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三国小霸王 > 三国小霸王最新章节 > 第329章 色难(兢兢业业寂寞哥万点打赏加更)

三国小霸王 第329章 色难(兢兢业业寂寞哥万点打赏加更)


    陆康迟疑了片刻,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吴夫人。面对他的厉声质问,孙策虽然没有暴跳如雷,却也没有一点悔过的意思,更冷静得让人不解,大出他的意料。考虑到上一次冲突的结果,他心中隐隐不安,莫名地有些后悔。

    原本不是一路人,何苦多这份口舌?

    这个想法一浮上来,他又自责不已。读圣贤书,行圣贤事,圣人有教无类,岂能因孙策是武夫就作壁上观,看着他为非作歹,肆意妄为?

    吴夫人低着眉,面色平静,看不到一丝情绪,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陆康暗自叹息,重新抬起眼皮,直视孙策。“自然可以。”

    “谢陆公。”孙策拱拱手,客客气气地说道:“敢问陆公,可知蒯越与习氏兄弟勾结,行刺家父,险些致家父于死地之事?”

    陆康花白的眉头微颤,眉心微微蹙起。他摇摇头。“不知道。令尊受伤了吗?”

    “如果没有我新制的锦甲保护,他不可能逃过那一劫,所以这并不影响蒯、习两家行刺家父的性质。况且我杀蒯、习两家时,他们也可以反抗。尤其是蒯越、习竺,我给了他们公平决斗的机会,是他们技不如人,死得其所。”

    陆康无言以对。这根本是蛮不讲理嘛。

    “再问陆公,南阳豪强策应曹操,背叛袁将军,这件事,你知道吗?”

    陆康喘了一口粗气,紧闭着嘴唇,眼神开始躲闪。他当然知道这件事。他不觉得袁术占据南阳有什么道理可讲,但曹操攻占南阳也没什么理由,南阳豪强既然选择了曹操,反对袁术,就不能指责袁术反攻他们。孙策奉命行事,就算有责任也是次要责任。

    孙策追问道:“对付叛徒,难道不该夺其家产?”

    陆康按捺不住,反唇相驳。“袁术并非朝廷任命的荆州刺史,也不是南阳太守,他有什么资格占据南阳?南阳世家不支持他,怎么能算背叛?”

    “那陆公的意思,袁将军与家父是逆臣?那袁绍呢?”不等陆康回答,孙策又说道:“徐荣奉朝廷诏命攻击南阳,屠南乡、顺阳,杀伤以万计,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我率军反击,全歼徐荣部,请问陆公,我做得应不应该,是不是也算逆臣?”

    “这……”陆康乱了阵脚,老脸憋得通红。

    “看来陆公要考虑一下。不急,我们可以先谈下一问题。我现在有朱太尉手令,代父行豫州牧之职,名正言顺吧?”

    陆康一声长叹。“就算你代行豫州牧名正言牧,也不至于对许子将失礼,使其颜面尽失吧?”

    “那你知道许子将为什么会吐血吗?”

    “难道不是你欺凌所致?”

    “我欺凌他?”孙策冷笑一声:“陆公也知道我曾经杀过蒯氏、习氏满门,不是什么善人。如果我要欺凌许子将,他岂是吐血这么简单?”

    陆康的脸颊不由自主的抽了抽。“那……又是为何?”

    “我问他月旦评品评了那么多人,有几个准的。”

    陆康惊讶不已,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就为这事?”

    “是啊,就为这事。”

    陆康长叹一声,愤懑不已,用力一拍案几。“想不到许子将的心胸竟如此狭隘,真是令人齿冷。”

    “陆公别急着下结论,后面还有呢。”

    孙策不紧不慢,又将汝南名流士子集中于平舆,欲为许劭讨公道,他调查了月旦评的评语,准备和许劭较量一番,结果许劭再次吐血的事说了一遍。等他说到那份不完全名单时,陆康的脸已经青一阵白一阵,全无斗志,如果不是碍于身份,他几乎也要和许劭一顿血遁了。不过,他也算是领教了孙策的手段,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一条条的去验证许劭所作的品评。

    当然,更让他惊讶的是许劭月旦评的准确率如此之差,居然不到三成。在他看来,这人伦品鉴就算有点夸张的成份,基本还是靠谱的,哪知道如此不着调,真是大出意外。

    “陆公,还需要我回答你的问题吗?”

    陆康瞪了孙策一眼,长身而起,准备拂袖而去。孙策也不拦他,却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陆公治理庐江,断狱时也是如此吗?断案前不调查,断案时不结案?”

    陆康猛回首,怒视孙策,须发贲张,脸色如赤。

    “放肆!”吴夫人轻轻喝了一声:“陆公为庐江太守官声甚佳,百姓视之为父。我虽是妇人,不怎么出门,也常听人说陆公的政绩和道德。你小小年纪,就算有些成绩,又怎么能在陆公面前放肆,还不向陆公陪罪。”说着,先起身向陆康稽首。“陆公,犬子无知,冲撞陆公,请陆公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莫嫌其粗陋之才,多加教诲。”

    孙策也直起身子,嘴角挑得高高的。“那是,我的确应该向陆公多请教。陆公,你这春秋断狱断得可真是春秋啊。不冷不暖,不阴不阳,中正平和,深得中庸之精髓啊。”

    陆康气得直喘粗气,偏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一跺脚,怒冲冲的出舱去了。陆议连忙跟上,陆康站在船头,深吸一口气,又用力跺了跺脚,跺得整条船都晃了起来。

    吴夫人瞪了孙策一眼,推了推他。“还不快去陪罪。”

    孙策不以为然。“我又没错,陪什么罪?”

    “顶撞乡里先贤便是错,更何况你还非议圣人之道。小小年纪便如此咄咄逼人,胆大妄为,岂不知刚者易折,柔者长保?你不去,是要我去吗?”

    孙策无语,只好拱拱手,很勉强地起身,走到舱门口,刚准备出舱,吴夫人又提醒道:“伯符,色难!”孙策回过头,做了一个非常夸张的笑容,吴夫人还没说什么,孙尚香忍不住哈哈大笑。吴夫人哭笑不得,抬手一巴掌,拍在孙尚香后脑勺上。

    孙尚香委屈极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撅起小嘴,嘟囔道:“我又没错,为什么打我。”

    孙策伸手将孙尚香抱了过来,出了舱,往肩膀上一放。“别哭了,大兄带你骑马去,好不好?”

    “好啊,好啊。”孙尚香破涕为笑,拍着手笑了起来。半天都没看到人影的孙翊也从一旁冒了出来,大叫道:“大兄,我也要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