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国小霸王 第542章 赌注


    刘表被人从睡梦中叫醒时,吓了一跳,等他看完军报,却是又惊又喜,而且喜多于惊。

    袁谭虽然受了重伤,但没有性命之忧,孙策却昏迷不醒,最大的威胁已经去除,他再也不用担心孙策会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了。这些天来,他代掌兵权,最担心的不是朱儁,而是孙策。就怕孙策甩掉袁谭,突然发起攻击,让他成为第二个刘备。

    “这竖子还真是善战。”刘表感慨不已,又庆幸不已,对闻讯赶来的边让说道:“区区八千人马,不仅吞掉了刘备五千人,击溃了蒋奇一万人,还和袁使君战至两败俱伤,简直是奇才。”

    边让很不以为然,觉得刘表这是为他丢失荆州开脱。“刘备拙于用兵,不值一提。蒋奇急行数百里而来,将士皆疲,一时不慎,着了孙策的诡计。至于袁使君,他虽然有一万多人,可是未必能全力以赴。”

    刘表不解,也对边让的狂傲很不高兴。“文礼这话是什么意思?袁使君都受了重伤,还不是全力以赴?”

    “你怎么不想想张府君?”边让冷笑道:“怎么就这么巧,昨天张府君刚刚赶到小黄,孙策夜里就突围。袁使君与孙策恶战至两败俱伤,却没听说张府君有什么动静,难道没问题?”

    刘表心中一动,重新拿起军报。袁谭的确没有提及张邈,这绝不是一个疏忽,而是刻意的遗漏。张邈率领大军赶过去是支援袁谭的,为什么却没有参战,这本身就值得怀疑。如果他匆匆赶去不是支援袁谭,而是支援孙策,那就可以解释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张邈和袁绍的矛盾就相当深了。

    刘表承认边让提醒得有道理,但是对边让的态度很不满。他耐着性子,说道:“孙策被袁使君击退,眼下正向浚仪赶来。袁使君有伤在身,又要牵制张孟卓,恐怕是不能追击了。文礼,你看我们该如何应对,孙策若是出现在浚仪,将攻何处?”

    边让抚着胡须,半天没吭声。孙策神出鬼没,用兵无迹可寻,他哪里知道孙策可能会攻哪里。从浚仪周边的形势来看,除了南门,其他三门都有可能。可他要是这么说,肯定会被刘表笑话。他想了很久,最后选择了一个觉得可能性最大的。“东门兵力最少,程昱未经战阵,素无战功可言,孙策又是从东来,如果要攻击,最可能的自然是东门。”

    刘表暗笑,边让一向看不起程昱,分析形势依然不忘贬损程昱。他说得的确有道理,程昱的确是最有可能被攻击的薄弱点,可是现在孙策受伤,他怎么可能有心思攻击程昱,自然是赶紧回到鸿沟南侧,与朱儁会合为上。到时候军议,程昱和边让肯定又会发生争执,让他居中为难,还是趁早将边让打发走比较好。

    “文礼说得有理,如此说来,袁使君这一战胜得虽然惨烈些,却意义重大。文礼,你文才出众,这封军若是由你来写,想必又是一篇雄文,就连陈孔璋也要甘拜下风的。”

    边让哈哈一笑,顾盼自雄。

    刘表又道:“只可惜文礼不在袁使君身边,少不得要让路文蔚占先了。”

    边让脸色微变,随即拱拱手道:“使君受伤,我等理该前去探望。景升兄有重任在肩,不便轻离,不如就由我代为转达吧。”

    刘表正中下怀,草书一封,让边让带给袁谭。边让担心被路粹占了先,抢了这个做文章的好机会,拿到书信便匆匆离去。刘表这才召集众将议事,转达袁谭的军报。他当然不会提张邈与袁谭面合神离的事,却不动声色的将边让看不起程昱的话转述了一遍。程昱当时就变了脸色,低声咒骂了两句。

    尽管如此,刘表还是提醒程昱,要防备孙策与城中的黑山贼里应外合。在刘备投降,蒋奇阵亡,袁谭又受了重伤的情况下,浚仪城外袁军的兵力优势已经不明显,如果再算上城里的黑山贼,他们已经处于劣势。孙策虽然受重伤,但他麾下将士损失不大,还有可能发起攻击,接应黑山贼出城。为此,他准备调三千人支援程昱。

    程昱求之不得,立刻赶回大营,调整阵地。

    曹昂也不敢怠慢。他这些天压力不大,那是因为孙策带走了精锐,只剩下龚都率领的五千黄巾。现在孙策又回来了,他面临的压力大增。会议一结束,他就匆匆的走了。

    朱灵在城南与朱儁对峙,无法亲自参加会议,刘表派人将会议内容转达朱灵。朱灵收到消息后,给刘表提了一个建议:最危险的地方不是程昱部,而是城北大营。城东地形狭窄,不利于兵力展开,孙策拥有一千亲卫骑,城北最适合骑兵冲杀。在骑兵被袁谭带走之后,没有骑兵的中军一旦遇到骑兵冲击,后果不堪设想。

    刘表觉得有理,连忙将原本准备支援程昱的三千人又撤了回来。

    程昱回到大营,好容易将阵地调整好,却迟迟没有等到刘表安排的援兵。他等得不安,派人到中军一问,这才知道朱灵提了个建议,刘表又改主意了。程昱气得仰天长叹,也懒得再得刘表解释,迅速恢复了阵地,准备独力对付孙策,用战绩证明自己的能力。

    来回一折腾,一天时间过去了。

    程昱在城外移营的时候,张方一直在城上看着。他还没收到消息,但是从城外袁军的频繁动作来看,应该是孙策要来了。孙策曾经说,他会亲自来解浚仪之围,眼下约定的时间已到,战斗即将打响,他既兴奋又紧张。

    “五鹿,你说孙讨逆能及时赶到吗?”

    五鹿还没说话,苦酋便接过了话头。“少帅,你真把他当信陵君啊?这里虽然是夷门,却没有侯嬴和朱亥,更没有信陵君,依我看,朝廷的人都靠不住,最后还要我们自己杀出去。”

    张方看看苦酋,笑了笑。“你这个苦酋啊,在大狱里呆得太久了,看谁都不像好人。别人我不知道,孙讨逆我还是有把握的,他既然说了来,那就一定会来。你要是不信,我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如果孙讨逆来了,而且解了浚仪之围,接应我们出城,以后你就做我的部曲督。如果他不来,或者来了也没能解围,那我就做你的部曲督,如何?”

    苦酋举起了手掌。张方见状,也举起手掌,与苦酋击掌为誓。击掌声犹在耳,张方的手还没放下,一个小帅匆匆赶上城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少帅,大事不好,我听说孙讨逆与袁谭恶战,受了重伤。”

    张方扬了扬眉,哼了一声:“胡说八道,孙讨逆怎么可能受重伤,你肯定是听错了。”

    苦酋得意地看看张方,放声大笑。“少帅,要不要再加点赌注?”

    张方冷笑一声:“奉陪到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