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三国小霸王 > 三国小霸王最新章节 > 第1270章 逐你出宗族

三国小霸王 第1270章 逐你出宗族


    耿苞拱拱手,转身就走。

    孙策冷笑不语,看着耿苞一只脚跨出了中门,才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耿主簿,请留步。”

    耿苞停住脚步,转头冷笑。“苞素知将军好笑语,但这件玩笑开得太过份了,不仅有违人之常情,也有失将军身份。如果将军还这么说话,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孙策不屑一顾。“你信不信你现在出了这个门,我马上就送袁谭回冀州,分文不取?”

    耿苞微怔,随即脸色变得尴尬起来。虽然他极力想掩饰,但还没跨出门的那一只脚却怎么也收不回来。他是袁绍的主簿,清楚袁绍的心思,赎回袁谭本非他所愿,只是安抚郭图等汝颍派的一个手段。再说了,袁谭被俘这么久,他没有一点表示,也的确说不过去。可要是袁谭真的回去了,即使不能重新掌兵也是麻烦,仅父子相对就够让人难受的。

    耿苞重新打量着孙策。见到孙策第一面的时候,孙策对他的出现显然比较惊讶,并不知道他的来意,也没有时间和其他人商量,这些决定应该出自他本人。这和他的预料有些不同,不是说孙策是武夫,有勇无谋吗,怎么这么阴险?

    耿苞僵立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孙策捻着手指,毫不掩饰眼神中的鄙视。“袁本初为袁将军照了几个月袁耀,我替袁本初养了半年儿子,这个人情算是还了,也该送他回去了。你们舍不得千金,有的是人舍得。”

    “谁?”

    “非要我说出来吗?”

    耿苞张了张嘴,还是把问题咽了回去。袁谭不仅是袁绍的儿子,更是李膺的外孙,是党人寄予厚望的继承人。党人中富有家财的不在少数,张邈就是其中一个,名列八厨,不是差钱的人。可是如此一来,那党人和袁绍分道扬镳的日子就不会远了。

    “一千金不是一个小数目,请将军……”

    “谁跟你讲一千金?三千,一个子儿都不能少。”孙策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耿苞,厉声喝道:“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明年上巳节之前,三千金不送到我手中,我就送袁谭回去过端午。”

    孙策顿了顿,让耿苞消化一下,接着又道:“还有一件事,鉴于袁绍矫诏,谋逆之心已明,为避免连累袁氏列祖列宗,汝阳的袁氏墓地不会给他留地方了,让他在冀州选一块墓地吧,免得死无葬身之地。他不肯接袁谭回去也好,袁谭还能祭礼他的大父,只不过袁本初当初服丧的草庐不能留了,必须清理掉。袁本初今年五十了吧?再过几年,九泉之下,看他如何解释。”

    耿苞听得头皮发麻。这等于是将袁绍开除宗籍了。袁绍、袁术都是袁汤的孙辈,袁汤有四个儿子,长子袁平、次子袁成、三子袁逢、四子袁隗。袁平没活到成年,没有子嗣,那一支算是断了,袁成等于是长子,袁绍、袁谭一脉相传,现在孙策要将袁绍赶出袁氏宗族,等于断袁成的血脉,也是对袁绍的最大污辱。而如果让袁谭跳过袁绍,直接继承袁成,又无疑是将袁绍钉死在耻辱柱上。

    什么人才会被逐出家族,不能安葬在家族墓地里?当然是不能光宗耀祖,却要让祖宗蒙羞的人。孙策说得很明确,袁绍矫诏,是叛逆,这个理由很充分。如果袁绍不能击败孙策,不能控制豫州,这个罪名就要跟他一辈子,直到他入土也摘不下来,九泉之下还要面对袁氏列祖列宗的质问。

    这个后果太严重了,严重到耿苞承担不起。汗水从耿苞的额头滚落,很快就湿透了衣领。他权衡了半晌,转身来到堂上,向孙策躬身施礼。

    “我想先见见袁显思,请将军成全。”

    “可以。”孙策皮笑肉不笑。“我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来人,去请袁显思来。”他挥了挥手。“我还有事,就不多陪耿主簿了。耿主簿可以在侧院等着。

    耿苞识趣的退了出去,唯唯喏喏,再无半分傲慢。他刚出门,袁权就忍不住笑出了声。“你真打算这么做?”

    “可以吗?”孙策扬扬眉。“你不会觉得我越俎代庖,干涉你们袁家事务吧?”

    “你是先父指定的继承人,有什么越俎代庖的。伯阳现在继承了安国亭侯的爵位,也是曾祖的嫡传,他还年幼,没有你帮衬,他哪有今天。”

    “行了,行了,我懂你的意思。”孙策笑着抬起手。虽然这件事是为袁术出气,袁权不会反对,但毕竟于礼不合,干涉袁家的家事会影响袁耀的名声,让人觉得他只是一个傀儡。袁权没有说破,是给他留面子。“下次这种事还是交给伯阳去做。”

    “多谢夫君体谅。”袁权感激地点点头,顿了顿,又道:“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让伯阳去做,他还做不到这么好,伯阳终究还是太君子了。”

    “我要生气啦!”孙策虎着脸,佯怒道:“你这是骂我无赖啊。”

    袁权含笑致意。“岂敢,岂敢。我并无他意,只是说论行事风格,还是你更能让先父满意。”

    孙策放声大笑,袁权也抬起袖子掩住上扬的嘴角,却掩饰不住弯弯的眉眼和浓浓的爱意。她觉得父亲袁术一辈子做了无数荒唐的事,唯有这一件做得最完美。乱世之中,袁耀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只有孙策这样的枭雄才能继承他的事业。

    “你真打算讹袁本初三千金?”

    “什么叫讹啊?这是你父亲应得的。当初抢劫皇宫可是他们兄弟两人,凭什么好处都被袁本初捞走了,你父亲却要到南阳看人脸色?况且你也知道的,我现在真的缺钱,不仅口袋空空,还欠了一屁股债,向他讨点债也是应该的。我跟你说,如果天子能拿出二万金来,就算妹妹不肯嫁,我也要求她嫁。”

    孙策挠挠头,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就连一个小屁孩都看得出,我现在穷得丁当响。明年这一仗如果打不好,豫州这些产业都会便宜了袁本初,提前收点利息,也能减少点损失。”

    袁权说道:“那要不要和各家商量一下,再借一点。只要将军开口,他们多少都要给一点。”

    “不用了,已经借了不少,再借会让他们担心我的偿还能力,失去信心。”孙策眯起了眼睛,轻声叹息。“竭泽而渔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官逼民反,越是大权在握,越是不能急于求成,要不然就是坐在积薪之上玩火,总有一天会把自己点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