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国小霸王 第582章 这就是命


    黄月英将简牍帛书全部检查了一遍,将看中的全部拿走,对首饰什么的却一点也不在意,随意取了两件。正如孙策所料,袁权、袁衡即没有挑最好的,也没有挑最差的,只是选了两件中等的。相比之下,冯宛戴在脖子上的那一串珍珠项链是她们所选的几件中最好的。只是冯宛还没出帐就戴在了脖子上,未免太急了些,孙策心里当时就有些不太欢喜。

    孙策虽然只看了那珍珠项链一眼,袁权就知道他的心思,立刻说道:“这是我为阿宛选的。”

    “是吗?”孙策笑道:“姊姊好眼光,这串珠子的确和阿宛很配。”

    “阿衡、阿楚年幼,尹姁又有了身孕,将军身边不能没人侍候,我看阿宛就很合适,趁着将军在平舆休整,禀明双方父母,把这件事办了吧,免得被人说三道四。冯君是先父旧部,也是做过司隶校尉的人,阿宛愿意为妾是对将军的一片痴情,将军可不能因此慢待了她。”

    孙策微怔,随即看了冯宛一眼,见冯宛眼神怯怯,笑容也不太自然,便有些明白。他点点头。“全听姊姊的,回头就禀明父母,纳阿宛为妾。”

    冯宛咬着嘴唇,低了头,一声不吭。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她多少还是有些遗憾。

    袁权伸手将冯宛揽了过来,抚顺她的头发。“妹妹,虽说是为妾,可是将军与他人不同,他最是怜惜女子,必然不会亏待你。况且他少年有为,将来的成就难以估量,若是称霸一方,纵使是妾,也不是普通官宦人家的正妻可比,你心里也不要有什么遗憾,用心侍候他,知道吗?”

    冯宛点点头,心里的疙瘩不知不觉化为无形。

    孙策看在眼里,暗自佩服袁权好手段,几句话就将冯宛的名份定了,还让她心服口服。汉代是一个社会实践和理论脱节比较严重的时代,儒学已经成为统治哲学,尊卑有别,妻妾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妾又不像后世那样完全没地位。妾是小妻,在很多方面享有和夫人一样的待遇,即使是在法律层面,妾也和婢有很大的区别。加之婚姻有很重的利益目的,很多时候不以个人喜好为转移,而纳妾则更多个人审美,所以妾在家中的地位并不低,特别是丈夫强势的时候。

    妻妾最大的区别是继承权,妻所生子为嫡子,有继承权,妾所生子为庶子,没有继承权。这关系到家族利益,也是社会维持稳定的根基,不能触动,已经成为社会共识。一旦名份确定,妾就没有希望成为正妻,否则必为人嘲笑。如无特殊原因,庶子也不能继承爵位,只能自己努力。

    后人看起来这只是名份之争,但是对身中局中的当事人而言,这却是最大的不平等,涉及到的利益难以想象。对于没有爵位的普通人家还好说,最多是少分一点家产的事,对于封君之家,这个问题就非常严重。封侯不是易事,很多人做了一辈子的官,哪怕是位至三公九卿也未必能封侯。嗣子什么也不用干就可以继承爵位,庶子再能干也没指望。在爵位这个最大的利益面前,没人能一笑置之。

    袁权别的都可以让步,袁衡的正妻之位,她一步不让。她说这些与其说是在安慰冯宛,不如说是在提醒孙策。你怎么荒唐,袁权都可以接受,一旦威胁到袁衡的正妻地位,她便会是另外一个态度。

    孙策不一定赞同袁权的看法,但他的确需要一个人来统摄这些女子,只不过他认同的人不是法定的正妻袁衡,而是袁权。袁衡还小,历史上也以贤惠著称,可是因为她的尴尬身份,没有机会展示她有没有统摄后宫的能力,但袁权无疑拥有这样的能力。

    也真是奇怪,她居然在历史上没留下任何记载。由此可见人还要看运气的,就是算钻石,不给她机会,她也无法发光。这和时代也有关系,四世三公的袁氏有那多么女儿,又有谁留下了名字?袁衡在历史上也只留下袁夫人这个称号,没有名字,还不如曹操的女儿曹节有名。

    送走了冯宛、黄月英,孙策拿出了那些事先收起的首饰,交给袁权。“这些都是给你们留的。”

    袁权看了看。“多谢将军厚意,但我们姊妹不能收。”

    孙策笑道:“你担心冯宛她们有意见?放心吧,她们都已经被你收拾服服帖帖,没人敢有意见。”

    袁权斜睨了孙策一眼,也笑了。“没有敢有意见,不如没人有意见。且不说你的母亲、妹妹还没取,尹姁怀了你的骨肉,也不能不多加一份,就说你现在这么缺钱,也不能随便赏赐。还是先赏赐将士吧,别冷了他们的心,以为你眼中只有女子。”

    孙策盘腿在袁权面前坐下,托着腮,歪着头,盯着袁权的眼睛。“姊姊,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袁权眼神闪了闪,避开了孙策的眼神。“你是想问我,明明和我有约在先,却转身又去找冯宛,我心里怎么想的,对吧?”

    孙策点点头。他的确很想问袁权这个问题。袁权太理性了,理性得让他生畏。

    “我当然有想法。”袁权沉默了好一会儿。“可是这又能怨谁?这是我的命,我要怨也只能怨我自己。你对我已经够好了,是我自己错过了这个机会,我能怨你吗?冯宛一直喜欢你,你也喜欢她,她不顾礼法,一心要嫁给你,这有什么错?我能怨她吗?既然不能怨你,又不能怨她,我只能怨自己,怨自己的命了。”

    孙策摇摇头。“我不信。”

    袁权迎着孙策的眼神看了一会儿,无声地笑了,只是笑得有些无奈。“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想?恨你寡情,还是恨冯宛无耻?将军,你将来至少是个封君,甚至可能问鼎天下,就算是按春秋最严格的规定,天子十二女,诸侯九女,你也必然姬妾成群,难道我还要一个个的去怨?”

    孙策一时无语。他沉吟良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姊姊,你这么说……真让我无地自容啊。”他站起身来,看着袁权。“冯宛的事再急也急不过你的事。名不正则言不顺,姊姊,我先娶了你吧。要不然你就算再委屈自己,别人也不见得服你。”

    袁权面红耳赤,欲言又止,随即又反应过来,诧异地看着孙策。“你刚才说什么,娶我?”

    孙策笑了。“不行吗?”

    “当然不行。”

    “我说行,那就行。”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袁权长身而起,刚要说话,脸色突然一变,“唉哟”一声,歪倒在地。孙策眼前手快,抢在她倒在之前抱住了她。袁权紧紧的拽住孙策的手臂,顺手拔出了他腰间的项羽刀,横在自己脖子上,还没说话,眼泪就涌了出去。“将军,你要逼我死吗?”

    孙策眉心紧蹙,盯着袁权看了好一会儿,一声叹息。他取过袁权手中的刀。“姊姊,你这是何苦。”

    袁权面色苍白,双目含泪带笑。“这是我的命。人生之事,不如意者恒八九。得将军错爱,我已知足,不敢怨天尤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