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绝品野医 > 绝品野医最新章节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心里委屈与谁说

绝品野医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心里委屈与谁说


    “妈,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张靖平看到母亲抱狗出来,却没有注意到她神情上的异样,而是直接控诉,“你知不知道你的狗咬了谁?”

    “谁?”王大妈看向王凯。

    “他!”张靖平指着王凯,“他是我们市局刑警队的王队长,大小案件中屡建奇功,是我们西京市局的灵魂人物,更是萧副市长的左膀右臂得力干将,这样的人,你居然放狗咬他?”

    听到王凯的身份背景,王大妈的身子也不由一晃。

    而围观的业主都觉得有好戏看了。

    王大妈不死心:“小平,你和这位王队长,哪个官大职位高?”

    这个问题让萧阳、秘书、王凯都有些忍俊不禁。

    张靖平激动万分:“当然是王队,我一个小所长,给王队提鞋都不配!”

    “张靖平!”萧阳喝道。

    “在。”

    “你一个党员干部,当众说出这样的话,你的党性原则何在?你的思想觉悟何在?你是不是还想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你是不是觉得,今天我是在用级别压你?”萧阳近乎咆哮。

    “萧副市长,我……我……我口无遮拦,我胡说八道。”

    说着,张靖平就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儿啊!”王大妈心疼的哭了,“萧副市长……”

    她又要下跪。

    “张靖平!”萧阳又是一声厉喝,“你妈要是再跪,我唯你是问!”

    “妈,”萧阳这么说,张靖平哪里还敢让母亲跪,这样只会适得其反,他连忙扶起母亲,“妈,有话好好说,咱们讲道理,不胡搅蛮缠。”

    王大妈嘴巴动了动,还是忍下了,可是,她想想,除了胡搅蛮缠,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

    萧阳看了眼秘书,秘书点点头,他一直在拍摄。

    萧阳看向张靖平,“张所长。”

    “不敢。”

    “市里的最强养狗禁令,你有没有对你母亲宣贯?”

    “呃……”张靖平刚要开口,就被母亲抢答,王大妈道:“讲了,儿子给我讲了,是我没听进去,没当回事,主要是我们家芳芳不过是一只小泰迪,还是母的,一向温柔,所以我也没放在心上……”

    她正巧舌如簧的说着,看到王凯投过来的冷笑,慢慢说不下去了。

    “我是一名刑警,”王凯拿出录音笔,“这不是我故意要留下什么证据,只是一种职业习惯。”

    说罢,开始播放。

    “谁家的狗,谁家的!没有主人,就地扑杀!”这是王凯的声音,有点气急败坏。

    “汪汪”这是狗叫。

    “是你的狗?”

    “怎么了,为什么要扑杀我家芳芳,好大的威风,你扑杀一个试试!”一听就是王大妈。

    “芳芳,散步散够了吧,妈妈带你回去洗澡。”王大妈对狗的语气那叫一个温柔。

    “站住!”

    “嗯?怎么?还有事儿?”

    “大妈,你年龄大,也不能这么欺负人的吧!我被你家狗咬了,你没有任何表示,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就想走?”

    “我家芳芳一直很温柔,为什么不咬旁人,就咬你?”

    “我……”

    “哦……你那鞋帮子上是不是踩到屎了?”

    “啊?还有?”

    “汪汪!”狗又叫。

    “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你踩着了我家芳芳的便便。”

    “啊?”

    “你还在我家芳芳小便的地方蹭狗屎。”

    “啊?”

    “这是侵犯她的领地。”

    “啊?”

    “小伙子,现在你明白我家芳芳为什么咬你了吧!你难道不知道这些畜生都是用粪便来占地的?”

    “这位大妈,合着我这被你家狗咬是活该,是咎由自取,都是我的责任,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小伙子,你这么大一个人被咬一口怎么了?要是一句对不起能让你心里舒坦点,那我可以说,但是,我奉劝你赶紧去医院打狂犬病疫苗!按理说,我家芳芳都有按时接种,不过凡事都有个万一……”

    “前一阵子看到一个报道,有人被狗咬过,及时打了疫苗,还是死了。”

    “为什么?”

    “我也纳闷,后来大夫说了,得狂犬病有个潜伏期,如果潜伏期短,疫苗的作用还没体现出来,那就没办法喽。”语气中的轻描淡写,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那么,疫苗费用谁来承担?”

    “呵呵……终于说出心里话了,还不就是想讹几个钱?”

    “你……这怎么是讹诈,你的狗分明咬了我,你也看到了,这是事实啊!”

    “小伙子,我要是你,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在这跟我磨嘴皮子浪费时间,这几个钱重要吗?小命要紧啊!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得对自己的小命负责!”

    “你……你怎么能这样!而且,市里刚刚颁布了最严养狗禁令,你的狗随地大小便,而且不栓狗绳,还纵狗咬人,你看看犯了几条!”

    “那又怎么样?你还能把我怎么滴?还是能把我家芳芳怎么滴?”语气强硬可见一斑。

    “我要举报!”

    “你试试,我儿子可是所长。”有恃无恐的语气。

    “那个所?贵姓,要是认识,就算了。”

    “张靖平,落霞西路派出所。”肆无忌惮的语气。

    “我打个电话,你别走。”

    “我才不走,我倒是劝你这个年轻人赶紧走,一来,你得抓紧时间打疫苗,二来,我一个电话,你就得进派出所喝茶,年纪轻轻,居然讹我这个老婆子,我让你吃饱了兜着走!”

    “别吓我。”

    “看,姓王的老太婆又耍威风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有个所长儿子。”

    “跟她一个小区,真是倒了血霉了,你是不知道,她把绿化带当成养鸡场了。”

    “人家不是圈起来了吗?”

    “公共绿化面积,她凭什么圈起来?”

    “谁让人家一楼。”

    “人家两套房,是毗邻两栋楼的一层,过道都圈进去了,都是人家的自留地,你找谁说理去。”

    “是啊,物业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遇到这种情况,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区住户的议论,也被王凯录了下来。

    “滚,全都给我滚!胡咧咧个啥,有本事留下姓名,咱们好好说道说道。”王大妈怒斥众人的同时,不忘威胁。

    “我自认倒霉,我走。”王凯的声音有些丧气。

    “算你识相。”王大妈的语气充满不屑。

    录音播放完毕,除了王凯、王大妈的对话,还有小区住户的议论。

    是个人都能听出来王大妈的嚣张跋扈、毫无愧疚、胡搅蛮缠、有恃无恐,搞的小区住户怨声载道民怨沸腾。

    是个人都能听出王凯心平气和据理力争。

    围观的住户们脸上多了一抹玩味,静待好戏登场。

    王凯一言不发。

    王大妈脸色变换,看向王凯的目光有着一丝怨毒。

    萧阳冲张靖平道:“张所长,你有何感想?”

    “领导,我有罪,请您处分。”张靖平哭丧着脸,浑身颤抖。

    “好!真好!”王大妈冲着王凯冷笑点头,“王队长,真是好心机,居然给我这个老婆子下套!”

    王凯目瞪口呆,她居然这么说。

    萧阳眉头紧皱,怒视张靖平。

    人家说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萧阳堂堂主管市公安局的副市长,遇到蛮不讲理的老太婆,也相当头疼。

    王大妈手中突然多出一把水果刀。

    众人大惊。

    “妈,你要干嘛!”张靖平就要上前。

    “小平,别过来。”王大妈喝止,将锋利的刀尖顶在泰迪的脖颈上,冲着王凯咬牙切齿,“王队,芳芳一直陪着我,我当她是女儿,她咬了你,现在我把她的命赔给你,你满意了吧!”

    说着,就要下刀。

    “妈,放下刀!你是要害死我吗?啊?”张靖平这个四十大几的老男人嚎啕大哭。

    王凯淡淡一笑:“王大妈,前两天,有个人直播杀狗的网红,被拘留了,你也想尝尝被拘留的滋味?”

    王大妈心头一颤,“为……为什么?我自己的狗,我还不能杀?”

    “你偷偷杀了,哪怕是吃了,都没事,但是在公众场合,这种残暴血腥的行为,就是违反公序良俗。”

    “你唬我?”王大妈看着王凯,表情松动,显然是相信了大半。

    张靖平一个偷袭,夺下水果刀,藏在背后,“妈,你冷静点,王队不是吓唬你,难道你一把岁数了,真的想被拘留?本来就不是多大的事儿,你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为什么?”

    说到最后,张靖平蹲在地上,呜呜直哭,心里的委屈,与谁说?

    王凯道:“王大妈,直到现在为止,我没有感受到你哪怕一点点愧疚,哪怕一句虚情假意的‘对不起’你也懒得说,年纪大绝不是知法犯法的防护盾,作为文明养狗的协管部门,现在我要执法。”

    “你敢!你敢动一下我家芳芳,我就死给你看。”王大妈瞪大眼睛,以死相挟。

    “妈,你是要我这个儿子,还是要你那只破狗啊!”张靖平哭喊。

    王凯摇头,不为所动:“王大妈,你儿子说的没错,原本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被你搞复杂了,而萧副市长日理万机,为什么要亲自过来一趟,难道仅仅是冲着狗咬人这件小事?”

    此言一出,张靖平和王大妈的身子同时一震。

    果然,没那么简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