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网游之星剑传奇 第1359章 另有所


    听着舰桥内接连不断响起的凄厉警报声,参谋室内的一众年轻参谋们无不一脸懵逼。

    很显然在他们的战局推演中压根就没预料到过会有这一出,因为按照物理常识显然不可能有敌人能在超时空迁跃状态下发动袭击!

    “还真是被我不幸言中了啊。”慕容凤摇头失笑一声,起身沉声下令道:“准备战斗!让舰内的所有人员都做好抵抗敌人入侵舰体准备!”

    一位年轻参谋一脸错愕道:“元首大人,我们现在正处在超时空迁跃状态,敌人怎么可能能入侵进舰体内部?”

    慕容凤平静道:“别忘了我们是在和什么东西战斗,对于对方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是,元首大人。”一众参谋官回过神,连忙遵命。

    嘀——!

    嘀——!

    慕容凤一个闪身就冲出了参谋室大门,就见足有十层楼高的舰桥穹顶上突兀的被撕裂开一道空间裂隙。

    一个浑身云绕滚滚魔气的女人从空间裂隙中挤了出来,慕容凤抬头与这个女人四目相对。

    女人轻笑一声丝毫不在意被无数枪炮对准着,俯视着慕容凤冷笑问道:“你就是那个月影大魔王?”

    慕容凤淡然一笑,挥手就是一发掌心雷轰了过去。

    这一掌仿佛是一个发动攻击的信号,立时无数枪炮齐齐咆哮,瞬间将这个女人淹没在密集的弹幕中。

    “停止射击!”慕容凤一抬手下令停止射击,然后飞身上前来到空间裂口处。

    那个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女人,此刻却十分狼狈的躲在魔气滚滚的裂口内。

    慕容凤飘在裂口外冷冽一笑道:“呵!死亡女神?不过如此!”

    “很好!蝼蚁你成功激怒我了……”海拉怒不可遏的发出低吼,但迎接她的却是一抹刺眼的雷光!

    轰隆隆隆!!!

    慕容凤收回手掌,看着被抹去的空间裂口,不屑的啐了一声。

    一团祥云凭空出现,泰哥探出小脑袋问道:“丫头,为什么不让我出手逮住这个女人啊?”

    慕容凤摇头道:“不过是一个分身而已,宰了对对方来说也是无关痛痒,反而还会让对方提起警觉。”

    “真没劲,等打架了再叫我。”泰哥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缩回了云团中。

    慕容凤摇摇头飘然落回悬桥上,吩咐左右道:“继续前进,航线不变。”

    “是,元首大人!”

    “抱歉,路上遇到了点小麻烦,来晚了。”慕容凤一下了飞船就对来接机的墨菲斯托轻笑道。

    “不不不,一点都不晚,冕下您说笑了。”一身华丽礼服的墨菲斯托连忙笑盈盈的拉开身后华丽魔法马车的车门,恭请慕容凤登车。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来纳泽雷斯城了,和上次来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啊。”慕容凤隔着窗帘看着车外城门口挤满了高举鲜花的妖魔鬼怪欢迎队伍,总感觉好违和。

    “嗬嗬。”同车的墨菲斯托干笑一声没有接茬,毕竟慕容凤上次来就是为了复活他,只不过当时刚复活的他还闹出过一段丢人现眼的笑话,所以那段黑历史成为了他最不愿提及的过往。

    “纳泽雷斯是一座历史悠久的都城,已经有数十万年的历史了。”墨菲斯托转移话题炫耀道。

    慕容凤笑了笑微微点头算是附和,但心中却是不以为然。一座历经数十万年却还没有任何发展变化的城市,其实早已经从根子里都烂透了。这样的城市就别提有什么秩序了甚至连一点活力都没有,因为所见之处只有一片麻木般的死气沉沉。

    由于战舰无法靠近城市降落,接驾的马车是从城外将慕容凤接近城内的,所以要抵达巴尔所在的神殿必须穿过一座座看似巍峨的内城城门。

    但在慕容凤看来纳泽雷斯城这种一圈圈似同心圆的城市布局看似将城中居民完美的划分成了三六九等隔绝开来,但实则就像是将一圈圈紧箍咒戴在了自己头上。

    如果不能打破这一圈圈紧箍咒,纳泽雷斯城就根本不可能焕发出任hé xin的生机。

    不过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轮不到她这个外国元首来指手画脚。况且每一个世界或文明只要能够延续下去都必有她一套自洽的运行法则,或许毁灭地狱能延续至今有着一套慕容凤所不知的规则也说不定。

    墨菲斯托毕竟刚刚去过黄金城,所以在慕容凤面前他也只能炫耀一下纳泽雷斯仅有的‘永久历史’了,至于别的……不提也罢。很显然相比死气沉沉的纳泽雷斯,墨菲斯托更向往繁华的黄金城,所以一路上毫不掩饰对黄金城的溢美之词,即拍了慕容凤的马屁又委婉的表示有空一定会再去黄金城度个假什么的。

    对此慕容凤只是一笑而过,即不表示反对也没表示欢迎,毕竟人家在毁灭地狱中也算一位威名赫赫的大魔王,哪有天天跑到别人的地盘上逍遥快活的道理。况且就是他哥那关也过不去啊。

    这时马车通过了最后一座内城门,立时车外响起一阵鼓乐齐鸣。不用看都能猜到这是毁灭之主为慕容凤准备的接驾仪仗了,遥想上次来时别说夹道欢迎鼓乐齐鸣了,甚至连该有的宾客接待礼仪都没有,不得不说没有对等实力就别想有平等的话语权。

    墨菲斯托先推门下车,然后像一位优雅的年轻贵族站在车门前微微抬起一只胳膊。

    慕容凤淡然一笑,一手掖住裙角一手搭在墨菲斯托的胳膊缓缓走下了马车。

    立时鼓乐宣天,万魔夹道欢迎。

    这等大场面换个普通人或许腿都吓软了,慕容凤却对在旁引路的墨菲斯托轻笑道:“看来阁下的兄长也是位场面人啊。”

    墨菲斯托咧嘴一乐,差点笑出声,但还是忍住了。

    同样与上回来时不同,毁灭之主巴尔没有在高高在上的神殿里接见慕容凤,而是在神殿大门外率领一众魔王魔将喜迎月影大魔王的造访。

    慕容凤缓步走到巴尔面前微笑着一行礼,巴尔也没端着架子,十分客气的还礼然后恭请她入神殿。

    早已就位多时的各路游戏记者们立时将闪光灯按的跟群星闪烁似的,完美的记录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

    如同国家领导人会晤他国元首一样,记者们永远只能报道民众该知道的新闻,至于会晤的具体过程和细节以及一些隐秘谈话你就不要想了,就算让你知道估计你也不敢向外报道。

    此刻位于毁灭之主的一座偏殿内,只剩下慕容凤和巴尔以及墨菲斯托三位地狱大魔王相对而坐。

    化为人形的巴尔形似粗狂大汉,活脱脱一个赛张飞的造型。毕竟若是以祂的本体会见慕容凤,恐怕连这座偏殿的门口都挤不进来。

    “巴尔冕下不知您如此紧急的召我前来到底所为何事?”慕容凤没有任何废话,直奔主题问道。

    巴尔抖动了一下满脸虎须,沉声道:“月影冕下,看来你在来时的路上已经和那个女人交过手了?”

    “是的。”慕容凤坦然道:“对方派出一个分身试探了一下,被我打跑了。”

    墨菲斯托暗吞了一下口水,偷偷瞥了自家二哥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巴尔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月影冕下,我就不绕圈子了,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想请那位吞天大圣出手帮我寻回我大哥的神魄,若是事成我们三兄弟愿你结成攻守同盟!”

    慕容凤一挑眉角,问道:“你那位大哥的神魄可是在冥界?”

    “不是!”巴尔却摇头道。

    慕容凤凝眉问道:“那在何处?”

    “我也不知。”巴尔沉声道:“但是那个女人知道!”

    墨菲斯托忍不住开口道:“那个女人先前曾派使者前来要挟我等……”

    “哼!”巴尔瞪了墨菲斯托一眼,示意他别多嘴。

    慕容凤端起茶杯轻啄了一口,缓缓道:“那既然如此为何冕下还要与我结盟?这不是存心得罪对方吗?”

    巴尔狞笑一声道:“那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丧家之犬,别说现在只是死神手中的一个傀儡,就算死神亲至我也不会怕了祂!她有什么资格在本尊面前颐气指使?”

    “就是就是!”墨菲斯托附和道:“月影冕下您是不知道那个使者刚来时有多嚣张,只不过后来被我二哥给抽出灵魂点了天灯叫的别提有多惨了!”

    慕容凤看着这对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的魔王兄弟心中极为无语,心说你们想演戏好歹先练习一下演技啊。

    这僵硬的表情,生硬的演技,看的她尴尬症都快犯了。

    “好吧,此事先容我和那位提一下。”慕容凤叹气道:“但是我不能保证吞天大圣会出手帮你们。”

    “如此便可,有劳冕下了,待事成本尊必有重谢。”巴尔立时笑逐颜开,只是笑容能吓哭小朋友。

    正事谈完慕容凤无意再逗留,便提出告辞。至于商贸谈判那些小事全都交由手底下的人去谈,双方大佬只需签个字就行了。

    慕容凤的下榻之处是巴尔特地腾出来的一座位于神山半山腰位置的行宫,而且隔壁就是墨菲斯托的神祗。

    墨菲斯托虽说被泰哥复活了回来,但是想要点燃神火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没有另辟界域重建神祗,就赖在了巴尔这里要了座行宫作为他的临时神祗。

    在将慕容凤送回下榻行宫后,墨菲斯托盛情相邀慕容凤一定要去他那里窜窜门,慕容凤欣然应下才打发走了这家伙。

    “出来吧。”慕容凤走进奢华的大厅内,就见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美食。

    泰哥闻着味儿立即蹿了出来,蹦到桌上就先叼起一条大鱼吞进了嘴里。

    “你的上辈子肯定是饿死鬼投胎。”慕容凤没好气的问道:“这事你怎么看?”

    泰哥哧溜一下吞下大鱼,舔着嘴角道:“要帮那两个小妖找回他们大哥的残魂简单,但是没有好处的事我可不干。”

    慕容凤凝眉道:“我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对方不可能不知道你的存在,但偏偏还要上赶着来送死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或许是人家想不开了呢。”泰哥一张嘴将一盘鱼丸吸进了嘴里。

    这时慕容凤的通讯忽然响了起来,点开一瞧竟是外公发来的紧急通讯。

    “外公什么事?”慕容凤一接通就问道。

    “丫头如你所料。”外公慕容雄直接道:“对方趁着你去毁灭地狱,派出大军来偷袭黄金城了。”

    慕容凤淡定哦了一声,问道:“来了多少人马?”

    “第一批不到三万。”外公慕容雄点开一段战斗影像传输了过来,说道:“估计是对方的先锋部队,我让那帮小家伙和它们玩了一会儿就剿灭了,但是对方接下来的战术却有点让人看不懂了。”

    慕容凤点开战斗影像就见一个黑洞凭空出现一片戈壁上,然后无数冥界邪魔蜂拥了出来。

    但是燃烧军团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早已在太空中布满了监控卫星,只要星球上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难逃卫星天眼的监控。

    所以还没等这支冥界大军站稳脚跟,一直在附近游弋巡逻的燃烧军团舰队就从四面八方猛扑过来了。

    接下来就是一面倒的围杀,不过参谋部一致认为这只是一支炮灰部队,只不过被对方丢过来进行试探的。所以不能一开始就把对方打的太狠了,得像猫戏耗子一样留着慢慢玩。

    所以由那帮年轻参谋指挥的部队可是轮番上阵把这支冥界先锋部队杀了个七进七出才彻底剿灭。

    可是还没等燃烧军团缓口气,忽然分布各处星空的卫星接连发现了七八处疑似冥界入侵的通道出口。

    一时间燃烧军团舰队四出到处剿灭这些老鼠一样的冥界炮灰部队。

    “这完全是毫无意义的添油战术,除了让我们浪费一点炮弹外根本没有任何战略意义。”外公慕容雄凝眉道:“丫头,我觉得对方指挥官这样做要么是个bái chi,要么肯定另有所图!”

    “另有所图?”慕容凤沉吟了片刻,忽然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豁然起身一把揪起还在风卷残云的泰哥,催促道:“吃货赶别吃了,我们赶紧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