艺双馨,夫君年轻有为。

    陈光昭无意世子之位,他想靠自己立下功业,让舒安歌不必受制于人。

    长夜漫漫,陈光昭解下玉笛,对着悠悠月光,吹起了《幽兰逢春》。

    清丽笛音,幽静处如流云见月,活泼处如雀鸟争鸣。

    舒安歌正欲寝,忽而听到笛声,不由凝眸静听。

    片刻后,她换了身轻便衣裳,打开轩窗,攀着梁柱飞燕般登屋顶。

    皓月当空,雪光如银。

    陈光昭微闭眼眸,玉笛横在唇前,十指修长骨节分明。

    “雪月最相宜,梅雪都清绝。是谁的笛声,惊扰了清梦。”

    舒安歌含笑走向陈光昭,他放下笛子,面色赧然:“我以为……时辰尚早,你还没歇息……”

    他收起笛子,欢喜之情像一群小鹿,在胸腔来回奔腾。

    陈光昭深夜到周府吹笛,自然是为了引舒安歌相见。

    “是没歇息,公子好雅兴,冷月孤光照雪明,笛音春意盎然。”

    “一时兴起,让令仪见笑了。”

    眼前人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让陈光昭想看不敢看,不见又思念。

    “成国公府大公子,何时回京?”

    舒安歌拿陈光昭身份调笑,他轻咳一声,摇头驳到:“顽皮,你最近过的怎样?我明日要回京了。”

    分别在即,陈光昭望着舒安歌摇曳如花的面容,心分外难舍。

    她扑哧一笑,眼波里笼着轻烟重重:“我最近过的如何,陈公子怕是最清楚不过。”

    她武功虽不如陈光昭,神识不他弱。

    这些日子,陈光昭频频在她周围现身,舒安歌又怎会毫无知觉。

    被人戳破近日行径,陈光昭笑容艰涩,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韦青鸿那边,你不用担心。陆之远为陛下做事,这次来灵州城是为了密查韦家父子。明年这时,忠武节度使应该已经换人做了。”

    他轻描淡写的将朝廷密事说出,舒安歌手指绞着一缕头发,笑问:“陈公子不怕我泄露此事么?”

    周、韦两家虽退了亲,两家大人并未交恶。

    周继宗与韦青鸿父亲是多年好友,韦家倒台,对周家没什么好处。

    “你不会。”

    陈光昭语气笃定,舒安歌坦然一笑:“这一点,你猜对了,我巴不得韦家能早日倒台。”

    她毫不遮掩自己的想法,让陈光昭更觉欢喜。

    他喜欢的人,是这样光风霁月令人喜爱。

    提到陆之远,陈光昭又想到了别的事:“你妹——不,周令蓉似乎对陆兄——陆兄被烦的厉害,问我他能不能稍稍教训她一下。”

    陈光昭想了几想,不知该如何遣词。

    要是她问她,为什么陆之远要教训周令蓉,要征求他的意见,他该怎么回答。

    她要是知道,几个好友已经知晓他对她的心意,会不会觉得他太过孟浪。

    舒安歌咬着唇角,要笑不笑的神情,看着有些古怪。

    在设计陷害周令仪那一世,周令蓉已经订亲了,给年过三十带两个孩子的镇海侯做续弦。

    舒安歌不知镇海侯是谁,也说不这么亲事是好是坏。

    但这一世,周令蓉痴迷于常山侯世子,让舒安歌有些好笑。

    跟正得圣心的常山侯府相,周家是祖阔过的,家世差了一大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