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国小霸王 第987章 转机


    第二天一早,满宠辞别了家人,带着几个亲随走马上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心信奉法家,满家有家产,也有一些附从的农民,却没有大量的武装部曲,谈不上什么武力。不仅满家如此,山阳很多世家、豪强都是这样,他们还是习惯于在体制内呼风唤雨,得到刺史、郡守支持,他们就能为所欲为,没有支持,他们就只能靠边站。

    如果有强大的武力,张俭也不至于像个丧家犬似的远逃塞外,往旁边的山里、泽里一躲就行了,就算朝廷派大军征剿,一年半载的也找不到他。刘表做荆州刺史,匹马入宜城,也没有部曲相随。反倒是钜野李氏这样的地方豪强没什么顾忌,招揽游侠儿,养客数千家,横行乡里。

    这可能就是不同思维的延续。在皇权还算稳定的时候,再强大的豪强也不敢和官府正面做对,太守没有部曲,但是太守可以召集郡兵,太守不行还有刺史,刺史不行还可以请朝廷调集更多的人马,任何一个豪强都扛不住,迟早要完,当官的优势明显,所以山阳世家习惯于出仕做官,看不起那些招揽部曲的土豪。

    孙策能以三千步骑一路扫荡,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反抗,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如果遇上钜野李氏,他是不可能这么轻松的,之所以还没有碰上,只是因为凑巧。钜野在山阳西北,在著名的钜野泽旁,离昌邑还有近百里。

    满宠遵守了对袁谭的承诺,没有泄露一句袁谭的安排。但孙策却从侧面验证了自己的猜测:袁谭正在增调援兵,动用整个兖州的力量与他作战,总兵力将达到五万以上,甚至更多。

    他拥有豫州这样的大州,却无法发挥其潜力,能动用的主力却不到三万人,其中还有一大半是他刚刚组建的江东子弟兵。郡国兵不足三万,而且分散在各地,不能集中作战。孙策可以指定太守、国相,却无法在郡国兵中安排军侯、都尉,控制郡国兵的中下级军官还是本地豪强。孙策对郡国兵的控制力有限,用于保护地方还行,一旦离开本地远征就会有很多问题。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豫州豪强看起不起孙策,不愿意支持他。如果豫州落到袁谭手中,六百多万人口基数,袁谭能组织多少人?多了不敢说,十万应该不成问题。

    这个情况也不是现在才有的,孙策早有心理准备,而且纳入整个计划之中。

    很快,济阴太守袁叙率领一万五千余人赶来,离昌邑不足三十里。

    孙策随即命令吕范迎战,自己则率步骑监视昌邑城里的袁谭。

    梁亭。

    吕范背着手,站在刚刚立起的将台上,来回踱着步,不时抬头看一眼远处的地平线。

    由定陶至昌邑,这是必经之路。接到孙策命令后,他就赶到这里布阵。

    他所领号称一万余人,其实只有五千多人,不足袁叙一半。不过他一点也不怯阵,镇守睢阳两年多,大大小小的战事也经历了好几次,不久前还被袁谭的五万大军围攻,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局面。

    梁国是小国,原本户口就不多,最高的时候也只有八万余户,经过几年黄巾,州郡混战,召集实际户口不到六万,郡国兵有一万人左右,但睢阳是要害之地,不能有闪失,所以他留下一半人给副将桥苞,让他守好睢阳。桥苞是桥蕤的亲弟弟,能力一般,但忠诚无虞。

    远处的地平线上隐隐约约出现了烟尘,比较低平,是步卒出现在的标志。

    有斥候策马飞奔而来,报告最新消息,验证了吕范的猜测。

    吕范吐了一口气,坐了下来,捏了捏袖子。袖子里藏着孙策的命令,上面只有寥寥几字:先胜后败,保存实力。他明白孙策的用意,只是觉得有些可惜。跑了这么远的路,却不能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还要败给袁叙这个清谈客,实在憋屈。

    袁叙靠在车壁上,随着马车的前进摇晃着身体,昏昏欲睡,直到被郡吏王思叫醒。

    “府君,前面就叫梁亭了,前锋报告说,吕范在此布阵。”

    袁叙木然半晌才回过神来。“吕范有多少人?”

    “与我军相当,有万余人。”王思停顿了片刻,又道:“不过,我怀疑是疑兵。”

    袁叙打量着王思,忍不住想笑。王思很年轻,还不到二十岁,不久前才入职。“你领过兵?”

    王思皱皱眉,很不高兴,却还是忍着性子。“府君,睢阳人口就那么多,豪强的数量也有限,兵力大致有数的。之前我听人说,睢阳总共只有万余人,现在吕范出征,岂能全部带走,不留人守城?”

    袁叙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他重新打量了王思两眼。“传令各部小心戒备,准备接战。先探探吕范虚实,如果他真的兵力不足,我们或许能击败他。”

    王思应了一声,转身去了。袁叙下了榻,捡起落在地上的书,钻出车厢,伸了个懒腰。看着两侧列阵前进的士卒,他捶着酸痛的腰,叹了一口气。他越来越讨厌这种生活了,如果不是袁谭被困在昌邑城,如果不是昌邑离定陶只有两三天的路程,他真不想来。

    他不想作战,更不想与孙策作战。上一次去萧县配合刘备作战,结果被孙策打得落花流水。如果不是运气好,天降大雨,他们很可能就被孙策困死在萧县了。那一夜的逃亡让他心有余悸,那些被沼泽吞没的士卒临死前绝望的惨叫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让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也许我该弃官,回汝阳老家读书去,坐观成败。”袁叙暗自想。他和袁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孙策是袁术指定的继承人,还是袁术的女婿。他又不想建功立业,只想安安静静地读读书,孙策应该不会难为他。实在不行的话,找袁权讲讲情,袁权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

    这个念头已经在袁叙脑子里停留了很久,只是他一直不敢提,生怕袁绍记恨他。袁绍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清楚的。如果让袁绍觉得受到了冒犯,将来袁绍得了天下,他不会有好结果。

    “咚咚咚……咚咚咚……”

    前面的战鼓声响了起来,打断了袁叙的思绪。袁叙苦笑着,打起精神,下了车,跨上卫士牵来的战马,准备迎战吕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