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国小霸王 第1054章 人心不古


    辛毗对何说过,三年之内,袁绍还有明显的优势,还有机会击败孙策。 如果三年之内不能击败孙策,此消彼长,袁绍的优势就会慢慢丧失,再想击败孙策就难了。与其指望袁绍,不如指望即将成年的天子。

    当然,辛毗还有另外一个意思,等天子成年,袁绍就更没机会了。三年之后,天子十七岁,孙策二十三,袁绍却年过半百,原本最有可能分担责任的袁谭败了,袁熙连袁谭都不如,袁尚还没成年,袁绍凭什么和这两个年轻人较量?

    此刻听完袁谭的转述,何的危机感越发强烈,将孙策列为党人的备选方案也就多了几分可能。有张俭、刘表的选择在前,有荀攸的行动在前,何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案有一定的可能性。他决定不急着回陈留,留下来观察孙策一段时间。

    孙策将高柔收归帐下,谈判的事情就落在了何一个人身上。孙策要求何传信张邈,让他重新安排人员谈判。他的口气很愤怒,对张邈的轻忽很不满,我主动来见你,你就派一个小吏来见我?你再不来,我就去陈留见你。

    何将消息传回陈留,张邈吓坏了,立刻改派张超前来谈判。张超是他的弟弟,又是睢阳战事的指挥者,可以全权代表他和孙策谈判。

    在等候张邈回复的时候,孙策丝毫没有等待的意思,他率领大军向襄邑挺进,前锋将领不是别人,正是新降的路招。孙策以路招为将,一下子在陈留取得了轰动的效应。路招不仅是陈留人,还是个降将,更重要的是他还是路粹的兄长,路粹当初拒绝孙策的辟除,还大肆宣扬他对孙策的不屑,孙策却俘虏了路招,用他为将,这心胸气度绝非等闲。

    既然路招都能得到孙策重用,其他人为什么不能?

    陈留人对孙策的兴趣大增,不少人开始有意打听孙策。很快,高柔与孙策一见如故,被孙策委以重任的消息也传了出去。接着,又有人了解到己吾人典韦也是孙策的亲信。

    当然,最容易为人所知的还是蔡邕父女。蔡邕在襄阳著史,蔡琰在南阳幼稚园为师,又与周瑜喜结连理,绝对的孙策支持者。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陈留人现在才发现孙策与陈留的渊源这么深,立刻兴趣大增,不少人开始尝试寻找门路,希望求见孙策,看看能不能在孙策麾下讨一份差事。一流世家可以去投袁绍,可以去朝廷,大量的中小世家甚至寒门没有这样的门路,不妨选择孙策。

    张超一路走来,开始听人谈论孙策还没太在意,后来听得多了,不禁警惕起来。陈留是他们兄弟的地盘,如果陈留人都心向孙策,他们就危险了。他听得越多,心里越慌,等到襄邑时已经六神无主了。赶到孙策大营,他没有第一时间与孙策见面,而是赶到何的帐篷里,向何问计。

    何的态度很含糊,面对张超的再三恳求,他一直闭口不言。直到张超急得落泪,他才很勉强的开了口。“仲卓,我老了,徒有虚名,孙策会礼敬我,但他不会因为我而减轻对陈留的野心。陈留是兵家必争之地,西有太尉朱公,北有本初,东有孙氏父子,你们想想看,谁是你们的朋友?陈留是郑国故地,郑国也曾称霸一时,旋即而衰,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吗?”

    张超眨着眼睛,冷汗涔涔,连连向何拱手请教。

    “去把辛佐治请回来吧。他也许无法帮你们战胜谁,但他有足够的能力帮你们苟全性命。若是以前,就算你们想请,他也未必愿意帮你们。现在情况不同,他接连受挫,心气低靡,如果你们能礼之敬之,他或许会感激你们兄弟,报答一二。”

    何说完,又讥讽了一句。“孟卓身列八厨之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势利了?”

    张超面红耳赤,唯唯喏喏,承诺立刻派人去追辛毗。何这才缓了颜色,答应替张超在孙策面前代为调解,但真正解决问题,还要等辛毗设计。有何从中调解,孙策给张超留了一点面子,很客气的接待了他。可是正如何所说,他坚持要张邈本人来见他,给他一个交待,否则他就亲自去陈留。

    张超心急如焚,派人火速赶回陈留,让张邈派人追回辛毗,请辛毗谋划,破此危局。

    平原郡,高唐。

    袁绍挽着马缰,仰着头,看着巍峨的泰山,面寒如冰。

    谋士、卫士们都低着头,不苟言笑,连呼吸都有意无意的放慢了不少。他们都清楚,袁绍此刻离暴怒只有一步之遥,谁若是惹怒了他,只会有一个结果。

    曹昂刚刚送来消息,袁谭惨败于任城,六七万大军覆灭,只剩下朱灵一部,袁谭本人被俘,还劝降了冯楷。曹昂无力反击,只得退守东平。

    看完曹昂的军报后,袁绍就没有说一句话,气氛压抑得像泰山倾覆了一般,连呼吸都变得非常艰难。

    袁绍抬起手,轻轻摇了摇马鞭。“公与,你陪我走走。”说完,挥鞭轻抽马臀,向前轻驰而去。沮授刚要跟上去,田丰给他使了一个眼色。沮授会意地点点头,策马向袁绍追去。

    郭图看在眼里,面色不变,只是嘴角不经意的颤了颤。他转身向曹昂的使者鲍勋走去,使了个眼色,将鲍勋叫到一旁。

    “叔业,东平形势如何?细细说来,不得有一丝遗漏。”

    鲍勋不敢怠慢,连忙躬身行礼,将东平的形势一一说来。他的父亲鲍信曾经和郭图为友,他算是郭图的子侄辈,礼节上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处。况且他也清楚,郭图是袁绍的心腹,曹昂能不能顺利接任兖州刺史,郭图的意见非常重要。来之前,陈宫就反复关照他,让他想办法和郭图说上话,现在郭图主动找他,他岂有拒绝之礼。

    郭图问得很详细,从孙坚进入兖州开始问起,一直到曹昂最后撤出任城,退守东平,钜细靡遗,即使鲍勋准备充分,还是被问出一头细汗。好在陈宫有准备,亲自执笔写了一份详细的报告,除了给袁绍的那一份外,还特地抄录了一个副本给郭图。鲍勋取出,递到郭图面前。郭图接过,翻开一看,里面夹着一份清单,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将军报掖在袖子里,手指一勾,清单就从军报中抽了出来,动作纯熟无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